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多少人,稀里糊涂得就混成了备胎

2017-11-02 13:00:03作者:醉雨归吧

大成第一次见到叶子是在健身房,大成来健身,叶子是舞蹈教练。大成隔着玻璃看到叶子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个女孩,就是自己喜欢的样子。于是接下来的日子大成每天都故意健身到很晚,等叶子下班。每天一有时间就跑去健身房,拿着水,等着递给下课的叶子。

  大概没有几个女生能拒绝这种被人呵护的温柔,于是,他们在一起了。

  半年过去了,俩人虽有争吵,却依然甜蜜不少,叶子说,我以后大概遇不到这么好的男人了。

国庆节到了,大成趁着假期,带叶子回了家,见了父母,只是,大成的父母并不喜欢叶子这样的女孩。“天天就只知道跳舞,不是什么正经的好女孩”,大成的父母对大成说。

  大成沉默。

  还未过一周,大成的母亲就给大成安排了一场相亲,相亲的对象是老朋友家的女儿,两家人往来很好,长辈们也希望自己的儿子女儿一起交往。

  大成是个孝顺的孩子,为了让父母高兴,于是瞒着叶子去跟女孩吃了饭,相了亲。女孩对大成很满意,大成说,我只是把她当成妹妹一样,毕竟是父母朋友的女儿,也不好驳了面子。于是,女孩每次约大成一起吃饭,一起出去玩,大成都没有拒绝。

  叶子和大成交往一周年,那天晚上,大成带叶子去了家很高档的餐厅,烛光晚餐,叶子满眼幸福,那幸福好像要透过眼角,尽情的流淌。中途大成起身去洗手间,手机放在桌子上,忽然他的手机弹来一条消息,叶子没理,然后又弹来一条,叶子这时拿起大成的手机,看到屏幕上的消息,‘大成哥,晚上一起吃饭吧,后面加一个害羞的表情,上一条消息是‘大成哥,你在干嘛呀。’

叶子顺着聊天记录往上翻,俩人对话有很多,约了很多次吃饭,还有几次一起去自驾游。叶子这才明白为什么现在大成忽然有很多班要加,周末也是动不动的要出差。点开女孩的朋友圈,满屏都是跟大成一起吃饭旅游的照片合影。

  大成回来了,叶子把手机放了回去。叶子说,大成,我爱你。大成说,我也爱你。叶子又问大成,你们家还有个妹妹?怎么上次去你家没看到?看到叶子脸色不对,大成说,你别激动,那是我妈给我介绍的一个女孩,但是我不喜欢她,只是把她当做妹妹而已。

  ‘那你上个月底去出差是怎么回事?’

  ‘那是我妈和她妈让我们俩一起出去转转,所以我们就开车出去玩了一天。你真的别误会,那都是我妈的意思,我妈很喜欢她,但我真的只是把她当成普通朋友一个妹妹的。’

‘ 那你怎么不带上我,我们三个一起去玩?’

  ‘那不是怕你尴尬吗?我跟她认识但你又不认识她。’

叶子捂着脸跑了出去。

第二天早上,大成到叶子家楼下等叶子,请求原谅。大成打了一个又一个电话,叶子都没有接。叶子就站在窗台,看着楼下的那个男人着急的像个孩子。大成在楼下站了三个小时,已近正午,阳光越来越毒烈,叶子终于不忍心看着着急心爱的男人被这样暴晒着,心忽然就软了,选择了原谅。

只是,破镜永远都重不了圆。大成也不敢违背母亲的意愿,不过大成从以前瞒着叶子跟女孩一起去吃饭旅游,变成了现在的‘今晚我要跟我妹一起吃饭,就不陪你吃饭了’‘这周末我们两家人要聚餐,你自己玩吧’。叶子说,我不想你们接触得那么多。大成说,亲爱的你放心,我只是为了让我爸妈高兴,我真不喜欢她,你别多心了啊。

叶子关注了那女孩的微博,每天从女孩的微博动态中看着自己的男朋友跟别的女人一起去吃饭,去旅游。

大成的妈妈不喜欢叶子,同时大成也是个不会规划又孝顺的孩子,于是大成妈妈都帮大成规划好了未来的路,包括规划未来的儿媳妇儿。

叶子很绝望,可想不开的是,大成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对自己也很好啊,不在的时候也会经常发个消息打个电话嘘寒问暖,无可挑剔。

