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货女友的套路

2017-11-08 17:35:43作者:沐菁儿

《吃货女友的套路》by 沐菁儿

图片来自网络

文/沐菁儿

01

听说大江交女朋友了,跟大江聊天,他说:“唉,我这交的是什么女朋友啊!”

听完他说的那些事情,原谅我,不厚道地笑了。

大江跟女友娇娇的相遇还算浪漫,不,应该说是很浪漫。

在一个飘着雪花的晚上,大江一个人从自习室往回走。路边微弱的灯光,洋洋洒洒的雪花从天而降,美丽而又浪漫。

大江掏出手机来,想记录下这美丽的时刻,边拍照边想:我要是有个女朋友多好啊,现在就可以一起“白头”,还能给她拍美美的照片,或许,在这样浪漫的环境下,拥抱或者接吻都是很美好的……

在他正想的时候,一个全身上下包的严严实实的,只露出一双眼睛的姑娘闯进他的镜头里。

咔嚓一声,拍上了。

娇娇那天穿了一身红色的羽绒服,带了一顶白色的毛绒帽子,白色的围巾包住了脸。镜头里的她,张开双臂,抬头望向雪花飘下的方向,画面在这一瞬间定格了。

路灯,雪花,开心的像个孩子的娇娇,还有心跳加快的大江……

大江说他永远也忘不了那一晚上的所有事情。

当他鼓起勇气走向这个天使一样的姑娘的时候,娇娇也发现了他。

娇娇说:“同学,你能帮我拍张照吗?”但由于围巾把嘴捂着,大江没听清她说的什么。

大江问:“什么?”

娇娇只好把捂住脸的围巾放下来,又说了一遍。

大江说:“当然可以!”

娇娇把手机递给他,然后摆了个自以为很好看的pose,拍出来的是一个傻姑娘,站的端端正正,比了个剪刀手。

大江汗颜,这个照片真是辜负这样的美景!思考好久终于拿出手机,说:“同学,我刚才不小心拍到了一张你的照片,我觉得挺好看的,你看看喜不喜欢,要不我把这张发给你?”

娇娇看完之后说:“天哪,好美,这是我吗?快快快,赶紧发给我,我要拿它当图像。”

两人互加好友,大江发过去自己的名字“大江”,娇娇说:“你叫我娇娇吧。”

娇娇一再说:“真的好感谢你,我从来没拍过这么好看的照片,谢谢你!”

大江说:“没事,没事,我也是不经意间拍到的,可能这就是缘分吧,哈哈!”

两人分开之后,大江回到宿舍就看到娇娇发了一个朋友圈,配图是自己刚给她拍的那张照片,写着:刚才遇到的一个小哥哥帮我拍的,超级喜欢这张照片!

大江看完后,笑了笑,其实,自己也超级喜欢这张照片的。

手机“叮”的一声,大江拿起手机,原来是娇娇。

娇娇:我室友说,这张照片颠覆了她们对我的认知,觉得我很有必要请你吃一顿饭,我觉得挺有理的,你觉得呢?

大江:我也觉得很有理。

娇娇:那明天可以吗?

大江:可以。

沐菁儿
沐菁儿  作家 从前马车很慢,书信很远,一生只能爱一个人。感谢你来,感激你不走。微博:沐小菁儿

你觉得她高冷,只是你没在她心里

吃货女友的套路

你是我生命里不可或缺的盐

文 ∕ 白开水 -1- 林一菲喜欢播音系的纪嘉益,这是全校都知道的事。 那个叫林一菲的女孩子,在大一军训阅兵时,突然跃上体育场的主席台,拿起话筒,一点儿也不害躁地大声告白。 那句“播音系的纪嘉益,我喜欢你”至今仍在南传校园里广为流传。 用林一菲的话说,这叫贴标签,立人设。以后你纪嘉益的名字走到哪儿,人家都知道这是我林一菲喜欢的人,你不喜欢我,你想喜欢谁? 林一菲说这话时,脸上洋溢的喜悦,像她...

这些话,我都是自己再说

我会在每个夜晚,安静的回忆你 2017年11月24日 周五 晴 我们,很明显是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你。 我一直以为把你装在心里最隐秘的角落不被别人发现最好了,可惜不是这样的,我的天真被现实打败了。对于感情来说我想的特别简单,我心里有你,我在意你对我的话语、行为,我可以看不见你,但我总是想你。不知道为什么,我的这种方式总是被打败,而且败的一塌糊涂。 从我开始注意你,到后来决定喜欢你,时...

下一站,心脏,请下车的同学做好准备(生物学科普童话)

心就像一个地铁站——可以把乘客们(红细胞)运到住宅区(肺)去休息(使静脉血转变成氧饱和的动脉血),这是肺循环;再把休息过后精力充沛的红细胞们 运到工作区(全身毛细血管)去为社会建设而奋斗(滋养全身各部),这是体循环。 心的地上一层(心房)是地铁的入站口(接受静脉),地下一层(心室)是地铁的出站口(发出动脉)。 (可以这么记——因为地铁就是在地下走的,所以要在地下室发车呀hhh) 右心房、右心...

少女小鱼

1. 第一次见到小鱼,宋晓萱吃了一惊。公司领导跟她说今天上午有个95后美女来报到,可来人一算不上美女,二看起来起码30岁了。 宋晓萱想先和领导确认一下,可今天也没别的人来报到,万一多此一举,岂不是惹领导厌烦?于是脸上带着笑,心里想了再三,还是给小鱼办理了入职手续。直到填写薪资待遇时,宋晓萱才确定来人正是小鱼——在这家私企,宋晓萱是人事行政部经理,月薪4000月;小鱼挂在行政科,月薪10000...

皇上,请减肥!

赫连桑看着一身夜行衣的顾炎,周身萦绕的气息渐冷,“你居然敢擅闯后宫与她……我私会?”

老高做爱闪了腰

老高的腰闪了。一想到这件事,他就觉得窝囊。 老高的腰是在和老婆做爱的时候闪的,本来应该没事,那天周末多做了一次,就有些超出他的承受能力。老高和老婆是典型的老少配。老高已经四十多岁,开始有些力不从心了,老婆才二十出头,正值青春活力的年纪,而且长得如花似玉、前凸后翘,所以这种情况大家都能理解。虽然那天做了两次,却并没有平时一次那么畅快淋漓。如果年轻十岁,这或许是一件值得夸耀的事,但现在他心里没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