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姥姥的去世是一场平淡无奇的噩梦

2017-11-08 18:02:00作者:闻兰麝鱼香

《第一章:姥姥的去世是一场平淡无奇的噩梦》by 闻兰麝鱼香

看着我的眼睛,记住,这一切都是真的。——黑猫摩西

“姥姥,姥姥不可以,不可以的姥姥,求您快停下啊姥姥,姥姥……”

又一次从噩梦中惊醒,那件事已经过去二十年了,可是一切都仿佛发生在昨天,历历在目,令人胆战心惊。

路沛沛胡乱抹一把脸,起身打开灯,看看墙上的挂钟,才是凌晨三点。深呼吸一口气,走进卫生间,用冰凉的水洗了一把脸,整个人瞬间清醒。抬头看看镜子中的自己,下巴又尖了,脸上的骨头又突出来了,摸起来硌手,脸色有些苍白,一点血色都没有。

路沛沛叹口气,显得有些很无助。

她一米六八,可是体重却只有八十斤,不管她怎么吃,怎么补充营养,就是不见胖起来。而且,经常做噩梦,睡不好觉,身体越来越虚弱,时常有贫血的状况。

她原本也是个体态丰腴的大美人,可自十年前做那个噩梦开始,身体状况就越来越差,精神也是不大好,她也去看过心理医生,都没什么效果。最近还有疯狂掉头发的现象,不得已,她将那一头美丽的长发剪短了去,变成了利落干净的知性女人,如果面色看起来红润一点的话。

都说女人的第六感很准确,这话要是放在十年前,路沛沛绝对相信他们是瞎扯淡。但是十年后的今天,她彻底感受到女人的第六感到底有多可怕。

拉开窗帘,看看外面,夜色正浓,冬天的冷风顺着窗子缝吹进来,路沛沛感到有些冷。复又拉上窗帘,回到床上,拿起床头柜上她与姥姥的照片仔细端详。

那是在她七岁时与姥姥的合影,照片上的姥姥笑的很慈祥,紧紧将她抱在怀里,很温暖。她没有父母,从小与姥姥、姥爷生活在一起,因着她聪明伶俐,手脚勤快,二老很是疼爱她。只是没曾想,那次合影竟是她与姥姥最后的告别。

那日,镇上来了一个会照相的年轻人,大家都去凑热闹,条件好点的都要求年轻人给他们照相。路沛沛远远地站在人群外围,探头张望。

她原是与姥姥来集市置办些日用品的,不想人多,与姥姥走散了。七岁的她还不懂与家人走散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后果,只是看着姥姥气喘吁吁出现在她面前,狠心责备她时,她想,姥姥是真的着急了吧。

那年轻人给所有人照完相,大家都散去,说三日后可到XX照相馆去取,并给大家发了他的所谓的名片。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那些名片都是手写的,只标明了地址和电话号码,可是那个年代,这个镇上有电话的人家真是屈指可数。

待大家离去,年轻人这才注意到不远处的路沛沛,于是拿着他的相机走到路沛沛面前,笑着说:“小姑娘,要不要和奶奶一块儿照个相啊,这样,就可以记录你的童年了,你长大了也可以看照片知道你小时候长什么样子,也就可以把你奶奶留下来了。”

那时的路沛沛并不懂,照片与姥姥留下来有什么关系,姥姥不一直在自己的身边吗?她又能到哪里去?

路沛沛盯着眼前的那个黑匣子作思索状,姥姥以为是她也想照相,虽然手头紧,却又不忍心看她伤心,再说能有个纪念也好,这样等她走了,沛沛也好有个念想,就是可惜了老头子不在,不然照个全家福也好。

这样,就问:“小伙子,照一张多少钱啊?”

“奶奶,我今天已经照很多了,这是最后一张,看着小姑娘在这等很久了,我免费给你们照,不要钱。”

“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没关系,奶奶。这样,您稍等,我去借个凳子来,您坐着,抱着您孙女,我给您们拍,好吧?”

“哎呀,辛苦你了。”

“不辛苦。”

年轻人很快借来凳子,姥姥坐上去,路沛沛则坐在姥姥的腿上。年轻人回到相机前,把头伸进黑布盖着的黑匣子那里,嘴里喊着1、2、3,右手按着不知道什么的东西,只见眼前一亮,路沛沛吓得立马闭了眼。

第一张效果很不好,路沛沛闭着眼,脸也扭曲了,她很害怕,害怕那道突如其来的光,像是被射中心脏一样,令人窒息。她不敢照了,哭闹着要回家,姥姥安慰她,说:“沛沛,乖,听话啊,一会儿就好了,就是照个相而已,不用害怕啊。”

