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庭广众下生孩子的小堂妹

2017-11-02 11:40:03作者:我爱木风

《在大庭广众下生孩子的小堂妹》by 我爱木风

图片来自网络

小琴是老公的远房堂妹,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半年前她带着两岁多的孩子回娘家时。她个子不高,皮肤比较暗,但她那双黝黑而明亮的眼睛,告诉我她年纪不大。

在简单的交流中,得知她已经生了三个孩子了。让我惊讶的是她现在带的是她的第二个孩子,家里还有一个六个月大的孩子。而昨天,婆婆说她又生了,我们作为她的娘家要去为孩子庆生。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但思绪却回到了第一次见面时,她腹部凸起,而那时我以为那只是生完孩子没恢复过来的原因。

婆婆看着惊讶的我,笑着说:“这次总算生了个儿子,要不还不知道她要生几个呢?”

“这都什么年代了,怎么还这么重男轻女?”

“重男轻女与年代没关系,六十年代也有时髦前卫的摩登女郎,六十年代也有思想迂腐的古董人。”

“小琴今年多少岁?”我又忍不住地问道。

“她还小,她十八岁时嫁到了隔壁村,十九岁时生了第一个孩子,她现在还不满二十三岁。”

我唏嘘不已,但却不知该说些什么。

今天,我按照婆婆的嘱咐,与几个亲房邻居去看望坐月子的她。走在去她家的路上,脚下是黝黑的沿着巍峨的大山盘旋而上的柏油马路;山上是一副色彩绚烂的秋景美画;耳边是为冬季而忙碌的辛勤的小鸟的歌唱声。但我的心思全没在此,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见到小琴,想要见到她的孩子。

不远的路程,却因几个年迈的老人而走了很久。再次见到小琴时,她像一个打了鸡血的战士,大大的笑容挂满她脸庞,她状态好的完全不像月子里的产妇。出于好奇,在祝福完她和孩子后,我问她:“你这都第四个孩子了,生气来是不是没有那么痛了?”

她一听,骄傲地给我说起了她的战程。她说::“痛啊,哪有生孩子不痛的,只是没有第一次时间长了。我下午六点多觉得肚子有点疼,就好快打车去医院,可还没到医院时,我就生了。”

“啊!你的意思是你生在了车上?”我觉得有点不可思议。

她笑了笑,又说:“那倒没有,我将孩子生在了医院的大门口。”

“啊……不会吧……”

“真的,在车上时,我就感觉孩子要出来了。但车上一个医生都没有,我哪能生在车上呢?于是我拼命的夹住双腿,硬撑到了医院门口。”

“啊……不可能吧……”我依旧觉得难以置信。

她看到一脸惊讶的我,坚定的点点头:“真的啊,骗你干嘛?”

我继续问道:“那是谁给你接生的?”

我握住嘴笑着说“接什么生啊?他爸爸和他奶奶一看是儿子就直接抱走了。”

“啊,那你呢,他们走了,不就你一个人了吗?”

“他们走了,我就慢慢地找了个地方坐下了,没一会我妈来了,她搀扶着我进院了。”

“你老公和婆婆怎么那样啊,有了儿子与孙子,都不管你了……”我有点气愤的说道。

这时邻居张阿姨推了我一下,我一转眼就遇到了黑着脸的小琴婆婆。我意识到自己失言了,但我的好奇心依旧没得到满足。在小琴的婆婆出去后,我又偷偷地问她:“他们这样对你,你生气不?”

