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后来作业太多就没去

2017-11-02 10:25:06作者:路野先森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后来作业太多就没去》by 路野先森

文 / 路野先森

01

坐在自习室看书的时候,突然从田径场那边传来许巍的《曾经的你》,音乐很大声,很燃。

这首歌从中学时开始听,直到现在每次听起来依然很是触动。想起以前听的时候,哪怕每次跟着音乐像猪叫一样哼着“滴沥沥沥滴沥沥沥大大”,周围大人们的嫌弃像臭鸡蛋烂青菜一样砸过来,我们也丝毫不曾收敛。

理想的世界年少的心,你们这群只会柴米油盐的大人,懂个屁。

这个世界的面目,本来就应该是不灭理想加上漂亮姑娘,我们一起走在明媚的大道上。

然而当少年青涩变成青年而立,变成胡子大叔,才不得不承认,我们的双脚,好像从来也就没有走赢过柴米油盐锅碗瓢盆。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但是后来有好多学业,学业完了有事业,事业完了有家庭,家庭之后还有年迈的父母亲。

心里总是在说,没关系,下一次吧,也许下一次就可以了。说着说着,说到人老心凉,一辈子也没去成。

原来,一直也没在路上过。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后来作业太多就没去》by 路野先森

02

大二下的时候,我就跟黑龙江的室友提出过,说寒假要跟着他去黑龙江玩一趟。

因为身为南方人,什么鹅毛大雪、冰冻三尺、湖冰面上跑汽车,说实话从来没见过。南方的雪,太小气,还没落到地上就化了。室友也总是用这个笑话我们,说在北方大雪天,只要看到外面撑着伞的,就知道肯定是南方人,北方人就静静地看着他们在雪里兴奋得大呼小叫,像个快乐的小二比。

而且那个时候长那么大,我都还没去过祖国长江以北的地区,我想趁着学生时代的时间尚足,完成这个心愿。

但是直到现在,大四快毕业了,也没有去成过。因为出来实习得早,去年寒假一直工作到快过年才回家,而且,最重要的原因是,我没那么多钱。

我还想去“鹿回头”里最南的海南,去《后会无期》里最东的东极岛,去仓央嘉措笔下最西的西藏。

但我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去。现在的我需要毕业,需要找工作,需要为更重要的事全力以赴,不然以后没有立足社会的资本,就更别想去这里去那里。等工作了进入社会,没准又有我想不到的事情出现,又没有时间去了。

你看,当你有时候想要去做某一件一直想做的事的时候,总会有更重要更紧迫的事情跳出来,挡在你面前,跟你说:

嘿,单词背完了吗?作业写完了吗?钱存够了吗?生活有着落了吗?

就像以前写作业,心里想着,写完这页我就可以去玩了,哎呀好开心呀,结果翻过来才发现,后面还有好几页呢,而且最难的题也都在后面。

瞬间苦脸,好想爆炸,但是爆炸了就没人帮你写作业,没人替你扛生活了。

能怎么办,还不是回去做个乖乖仔,好好写作业,然后在老师和全班同学的面前说:“长大后,我要做个伟大的科学家。”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后来作业太多就没去》by 路野先森

03

之前还有个朋友来找我,说看我拍的照片和视频还可以,要跟我学一学摄影,在姑娘面前装装逼。

我说这东西其实蛮难教的,我也不会网上说的那些个技巧啊、姿势啊,这种东西关键还是得你自己去上手去体验。但是他不听,就是要我教他,我也只好答应了他。

然而过了一阵子,他说不想学下去了。问他原因,原来是考研去了。

我说,不装逼啦?

他说不了不了,当前最重要的还是考个好学校,还是实际点好,稳当。

那姑娘怎么办?