柏老师说,在感情中,要结束一个,开始下一个,这很正常;或者说喜新厌旧,也没什么不可以;但有些男人就是喜新却不厌旧,这边跟自己的女朋友恩爱,另一边跟别的女孩暧昧;更可恨的是这些男人明明是自己贪婪,什么都想要,却说,我这都是听我妈的。把所有问题都推给妈妈。那么我们退一步来讲,父母反对这段感情很正常,但父母绝不会鼓励自己的儿子脚踩两只船,这就是道德教养问题了。

看到这种问题,很多人会评论说,这样的男人,趁早算了吧!不要在垃圾堆里找男朋友!什么女性要独立,换了他找个更好的!这样的男朋友不趁早滚蛋,还留着过年吗这样那样的言辞,可真到了自己身上,脑子里只有浆糊。懂得很多大道理,却狠不下心来。

因为女生在感情里,最缺少的就是理性。即使眼前的这个男人再渣,也会觉得很留恋,不舍得断,因为已经习惯。为了维护这样的感情,一再放下尊严,一再降低底线。

  感情不一定非要轰轰烈烈,却一定是忠诚而排他的。只希望所有用力去爱的人儿,都能被世界温柔以待。

黄蓉:“我跟他多耽一天,便多一天欢喜”

文/谢文娟 -1- 黄蓉与郭靖的第一次相遇,是在张家口。 那一年,她不过十五六岁,因为偷偷给周伯通送饭,惹怒了黄药师。她一气之下离开桃花岛,扮作衣衫褴褛的小叫化,在江湖上独自行走。 而郭靖也才十八岁,前脚刚立下大功成为令人称羡的“金刀驸马”,后脚就跟随江南七怪返回中原替父亲报仇。他身穿貂皮大衣,骑着小红马,初入江湖,满身豪气。 在张家口一个大酒楼里,“憨傻”的郭靖遇上了“俏皮”的黄蓉。那时候...

(谎言)谁念北风凉

一 北风自北,吹起寒风冷意。 还未入秋的天,已有深秋之凉。 京城的大道上,落满了黄绿参半的叶子,随着风儿打着旋。 一阵“哐嘡哐嘡”的声音响起,只见大街上,一队官兵迎面而来。 为首的是一骑乌马,马上坐着一个人,玉面方巾,左腰跨有一剑,他闭起双眼,任由乌马前行。 在他身后是百来人的方阵,个个披甲戴盔,腰跨大刀。在方阵中间,有一辆铁囚车,精铁泛着森森寒光,车中间立有一人,他面容枯槁,神情萧索,双手...

土匪也痴情

1, 杨德胜的信发出去也就两个时辰,杨二凤就回来了。 “王惠在哪儿?我找她有事。”杨二凤大摇大摆没一点女人味地往前走。 杨德胜喜上眉梢,眼里笑意正浓,用胳膊肘捅捅自己妹妹:“唉,过会儿故意喊嫂子,别喊她名字啊!” 听闻这话,杨二凤停住脚步,有些看怪物似的看着自己大哥:“哥,你刚才说啥?”说着,一脸的嘲笑:“哥,你做梦了吧!” 杨德胜这下不乐意了。 2, 杨德胜父母早亡,兄妹二人相依为命,在街...

离 歌

(1) 苏楹永远也忘不了她的十二岁生日,那一天,她双亲尽失。 是个冬夜,母亲将她藏在院角的柴禾堆里,透过狭小的缝隙,她看见父亲举着木凳与一个黑衣人搏命相斗,母亲跪在及膝高的雪地里苦苦哀求。 黑衣人明晃晃的刀,闪了几下,爹爹与娘亲,便轰然倒了下去,白皑皑的雪地上,溅出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院子里便立刻死一般的沉寂。 苏楹紧握着母亲刚刚送她的羽花簪,死死地咬住嘴唇,拼命地,不让自己发出半点声音。 ...

老头,死了

第二天,老头没有再出现在马路边上。赶早起来跑步的人,猛然发现整条马路边上空荡荡的,都感到仿佛失去了什么。

有哪些不起眼却非常赚钱的行业?我被闺蜜欺骗,却意外套现一千万

2015年的一天,我按照小马的指引,下载了校园贷的APP,填上了自己的身份证信息、学生信息,以及我父母和学校辅导员的联系方式。 我还对着摄像头念了一段合约,大意是:“我自愿在平台贷款,与他人无关。借款时间为2015年3月7日,金额两万五千元,分36期,合同编号是XXXXXXX。” 一切办妥之后,小马在电话里又哭又笑地对我千恩万谢。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从这一刻开始,我的生活彻底改变了。 小马是...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