“生什么气啊,那个时候孩子肯定比我重要。”

她的回答显得我异常小家子气,甚至对有点煽风点火的味道。于是在嘴边的那句“他们不是两个人吗?难道不会留下一个照顾你”这样话便没再说出口。

她好像看出了我的尴尬,于是又笑着说:“你也抓紧,一个姑娘怎么可以呢?下次再生个儿子。”

小溪溪是我和丈夫的第一个孩子,在我们眼里,孩子都是天使的化身,是没有性别之分的。听着她的话,我突然想起了婆婆的那句:“重男轻女与年代没关系,六十年代也有时髦前卫的摩登女郎,六十年代也有思想迂腐的古董人。”于是我对她笑着点了点头。

文/木风

无戒365极限挑战营第9天

我爱木风
我爱木风  作家 神经大条的90后,能耕织桑种的教书匠,好写故事的散文编辑。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在大庭广众下生孩子的小堂妹

那张纸有多重要

1 文丽是个小三,还是个大老婆知道的小三。外面的人只会说文丽的男人厉害,能享齐人之福。用现在的话说就是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这是每个男人的梦想。 从来没人想过他耽误了两个女人的青春,他蹉跎了两个女人最年轻的岁月。 文丽从没想过自己会给别人当小三,还是光明正大的那种。她和她见过面。那个女人一点不像中年妇女。相反她容貌端庄,气质优雅,一点不像一个十几岁孩子的妈。一身简单的连衣裙,长发披肩,...

这座城市风很大| 和男友北漂的第三年

01 北京的深秋,刺骨的寒意像钢针一样不断地往毛孔里扎,雾蒙蒙的天空如一席破旧的棉被,孕育着无数的尘土。 我看着沙尘笼罩中不辨形状的高大建筑;看着行色匆匆的路人都用口罩过滤呼吸;看着这座城市里的芸芸众生为生计奔波劳碌。 那些钢筋水泥的混合物里,是无数底层者挣扎求存的舞台,他们无数次在心里对自己说:“再坚持一下,我们就会成功的。” 我和魏洋,就是这些底层者中的一员,我们做着财富名利将自己包围的...

亲手接过的事情,要做就做漂亮

高中时候的英语老师,也是我的班主任,她是我们县的某个乡村长大的,家中没有背景,更没有关系,凭着自己的本事,考上了省师范大学,后来到县里唯一一所高中当老师。 这样的女子是很罕见的,农村出来成为人民教师, 我已经忘了她上英语课的内容,但是一直记得她说过的一句话——不做则罢,要做就做好喽! 可惜当时我很叛逆,上课写诗表达对老师的不满,下课老师还未走出教室,就开始趴在桌子上睡觉,我从来没有想明白,什...

她从净身出户到坐拥六所幼儿园,中间她经历了什么

雨中没伞的孩子,只有自己努力向前奔跑! 子涵和子昂都是独生子女,所以在毕业分配时,双方的老人都想让自己的孩子回到各自的身边。经过多次的商量争论,最终单纯善良的子涵没有经住男友的软磨硬泡,不惜和父母翻脸的绝情跟随男友去了南京,让自己成了远嫁的女儿。 毕业、工作、结婚、生子,人生的每件大事都在子涵和子昂之间顺利地进行着。看着一家三口每天有说有笑地出入家门,幸福地生活着。双方的老人也不再纠结以前的...

葬礼仪式

我一愣一愣地将请假条交于老师手上,然后简单收拾了一下,就打车去车站买票。在之后的几个小时车程里细数了脑海中关于婆(奶奶)的一切记忆,但为数不多。最清楚的应该是我初中时每周回家一次,都需要做一次自我介绍之类的记忆。不过,这次回去就不用了,以后也都不用了。 婆有四个儿子,六个孙子,七个孙女儿,两个女儿那边也有三个外孙,两个外孙女,我是六个孙子中的一个。我跟婆的关系不是很亲近,从小既没生活在一起,...

摘了颗星星她姓赵

01 遇见你的眼,如清风明月 想起来的时候我嘴角总是带笑,我和星星认识是微博榜姐的评论中,那天榜姐的每日话题让说出自己生日和所在地,2017年7月30日凌晨,我看到了星星的评论回复她“郑州 1212” 星星说“双十二耶”,就这样,我们认识了。我脸皮厚一直贴着她找她聊天,狮子座的她高冷的真成了狮子。 星星是个有趣的姑娘,这是我刚认识她的感觉,所以愈想靠近,她总是不回我的话,我就一直找她说话。...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