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

2017-11-02 10:25:11作者:简以兮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by 简以兮

老家的蕉树和池塘

文  简以兮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王维

我的老家在一个很小的山村里,小到一眼就能看清它的全貌。我的老家,在一座山的半山腰上,客家瓦房,顶黑墙白,门前有一片坪地。

记得第一次去老家的时候,是和曾祖母一起去的,那时她还健在。我当时还小,不知道“老家”的概念是什么,曾祖母对我说:“老家就是你的根,是你来源的地方,是我们世世代代居住的地方。”

当时老家真是破败啊!墙体已经有黄色的泥浆渗透出来,地板上长着许多青苔,门前长满了杂草,就像电视剧里被人遗弃的破庙一般。小小的我对它第一次的印象不怎么好,老家已经很久没人住了,家人们都已经搬到县城,不想待在这个破败的小山村。

但是在老家那一夜,却是我终身都难忘。老家没有电,没有水。我们几个姐妹就跑到田野上,看星星,听虫叫。

那是我见过最多的星星,满天密密麻麻的,不留一点缝隙。如果那时知道什么是银河什么是北斗星,我一定能找得出来。

在星星的缀光下,我们开始在田野里穿梭,拿着一把电筒四处晃动。偶尔会抓到一只无法动弹的青蛙,觉得格外有趣。那时,世界对我们来说,很小,但是充满未知与趣味。

晚上临睡的时候还发生了一个小插曲——曾祖母因为在黑灯瞎火里,把衣服穿反了,直到睡前我发现了她才知道。因为这个,莫名戳中了我们姐妹几个的笑点,哈哈大笑了好久。

直到现在,曾祖母已经去世了很多年了,我们也会偶尔聊起这件事,怀念曾祖母,怀念那段无忧无虑的小时光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by 简以兮

那条绿化带和玫瑰

现在的老家,已经变了很多。它变得特别舒适以及美丽。爷爷花了很大的价钱把老家重新翻新了一遍,虽然它外形还是黑顶白墙的客家瓦房,但里面已经和我们现代住的房子差不多。白墙,瓷砖地板,有干净的独立卫生间,有电视,甚至还有网络。

爷爷退休之后就一直在打理老家,他在坪地的外侧,种了一条“绿化带”,往下的山坡是一排的玫瑰,红的,粉的,黄的都有,中间还夹杂着几棵辣椒树。再往下就是路边的植物。爷爷修了一条又宽又大的路,从山脚延伸到老家门口。路边种着一种紫红紫红叶子的树,我虽然不知道它叫什么名字,但是我拿过“大剪刀”给她当过几次园丁呢。

后山则又是一番景象,几棵大大的栗子树,守在路边。山顶是奶奶的“庄稼地”,种着黄豆和花生。翻过山头,就是叔叔的天地了,那里种了许多树,有些还是挺名贵的呢。当然不是叔叔买的,而是他去一个一个山头找的。叔叔可不是一个农夫,他是一名书法的爱好者,每年的对联都是他写的,曾经还当过美术老师。

最后来说说山脚吧,山脚有个很小的房子。长辈们说那是他们小时候住的,那时还没有现在的老家,我们现在的老家,是曾祖父亲自带人建造的。后来也没有拆掉原来的房子。我没有进去过原来的老家,只是觉得它很有年代感,上面还有几个大大的红字“高举毛泽东主席旗帜”。

小房子前面是一座小桥,小桥下是一条小溪,那是我们小时候的“游乐园”。玩水,搭石子,渴了就爬到溪边的柿子树上摘柿子吃。调皮的堂弟还直接在桥上跳下溪水里,他说他是“跳水运动员”。

小溪旁就是鱼塘,绿绿的塘水下是鱼的天地。小时候会花一个下午的时间,静静地坐在池塘边钓鱼。第一次钓上来了却不敢把鱼取下来,无奈的让它挣脱鱼竿跑掉了。表姐有一次不小心掉进池塘里了,当时第一反应是惊吓,第二反应是想笑,因为特别滑稽。但是怕表姐骂我们,就一直憋着。表姐爬起来满身湿漉漉地看着我们憋得通红的脸说:“你们想笑就笑吧。”我们这才敢放心的捧腹大笑。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by 简以兮

