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雨潇潇-牡丹瑾

2017-12-15 12:26:02作者:教主丶

风雨潇潇十万人,只可与卿共白头。

“快看,快看,那不是风潇阁的二少爷吗。”一个穿着灰色布大褂,贼眉鼠眼的鱼贩说,可嘴说上说着,手上的活也没有放下,还在拿着大劈刀砍着已经死去的鲤鱼。

“唉,今时不同往日了,如今着世道不再是……,唉,今时不同往日了”一位拿着拐棍,背着腰的老者说,说完还不忘摇摇头。

“昨日还傲世群雄,今天呢,呵呵,今天却是狗一般的模样”一个醉梦楼的管事的说,说完就往地上碎了一口唾沫,扭着屁股,往楼中走去。

潇雨拿着酒葫芦,东摇西晃的走着,过路的行人看他这样可能是怕沾染是非,全都避开了。潇雨这样晃着西去,倒也没有撞着人。

不知走了多久,日隐了,天暗了,好似泪珠般的雨从天际滑下,枫叶莎莎潇潇的也好似嘲笑潇雨一般。

潇雨抬起头,看着这三里枫叶被雨洗着,可能日出后枫叶崭新一片。可我的,可我的心,能被这一场秋雨涤净吗。想着想着,不觉悲痛欲绝,这万般悲伤也化为这狂笑。震彻这三里枫林,惊彻手中这破刃寒剑,这枫叶好似染悲,赤红如血,这残剑放佛知痛,寒芒一闪。

昨日

瑾言还在闺中浅眠,就被丫鬟唤醒。一脸睡相还未褪去,却问何故。惹得丫鬟捂嘴直笑,直道是风雨阁二少爷来了。瑾言顿时又羞有喜,脸已是通红,可嘴上却不承认。说到“他来干什么”,丫鬟说“今天可是一年一度的长安花展,萧二少爷特地来请小姐一同前去赏花呢”,瑾言突然一惊,心想对了,这事我怎么给忘了。就说要自己亲自梳妆,让丫鬟下去,丫鬟争执了一下,见瑾言不悦,心想也可休息一下,就应了一声下去了。

瑾言梳完妆缓缓走出院子,潇雨早就等的不耐烦了,看见瑾言出来了,话都没顾上说,拉着瑾言就走。

“哎,你放手”,潇雨这才醒悟自己还拉着瑾言,看着满街的行人和瑾言绯红的脸蛋。自己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一副欲笑有止的表情,之后,略带尴尬的笑笑了,大喊一声“都没见过我媳妇啊”。瑾言顿时羞红了脸,行人也先是一惊,之后就有行人有冷风热潮,也有祝终成眷属的,还有得人不时还指指点点,不知在说些什么。

一路马车。

“好美啊,牡丹”瑾言好像被牡丹的美吓到了,捂着嘴说到。潇雨探出头看了看,“此花虽美不及人”潇雨还没说完,就被瑾言一脚踹下了车,惹得丫鬟们直笑。潇雨从地上爬起来,拍拍土,特意的向前走了一步,离开瑾言能踹到的范围说“此脚虽痛但芳心”。瑾言又是一脚,这次却没踹到,差一点一个踉跄跌下马车,丫鬟赶紧上去扶,丫鬟擦了一把冷汗,小声嘀咕到“还好扶住了”。

瑾言指着潇雨说“你过来”,潇雨看着瑾言说“你有病”。瑾言顿时无语,这什么情况,刚才摔傻了,“你不是摔傻了吧”瑾言担心的问,也不计较刚才骂他的话了。潇雨心里暗笑,她果然还是喜欢他的,虽然不说。

有一个穿着一身紫衣,皮肤很白,看着也很帅,手里拿着一把黑色的剑的人走了过来看着瑾言说“哟,这不是瑾小姐吗,还和这个垃圾在一块啊”说完还不屑的看了看潇雨。瑾言也不正眼看他,敷衍到“我和谁一块你管不着吧,周易”当瑾言说到周易这个名字的时候话音很重,像是在警告。也像是嘲笑这个名字。

