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会伴随一生

2017-11-02 08:45:07作者:咖喱小姐

文/咖喱小姐

《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会伴随一生》by 咖喱小姐

小的时候我是个胆小的孩子,确切的说是不自信。课间可以和任何人侃侃而谈,但是课堂上老师只要让我回答问题,我的声音就特别小,不敢大声说话。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慢慢发现了自己的问题,也极力去改变自己锻炼自己,可在工作中我发现自己还是不敢上台表达,我想这种童年的阴影会伴随我一辈子吧……

小的时候我们一起出去玩,别的小伙伴回家晚了妈妈会担心,而我回去晚了只会是责骂。不能说我的爸爸妈妈不爱我,但至少我认为我的妈妈没有给我一个好的成长环境。我指的环境和物质无关,是纯粹精神世界的寄托,我在妈妈身上找不到。这也是我不自信的直接原因,因为我的妈妈从来没有给过我肯定。

妈妈是个急性子的人,脾气暴躁,她不会表达爱别人,她的关心也是带着责备的语气。小时候我的印象里只有爸爸对我的爱,我很依赖他,而我的玻璃心和自卑感全都是妈妈骂出来的。这真的是我上大学甚至是工作以来越来越清晰的认知。在高中以前,我没有意识到有什么不对,我以为这是妈妈表达她的爱的方式,她是为了我好的。事实有些事她也确实是为了我好,但是这种表达方式让我做错事不敢哭,想要什么东西不敢说,甚至喜欢一件衣服妈妈也会按照她自己的意愿给我买,不喜欢穿会挨骂。

上高中以后,我看到了同学妈妈的温柔,看到了原来母女关系可以那样亲密,我开始反思我和妈妈为什么从来没有那样亲密的时候,妈妈是个直性子的人,她生气的时候随心所欲,说过的话转身就忘了,她意识不到她每次看似无心的发泄对一个孩子的影响有多大。甚至影响了我本身的性格,因为我发现我也是控制欲很强,又很爱发脾气,生起气来口不择言,我很想控制,但我根本控制不了,这种影响根深蒂固。我小的时候无比讨厌妈妈的性格,长大了我却也是同样的性格。

我清楚的知道我妈是爱我的,比如小的时候我不想穿毛衣,因为看起来很臃肿,北方的冬天刺骨的冷,但是妈妈怕我冻到,她不会温柔的说怕我冷,她会说不穿冻死你。你能说她不爱我吗,她只不过是表达方式很特别。

上大学了离家远,终于能买自己喜欢的衣服穿,然而每次回家妈妈还是会说我不会打扮,穿的是什么。我不愿意和她争论,就笑着打哈哈,因为我知道她也不容易,我不想惹她不高兴。

妈妈是家里的长女,听姥姥说她出生的时候没有奶水,姥姥身体也不好,那个年代没有奶粉,没有白糖豆浆,只能靠小米水喂养,所以从小妈妈体质就特别弱,一直到现在都是很瘦,又经常生病。妈妈也没有上过几天学,因为姥姥生病妈妈上学的时候姥爷经常叫她回家做饭。常常是上课的时候就被叫回去了。后来妈妈辍学了,那时候她才上三年级。

妈妈真是做的一手好菜,我想应该是从小就练习的原因。或许是姥姥觉得亏欠妈妈,所以特别娇惯她,而娇惯的同时没有给她讲过什么道理,致使妈妈养成了自私又急躁的性格。这不能怪谁,你能说姥姥不爱妈妈吗,不能。因为她们也是觉得亏欠妈妈所以才娇惯她,怪就怪那个年代没有意识到受教育的重要性,而妈妈的一生也因为这样的观念变的不一样。

妈妈嫁给爸爸所有人都说她有福气,爸爸稳重踏实,脾气好又能赚钱,能撑起一个家什么都不用妈妈操心。努力给我们母女好的生活。在我们那里,不算大富大贵,至少衣食无忧。可是妈妈总是不知足,看不见爸爸的付出,看不到他的优点,小的时候他们总是在吵架,爸爸怕我害怕不说话,不和她吵,而妈妈就一直在喊在骂,后来我看的出爸爸也被磨的没有耐心了,然后他们使劲打使劲骂,那时候我最怕的就是他们离婚。我是真的害怕,因为我不知道妈妈离开爸爸要怎么生活,我觉得我从小就能操心,我怕没有人能受的了她的脾气。那时候他们吵架我就会吓的一直哭,我到现在还记得那对我幼小的心灵是多大的伤害,现在想起来记忆还是很清晰。

