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root了自己

2017-11-02 19:30:07作者:泽泽泽泽M

最近总是感觉脑袋不好使,想什么事情总是慢半拍,很多事情也都会突然性的忘记,原本并没有在意,以至于到后来有点影响生活,因为我后来总是分不清楚男女厕所的标志,经常误进女厕所被正义的大妈一顿爆锤。

“你这个病不好治啊。”医生一脸愁容的说道,双手在我打开的机械脑袋里连接着各种数据线。“内存满了,再加上零件有点生锈,所以运行速度慢了很多。”

原来是内存满了拖累了运行速度,大不了删除一点东西就行了,就像上次失恋一样。

“那医生你帮我清理掉一些垃圾文件吧。”我说道。

医生点了点头,双手不停留的在我脑袋里鼓捣着。

一刻钟过去了,我瞅了瞅医生,他脸上的愁容没有消失,反而更加明显了。

我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有什么问题吗?”平常内存满的时候,也做过这样的手术,但是时间都不长。

医生沉默了片刻,“哎,你这个……问题有点大啊,系统软件出了点问题,中病毒了,这些内存根本删除不掉啊。”

没想到我等来的是这个结果,这仿佛是一个晴天霹雳一样,每个人的系统软件都是独一无二的,出了问题根本没有办法换,也不能卸载它,不然整个人直接瘫痪了,也就是说一旦系统软件出了问题,根本没有办法医治,这是绝症!

我听出医生的潜台词了,内存永远删不了,运行速度永远会这么慢,用明显一点的话说就是我得老年痴呆了。

整个人浑浑噩噩的走在街上,不知道是因为知道了自己得了绝症的原因,还是因为运行速度慢下来的原因。

医生告诉了我原因,是因为感染了病毒,并且把拍的片子给我看了看。我认出来了,那是上一次恋爱之后留下的,是那个叫做杉杉的姑娘给我留下的。

……………………………

分手之后我哭得很伤心,整天精神不振,一有时间我就想起杉杉,想起和她在一起的每一天,所以整天都是超负荷运转,对身体伤害很大。

后来朋友劝我要不然把那一段记忆删除掉吧,虽然对身体也有伤害,但是长痛不如短痛啊,后头再好好保养保养,身体又是完好如初。

我一听,心想天天这样下去也不是个事儿,所以听了朋友的话,把那一段记忆给删掉了,结果没想到留下了这么一个病毒,还侵入了我的系统软件,这算是报应吗?删除掉忘不掉的记忆,看起来简便了,没想到伤害还更大。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我的脑子也越来越不好使了,有时候甚至回家都找不到路,被女厕所正义的大妈轰出来的次数也越来越多了。

“喂,请问是三白先生吗?”电话里传出一个熟悉的声音。

“是我,你是哪位?”我回答道。

他:“我是市医院上次给你看病的医生啊。你还有印象吗?” 我:“有印象,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能没有印象吗,不是你宣布了我的绝症吗?

他:“是这样的,我们医院的医学团队攻克了一项医学难关,你的那种病可能有得治,但是目前属于临床试验阶段,想问一下您可以作为我们的医学实验对象吗?”

跟医生的交流中获悉,他们攻克的这项医学难关就是root自己,把自己还原成系统最初的样子,这样的话,潜伏在我系统内部的病毒也就会被消灭掉,但是目前还有缺陷,那就是不太稳定,有可能全部root掉,也有可能root掉一半,也有可能出现其他的一些不良反应,所以目前还没有在用于治疗,只是在试验阶段。

这是在找我当小白鼠啊,不过后头我想想,反正都这个样子了,试一试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医生用最新的设备连接上了我,我在电脑上看到一个叫做三白的硬盘,点进去找到系统盘,里面有两个乱码的视频软件显得格外醒目。

我知道,那就是病毒。

有一天,我想和你这样相爱着

我曾经一遍遍设想我们相爱后的模样。或者骑着单车在野外转悠,或者搂着彼此的腰在城市的灯火辉煌中慢慢游荡,或者在零下二十度的街角哆哆嗦嗦地互相啃着彼此手中的冰淇凌。 把能作的事情都作一遍;把能走的地方都走一遍;把可以浪漫和幸福的节日都热热闹闹、轰轰烈烈地过一遍。 1: 宁夏和徐冬的关系,就像夏天和冬天,永远都处在冷热交替中。 也许上一秒两个人还如胶似漆地亲亲爱爱,但下一秒,徐冬就冷着一张脸漠然离...

暧昧 38度的序章

我总固执的认为,夏天是分手的季节。 连风都不自由的温度里,每个人都焦躁不安。同样,夏天也是荷尔蒙最旺盛的季节。 我和我的团队从电梯里走出来的瞬间,你正伸着脖子,朝电梯方向看,迎面我们目光碰撞,你笑了一下。那笑容,仿佛早已熟识多年。 巧不巧?我看懂了。并且知道,接下来有故事要发生。 那天我们和团队一起挑选着下一场比赛的“擂台宝贝”。一群群花枝招展的姑娘,从我面前走过,举着牌子,身材妖娆,气质出...

梨花落落踏山河

沈眉弯没想出个所以然,不过望着门口的举动却越来越频繁了。可惜她没望来她想见的那个人,倒望来了一个她十分不想见的人。

小说世界(脑洞)

1、 推开窗户,我坐在书房里,听着音乐,我列好题纲。和往常一样我准备写一篇小说。什么小说呢?我瞎写写,赶着周末前动笔,为了完成自己两周之内一定要写一篇的目标。 我掏出手机,万事开头难吧。我就写:没错,我就是。 咦!为什么不能写了,难道是手机坏了,我关机后重启,打开app重新写:没错,我就是。 突然间手机一明一暗,阳光明媚的正午,马上暗了下来。我手机屏幕里跳出了一个影子,我吓得把手机扔在地板上...

和猫聊天的女人

凌霄坐在梳妆台前,一点一点卸了妆。镜子里的女人一脸老态。她扯着嘴角努力地笑。猫咪豆豆从外间进来,跳她腿上,“喵”了一声。她把豆豆揽进怀里,再把脸贴上去。镜子中,豆豆眯着眼,凌霄咧着嘴,仿佛撕心裂肺。 过了一会儿,她抬起头,再用卸妆水抹了抹脸,就转身和豆豆一起躺到床上。 “豆儿,小茶结婚了。”豆豆享受着主人的抚摸,发出“呼噜呼噜”的声音。 “你记得小茶吧?两年前我都告诉你了。”凌霄扯着豆豆的耳...

(竹林)魂何归

烈火汹涌,一个小小身躯自火焰艰难爬出,他紧咬着牙关,黑眸中映着火苗熊熊燃烧。 “好孩子,为什么不离去?”一人素衣木簪走进,一身清越脱俗仿如天降神仙一般,他温蔼地抚摸着男孩的额头,“世间薄凉,不值得留恋。” “我要复仇。”小男孩握紧拳头,语带寒冰,生平第一次如此坚定,也是最后一次。 “这样大的怨气,想必地府也是不收的。”那人回身跃上竹尖,手指一抬,小男孩就跟着飘了上来,稳稳地坐在竹枝上,“我若...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