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鹰

2017-11-02 10:25:06作者:诡澜

《夜鹰》by 诡澜

冷冷的月光下,整个世界都有些昏沉,但他一直看着眼前那个光线暗淡的垃圾房。

他走向了那个垃圾房,拿出了夹在腋下的粗布麻袋,上面还残留着他的体温。然后他又从上衣口袋里拿出了一双手套,戴在手上,他的手指从手套前面的破洞钻了出来。这时候他听见远处巷子的野狗叫了几声,之后整个世界便又恢复了刚才的寂静。

他怔怔的看着眼前这一排装垃圾的铁桶,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然后他走向了第一只桶,他把手伸向了桶内,速度不快也不慢。他的手开始在桶里翻找,动作有条不紊,他看到几只被惊醒的苍蝇在眼前飞来飞去,但他没有在意。将第一只桶翻了将近一半,他也没能从桶里面拿出来什么,他的眼里终于有了一丝急切,额头上也出了一层细汗。之后他的速度快了些,当翻找到铁桶一半的时候,他的动作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慢慢的从桶里拿出了一个塑料瓶,他小心翼翼的把瓶子放进了那个空虚了很久的袋子。之后他的速度愈加的快了,不同的是他的表情轻松了些。

到第二个桶的时候,地上的大口袋还是扁扁的,不过旁边的地上多了一些破纸板。第二个桶的表面便有一个塑料瓶,但是他却没有伸手去拿,因为瓶身上面有一些秽物,应该是哪个醉汉吐在上面的,以至于第二个桶里充斥着一种特别的恶臭。他看着桶里,喉咙动了动,然后转身看了一眼第三只桶。他一只腿不自觉的退了一小步,脚掌踏在了身后的口袋上,准确的说是踩在了口袋里的塑料瓶上面,之后便听见了一个塑料瓶形变的声音,“哗”,声音很刺耳,他甚至听的牙根痒痒。但声音停止的时候,他却又停住了动作,他看着背后的那个空空的口袋,他又马上转身,看着那个充满臭味的桶,他拿起了那个瓶子,甩了甩,慢慢的扔进了背后的口袋。他感觉从手套破洞里伸出的手指好像不是自己的,因为比起刚才退后的自己,那指肉是那么纯净。

之后他默默的翻找完了第二个桶,身后的袋子不再是那么空空的。他又来到了第三个桶前开始翻找,一如刚才的过程,但翻到一半的时候,他又停了下来,因为他翻出来了一本书,他看着手里的这本书,他不知道这是什么书,因为封面已经看不清楚,他打开了扉页,上面只有一句话,是手写的:

“他喜欢干净,所以他喜欢洗澡,但是他也最不喜欢洗澡。”

他用衣角擦了擦书的封面,把它揣进了上衣口袋。

当他站在第四个桶前的时候,他又一次定在了那儿,因为门口来了一个人,衣衫褴褛,像是个乞丐,被头发遮住了的面孔,走路颤颤巍巍,唯一引人注目是乞丐背上也有一个破布麻袋,麻袋里应该装了一些东西,鼓鼓的。乞丐抬头用浑浊的眼光看了他一眼,便走了进来,把麻袋放在了地上,然后从地上那堆破纸板里抽出了一张较大的纸板,铺在了墙角,慢慢的躺在了上面,还发出了好似舒爽的一声呻吟,便闭上了眼睛。

他收回了视线,继续在那些剩下的桶里翻找,他没有再看那个乞丐一眼。

不知过了多久,他听到一声鸡鸣,他抬头看了看门外的天空,天际泛白,开始破晓。

他把已经趋近饱满的袋子背在背上,向门外走去,在路过那个乞丐的时候,他停了下来,他把乞丐袋子里的那些塑料瓶、破纸板全部倒进了自己的口袋,然后把那个空口袋盖在了冻得瑟瑟发抖的乞丐身上,又从口袋里拿出了十元钱,放在了乞丐头边。之后他便背着一个硕大的袋子向外走去。

月光打在了他的脸上,映衬出他稍显青涩的面容,他咬着牙, 好像是背上的重量有些沉重,但他的行进速度很平稳。

大约半小时后,他到达一个孤零零的破屋,他把背上的粗布麻袋放了进去。

之后他脱光了衣服,露出了有些精瘦的身材,站在了屋前的一口水缸边,是的,他要洗澡,水有些凉,但是他很舒服,他觉得这样很干净。

这时候,他看到门前老树上那只在黑夜中觅食的老鹰回来了,天空的第一缕阳光打在了它的黑羽上,它是那样的圣洁美丽。

迎着朝霞,他背起了那个破旧的书包,走向了远处干净的高楼大厦。

《夜鹰》by 诡澜

诡澜
诡澜  作家

夜鹰

我要结婚了,你会来吗?

