琅琊令之别离|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2017-11-02 17:30:05作者:覃学梅

《琅琊令之别离|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by 覃学梅

春风缓缓,和煦暖阳。

公园的僻静处,一个打扮时尚的中年女子随意坐在椅子上,对面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有着与自己年纪不相符合的成熟。

“妈,‘妈妈’应该是这个世界上最温暖的,不应该是教我去恨别人。”这个成熟的少年第一次叫她妈,这让她很惊喜。

自从她回来,儿子对他不再是以前的那种依赖,而是满满的陌生感。看到儿子的成熟与懂事,她很心痛,无法言说的痛。

所以她将这一切都归结于他害了她,报复的速度更快了。

每个人都忘不了一段感情,她也是一样。

她出生在工人家庭,从小养成了勤俭节约的习惯。大学期间,她经常去学校外面做兼职。一次好朋友因为有急事不能去她就代她去,没想到就是这一次是自己苦难日子的开始,也是自己孽缘的开始。

“服务员”她听到有客人叫她。

“你好,有什么事吗?”她身着工作服是一件白衬衫,头发是随意的挽起来的,很迷人。

“哦,我本来是想说我没有点这道菜的,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我可以问你要你的电话吗?”他看着这个十六七岁的少年,随之淡淡一笑,这一笑却是将多情的少年迷住了。

从此,他们就认识了。少年每次给她表白,但是她给的答案是“你只能当我的弟弟。”不过少年也说了,他并不想做她的弟弟。

这件事被少年的母亲知道了,少年的母亲找到她。她们说了很久,少年的母亲让她离开少年,并答应给她一笔钱,但是她拒绝了,因为她从心里就把少年当自己的弟弟。但是少年的母亲不会相信她,总觉得她是贪图自家的钱。

不多久,她毕业了。她遇见一个男人,男人比她大三岁,对她很好。男人每天给她送花,给她送早餐,给她介绍工作,接送她上下班。渐渐地,她爱上了这个暖心的男人,一发不可收拾。他们同居了,互称老公老婆。不久,她怀孕了,她感觉自己很幸福,因为男人一如既往的对她好。

男人告诉她,为了给她和他们的孩子更好的生活,他要和自己的朋友去出海。她知道 出海的风险很大,一开始没有同意,不过后来在男人的劝说下,她也同意了,当时她感觉自己好幸福,好幸福。

她生产的那天,那个无数次向自己表白的少年回来了,她听说了,少年在这一年内被他母亲强制带出国了。现在这个少年回来了,与第一次相比,是成熟了些许。在医院里,他们相遇了。

她看着少年,在看看自己的孩子,向少年说着自己孩子的名字,很是幸福。名字是自己在怀孕期间,自己和老公商量无数次后决定的。

少年接到一个电话,沉默了许久,还是选择告诉她,听到这消息后,她感觉自己的末日到了。

她不顾自己刚刚生产虚弱的身体,在少年的陪同下,她找到自己丈夫,可是丈夫身边有一个女人 ,那个女人也是长发齐腰,白衣飘飘,很美丽,和自己怀孕前一样。

她问丈夫是不是要和那个女人走,那自己和儿子怎么办。可是这个被自己称为丈夫的男人却告诉自己,他们的爱情就是一个骗局,他是自己旁边这个少年的母亲用钱雇来欺骗自己感情的。

一时间,她感觉自己不能呼吸了。一切都是假的,一切都是一场骗局。每天他对着自己说的甜言蜜语,每天为自己做营养餐,每天陪自己散步……一切都不是真的,没想到自己的第一次初恋,爱上的是一个骗子……

浑浑噩噩的回到那个物是人非的家时,她一遍又一遍地问少年,“我是不是一次又一次地拒绝了你,你为什么要这么坚持?’’尽管少年一遍又一遍地说他是爱自己的,他会对自己和儿子负责,但是她拒绝了,并说自己恨眼前这个无辜的少年,她离开了,回到自己的家乡,带着自己出生不久的儿子。

