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

2017-11-09 19:46:26作者:公子暖生

泡桐

(一)

今天,是我跟顾延之结婚七周年。

早上六点我匆忙起床赶去老家淮阳,顾延之老早跟我讲过,他喜欢吃封肉,早年去厦门有幸吃过一回便念念不忘,那种雕花再加上虾仁栗子,香菇八角等佐料闷出来的肉,邻居安大娘是同安人,我跟她请教两月有余,只等这一天。

安大娘跟我讲,现杀的猪肉做出来味更正,自家养的猪更佳,不像那种激素泡大的肥猪,味同嚼蜡。

坐了两个半小时的大巴车,头有些晕沉沉的,胃里一阵阵翻腾,下车的时候,张大哥张大嫂叫了我的名字我才得以看到他们。

“知道你急,我们老早就起床把猪杀了洗净了,放心,绝对是只吃玉米面子吃菜叶长大的。”张大哥双手一抬,足足十斤沉的肉冷不丁砸在我的胳膊上,微微抽筋。

“哎吆,你慢点,”张大嫂嗓音尖锐,把猪肉拿过去,另一只手递给我一瓶水,“你看你来去匆匆的,先喝点水歇歇。”

是自己烧的白开,装在富强牌的透明塑料杯里,味道甘甜。

张大哥点烟,张大嫂偷偷用指甲盖掐他的胳膊,他便疼的一哼哼。

这样的情形,我不能看,眼睛涩涩的。

晚上八点多钟,我给顾延之打了电话,是一个女人接的,听声音年龄不大,二十出头,我什么也没说,把电话扣下,深深吸气又呼出来。

我把窗户打开,外头下雨了,雾蒙蒙一片,车喇叭的声音,摩托车的声音,隐隐约约的人的声音,我觉得自己似乎被那些热闹隔绝了,被关在阴暗湿冷的空间里。

卸妆,洗澡,披上宽松的睡衣躺在床上看电视,我喜欢校园剧,无论评分多低,剧情多俗,我喜欢女主角乐天,所有好事都降临在她的身上,高大帅气的男主男配都保护她。

零点零零分,我实在没有了精神,呼呼大睡,顾延之没有回来,他已经半月没有回来过。

(二)

我终于可以不在乎你了

“飒清,来来来,你输了,那这次活动的青春故事就用你的了。”策划活动的师姐兴奋地把手里的牌放下。 大家纷纷拍手起哄附和,我笑得有些无语,“要不要都这么幸灾乐祸啊!” “没事没事,讲嘛讲嘛,愿赌服输,一早就说好的。” “那我讲青春时期的友情故事。” 和我同一个宿舍的杜斯琪说,“清清,别嘛,讲讲你那个青春懵懂的小爱情故事嘛!” 我瞪了她一眼,这交的什么损友! “我那哪是爱情故事,未有先夭好吗?” ...

酒,故事

“该死,又下雨了。”澈蓝在人行道上奔跑着,她顶在头上的书包早就被雨淋得透透的,要不是有几本书在里面的话,恐怕这块湿布也挡不了多少雨。街边的店门也都关的紧紧地,仿佛并不欢迎一个浑身早已湿透的高中女生。 又过了一个十字路口,澈蓝看见一间有点不搭现代都市格调的小酒吧,里面透出的一点幽暗的灯光仿佛是雨中唯一愿意暂时接纳她的标志。 推开半掩着的门,这是一间很朴素的酒吧。一点灯光只照亮了吧台附近和吧台里...

凉生的海

(1) 顾凉生把烟掐掉,起身从阳台回房间的时候,正巧听到门铃的尖叫,狭长短促的尾音,用阑尾也知道来的是谁,索性放慢动作开了门。跌进来一个人,凉生连眼皮子也懒得一抬。 “我说顾凉生,你是吃安眠药了还是长痔疮了,还是前夜的性生活不美满,我摁了半个小时你才开门。”苏河进了门,房里的烟味有点浓。 凉生没有理他,自顾地拿起桌角的鱼食罐头,朝靠阳台的小桌上的浴缸里扔了几勺,还没等互相碰撞喧嚣着的鱼食沉入...

(执念)诉

一 月光盈满,倾洒在外。 一阵低沉嘶哑的琴声断断续续地传来。 月光下,只见一人步履轻缓,手中拉着一把胡琴。他的人竟是和胡琴一般瘦长,长长的影子落在地上。 那影子中的双手在不停地拉扯,那嘶哑难听的胡琴声便欲断而连,一听之下,既是让人又伤心且难过。 “来了,还是来了么?”一个约摸十来岁的孩子,趴在地上自语道。他的身上已满是鲜血,蓬头垢面的模样已分不清他的轮廓。 在他对面站在四个人,四个手持棍棒的...

不是所有的青梅竹马,都能走到花前月下

萧萧从小就觉得她的竹马,长得又好,学习又好,倾慕之心早已蠢蠢欲动。幻想着两人从青梅竹马走到花前月下。 她的竹马是她邻居,两人隔一天生日,不过每次都放一块儿过,萧萧觉得特亲密。 她竹马叫陈浩,初中的时候迷上古惑仔,尤其喜欢陈浩南,养了陈浩南同款发型,还招呼同学叫他南哥,班主任忧心忡忡,怕他误入歧途,就把他这苗头强行摁灭,不准他养长发,也不准别人叫他南哥。 别人都不叫了,只有萧萧跟在他屁股后面,...

别总去“试探”别人的心

百度百科上对“试探”一词是这样定义的: 1.指对某种问题试着进行探索。 2.用某种方法引起对方反应,借以了解对方的意思。 01 上周,朋友小陈哭着打电话跟我说,“老林好像出轨了!” 我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不是吧,老林这么老实巴交的男人也出轨?” “今天许太太跟我说,买菜时看到他和一女人在一起。可我打电话给他,他说他在公司工作呢。” “呜……你说我该怎么办?才结婚没多久就发生这种事!” 清官...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