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有很多无奈的时刻,都是源于自身的能力不足

2017-11-02 08:45:06作者:怡安女孩

 

《​我们有很多无奈的时刻,都是源于自身的能力不足》by 怡安女孩

01

以前的我,虽然过得很平凡,但从来没有到达对自己很失望的地步。要说第一次产生深深的无力感,应该是在高二下期的一次班会辩论赛上。

那时候,班主任都是以小组的形式进行班级管理,每月会进行一次优秀小组评选,班主任会请获胜的小组吃一顿饭,大家为了这顿饭,兴致都很高,巴不得自己所有的努力都能换来胜利的果实。

高二下期,我们小组和另外小组进行辩论赛,我积极地报了名,想给小组争点分,我本来对自己自信满满,没想到在总结的时候,因为紧张,刚开口就把剩下的话忘得一干二净,脑子里一片空白。

我慌张地看着全班同学,他们双眼直勾勾地望着我,队友也焦急、惊慌地问我在干什么,我看到了他们脸上的愤怒以及失望,那一瞬间,我恨不得这是一场梦,醒来后就能够烟消云散。

我们最终以失败告终,我甚至不敢用正眼看班上任何一个人,特别是队友们。我本以为自己可以做到,却还是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出了丑,倒给小组拖了后腿,那时候我很懊恼,也很埋怨自己不争气,甚至为此事沉默了好一段时间。

有些时候,人越是想逞强,痛苦越会将你拽入更深的泥潭,你越想急着摆脱,越是动弹不得,可逞强失败的罪魁祸首就是自己的能力不足。

02

今年5月份,学校要举行一次大型的朗诵比赛,我们宿舍商量着一起去参加比赛,我们明白在朗诵方面优势不大,便由我来写原创诗歌,另外一位文学功底不错的室友负责给我改,两人合作下来,诗歌写得还不错。

每班只能有一组成员可以参加比赛,我们依靠原创诗歌获胜。那段时候,我们请了专门的口语老师给我们纠正普通话,指点朗诵技巧,平时没课就在宿舍旁的空地排练,还融入了情景表演以及队形变换,就是希望尽我们最大的努力能在比赛上夺得名次。

比赛那天,我们很早就起来化了淡妆,穿上了提前准备很久的服装,踩着高跟鞋去了现场,比赛的结果还不错,拿了二等奖,我们都很高兴。

听说一等奖的同学会代表学校去全市乃至全国参加比赛,当时我们还在想是哪支队伍能够获得这样的殊荣,没想到最后学校决定用我们的原创诗歌以及表演形式,把我们淘汰掉,选择朗诵优秀的同学代表学校去参加比赛。

当我知道这个消息时,一时间很难接受,因为学校在没有任何商量的情况下,就擅自用了我的诗歌,让我觉得丝毫没有尊重我这个原创作者。

当然,我们全宿舍都很沮丧,就因为我们朗诵技巧不成熟,就把我们辛辛苦苦培养的果实摘掉了,转手给了那些能力不错的人免费享受,想想真还有些不甘心,可更多的是无奈。

前天中午,我去图书馆看书,路过综合楼时,看到他们在镜子旁练习,马上就要去市里参加比赛了,听着再熟悉不过的诗句,我的心情特别失落,忍不住去发了一条仅自己可见的说说:“再次深刻地体会到了能力不足而产生的无力感,以后得更加努力啊!”

能力不足,仿佛成了人生道路上必经历的一个坎坷,唯有认识到自己的劣势,才能更加努力地修炼自己,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大。

《​我们有很多无奈的时刻,都是源于自身的能力不足》by 怡安女孩

03

我们正面临找工作的严峻形势,大家都处于迷茫状态,而迷茫最大的问题就是源于能力的不足。

就我们宿舍而言,除了两个专升本的室友外,其余都在准备找工作,开始把零花钱拿去买高跟鞋,买稍微正式的衣服,时刻准备面试。

我开玩笑说:“外在的东西准备起来并不麻烦,可内在的能力就很伤脑筋了。”

的确如此。

以前觉得当老师不过是照着课文讲课这么简单,可自从学了这个专业后,愈发的觉得当老师真的很困难,一是因为自己的知识储备远远不够,二是因为各方面能力都亟待提高,包括写教案、说课、讲课、管理班集体等等方面。

9月份的时候,我陷入了深深的迷茫之中,不知道半年后的我,该何去何从。对于我们专科层次的师范生来讲,因为学历的限制,面临的处境十分尴尬,想留在县城里,可最低要求都是本科学历,却又不想年纪轻轻就去乡镇呆一辈子。

