从海里来了三匹马

2017-11-02 19:15:37作者:菩拉

《从海里来了三匹马》by 菩拉

文/菩拉

这事说起来挺让人惊奇。

傍晚在海边玩堆沙堡的时候,艾新奇无意间抬头,发现有三个黑点,正沿着逐渐退潮的海水,朝岸边移动。

黑点越来越近,越来越近,直到能辨认出形状来。让艾新奇大吃一惊的是,那竟然是三匹马,正远远地从平静的海面上奔腾而来。

艾新奇揉了揉眼睛,以为自己看错了。但没错,那正是三匹马!马头高高昂起,棕色的毛在夕阳的柔光照耀下,散发出柔和的色泽,马尾还一甩一甩的。

马应该生活在草原上,而不是海里啊。虽然艾新奇没骑过马,但这一点她是知道的。为什么会有马从海上来呢?

艾新奇急忙用眼睛寻找飞飞马。魔法气球飞飞马正独自在沙滩上散步,它也同样注意到了那三匹不同寻常的马,眼睛眨也不眨地盯着它们。

艾新奇和飞飞马曾经历过很多次神奇的冒险。现在她已上幼儿园,手臂痊愈了,交了很多新朋友,和飞飞马一起玩的时间也越来越少。但这并不妨碍她们的友谊,在周末她们还是可以一起出来玩的,就像现在一样。

“看起来有点不同寻常啊。”飞飞马说,“那三个并不是真正的马,它们是海里的小龙,幻化成了马的样子。”

“说不定,它们是来邀请我们去做客的呢。”艾新奇有种预感。

这时候,三匹马已经到了跟前。为首的是一匹稍大些的马,优美的姿态和光滑的毛皮,让它看起来特别尊贵。它微微低下头,就像人们点头致意一样,谦恭而有礼貌。

它清了清嗓子,说出下面一番话来。

“你们好,尊敬的小女士和飞飞马,我们是海王的三个儿子。我们的小妹妹——海王最宠爱的小女儿——海公主,三天后即将过十岁生日。海王特意派我们来,邀请你们一同去庆祝。请问你们是否有兴趣前往呢?”

“哇,真的吗?可是海王怎么会知道我们呢?他是住在海里吗?”艾新奇问道。她惊奇地张大嘴巴,觉得被海王邀请,实在是太不可思议了。

“在魔法界,小侠艾新奇和魔法飞飞马的声名,早已传开了呢。”马笑着说,“当然了,我们正是住在海底世界。”

艾新奇在公园的水族馆里,见过人工模拟的海底世界。在那里面,能看到大鲨鱼和各种海生物,在头顶上的空间游来游去。她无法想象,如果能真正去海底下面的世界看一看,该多神奇呢。

这时候,飞飞马向三匹马致意道:“谢谢海王的邀请,我们一定准时参加。”

艾新奇觉得,既然飞飞马答应了,那肯定没有什么问题,她也开心地点点头。

马儿们觉得很满意,准备离开了,它们还要去邀请很多客人呢。

艾新奇觉得自己被一个问题困扰了很久,于是忍不住问道:“请问,你们是真的马吗?”

三匹马互相看了一眼,齐齐叫了一声,就好像在哈哈大笑。

随即,马消失了。只见三条小龙腾空而起,一跃而钻入云层中。

“再见!”

艾新奇能听到从远处传来的声音,在向她们道别。

三天后,艾新奇和飞飞马准时去赴约。当然了,她们用不着长途跋涉,又坐车又换船那么麻烦,因为有飞飞马在啊。艾新奇像往常一样,坐到飞飞马的背上,抓紧它的鬃毛。后面的旅途,交给飞飞马就好了。

突然,艾新奇惊叫起来:“等一等,飞飞马,我忘记带礼物了。”

她一咕噜爬下飞飞马的背,皱着眉头在自己的玩具箱里翻找了好一阵,直到找到一枚闪闪发亮的东西。她站起来欣赏了一会,觉得挺满意。艾新奇当然懂得,参加别人的生日会,忘记带礼物,会显得有点失礼呢。