看着姥姥那微笑着的脸,路沛沛妥协了。她端正坐好,勉强挤出笑容,迎着闪光灯,那一刻被定格了。

相片是三日后那个年轻人亲自送上门来的,为了感谢他不收费用,姥姥做了丰盛的饭菜招待了他,那是只有过节才能吃到的。

路沛沛很抗拒他,不与他同桌吃饭,端个小碗躲在角落里,用充满敌意的眼神盯着他。

年轻人走后,姥姥就把照片夹在相框里挂在了堂屋的侧墙上,一旁是她和姥爷的结婚照,泛着沉重的流年气息。

童年的路沛沛并不怎么懂得去控制自己的情绪,看到那照片那么刺眼地挂在自家墙上,她不知道说什么,只是一个劲儿地哭、闹腾。姥爷、姥姥都只当她是小孩子闹脾气,并没怎么在意。

当天晚上,沛沛哭着要和姥姥一起睡,她说:“姥姥,我不想你走,我不想你去做那件事,太可怕了,姥姥不可以离开我。”

姥姥笑笑,摸了摸她的头,说:“傻孩子,说什么话呢,我能去做什么,我不就一直在你身边吗?”

闻兰麝鱼香
闻兰麝鱼香  作家 喜欢读书写作,喜欢听歌唱和,表面文静,内心狂热的女子。曾作为业余爱好在梦溪文学网著长篇小说《我们错过了什么》(连载中)。微信公众号:5号小酒馆/yu 512620。自建专题《故事未完》http://www.jianshu.com/c/0a49b35902f7,欢迎来稿。

第一章:姥姥的去世是一场平淡无奇的噩梦

和可爱男孩谈恋爱

作者 / 七妟 我强烈建议女生找个可爱的男孩子谈恋爱。 他们可能比较宅,没什么生活情趣,重要的纪念日总是不记得,好像也不大为你花太多心思。但是当他们发大招的时候,能腻死人,甜到齁,让你嗷嗷哭,鼻涕泡儿直冒。 默默记住你的喜好,冷不丁给你个惊喜,是可爱的。 刷微博看到了@一只蹦蹦跳跳的尤物分享的故事。 有一对情侣,男生是钢铁直男,女生偶尔也会在心里暗暗抱怨他不懂浪漫。 两年前,男生答应了要带女...

嘿!那个女孩儿,自带光芒

关于爱情的萌芽——暗恋 小甘是我初中认识的女孩,那时的她安静的就像是在水一方的小仙女,与现在的她可是完全不一样。 关于小甘这样的美女一直单身我很是困惑,追根溯源的问了很久才知道了一件绝密事件! 我问小甘:我可以把你的故事写到我的简书里吗?小甘的一个眼神,让我决定写下来。 “小甘” “暗恋” 这两个词我怕我会把它们连在一起一辈子吧! ——关于小甘的开始 小甘暗恋了一个男孩整整十二年,到现在依然...

昭奚旧草—— 一场相思死局

初读时,真应了网上那句话,是真的读不懂,人物交错,再加上似懂非懂的古文。但就是觉得这本书有味道,读完之后,心里枝枝芽芽要生出什么似的,恍惚是悲伤。 看网上的帖子说这本书读个两三遍才好。于是,又拿起重读,这才觉惊喜。 寻常的书,经不起再读。因为已知情节,变得索然无味。而再读它时,却又是另一番画面。原来,竟有这么多伏笔,发生在故事开始,仿佛这些人,这些故事真真发生在这个名叫大昭的地方,时时刻刻在...

听说“睡着”的人会变成星星

时间真像一个无情的小偷。 国庆假期,娘家人难得相聚,觥筹交错间,正聊得热闹时,表哥突然插了一句话:“爷爷走了几年了呀?每年清明我都出车在外,趁这次机会想去看看他老人家。” 当下席间有说09年过世的,还有人拿出明晃晃的证据说是10年过世的,两方争执间让我不禁有些晃神。原来姥爷已经离开我们这么久了,久到大家的记忆都有些模糊,曾经的伤痛也已经被慢慢淡忘了吧! 姥爷还在世时,一直盼望着能看到表哥,舅...

【小说】梨花带雨风不尽,一世承诺葬蝶衣

1. 十年前 老将军受友人之拖带着友人的孩子征战杀敌。 在梨花开的季节,老将军带回了友人孩子的尸体,友人没有哭泣,而是和老将军喝了梨花酿制的酒,对于孩子的事情只字不提。 二十年前 “古雨,来认识一下,这是你离伯的儿子叫离雨,从今以后你们要好好相处,离雨比你大一岁,你就叫他哥哥。”老将军说。 “离雨哥哥,听说今天府上来了一个丫鬟,好生的漂亮。”古雨说。 “...

长街无人再等

外头的雪落得更大了,林子殊拉开窗子。好像又看到了纪星凌在雪里拿着戒指向他求婚时的样子了。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