周易也没想到会是这什么情况,一时尴尬加语塞,搞的很没面子。强颜欢笑的问,“瑾小姐,再和他在一块,怕是令尊会不高兴啊”。“我愿意和谁在一块就和谁一块,谁也管不了”。瑾言强硬的说,但是脸上也闪过一丝伤感。而这伤感恰巧被周易看见了,周易就借题发挥,想找回当才丢失的颜面。“令尊的意思,想必小姐也是知道的,嫁入我们周家可比嫁给他好多了”说完用下巴指了指潇雨。

潇雨在旁边听到他说自己垃圾的时候就已经不难烦了,现在还想让瑾言嫁给他那个傻大哥,再也忍不住了,走到和他并起说,侧着脸说,“垃圾,今天话有点多啊”。“你说什么”周易没想到潇雨敢和他这样说话,气的本来就很白的脸如下霜了。“我说,垃圾,你今天话有点多啊”潇雨脸不改色的说。

周易没想到潇雨会这样淡定,心里也有点犯怵,当年都说风萧阁出了个天造奇才,都传是潇风,他那个已经废了的哥哥。难道,他被他自己的想法逗笑了。

不会的,当年潇风一战长安可是天下十大教用尽高手才将潇风打残的,这样的人应该是天造奇才了,再说了从那之后风萧阁一蹶不振,现在已经是落魄到屋檐生草了。周易心定了。

朝着潇雨就是一脚,可惜被瑾言的守卫当下了,周易脸暗了下来。冷笑到“你们瑾家也想插一手”。瑾言说“除了我没人能欺负他”。周易指着潇雨笑到“呵呵,呵呵,没到堂堂萧家二少爷需要一个女人来保护,呵呵”,潇雨再也忍不了了,平常也就罢了,反正装孙子也装久了,但是在自己喜欢的女孩面前蒙羞,这不可能。

潇雨二话没说,转身就是一脚。踹的周易连推三四步,还是跌倒了。周易也是堂堂周家二少爷,从小娇生惯养,常常仗势欺人,那受过这样的凌辱。站起来,土也不拍。拔剑就向潇雨斩来,嘴里还说这“你找死”。潇雨知道如今这本事是满不住了,也就放开了手脚,一拳看着周易的剑轰去。

周易瞬间被弹开,震得虎口发麻,一击落了下风,心中更是愤怒,挥剑看着潇雨的头劈来。潇雨向前一跃,一拳打在了周易的胸口。把周易打飞出去。

周易从地上狼狈爬起来,檫去嘴角的溢血,往地下吐了一口吐沫装作很镇静的样子说,“没想到啊,呵呵,这就对了,一切都明了了,呵呵”。潇雨被这阴险的笑容,卑鄙的笑声。震惊了,背后感到一丝丝的阴冷略过,好像感到有什么大的阴谋要发生。

潇雨突然明白了什么,拉着瑾言就走,瑾言这时也明白了,吓得路也不敢走了,萧雨回过头,安慰瑾言“没事的,我们走,没人能怎么我,真的”说完用他那满是茧的手,把瑾言决堤的泪擦掉。

瑾言把萧雨的手拿掉,握着他的右手,她这时才知道他的右手已不在是手了。冰冷,还有这层茧,心安了也伤了。

周易看到萧雨要走,从后面执剑劈来,萧雨放开瑾言的手,向周易冲去,想速战速决。一拳看着周易的剑轰去,周易闪开,再次挥剑向潇雨斩去,萧雨往后一跃,想把距离拉开,周易一个跟头一脚踹在萧雨胸前。把萧雨踹倒。

周易用剑指着萧雨说,“他妈的,没胸,脚还有点痛”周易晃晃了脚,没等萧雨说话就一剑刺去。

萧雨双腿发力向后滑去,周易一剑刺空,也没有乘胜追击,把剑收回,执在后背笑到“还不拿出真实力,你是觉得这样就能胜我,还是觉得不该和你哥动手”

