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所有的青梅竹马,都能走到花前月下

2017-11-02 16:15:14作者:慢多拍的小球

《不是所有的青梅竹马,都能走到花前月下》by 慢多拍的小球

图片来自网络

萧萧从小就觉得她的竹马,长得又好,学习又好,倾慕之心早已蠢蠢欲动。幻想着两人从青梅竹马走到花前月下。

她的竹马是她邻居,两人隔一天生日,不过每次都放一块儿过,萧萧觉得特亲密。

她竹马叫陈浩,初中的时候迷上古惑仔,尤其喜欢陈浩南,养了陈浩南同款发型,还招呼同学叫他南哥,班主任忧心忡忡,怕他误入歧途,就把他这苗头强行摁灭,不准他养长发,也不准别人叫他南哥。

别人都不叫了,只有萧萧跟在他屁股后面,一口一个南哥。

萧萧从小就长得甜美水灵,小学的“坏小子”们爱调戏他,她南哥给她护在身后,龇牙咧嘴喝退“坏小子”。她觉得他是她的大英雄

初中有男生像萧萧表白,萧萧认认真真感谢,坚定不移拒绝。

萧萧真希望快点长大,长大就可以做南哥的新娘了。

两人一直是同班同学,大家都知道他两一块儿长大,感情特好。陈浩和别人说,萧萧是我妹妹,可别欺负她。萧萧觉得甜滋滋的。

可惜不能同桌,班主任对早恋特紧张,让男女分开坐。萧萧个子矮,坐在第二排,老是偷偷转头去看陈浩,一笔一划将他的样子画下来,他认真做作业的侧脸好看,和同学打闹的样子好看,喝水的样子也好看。整整画了三大本素描本。

萧萧没有表白过,陈浩也没有。萧萧觉得他们俩之间不需要表白,就像数学老师和科学老师一样。数学老师说他和科学老师从小就是同学,又一起考上了大学,日久生情,没有表白过,心里都知道。大学毕业没多久就数学老师就带着科学老师去民政局领证了,都没有求婚过。大家都觉得这样太不浪漫了,萧萧却觉得,他两真是浪漫极了。

她憧憬着她南哥直接带她去民政局的那天。

两人成绩都很好,不出意外都考上了本地的重点高中。高一的时候还在一个班,高二的时候文理分班,萧萧明显文科要比理科好的多,而陈浩正好相反。萧萧义无反顾地选了理科。可惜还是没在一个班。

两人还是一起上学,一起放学,家离学校不远,不需要住校。萧萧每天都很期待早晨和傍晚两人独处的时间,陈浩上了高中,不再像以前那样淘气爱说话,也不逗她了,偶尔还唉声叹气,萧萧问他怎么了,他只是摇头不说。萧萧觉得可能是因为学习压力大,她把妈妈给她买的补品都给了陈浩,安慰陈浩别太急,基础在,只要保持努力,就一定能考上想要的大学。他们刚上高中那会儿,约定要一起考上某个大城市的985学校。陈浩接过补品,喃喃自语:”如果......能一起上就好了。“ 萧萧没听清,正想问,陈浩摸摸她的头,”萧萧最好了,谢谢啦。“

某一天陈浩突然说要住校了,和学校申请了,正好男生宿舍还有空,就让他住了。萧萧也跟着申请,但是女生宿舍没有多余的空位,她没法住校。

她不解,为什么好好的要住校了呢。陈浩说他想多点时间学习。

可是,住校以来,他的成绩降了不少。

一个人上学,一个人回家,原本觉得可爱无比的这条路,变得萧瑟凄凉。

萧萧的同桌,几次隐晦地提起陈浩和一学妹走得近的事,萧萧当做耳旁风,这种无意造谣初中就有了,她几乎和陈浩形影不离,若他真的有”小女朋友“,还会不知道吗。

不愿意去相信这空穴来风的事,但萧萧还是在心里埋了怀疑的种子。悄悄去楼下的看传言中的学妹,确实美丽极了。不禁自惭形秽,危机感与日俱增。南哥是她的,怎么能和别人好?!