他冲我笑了笑说,大哥,姑娘也是要吃饭的好嘛。

恩,想一想,还是考研比较重要,摄影,姑娘,装逼,还是先放一放吧。

路野先森
路野先森  作家 微信公众号:毕业帮。ID:ibiyebang。路野先森,大四文科男,摄影师,一枚理性生活、感性成长的写作者。

《妖猫传》:为一个人隐姓埋名,值得吗?

这世界本没有那么难,只是我们想要的都不简单

曾梦想仗剑走天涯,后来作业太多就没去

成长之一(童年的记忆)

我们中国地大物博,人才济济,就像长江后浪推前浪,一代又一代的人在时代浪潮里,摸爬滚打,推演着历史。 我叫阿广。我只不过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民,生活在和平年代,在全国改革开放的大环境中,像一棵小小草,在阳春三月里,在阳光明媚和春雨滋润中欣欣然绿油油的生长,努力地生长。 如今的我,三十八岁,有个幸福的家庭,有个贤惠的妻子,有一对可爱伶俐的儿女。我只不过是普普通通的人 ,除了我的亲友和我的同村老乡和...

你是心底的白月光,不思量,自难忘

文/杜晓宇 又是一个冷得让要靠燃烧过去取暖的冬天。 自2007年8月份拿到德国某艺术院校录取通知书那刻算起,林枫眠再也没有踏进曾让他又爱又恨的MG市第一中学的大门。 至今,已有十年。 倒不是有了新生活忘了旧时光,只是不知道如何面对过去。是,就算时隔多年,他还是放不下过去,或者说,无法放过自己。 (一) 嘈杂的网吧中,满眼布满血丝的林枫眠灌了一口酒,飞快地在键盘上敲了一段文字发给高中同学兼死党...

昔月考上了邻镇中学

文/落雪非花 (1) 1997年,香港回归,12岁的昔月小学毕业。 成绩还算优秀的她在临考前一个月,给自己制定了一项艰苦的学习计划,经过昔月自认为的坚持努力,终于考上了离家三十多公里的重点中学。 其实当录取通知书拿到手中时,昔月有些不敢相信,她对自己一向缺乏自信。看着通知书上的名字,她觉得是天上掉了块馅饼砸中了她,是幸运不是必然,哪怕自己付出了许多努力。 与她一同考上的,还有和她从一年级开始...

见字如面.书世界|出轨的女人,我懂你

「见字如面.书世界」征文 弗朗西斯卡——《廊桥遗梦》 弗朗西斯卡: 见字如面。 其实,我们永远也不可能见面,可是我感觉你那么熟悉。 和所有的家庭妇女一样,平淡如水的时光在你身上留下痕迹。可是你的心里永远住着一个少女:除了爱面包,你还爱着诗,你渴望着浪漫,向往着激情。 这样的你,就在我身边,你是我,我是你。 你已经走了近二十年了,一定很好吧?因为你和罗伯特.金凯终于在一起了。 我第一次看《廊桥...

所谓温暖,不过是一餐一饭

(男孩篇) 我叫六点,其实我并不叫六点,“六点”不过是我自己给自己取的外号。 大概每一个人,都有一个一起穿开裆裤的青梅,我也不例外。有些人的青梅酸甜度适中,可有些人的青梅却过于酸涩,我的青梅很不幸的属于后者。我们同院而居,所以我每天都能听到这颗青梅因为捣乱而被她父母打得发出惨叫声,童年时期的我除了画画,还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那就是计算她一天能被叔叔阿姨打几次。 因为是同院邻居,所以我理所当然...

那些年,我考过的试

(一)律师资格考试 20岁那年,我大专毕业,分配到乡下小镇的林业派出所工作。小镇有一条街,街上有邮局、几个饭铺和一些服装店。派出所有一栋小楼,两间办公室,小楼的前院种有亭亭如盖的桂花树,后院有几颗玉兰。 领到第一月工资后,我报名参加了全国律师考试,领回四本很厚的参考书,我搁在书桌上,随即参加了为期三个月的新民警封闭式集训,回家的时候离考试只剩一个月。...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