到达海王宫的时候,那些从世界各地被邀请过来的客人,正络绎不绝地赶来。有带着尖顶帽子,看起来很严肃的女巫;有神情庄重,穿着可笑的花马甲的母鸡;还有披散着长发的美丽小人鱼,以及许许多多叫不上名字的奇怪生物。

艾新奇觉得自己的眼睛快要不够看了,这些客人太引人注目了。

在陆地上的时候,艾新奇以为海底世界里都是水呢。当然这么理解也没错,人们肉眼所能看到的大海,就是茫茫一片的海水。

菩拉
菩拉  作家 写点有意思的故事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进行维权,转载请简信

奇幻 森林牧猪人

从海里来了三匹马

【小说】梨花带雨风不尽,一世承诺葬蝶衣

1. 十年前 老将军受友人之拖带着友人的孩子征战杀敌。 在梨花开的季节,老将军带回了友人孩子的尸体,友人没有哭泣,而是和老将军喝了梨花酿制的酒,对于孩子的事情只字不提。 二十年前 “古雨,来认识一下,这是你离伯的儿子叫离雨,从今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离雨比你大一岁,你就叫他哥哥。”老将军说。 “离雨哥哥,听说今天府上来了一个丫鬟,好生的漂亮。”古雨说。 “...

第75号男孩,让我停止了身体的游戏

他说他有一本笔记本,用了一年多,记录了所有只见过一面,也只想见一面的男人。他把每个人第一次发给他的照片都打印下来,工整的贴到那个本子里。起初,他很认真,照片旁边写满了那短短数小时的感受,仿佛身体的每一个器官都在开口讲话。 他写啊写啊,可是从第31号开始,就只剩下只言片语,从第54号开始,只剩下一张打印的照片,直到他和第75号见面之后,他烧掉了那个本子,他告诉我说,他已经准备好,开始另一种生活...

你说你不知道

“如果我跟你差不多大,并且那时候正好遇见你,你会不会爱我?” “你这么问,我哪知道啊?” 我知道这问题很傻,而且问出来多少有点不男人,但我还是想求证一下。妻子每次的回答都是不知道,低头玩游戏,我也就不再多问,至少现在她深爱我,我能感觉到。但这件事情一直让我好奇,毕竟相差那么多年,任谁都会想多了解另一半曾走过的路。从我自身而言,我是真的想知道若在当年她会不会爱上我。 2017.12.31临近元...

不会恋爱的人

不早了,我也该上路了。 街道两边的灯火开始闪烁,好像所谓的离别就隐藏在熄灭的那一刻。 我的面前是两座坟,一座是我的爷爷,另一座是我的父亲。 今天是鬼节,我已经坚持了四十几年,每年的鬼节都要给去世的挚爱上坟烧纸。 不早了,我也该上路了。 我跪下磕了几个头,转身打算离开。 这是一条陌生而又熟悉的街道,两旁住满了我熟悉而又陌生的人儿。 我步履蹒跚地走着,许多人逆流而行,朝我身后走去,没有人看我,没...

我的爹爹是土匪

马婆婆去世了,出殡那天,全村人都来给她送行,她没有子嗣,也没有结过婚,据说她曾是名共军战士,建国后拒绝了中央委派的职位,选择退伍归乡。 从我父亲那一辈起,村里的小孩都是她看着长大的,她待人和善,谁都愿意和她打交道,刚回村子的时候,还当过十多年的村长,帮助我们村子脱贫致富。 小时候,很多孩子都爱结伴去她的那间土坯屋里,听她讲述革命岁月的故事。 但是她给我们讲的最多的,却不是自己的故事,而是她父...

等的不过是一个人(三)

像是刘伶一样,鲁阳也许不是自己的最爱,但是确实最适合和她步入婚姻殿堂的。因为那似乎可笑但却是女人无法忽视的安全感。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