刚开始我在思考我到底要不要回农村去,经过我的深思熟虑后,我决定先给自己两年的时间在主城里闯荡,如果到时候乏了累了,就乖乖考公招回乡镇教书。

室友说,她们想留在重庆主城,可是又不知道除了教师这条路该干什么,由于大学没有做好职业规划,除了掌握了部分专业知识外,其余领域的一概不知,对于找其它工作也非常没底气,不敢轻易尝试,还是回乡镇学校去实习。

怡安女孩
怡安女孩  作家 大三师范生《大学生活》专题副编辑,电台签约作者微博:怡安女孩 个人公众号:怡安学姐(那儿是一个有温度的地方,如果能够遇见你就太棒了)转载、约稿务必联系本人授权

​我们有很多无奈的时刻,都是源于自身的能力不足

总有人偷偷爱你(下)

9.蒋静姝 高一下学期,我已经渐渐习惯竞赛班的教学进度,成绩从山底艰难地缓缓爬坡,这其中当然也有那么十分之一是沈宜修的功劳。期中考试,我和沈宜修分在了一个考场,他坐在我的斜后方,数学考试快要开始的时候,翻笔袋带出了一张纸条,纸条飘在了走廊上,我看了一眼,上面是数学公式,可这明明不是我的。 讲台上的老师很快就注意到了空荡的走廊上这扎眼的存在,缓缓走了过来,我握着笔的手心全是汗,一时间头脑空白,...

我的妈妈告诉我:不要在爱的世界里委曲求全

有人问起过我和杜同学的事情。 我现在回忆起来倒也是可笑,我和杜同学认识到谈恋爱再到分手,我甚至都不知道杜同学长什么样子。 用网恋来解释我的这一段感情最为贴切,虽然是网恋,但是当时啊我的心就就像是被他牵着走一样,不受自己控制。 一个人要是爱上另一个人的时候啊,这智商啊,就感觉略微不够用的样子,他笑的时候啊,你就会觉得全世界最好看的笑非他莫属,他的一句话,你会揣摩好半天,和他每一次的约会,你都会...

我的花鼓姐妹,你好!

“你敲鼓,我打锣,手拿着锣鼓来唱歌,别滴歌儿我也不会唱,只会唱这支花鼓歌”这是一首只属于我们的花鼓歌。 九岁那年,我们初次见对方。在四班那个大家庭中。你孤僻,渺小,我彷徨,无助。 站在一堆小团体面前,我们每隔几天都要面临选择和哪一队一起玩。可她们就是恶趣味十足,总是玩一玩,分开,分开,再一起玩,周而复始。 都不喜欢这样的生活,我们两个变成了小团体,不参与她们的战争。 你不爱说话,那...

他在等一个,最好别出现的人

墙上挂钟的分针似乎被什么东西黏在“5”上面了,陈放盯着白色的大表盘看的出神,下班前的几分钟总是长的不可思议。有几个同事已经开始起身去刷杯子,他也赶紧把最后一份文件叠在桌角,差不多了,下班!他赶紧冲出办公室,生怕一会拥堵的电梯就要阻拦了他的好事。 一切顺利,陈放快步出了公司大楼,径直赶往大厦转角处的咖啡馆,他推开门,有两三个人抬眼看了看他。陈放扫视了一遍那几排座位,没有那个男人。这是陈放来等他...

我的继父

我想,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天,父亲躺在血泊里,身上散发着冰冷的气息,母亲已经哭倒在了别人的怀里,我没有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没有哭,我只是麻木地看着父亲的身躯,直到被人运走。 父亲是在做活的时候,发生了意外,被落下的大石头砸中,再也站不起来了。屋里还留有很多父亲与我和母亲的照片,我还是个婴孩儿时,父亲抱着我,旁边依偎着母亲,两个人笑的眉毛弯弯。我是个女儿,在重男轻女的农村,父母亲丝毫没有因...

生活在台湾10丨结婚这件事

文丨红雨 结婚是件大事,对很多人来说,似乎真的是这样,但我不觉得有什么特别,在我眼里,只有生死是大事。我一直认为结婚是两个人的事,只要观念一致,仪式可有可无,对于「女人都在乎婚礼」这一说法不认同,至少我从没因为这个问题跟另一半纠结过。 台湾,是所有华人眼中,中国传统文化保留得最完整的地区,台湾人对于结婚这件事情的重视,普遍来说是超越内地和港澳地区的人们。而我的婆家是传统闽南人家庭,大而化之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