山脚的小房子

老家的每一寸土地都有我的记忆,虽然我不经常住那,但是家人们每个月都会聚在老家一次,中秋节烧烤,春节放烟火,这都成了我们的特定节目。

如今出门上学工作已经很少有机会回去,但心里那种对老家的情节已经深深地种在我的心里。就像曾祖母说的:老家是我们的根。如果说在这个世界上有“天堂”,那我的“天堂”就是老家。

简以兮
简以兮  作家 爱向日葵的文艺女青年,非典型摩羯女。在读数学系大学生,梦想是踏上荷兰土地

君自故乡来,应知故乡事

【悬念短篇小说】寻找贡品

简介:她很聪明,想到了好办法藏起宝贝,但是她自己要拿回来也很困难。 奥佳喜欢让自己看起来有独特气质。得益于家族熏陶,从小学习历史和天文地理等,家族手艺深厚,她在这行也比较有经验,靠自己挖掘了一些宝物,赢得了一些名声。 此刻,奥佳付了刚购买的夜视仪的钱,然后坐上一只高脚转椅。靠着柜台打开产品的包装盒,准备仔细查看。就在这时,一个俊朗的男士走进这家电子产品店。 他向奥佳的方向走来,走路的姿态如同...

女鬼聂芊雨:花仙七珈的毁灭之爱

我笑了笑,其实,我见到书生时就知道,他和七珈,绝对不是简单的关系。

曹操那么多妻妾,最后怎么样了?曹丕:我照单全收了

古代的女人地位十分低下,不能掌握自己的命运,经常沦为权谋者手中的棋子,就连公主都不例外,历史上有多少公主以和亲的名义下嫁,这在战乱中更是明显。 三国中很多女人都沦为了男人的俘虏,我们熟悉的大小乔就是被孙策周瑜俘虏后嫁的,貂蝉虽说是虚构的,但董卓确实有个妾和吕布私通,就连三国第一美女甄宓也是曹丕俘虏的袁熙的妻子。 曹丕俘虏甄宓纳为妻子,估计是和曹操学的,因为曹操有个最出名的特点就是“好为人妻”...

因为没有所以

黎明前,傍晚后,一样的朦胧,一样黑暗。 上集 天已经发白了,却依然灰蒙蒙的,若不是启明星还挂在空中,竟看不出阴晴,昏黑的可怕。 马路两边高高的杨树,把天空挡住了,在晨风中发出惊悚的“哗啦哗啦”的声音, 路上一个人也没有。 路口闪出一个小个子男人,戴着帽子, 包裹得严严实实,与这初秋的季节极不相称。背着一个双肩背包, 煞有介事地左右看看,快速地,头也不回地向车站方向走去。...

狐和鲸

大海风平浪静,晴空万里,几只海鸥盘旋在岛边。 茂密的森林覆盖整座岛屿,参差不齐的古树疯狂的扩伸着。树枝蠕动交叉在一起,粗大的树干布满葱郁的青苔。深邃的林间传出呼啸声,时高时低。岛中心有一座死火山,山口形成一个圆形湖泊,幽静碧绿。两边岩石平坦光滑,杂草丛生。 微风拂过青草,一块青色的石块上,躺着一只火狐,惬意的睡着午觉。在模模糊糊的梦境里,它听见了一声悠长而哀怨的鸣叫声,迷雾四起,隐约看见远处...

文字的力量 草根姑娘成长记

文/朵朵鱼 夏日清晨,晴儿吃完早餐,便被母亲打发到地里拔草。晴儿家的地就在家门口不远处,走几步路就能到。晴儿戴上草帽,拿起一张小木凳,往田间一坐,就开始了她短暂而漫长的暑假。 菜地里的白菜长势很旺,隐约的让人看到丰收的希望。同样长得很旺的还有密密麻麻的杂草,它们汲取白菜的肥料,把自己养得更绿更水嫩。 拔草是一项极其枯燥的活儿,只要往那一坐,手便不停的重复一个动作,和工厂里的机器一样。这一坐就...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