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喜欢人家你还把人家肚子搞大!你这个浑蛋!”

2018-01-12 18:18:11作者:十点半文章

文/谢羲和

一、好大的一只狐狸

我紧握着剑,蹲在石头后面,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前方。

盛夏的夜,远处蝉鸣,还有近处草丛中的点点萤火,月光洒落,溪水微微泛起涟漪,一个穿着一身白色衣裙的女孩子坐在溪边的岩石上,晃着脚尖去点脚底下的水,她嘴角噙着笑意,不时转头去跟身边的人说话。

那是一个俊美的青年,穿着一身白袍,嘴角含笑,十分风流倜傥。

我看着他,赞叹道:“好大的一只狐狸!”

我纵横除妖界这么久,已经多年没见过这么大的狐狸,若逮住扒了皮的话,够给小师妹做一件披风了。

胳膊被狠狠地一捏,我转头,看向蹲在身边的人。

《“不喜欢人家你还把人家肚子搞大!你这个浑蛋!”》by 十点半文章

窦老爷哆嗦着说:“道……道长,你说有狐狸精魅惑我女儿,就……就是这个男的吗?”

我愣了一下,才想起来普通人根本看不见,于是伸手在剑刃上划了一下手指,取了一点儿血在窦老爷眼睛上点了点。

“看他的身后。”

那个男子的背后有一条蓬松而巨大的白色尾巴,长约八尺,正嚣张地轻轻摇摆,尾尖不时轻佻地拂过姑娘的脸颊。

窦老爷只看了一眼就白眼一翻,差点儿晕过去,我忙一把扶住他,道:“窦老爷莫怕,老顾客了,这只狐狸就给你打个折,二十两吧。”

窦老爷颤颤巍巍地点了点头,一把握住我的手,沉重道:“拜托道长了!”

我笑了笑,伸手探到后背,抽出剑,手上迅速捏了一个决,将剑狠狠地朝那只狐狸掷了过去。

“说好了,二十两,窦老爷可不能赖我的账!”

粗略算一下,这已经是我给窦老爷抓的第十只妖了。

过去的一年里,我为他抓过猫妖、蛇妖、狐妖等等,不一而足,它们唯一的共同特点就是都是他女儿窦鸢的好朋友。

窦鸢的一双眼睛不同于旁人,能看见一些精鬼妖怪,偏偏她胆子大,不仅不躲,还喜欢和妖怪做朋友,她的身边简直就是一个妖怪集中营。一年前我被师父撵下山历练,无意中发现这个秘密,于是迅速抓住了商机,在她家旁边开了一个除妖馆,隔三岔五拉着她爹去抓妖怪,一年下来,我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银色的剑在空中飞过,剑身反射月光,亮光一闪,下一秒,剑没入那只狐狸的尾巴,将他钉在了石头上,男子惨号一声,倒在地上,变成一只白色的狐狸,因为巨大的疼痛感,狐狸的身体在地上不停抽搐。

嗯,我果然不愧为蜀山大弟子,剑法愈发高超,身姿愈发俊逸了。

我满意地点点头,拍了拍手,站起来用手撑着面前的石头翻了出去。

地上那只狐狸察觉到我的靠近,挣扎得更加厉害,我一把拔出剑,掐着它的脖子把它拎了起来,掂了掂。嗯,这只狐狸至少五十斤,够吃好几顿了。

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窦鸢显然还没反应过来,一脸惊慌,看到我,立刻瞪大眼,满脸愤怒地指着我:“叶幸!又是你!”

我掐着狐狸脖子,朝她微微一笑,道:“是的,又是我。”

窦鸢气得小脸通红,伸手过来要掰开我的手,瞪着我的眼睛里几乎要喷火。

“你放开它!”

【猎场17-18】三段三角恋断送郑秋冬的二次爱情?

三段三角恋都是苦情戏。前段是罗伊人、白力勤与郑秋冬,后段是熊青春、郑秋冬与凯文杨,中间还夹着一段——郑秋冬、熊青春与罗伊人的三角关系。三段三角恋,局中人的身位在悄然互换,但对每个身陷情感漩涡的抉择者来说,无疑是一场人生大考。 先预告一下。 这篇文章有点长,而且写得偏文艺。 如果你天生对文艺的东西持有抗拒感,或者至始至终骨子都很鄙视文艺色彩太浓的东西,请你就此打住,千万别往下看了,我担心它会灼...

初恋,是梗在心里的一根刺

“喂,你好。”电话终于接通,对面传来了那个曾经最熟悉,却又最陌生的声音。整个会场,鸦雀无声。 “哎,你好,我是,沈林。”在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沈林的眼眶已经开始泛红,紧握话筒的手指关节逐渐泛白。 “哦~~,是你,怪不得,我觉得声音好熟悉。”沈林的嘴角扬起了好看的弧度,眼泪却在眼眶里不停打转。 “对,是我,今天是《那时青春》的电影首映会,主持人要我给青春时候最怀念的那个人打个电话,所以我就想起...

开往1998的地铁

总有一段时光在我们生命中流过,却被我们遗忘。 对于苏然来说,今天是个糟糕的日子。 此刻她坐在无比宽敞的地铁里但却怒气冲冲。以往每天这个点,地铁内可是人满为患,但这一切似乎都没有让她感到欣慰。她还沉浸在刚才和母亲的争吵中。 苏然觉得自己的母亲简直不可理喻。她只不过早上刷牙弄出了点声音,然后在吐出气泡时溅在了洗浴台上,瞧瞧她那要吃人的样子。 “苏然!苏然!”苏母用牙刷用力的地敲击着牙杯。 苏然对...

看爱情舞台剧的观众

直到后来他才明白,在台下观看爱情舞台剧的观众永远上不了舞台,就算上去了,唯一能做的也只是为演员送一束鲜花。 辰九暗恋了小䒩八年,从小䒩高中到小䒩大学毕业,辰九都一直默默关注着小䒩。 在辰九眼里,小䒩是一位敢爱敢恨的女孩儿,不像自己这么懦弱,始终上不了爱情舞台剧上,只能做一位台下的观众。 每次看到小䒩在朋友圈晒交到新男友时的幸福和分手后的伤心,辰九内心都会荡起一丝波澜,可那又能怎么样呢? 他想...

“不喜欢人家你还把人家肚子搞大!你这个浑蛋!”

文/谢羲和 一、好大的一只狐狸 我紧握着剑,蹲在石头后面,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前方。 盛夏的夜,远处蝉鸣,还有近处草丛中的点点萤火,月光洒落,溪水微微泛起涟漪,一个穿着一身白色衣裙的女孩子坐在溪边的岩石上,晃着脚尖去点脚底下的水,她嘴角噙着笑意,不时转头去跟身边的人说话。 那是一个俊美的青年,穿着一身白袍,嘴角含笑,十分风流倜傥。 我看着他,赞叹道:“好大的一只狐狸!” 我纵横除妖界这么久,已...

(竹林)魂何归

烈火汹涌,一个小小身躯自火焰艰难爬出,他紧咬着牙关,黑眸中映着火苗熊熊燃烧。 “好孩子,为什么不离去?”一人素衣木簪走进,一身清越脱俗仿如天降神仙一般,他温蔼地抚摸着男孩的额头,“世间薄凉,不值得留恋。” “我要复仇。”小男孩握紧拳头,语带寒冰,生平第一次如此坚定,也是最后一次。 “这样大的怨气,想必地府也是不收的。”那人回身跃上竹尖,手指一抬,小男孩就跟着飘了上来,稳稳地坐在竹枝上,“我若...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