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吉大利,今晚吃鸡

2017-11-02 14:30:17作者:大故事家
绝地

文/丧心病狂刘老湿

(一)

听说了么?J235236571拼命挤到我身边,忧心忡忡。

听说什么?

听说这次大杀有几亿人一起参加,竞争超激烈!

我摇了摇头:对咱们这种数以千万计、批量生产出来的人来说,几百、几千、几万还是几亿,有什么区别么?

不对,严格来讲,我们并不能算是“人”。

被批量生产出来的我们没有质量检验,没有流程控制,更没有什么合格证,每个人被分配的,只有一个代号。

从被生产出来的那天我就知道,没人关心我们是不是残次品,或者说,只要能在几天一次的大杀里活下来,成为最后的那个胜出者,你就算是残次品也无所谓。

胜出者赢得名字,成为真正的人。

至于剩下的。

谁在乎呢。

(二)

你这个人真没劲啊。J235236571有点失望:难道你就没想过脱颖而出,成为与众不同的那个?

没想过。我给了他一个肯定的答复:有名字就与众不同了?你现在不也有名字么?J235236571。

我是说,真正的名字,不是这种代码。不过……J235236571若有所思:不过我们可以自己先给自己取一个名字,好不好?我想想看,我叫你瓦怎么样?至于我,你可以叫我芽!

真难听……

等咱们有了正经名字的时候,就不用这个了!他严肃地对我说:这个只是暂时的,暂时你懂么!

你可以叫我J167395305,那是我的生产代号。

不不不,那太长了,叫起来太不方便了!芽义正言辞地说道:而且太容易混淆了,不然我怎么叫你?喂?那个?哎?叫一声别人都以为是在喊自己,一点区分度都没有好么。

为了向我证明这点,他大喊了一声:喂。

被几百个赤身裸体的人围观的感觉,真是一点也不好。

所以我勉为其难的同意了。

(三)

等会跳出去的时候,你一定要拉紧我,芽一脸严肃地看着我。

为什么?你怕我提前跳出去?

不是,我以前听人说过,有时候他们其实没有新的指标,可流水线又不能停,所以你猜怎么着?他们就干脆组织一场没人会胜出的大杀,随便找个地方,直接把所有人都扔出去。

不是吧?我咂咂嘴,听上去有点吓人。

跳出去前看到外面一片光亮,空空荡荡——那多半就是。芽拼命地回忆着:这是听一个老前辈说的,他说到时候死死扒住出口,运气好的话就可以缩回来。

那个前辈呢?

大故事家
大故事家  作家 喂你一滴烈酒投稿邮箱:tougao@ruuxee.com相关咨询:微信singingXRK版权及商务合作:mryueyang@qq.com请在邮件中注明公司及合作意向

中古神话里,沼泽深处有个八首恶魔

我要是能自攻自受,还谈什么恋爱啊!

不是不报,只是时候未到

我的爱情原来值一套房

一个佛性保安的自我修养

婚礼现场我逃了婚

1 看着贴满喜字的房间,我却无法被这种喜庆的氛围感染,屋外的亲戚朋友都开心的忙碌着,父母也很开心,因为他们对这个女婿很满意,也是为我终于找到自己的归属而感到高兴。 但我却感觉我与这喜庆氛围格格不入。 当罗君单膝跪地,拿出钻戒,用真挚的目光请求我,给彼此一个机会是,我无法拒绝,答应了他。 你可知道,并不是我忘记了你,而是我正要忘记你,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时,他刚好出现了。不是都说忘记一个人最好的办...

风雨潇潇-牡丹瑾

风雨潇潇十万人,只可与卿共白头。 “快看,快看,那不是风潇阁的二少爷吗。”一个穿着灰色布大褂,贼眉鼠眼的鱼贩说,可嘴说上说着,手上的活也没有放下,还在拿着大劈刀砍着已经死去的鲤鱼。 “唉,今时不同往日了,如今着世道不再是……,唉,今时不同往日了”一位拿着拐棍,背着腰的老者说,说完还不忘摇摇头。 “昨日还傲世群雄,今天呢,呵呵,今天却是狗一般的模样”一个醉梦楼的管事的说,说完就往地上碎了一口唾...

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泡桐 (一) 今天,是我跟顾延之结婚七周年。 早上六点我匆忙起床赶去老家淮阳,顾延之老早跟我讲过,他喜欢吃封肉,早年去厦门有幸吃过一回便念念不忘,那种雕花再加上虾仁栗子,香菇八角等佐料闷出来的肉,邻居安大娘是同安人,我跟她请教两月有余,只等这一天。 安大娘跟我讲,现杀的猪肉做出来味更正,自家养的猪更佳,不像那种激素泡大的肥猪,味同嚼蜡。 坐了两个半小时...

岁月寒凉,我还在这里

文:安亦清 我站在座这城市川流不息的繁华中,你乔装打扮而来,习惯了彼此的仰望。待到我们都缓缓解下面具,卸下所有的防备,露出曾经那张干净熟悉的面孔。我才知道,原来我们都孤独且不安,都在幸福的路上踽踽独行。 唯有此时,我才敢说出那句话,“你嫁给谁都会是一个好女孩,却总不如嫁给我这般合适。” 01 凌晨五点,北三环的主路被单向行驶的车辆堵得水泄不通,宛如一位风烛残年的老人负着盔甲缓步前行。我站在天...

二五青年.小鱼

原创:傅加一树(庄梦希诺) 时间:十月 1 鱼是一枚二五青年,职场人,起早贪黑,忙忙碌碌都是工作,私生活没有,男朋友没有,女朋友也没有。鱼只好调侃说:“我的生活就是我的工作。”回头来看看,工作和生活,哪一样都算不上好,甚至可以用模糊两个词来形容。 没错,鱼就是这样的状态。鱼今年25岁了。忙碌依旧在进行,无修止的加班,好像自己的时间就是那么不值一提,可以被任意挥霍。也想周末与朋友一起逛街...

岳灵珊:明知爱情如含笑饮鸩,但她却甘之如饴

文/谢文娟 -1- 和风薰柳,花香醉人,正是南国春光烂漫之际。 岳灵珊奉父亲岳不群之命,与师兄劳德诺一起前往福州暗中监视福威镖局的动静,并乔装打扮成祖孙二人,隐匿在一家酒肆里。 那一天,来了一位十八九岁的锦衣少年。只见他,身骑白马,腰悬宝剑,背负长弓,显然是打猎归来。他在随从的簇拥下来到酒家,准备酣畅淋漓地喝上一场。 不料,店里突然多了两个不速之客。他们言行粗俗,举止轻浮,竟然去调戏装扮成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