辗转反侧,胡思乱想,实在忍不住,萧萧跑去问陈浩,陈浩直接否决了,她又开心起来。想趁此机会,向他表白心意了,免得被人捷足先登。她羞涩地叫了声“南哥”,发觉表白的话怎么那么难以启齿,咕哝半天没吐出下半句。陈浩却打断她,约她周末去一家餐厅吃饭,有重要的事和她说。

萧萧的脸红了又红,这么正式哦。

约定的那天,萧萧一早起来就打扮自己,涂脂抹粉,把自己捯饬得娇艳可爱。

到餐厅的时候,陈浩已经在着了。他旁边还有一位男生,萧萧见过几次, 隔壁文科班的班草,同桌和她说起过,不过她一向对陈浩以外的男生不加在意,对这位班草也没什么印象。在这个场合看到他,觉得有些奇怪。

陈浩招呼她坐下,给她点了杯饮料,向她介绍旁边的班草。萧萧搞不懂,不知道他和这位班草什么时候成了朋友,也很奇怪,从前陈浩从来不会特地介绍他的朋友给她。

萧萧礼貌地问好,那位班草叫沈超,长得英俊又秀气,跟萧萧说早就听陈浩说有个闭月羞花的妹妹,果然生得这样美!

萧萧很开心,他南哥在别人面前会说起她哦。

三人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萧萧看看陈浩,见他欲言又止的样子。。。所以说,为什么要带一个外人来?开不了口。

陈浩猛喝一口啤酒,看了一眼沈超,下定决心,看着萧萧,说:“萧萧,我喜欢上一个人,很喜欢......"

萧萧紧张又期待地听着,眼中的光亮得耀眼。

慢多拍的小球
慢多拍的小球  作家 路在脚下,诗在远方。真理无穷,进一寸有一寸的欢喜。

不是所有的青梅竹马,都能走到花前月下

付出的爱有瘾

1. “我们分手吧,和你很没劲儿。” “听说你前男友回国了,旧情复燃?!” “不是,是你很无趣。” “好,我同意。”就这样,追了半年的女人,无情从身边逃走。我不愿再看一眼这个虚伪的女人,她分明是和前男友纠缠一起,却口是心非。 回家后,我躲在被窝里哭了很长时间,记不得没吃几顿饭,没喝几天的水。后来在我彻底断绝念想时,她突然打来电话说住院。 我跳下床就飞奔过去,也不只是哪来的劲儿。妈蛋,原来前男...

再见,我的丸子头女孩

我:耗子,我再给你介绍个女朋友。 耗子:可是,我忘不了她。 这时,我才知道,所谓痛苦,不是因为你离开,而是,我们有太多太多甜蜜的记忆。 1, 夜里,耗子一下在睡梦里坐直了,心脏狂跳,肾上激素激增,喘着粗气。他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有点冰凉,已经渗出了汗珠。 卧室的窗户开着,北方的五月刚刚春暖花开,春天的风还是有一点凉的,带着一股泥土的清香。又下雨了,耗子打了一个冷颤。 他看了看桌上的日历,“36...

有些人,来过就好

-01- 我和清禾是实习时候认识的朋友。 姑娘没什么心眼,但就是脾气特别不好。 她的男朋友刚子很宠她,宠到让人难以置信的地步。 如果不是我亲眼所见,我都不敢相信这世界上还有这样的男人。 清禾说自己想吃牛肉包,他顶着大雪去排队。 清禾走了很远的路嫌弃高跟鞋磨脚,他二话不说将她背起来,走了大半个钟头。 最为记忆深刻的一次是我们大家都在,清禾当众说自己的脚在茶水间撞到了一下。 刚子当众蹲下,将她鞋...

兰陵

直到多年后,二哥登上了至尊宝座,所有人都说天颜威仪太盛。可我觉得,当年那个跪在院中拍着胸膛向我保证的二哥,才是最耀眼的。

《太湖浪子》连载小说1|李家小儿呱呱坠地

暗夜,无风,仲春季节,春暖花开尤已谢。 离烟波浩渺之太湖北相隔十几里地,一村庄唤作李巷,李巷村西头李根喜家门口,影影绰绰的椐树上,奇奇怪怪传来几只乌鸦落枝头的叫声。坊间说喜鹊临门好事连连,其实喜鹊发出的声音神似“拆、拆、拆”,细思极恐能好到哪?人艰不拆呢。倒是那人们所谓讨厌的乌鸦“呀~呀~呀~”的声线,仿佛直通人性、抒发出对人间烟火由衷的赞美。 可不,这个时辰大概凌晨四、五点。根喜家里确实发...

你的来信我已收到

收到许小北的来信的时候,是半个月后。从他微信跟我说到今早刚从快递员手中接到信,整整过去了半个月。 皖城这几天变冷了,我穿上了毛衣,也围起了那条我尘封箱底大半年的乳白羊毛围巾。温暖的冬日阳光照在身上,说不出的惬意和舒服。 “许小北,你那里下雪了么?” 01 山西陵川,地图上的这个地方离我所在的城市大约800公里的距离。不长,撑开我的手指,刚好覆盖住电脑上地图的“起点”和“终点”这两个一红一绿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