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金箍的孙悟空

2017-11-02 19:30:06作者:海夜听风

《戴金箍的孙悟空》by 海夜听风

“芳姐,你知道唐僧的紧箍咒怎样念吗?”

“不知道,怎样念呢?”

“悟空,我这是为了你好。”

看到手机里这几行字的时候,我蓦地心里一疼,几乎可以看到小贝一边熟练地吸烟一边飞快地打字,什么都无所谓的样子。

小贝比我小四岁,是我小姨家的孩子,大名刘荣浩,他本来不叫荣浩,因为二姨家李荣浩表哥学习特别好,小姨就给小贝改了名,也叫荣浩。但我们小贝长小贝短的都叫习惯了,他的这个大名也就没有叫响。

小贝叫了这个名字后,学习却还是一般。这可把小姨郁闷坏了。我有一次听见她又唠叨小贝学习不好,改了名字也没什么起色,就觉得可能是小贝改的不彻底,建议小贝是不是连姓也一起改了,吓得我妈没等我小姨反应过来就把我拉走了,在没人的地方悄悄唬我说:“你是不是不想活了?你小姨要打你我可拦不住。”小姨在我妈姐妹几个里面最小,被我姥姥姥爷惯坏了,脾气最急。我妈她们姐几个都让着她,真让她拍几下估计我妈是不会和她计较的。

小贝小时候胖乎乎的,圆圆的脸,大眼睛。因为长得好看,而且也因为小姨受宠,在我们这些表姐妹兄弟中更受姥姥姥爷的疼爱,所以我和荣浩表哥几个常齐了心捉弄他,总是把他逗哭,一看他哭我们又一起哄,虽然小姨那样厉害,但他却很乖。一根棒棒糖就可以让他破涕为笑。

小贝因为上学第一次和小姨闹纠纷是在上高中选择文理的时候。他自己愿意读文,因为他学理比较吃力,而他又非常喜欢历史地理。问过在外面上大学的我,还有我们的榜样人物,已经在读北航本校研究生的李荣浩表哥,我们都觉得他这种选择是对的。无论是擅长还是热爱,学文对他来说都更合适。但是和我小姨一说,我小姨的脸就黑的比黑夜还黑。

“贝贝,你的事当然是你说了算,妈妈和爸爸都会尊重你的意见。我们的话呢仅供参考。”小姨很郑重地说,她和小贝说话基本上都是这样民主地开头的。

“我问过别人了,最好你还是读理科,理科将来选择的专业多,而且将来好就业……”

小姨滔滔不绝地说,小贝低着头一声也不吭。

我那天和我妈都在那里,我本来想说说我的看法,但我妈一连瞪我好几次,就没说话。

“我们都是为了你好,我是你亲妈,怎么会害你呢?你将来就会知道学理科的好处了。”小姨最后叹了口气,目光复杂的看着小贝,而小贝从始至终一句话也没再说。直到一直在厨房忙活的小姨父叫我们吃饭。

那顿饭吃得极其没有滋味,小姨不开心到了极点,似乎小贝不爱读理科让她受了很大的打击。小姨父本来就不爱说,在强势的小姨面前一向也没话语权,这个时候就更不爱说话了。而小贝只随口扒拉了两口饭就回自己房间里去了。

从小姨家出来,和我妈走在路上,我埋怨我妈,她不让我说,自己也不帮小贝说两句。小贝实在地不应该学理科。

“我怎么劝?你小姨那个说一不二的脾气肯听?”我妈说,“还有你和荣浩都是理科,你们学理行,人家不行,你什么意思啊?这不是说小贝不行吗?你小姨要强了一辈子,样样都要在姐妹里占尖,结果在孩子上输了,她受得了?你还劝,你一劝明摆着不就成了看不起小贝看不起她?”

我一心只看到小贝的委屈,并没有想到这一层,听妈妈这样一说,更觉得小贝可怜。

“就你们这些大人,天天地就琢磨这个,怪不得一个个都那么语言乏味面目可憎。”我撇嘴,“可是小贝咋办?就为了你们这些可怜的虚荣心?小贝就不能读自己喜欢的专业?我小姨多会说啊!还尊重小贝的意见,她只尊重小贝和她意见一致的意见,从小就这样!还口口声声为了小贝好!她真知道怎样对小贝好吗?”我义愤填膺。

“可能你小姨真的就觉得这样对小贝好。”妈妈说,黑暗中妈妈又幽幽地传来一句,“你不知道吗?这世界上有一种好,就是妈妈为了你好”。

小贝最终读了理科,但结果就像我们预想的那样,虽然一开始尽力去跟,成绩却越来越糟。到高二下学期已经垮得稀里哗啦。后来就干脆不学了,甚至开始学着抽烟喝酒打游戏课。偶尔妈妈打电话说起来就叹气,说小姨现在三天两头被叫家长,现在一听见手机响都不敢看。最怕是小贝班主任打来的。小姨太不幸了,怎么摊上小贝这样一个孩子。

我听了不置可否,原来的小贝可不是这样的,小时候我和荣浩表哥一起在棒棒糖上抹辣椒汁哄他吃,辣得他只哭,我们说别告状他就不告状。这样的老实孩子能有多难管呢!