以前我一直以为他们没有感情,长大了我发现他们不是没有感情,而且感情很深,不知道是不是吵出来的。我发现妈妈特别依赖爸爸,无论什么事都要问爸爸,就连生病我照顾她她都信不过,必须爸爸在身边她才放心。长大了我也越来越理解妈妈生气的点,她只是不会表达自己。但我还是不能原谅她对我童年造成的阴影,因为即使我努力去改变,还是很困难。

妈妈年龄大了,我总觉得她一辈子不容易,可是她的自私又把最亲近的人都伤害了,就连我才12岁的妹妹她也是像对我小时候一样对待她。我经常告诉妈妈,妹妹还小,不要总对她大喊大叫,她以后会不自信。我也偶尔会抱怨,我的性格脾气都是因为受你的影响,她笑,不知道她有没有反思过。

时间在转,我不能让妈妈回到以前重新来过一次,我只能尽自己的能力孝敬她,引导她,让她以后的日子开心快乐,如果她能换一种表达爱的方式,我想我和爸爸还有妹妹会很欣慰。

顾小雪你的情商在线了

01 小雪冲完凉,穿着睡衣斜靠在我的飘窗台上,抱着我的大白抱枕。 窗外自然是灯火通明的璀璨,城市的高楼大厦冰冷的矗立,只有夜晚,千家万户的灯光聚集才能带给这城市些许的温暖。 “怎么,不打算说点什么?”我坏笑的摸着她光洁的大腿。“可惜美人如玉,只能孤芳自赏。” “你别闹。你是不是知道了?”小雪有点惊讶的看着我。 “本来我是不知道,看你这个 表情我算是猜到了。”小雪不屑的甩我一个白眼。 “来,过...

这座城市风很大 我是一个会码字的妓女

01. “你不就是一个妓女吗?”他一遍遍下流地质问我。 他又在满嘴喷粪:“你说,你是不是妓女?天天写烂文讨好领导、客户,还讨好读者,你和妓女有啥区别?我他妈是你老公,你要讨好我、伺候我!” 我望着天花板下,眼前被放大数倍的一张脸,无比厌恶。我被他压在身下动弹不得,即便捂住耳朵,依旧逃脱不了这些污秽的言语,还有那熟悉又陌生的施暴,我不知道我们怎么走到了今天,甜蜜就像大东北的春天,姗姗来迟,不消...

生气!我的亲闺女跟猪跑了

我把小说里的主人公,当成自己的闺女。 我说,闺女,咱们以后一定要嫁个好人家! 我的脑海里想象着闺女走上人生巅峰,迎娶高富帅的场景。 我心里美滋滋。 闺女一开始,妈,你说的都对,我都听你的。 后来,我闺女去拱猪了。 一颗好好的白菜竟然去拱猪了! 猪说“我有什么错?” 猪也很无奈啊! 高能预警,我不是在充当标题党,也不是来搞笑的。我家白菜真的去拱猪了,只是有幸拱了头好猪。 忒羞羞,一不小心生了娃...

我的甘肃之行

作者:邹佩 我去了甘肃两次,都是五年前的事儿。 朋友问我:是不是敦煌莫高窟特雄伟?是不是张掖的景观得天独厚?是不是甘南特别纯净神奇? 我摇摇头说没有去,我去的是定西的一个小山村,参加朋友的婚礼。 朋友是村子里唯一的大学生,人长的也水灵,聪明贤惠,特别爱笑,笑起来好看极了。 因为去参加朋友的婚礼,我满怀欣喜的将自己打扮了一番,穿上自己最爱的那双高跟鞋。可是,到了之后,我后悔了。 我们坐火车再坐...

永逝吾爱

2017年11月1日 星期三 晴到少云 今天是芊芊的忌日。我又来到她坟前,捧上一束秋菊,撒下一杯薄酒。虽然芊芊已经离开整整十年,可是当年发生的一切,仿佛就在眼前。 芊芊与我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从小学一直同班到初中毕业,家境贫困压力迫使我们不得不双双放弃进一步学习深造的机会、外出打工。父母与弟妹乞求的目光,像皮鞭一样抽在我们身上。穷人的孩子早当家,该站出来为各自的家庭分担苦难,总不能...

一对有三套房的农民工夫妻教我的事

01 前阵子,我经历了一次酸爽的火车出行。 我来到座位前,看到一位师傅正把他的脚放在我的座位上。脚丫子朝天翘,看起来很享受很销魂的样子。 这是一个即辣眼睛,又辣鼻子的画面。看到我把背包放在行李架上,师傅才把他的脚收了回去。 接下来,三个小时的行程中,我一直戴着耳机,但时不时地听着师傅和身旁的妻子(从他们聊天中知道她和师傅是夫妻)的对话,他们聊天的对象是坐我旁边的小学退休女教师。 农民工夫妻是...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