她父亲自小对她就很严厉,看到这样的事当然免不了一顿打骂。但是谁怜天下父母心,做父母的又有谁会真正地生自己孩子的气,不管孩子呢。所以她就将孩子给母亲带,自己出去找工作,去拼搏。

她以为命运对自己已经够残忍了。可是谁知道更多的苦难还在后面,那个少年的母亲知道这件事后也觉得她对不起自己,所以准备将孩子带走,她当然不会允许,所以一家人又开始搬家,她知道是自己连累了家人,更是拼命工作。

一天,她身体不适去医院检查,却被医生告知,她得了乳腺癌。她知道如果家里人知道了这件事肯定会倾其所有为她治病,可是她认为自己已经害了他们过成这个样子了,不能再让他们以后的生活过得也痛苦。所以她答应了Mike的求婚,和他去美国。

说实话,她和Mike的婚姻也是各取所需。她想治病,而Mike的医学实验室正需要这样的病人,所以他们他们也算是一拍即合。

她在美国的那几年,做了大大小小的手术无数次,很多人认为她能活下来是一个奇迹。但是,十年下来,她骨瘦如柴,她能活下来,不仅仅是为了早一点见到自己的儿子和父母,还有自己要以最好的方式站在那些人的面前,接着也让他们尝尝这些年自己所受的苦。

覃学梅
覃学梅  作家 寻找那一轮属于自己的新月,在寂静的晚上,独自行走在虫鸣与蛙声起伏不断的田野

琅琊令之算计 卧底

琅琊令之别离|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

寻猫启事

我刚从家门口伸着懒腰走出去,就被鬼魅一般突然跳到我旁边的大黑吓了一跳。这是他的惯用伎俩,此刻他正打着滚张大嘴笑。 我坐到水泥台阶上舔了舔爪子,对旁边自嗨的大黑置之不理。大黑终于有些无聊地走到我旁边,歪着脑袋看我洗漱。 大黑说,你干嘛洗这么干净? 我说,不然岂不是跟你一样。 他说,我这样不好吗?有吃有喝还自由自在。 我打量着他瘦削的身躯说,自由不假,但你这身材是肠胃不适吗? 大黑来了兴致,于是...

这是贪欲吗?

阿香在江城这个城市已经生活了整整七年了,她不知道生活是什么,最初的只为生活,到对生活的无奈,她心有不甘却又无能为力…… 1. 原本阿香只是出生在一个乡下的小湾子里,因为湾里穷。所以家乡里只要有个十五六岁的女孩都出去打工去了,也因为湾里小所以都是比她大的女孩子,别人出去打工的时候也正是阿香上初中的时候,也正因为如此,每当过年那些打工的女孩子回到家后穿着时髦兴潮的衣服总是会令阿香羡慕不已,她也总...

女鬼聂芊雨:鬼玉

我再次返回到这个地方,远远地,就察觉到这里,有古怪。整个杂货铺就像是罩上了什么保护一般,我竟然废了半天力气才进得去。

我就是“骚”啊

你是如何看待“骚”这个字,古有屈原的《离骚》,现有苏橙的“橙骚”。 也许你会问“苏橙的‘橙骚’”是什么鬼? 不,她不是鬼,她是我的女朋友! —1— 大学毕业后,我就在父母的帮助下开了一个小公司,说是公司,其实就是一家复印店,专门给学生,老师……各行各业需要复印装订的人服务。 我这个小店说大不大,说小也不小,有五六个员工,我成了一个名副其实的小老板。 我没什么上进心,也没那么好高骛远的想着把我...

阿紫走丢在欢喜街

姜星白自见到阿紫的第一眼,就告诉自己,一定要离这个小魔头远一点。可他还来不及远离,就被眼尖的阿紫喝在了墙角:“你是谁?”

六个凶手(四)

江四鸣的意外死亡,与凶手的意愿是一致的,有没有关联?家属并没有报案,周幸福只能默许李安全查下去。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