瑾言的侍卫都吓傻了,口里嘟囔着“他是萧风,萧风,萧风,萧家大少爷”都踉跄的向后退去。瑾言也捂着嘴巴,尽管她已经猜到了,可当萧风亲口说出来也是惊讶,感到不可思议。

萧雨痛苦的说“哥,何必呢”他不想自相残杀,毕竟是亲兄弟。萧风笑到“呵呵,弱肉强食,本来着天下就是我的了,我这天赋注定世间再无胜我之人,可是事违人愿啊,你出生了,也满掉了所有人,可怎么满掉我,我不甘心,只能出此下策”。

萧雨也暗下决心打吧,哪怕从此再无萧家,也不能让瑾言有什么闪失。萧雨话不多说,向瑾言做了一个手势,瑾言会意把自己的剑扔给萧雨。

我受够了你的“嗯嗯”

大四毕业那天,我提着打包好的行李箱一瘸一拐的走向学校门口。我拦到一辆出租车,司机师傅帮我把厚重的行李箱放在后备箱。师傅的一句话,让我瞬间湿润。 师傅扯开嗓门问我:“ 小姑娘,你男朋友怎么不来送你,他是先走了吗?” 我迟疑片刻回复:“嗯嗯。” 这是你曾经常对我说的两个字,而今我自己也用上了。或许当初你每次说“嗯嗯”这两个字的时候,你当时也是无奈的吧,又或许你是在敷衍我。我并不知道你当时是以何种...

梦流年,殇岁月

“咚咚咚”,屋子的门疯了似的响了起来,为了避免听到隔壁的怨言,我赶紧打开门,一张阴暗的脸出现在面前……

哑剧表演艺术家

他们坚决主张,无论什么词汇,一概废除…… —— 《格列佛游记·飞岛国》 我的家乡,那个小镇,叫做云烟镇。显然,镇上住着我们这个故事的主人公,也就是我常说的那位哑剧表演艺术家了。不久前我去拜访过他。事实上由于我们之间存在的某种亲缘关系,我甚至在他家中住了两天。也正是这两天使我得到了下面的文字——姑且让我称之为对艺术家的缅怀吧。我对他无以为敬,所做的只能是在下文中不做任何语...

《笙歌-5.1-战场》

战场 尊信小心地避开了左边的大牙,把豆浆直接咽下。虽然如此,他仍然觉得有一滴半滴掉进了大牙中央的深渊。他用舌头轻轻舔着,啜吸着。务求把它弄干净,但千万不可用力。当心呀,当心。。。 马依力和宋笙眯着眼,屏息看着尊信清洁口腔。尊信所受的精神折磨,大家都有机会,所以如同身受。这不是应该拿来开玩笑的事情。老马甚至不自觉也咂起大牙来。 宋笙刚才把早上在山顶小径的遭遇告诉了老马,现在倒心急想听尊信的故事...

北京邂逅

1 李蒙把穿着黑色制服的机甲驾驶员从黏糊糊的绿色尸体触角下面扒出来的时候,那个倒霉蛋已经软成一滩烂泥,躺在地上,呼哧呼哧的喘着粗气,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李蒙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包,那里面还有一瓶昨晚上从超市废墟里找到的农夫山泉,他盯着那个驾驶员看了一眼,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掏出瓶子拧开盖,递到对方的手里。 驾驶员两眼放光,像抢一样夺过瓶子,把瓶口塞到嘴里,咕咚咕咚的灌了好几大口才停下,把剩下的...

娘亲手杀了家里的母鸡

我家有只抡蛋鸡,就是不在自个儿家里下蛋,老是爱跑到别人家下蛋。 我家的母鸡叫“小黄”。听我娘说,我出生时,它刚好下第一个蛋,说起来和我挺有缘分的,我也很喜欢它。 它全身披着一层淡黄色的羽毛,整齐而紧密。两只又粗又短的腿,支撑着浑圆浑圆的肥胖身躯。 头顶有一个血红的鸡冠,真像一朵盛开的鸡冠花,两只小耳杂藏在一簇羽毛底下。一对橘黄色的眼睛滴溜溜的转,好像在思考着什么。 它可是我们家的“功臣”,小...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