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活才能不出错

2017-11-02 08:20:08作者:南望衡岳

《怎么活才能不出错》by 南望衡岳

1.

今天是周有昌的儿子结婚的日子,周有昌假装听不见人们的窃窃私语,轻车熟路的指挥着,应付这种场面,他很有经验。毕竟这已经是他儿子周成第五次结婚了。

送走了宾客,收拾了桌椅,天已经近黄昏了,周有昌丢下一句:“不用给我留饭啦!”就出门了。

周有昌翻过了一座山,又走了一段,在另一座山前停了下来,他转身瞅了瞅周围——只有一轮烧红了脸的落日。火红的太阳正在用最后的余光喷射着热情。

周有昌走到山脚,在一堆植物特别茂密的地方停下,他又转身瞧了瞧身后,才放心的拨开夹杂着荆棘的灌木丛,小心的掂起脚尖,身影一闪,不见了。

2.

回到家时儿子的朋友们正在闹洞房,满屋喧哗。周有昌没有吭声,踱到厨房扒拉了几口剩饭,就进东间卧室了。

媳妇金菊已经哄睡了前几个儿媳留下的三个孩子——

第一个儿媳生的女儿已经上高中了,住校;

第二个儿媳生下了一男一女;

第三个儿媳生下了一个男孩;

第四个还没来得及生,就被第五个替代了。

金菊低声嘟囔了周有昌一番,无外乎又是孩子不听话闹得她头疼之类的话。

伴随着金菊的唠叨,周有昌洗完了脚。钻进了被窝,不一会鼾声就盖住了唠叨声。

夜来了。

毫无例外的,周有昌又梦到了美琳——圆圆的脸,炯炯的眼,红润的唇,雪白的肩……

3.

美琳姓虞,虞美人的虞,虞美琳漂亮,勾人心魂。周有昌就被她勾去了魂。

那是周有昌在部队的第三年,马上就要退伍了。

部队搞联欢会,刚到文工团的女兵虞美琳也献唱了一首歌。表演还未结束,虞美琳就成了所有兵哥哥的梦中情人。

或许是因为周有昌俊朗的外形,又或许是因为周有昌睫毛浓密的大眼中与众不同的阴郁之情,终于使得虞美琳冲破了层层包围,小心跃过满地支离破碎的玻璃心,迈向了周有昌。

俩人的交往遭到双方父母的一致反对,虞美琳的父母一心想攀附权贵,周有昌一个农村娃娃那里入得了他们的眼。他们切断了女儿与周有昌一切的联系。

退伍后的周有昌也被父亲软禁了。出去混了两年,回来就想挑战父权,周老汉绝不允许这样的事发生。

婚事就这样被父亲给定下来了——邻村金家的姑娘。

虞美琳同他一样,被父母逼迫着定了亲。

4.

结婚前夕,有人给周有昌报信,说后山有人找,是个顶漂亮的女人。

趁着家人正忙乱的准备着结婚事宜,周有昌趁机溜了出去。

爬到山顶,远远看到一个娇小身影,衣袂飘飘……

俩颗火热的心冲破胸膛紧紧的抱在了一起。

我不配得到爱情,是吗?

1. “别傻了,就你也配拥有爱情。”同学们集体嘲笑她说。 她怒火中烧,抓着带头的笑的最大声的那个女生的头发,两个人扭打在作一团。 她的身体笨重极了。自然是吃亏的。但她毫不示弱,用笨重的身子尽全力扑向那个女生。无数次跌倒,无数次爬起来。她哪是打架,她是在用生命在捍卫她的尊严。 无数次艾佳都做着同样的噩梦。每次她都声嘶力竭地哭喊着从睡梦中醒来。妈妈每次听到喊声,都急忙赶来安慰她,直到她再次安然入...

琅琊令之算计 梁山109将铁公鸡金大牙

他是梁山第109位好汉,身八尺,细柳眉,丹凤眼,虬髯须。 每日晨光初现,讨要几个包子的是他。 每夜月上柳梢,蹭上几杯酒水的是他。 可这弟兄们都奇怪了,梁山首席帐房先生,何至于腰包如此羞涩? 他倒是顿了顿,不说话了,眯着眼,把酒放下,倒是这手指还掐着酒壶的壁口。 皆是手足,兄弟焉能不了某心中之苦乎!金大牙仰天叹了口气。 言罢,端起酒壶就大喝起来。 坐坐坐,毋须多言,毋须多言,喝酒喝酒。 …… ...

我是怎样把一手好牌,打了个稀巴烂的

1992年10月19日凌晨3点多,我用一声响亮的啼哭敲响了这个世界的大门。父亲悄悄叹了口气,母亲亦没有想象中的欢喜。唉,又是个女娃。 我运气不佳,生的晚了些,排行老二,成了计划生育严打的对象。我刚满二十天的时候,我父母用小棉被裹着我,连夜送去了姥姥家,即使这样,20天就断了母乳的我,靠着吃奶粉和米汤依然长得聪明又机灵。当然,父母在我住在姥姥家期间,又接连生了妹妹和弟弟,妹妹也和我差不多,被送...

对不起,我不能爱你

“我只是想每天都看看你!” 站在我面前的廖宇凡强压着发自喉咙的声音,但我依然听出了强烈压抑背后的声嘶力竭。 “再见吧……就当这一切从未发生过……” 说完,我转身,离开,没有丝毫的犹豫。 那个冷若冰霜的初夏凉夜,我被一个男人告白了,而我,是带把的…… 1 “哎哎哎!所有人静一静,静一静,都听我说!大学四年,这一次真的吃完就要拍屁股走人了。一起上课睡觉,一起下课尿尿,一起考试作弊,一起拉屎放屁的...

没事,知道,也没人说

学校放学的铃声响起。孩子们都涌出了教室。五·三班的四五个女生,你一句,我一句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还时不时笑嘻嘻的露出神秘状。 她们没有回家,而是直接奔附近的一个大型超市。进了超市,她们来到食物区。其中一个问:“你在学校说的,哪种零食好吃来?”另一个说:“别急,我找找。”说着说着,她在前面带路,其余的跟在她身后。” 不一会儿功夫就找到了。她高兴的说:“这里,这里。我昨天刚来过,这个可好吃了,...

这座城市风很大|折腾这些年,毛都没落下

这是二狗到这座城市的第八个年头。 八年,一转眼就过去了。 第一次到这座城市的情景如在眼前。他来参加所报考集团企业的考试。那天,从市中心几经辗转赶到考点附近时,天已经暗下来了。 公交车扔下他,剧烈呻吟一声消失在前方路口。深秋凛冽的寒风吹的大街上看不见一个人。“这是他妈的什么鬼地方!”二狗一边骂,一边拽着行李箱往前走。他得尽快找个地方住下来。 走到前方十字路口,迎面过来一位大爷。二狗如见了救星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