有一天夜里,接到我小姨的电话,话里带着哭腔,说给我荣浩表哥打电话打不通,只好找我了。我们说他他可能还会听。他现在就闹着不上学了,天天和几个小混混在家胡闹,叫我务必回家一趟劝劝他。

我一听连夜坐上高铁就往回赶,知道那么要面子的小姨,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是绝对不会给我们打电话的,一定是小贝已经糟糕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一出站口,小姨父已经早早等在那里。

一路上小姨父不停叹气,说起了小贝的近况。小贝因为抽烟已经在家反省了好长一段时间,跟人家班主任说了好多好话,再加上一张购物卡,人家班主任总算勉为其难同意他回去读书了,可他却说什么也不回去,有几个小混混和他一直在小姨家住着,天天就知道看电视打游戏,抽烟抽得把小姨家的地毯烧了一大块,差点没引起火灾。好脾气的小姨父最终也气不过,赶那几个孩子走,打了他,结果他竟和那几个混小子一起走了。后来找回来,那几个孩子竟又跟来了,这回小姨小姨父不敢再说什么,已经又在家住了一个星期了。

我听了,不仅心里也难受起来。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老实的小贝吗?那个从小就爱跟在荣浩表哥和我身后跑来跑去的小贝吗?

到了小姨家,给我们开门的是小姨,看到小姨的样子我不仅大吃一惊,而且很心疼。她已经瘦得脱了形,憔悴得很,耷拉着眼眉和嘴角。以前她在姐妹间可是是最飞扬跋扈的。姐妹几个最后就她接了姥爷的班,吃皇粮,后来又嫁了好脾气的小姨父,从来就只有笑话人的份,一有机会就嘲笑我妈和二姨这不行那不好。而现在却让小贝折了锐气。

小姨冲着小贝的房间对我努努嘴,眼圈就红了。而这时小贝的房间里传出来一阵笑声,笑得是那么肆无忌惮。我抱抱小姨,拍拍她的后背,没说话,几步就走到小贝房门前开始砸门。

她是花白,她叫刘睿婕

那一刻,火车经过西安,古城楼的灯火辉煌瞬间照亮我沉静倦怠的眼眸。 我不知道,此时此刻城里的月光是怎样的清淡,萧瑟,或者皎洁,敞亮。 这见证过十三朝的纸醉金迷的,十三朝的风烟俱净的,十三朝的才子佳人的,十三朝的成王败寇的月亮,如今依然高悬。 历史真是浪漫,真是长久,真是忐忑,真是苍凉。 这月亮真是古老,真是曼妙,真是残忍,甚至悲惨。 好像世界末日,人间荒芜了,它还会如此堂而皇之,永不瞑目似的。...

我不再是你的超级英雄,却找到了正真的自己

文/天晴和你吹吹风 1. “我和她这次真的掰了。” “我现在真的想死了,你过来,我在老地方等你......" 那天,我刚下班就接到了小森的电话,电话里他声音已经完全沙哑,大声啜泣地说着每字每句,可没多说两句就冲忙挂掉了电话。 那晚一路上狂风大作,暴雨倾盆,当我跑到我们常去公园里的小凉亭时浑身上下狼狈不堪。却只见地上的烟头多如乱麻,啤酒瓶堆积如山,场景甚是一片狼藉。而在阴暗处里,则躺着一个已醉...

我突然想恋爱了

01 不知道为什么,一个人的时候难免总会孤独,每当看见校园里或者大街上一对对的情侣走过,也会让一个人的自己瞬间存在点点的难过。这种感觉倒不是因为自己没事做,或者说自己不敢孤独,而是那种你总感觉自己身边缺点什么。 前几天,我碰见了许久未见的老同学,年纪轻轻的她早已成家,孩子也有了。不瞒你说,高中毕业,她当时选择中断学业,我内心确实一万个不能接受,毕竟,那时候的我们年龄相仿,或者说一旦有人超出了...

我是一个人参精

我是一株人参精,生于千灵山,承天地雨露,享日月灵气,至今已有一千年。

王牌创业者18:要把一件丑闻洗白,需要花多少钱?

“来了啊?”张克亮没看林姿,只是抬头看了下挂钟,“比约定的时间晚了半小时,现在的创业者,找钱都这么不积极吗?”

我愿与你立黄昏,亦愿问你粥可温

文/风妍浅浅 初夏看着半空的柜子,黑色的皮箱早就不知踪影,连余温都没留下。桌子上的东西乱七八糟,看着似乎翻了很久。床上还有收拾衣服的褶皱,空气中却早已没了他的味道。 眼神变得呆滞,连泪水爬满了脸庞都没感觉,她不相信许臻真的如此狠心,连一张照片都没留下。 初夏本就不该认识许臻的,他们本该是两条平行线,连自己都惊奇他们会相识。 许臻平时是少有低调的人,甚至可以说有些沉默寡言。他也算是个富二代,别...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