01 “我要结婚了,你会来么? 在你的记忆里,是否还保留着我的存在?” 叶晨看着那盒被妻子从柜子里翻出来的水晶小猪, 每一个依然都是那么可爱,在它们身上,她的影子似乎从来没有消散过,它们一直没变,只是人变了,变得仿佛从来没有认识过。 或许这场经历,本身就是一场梦,本以为自己已经从梦中惊醒,心底却一直残留了一丝睡意,一想到关于你的一切,又会睡过去,回到过去,回到那个海誓山盟的梦里。 02 年少...

给此时此刻迷茫的你

今日,与你无意中交谈,切实了解了你内心的真实感受不免令我震惊,但震惊之余不免陷入沉思之中。 细细想来,我们相识已有一年有余了。确乎还没认真,仔细的细细聊过什么。但这也丝毫不能断绝我们师徒俩的友好关系。 今晚,就在晚自习后不久。我们一起走了走。月不是想象中的圆月,却散发着淡淡的白光。照在球场上缓慢行走的我们的身上。我们一圈圈地走着,留下的只是时而漫步在前方,时而躲在身后的两道...

雪殇

朔风凛冽,卷起千堆雪,漫天遍野,灰茫茫的一片,满目萧然。 天空阴沉沉的,一片灰暗,像领导发怒的脸,很是瘆人。肆意随风摇摆的树枝,像年幼无知的稚童遇到长期家暴的恶父,恐怖至极。 突然满天白雪化作鲜红,血淋淋的,还带有血腥味!天空中出现一巨型大手,张牙舞爪狠狠地向我抓来。 我猛然惊醒,原来又是一场噩梦! 不知有多少次了,类似的经历一遍又一遍在我身上重演。 时光荏苒,倒流至八个多月以...

梦里多少泪都付相思中

遇到阿雷之前,一见钟情的概念,只存在梓儿读过的小说里。 壹 一袭白衣的阿雷,如此耀眼。梓儿驻足,远远地看着他。阿雷也发现了一袭红裙的梓儿,他穿过熙熙攘攘的人流,跑到梓儿面前。 像是前世有约,他们注定在这个陌生的城市相遇、相知相爱。 他们同是高考落榜生,慕名到这个“考试工厂”的“名校”复读。 复读的日子,是辛苦而绝望的。每张课桌上堆满半米高的试卷。每位学生都严重缺觉,吃喝拉撒的时间都在背书。 ...

我知道你在身旁,才有所谓地久天长

【一】 有一天,唐桦从梦中醒来,看见阳光熙熙朗朗洒满窗台,静悄悄繁茂生长的绿萝生意盎然。 她转过身,看见一个眉目清秀英俊的男人,静静地睡在她身畔,发出轻轻地鼾声。 他已经四十岁光景,但是脸上没有太多的皱纹,只是眼角流露着难掩的岁月的伤痕。 他没有啤酒肚,呼出的气息没有陈年的烟味,他的手,他有一双骨节修长,指甲明净的手。 一个可爱的男人,像亚当一般可爱。 那一刹,唐桦有一些恍惚,她忽然想不起来...

能坚持下来真的很了不起啊

- 1 - 我不止一次的说我的大学是白读的,高三毕业到大学毕业,一年能够读完一本书就是奇迹了。做笔记的本子落了一层又一层的灰,就连证书三年也就五本,文章也就只发表了一篇。到现在想想,不禁打起寒颤,我那混沌的青春,我拿什么回忆你。大学毕业以后,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没了优势,快被社会的浪潮吞噬了。 也许人有危机意识才会开始战斗。从毕业以后开始买书看书开始做笔记,把书柜里面尘封了三年的书又重新阅读,直...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