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当我想你  春风吹十里

2017-11-02 11:40:07作者:Five的叮当猫

《每当我想你  春风吹十里》by Five的叮当猫

想起你就会笑

01

男朋友是不是用来欺负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经常欺负周念。

周念我要吃麻辣小龙虾。

周念我走不动了你背我。

周念我鞋带散了。

周念你立马出现在我面前。

周念,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啊?

因为我喜欢你呗。

哈哈哈哈,那你要永远喜欢我。

那当然了。

02

我跟周念是在朋友聚会上认识的,他朋友的女朋友是我朋友,他们请吃脱单饭的那天,我是最后一个到场的,一群人起哄让我自罚三杯,我不太愿意喝酒有点为难不知道该怎么办,周念就站了出来,人家女孩子嘛不然我来替她喝吧。

目标转移自然没我什么事了,可怜的是周念被灌了六杯酒,脸红得跟熟透的苹果似的,还时不时的偷瞄一下我,我把脸凑到他跟前,好看吗?他点点头,说,好看。

脱单饭结束的第二天,周念就加了我的微信,早安晚安一应俱全,然后就是零食,宿舍都放不下了他还一个劲的送,追女生有那么多方法,我都不知道为什么周念只会送吃的,还是我给他一种只会吃的印象,我就觉得,这个男生挺可爱的。

周念第一次约我带我去了一家餐厅,我看完菜单之后倒吸了一口凉气,悄悄的对周念说“我们换个地方吧”,周念呆头呆脑的问我为什么,我说“我就一穷学生,吃不起这的东西”,他笑了“没事,我有钱。”

我起身就走,周念随后追了出来,十分钟后我们两个坐在餐厅旁边的麻辣烫店里,我问周念“你吃辣吗?”他摇摇头然后又点点头,我笑了笑又往他碗里加了一勺辣椒,他瞳孔微张然后埋着头吃完了一整碗。

回去之后周念拉了三天的肚子,他跟我说的时候我笑的张牙舞爪“你为什么不拒绝呢?”,他很是委屈“如果我不吃的话我害怕你以后都不跟我一起出去吃饭了”。

哎,怎么说呢?感觉被撩到了。

03

我跟周念在一起厮混了一个月,这期间我最丑的一面都被他看见了,后来我跟他见面直接不想捯饬自己,有时候我会想周念是不是看清了我的真面目后悔了,那段时间我因为这个有些沮丧,他约我出去我也提不起来兴致,他问我去哪玩我就说随便,他说吃什么我也说随便,十足像一个受了气的小媳妇,他就只好哄着我说,你不要生气啦好不好啊。他越说我就越伤心,万一他真后悔了我怎么办呢?眼泪一下就出来了,他手足无措的看着我,嘴里念叨着,是我不好是我不好。

不多久,一天晚上他在微信里郑重其事的跟我说,林妤,你到你们宿舍楼下来,我琢磨着不会是出了什么事吧。

于是穿着睡衣,蓬头垢面的小跑着下去了,他拿着一束玫瑰花穿的光鲜亮丽的站在楼下,围观的人不在少数,我……你他妈告白能不能提前跟我打声招呼?

我像一只被惊吓着了的……狗,对这个比喻比较确切,还是一只没有洗脸的狗。

似的返回宿舍,洗脸化妆换衣服通通都来了一遍,室友的表情像吃屎了一样,手机在桌子上振动个不停,这些我都没有心思管,等我完事已经是一个半小时之后了,我拿起手机,十个周念的未接。

到窗户边往下一看,周念拿着花还站在原地,周围早已经没有围观的人了,旁边路灯的光洒在他身上,有如神抵。

看到我的那一刻他像是松了一口气,我走到他跟前,他眼圈红红的说“我还以为你不下来了,我还以为你不理我了”。

我心一软“我这不是下来了嘛。”

“那你就是答应了?”

考试后……

“荷叶”正到荷叶抱着书紧张的时候,松果一路狂奔而来,气喘吁吁的,伸手指着荷叶:“你……你考了全年级第一。”“啊?”荷叶“腾”的弹了起来,指着自己:“是真的吗?你没有看错吧?”“没有没有。”松果还没有平缓过来,“你……就是语文第一。”“哇咿……”荷叶摊坐在椅子上,满脸的幸福。 “成绩出来的真快呢,心里还没有做好准备呢。”班里的人议论纷纷。“耶!”荷叶向声源看去。只见香草与薄荷在一起击掌:“语文...

路人,小艾

华灯初上,小城已被北风扫去了最后的一丝秋凉。小街道上铺满了大大小小的叶,绿的,黄的,红的,偶尔还在落下的,偶尔被风旋起的…… 串串小店的生意并不热闹,客人三两桌。小艾皱着眉头轻轻小口啜着杯子里的红酒,偶尔打趣下对桌的杨帆。这场四人小聚会是杨帆发起的。 其实,杨帆和魏辉并不很熟络,只因为一次远途骑行而对这个大个男孩喜爱有加。和小艾相邻而坐的夏末是小艾最要好的姐妹也是杨帆深爱的女人,十年里爱的张...

生活手术刀|分了吧,你不是处女!

1 那年二十五岁,好友听说我还单着,忙着给我张罗对象。几次相亲无果之后,终于遇到了一个两情相悦的女孩。她叫田灿,谈不上多漂亮,但是心地善良,温柔大方,两个人很聊得来。 手挽着手走过公园,肩并着肩轧着马路,在樱花树下拥抱,在青石桥上热吻,一切都是幸福美好的模样。她爱我,炽烈,浓郁,毫无顾忌;喜欢她,单纯,直爽,人畜无害。 在林州这个地方,她家在市中心有两套房子,条件很好,而我除了工作还可以之外...

我想看你笑着送我离开

听说安北路发生了一起车祸,男孩死了,女孩后来像疯了一样,总是在一些偏僻的闹鬼的地方停留很久,出来后又哭又笑的。 -01- 女孩穿过陋巷走到一排低矮潮湿的民房,昨夜在网上看到这个地方前不久一直闹鬼,居住的房主租客也都陆陆续续搬走了。 这是她想要寻找的最后一个地方,近一年来她走遍了这个城市所有闹鬼的地方,如果这次依旧毫无收获,也许该放弃了。 女孩小心翼翼地往里走,脚下凹凹凸凸的地板时不时就会绊住...

一个艾滋病人的“报复”

D先生握着手机,屏幕上冰冷的文字,像是从地狱伸出的利爪,死死的攥着他的心脏不跟松懈。“D,我走了,对不起,我今天才知道我有HIV,对不起,我就和别人有过那么一次,我没想到他有这个病,你去检查一下吧,我对不起你。” 他和男朋友在一起已经很多年了,他们早就没有再用任何保护措施,毕竟,他曾以为他们都是彼此的唯一。疾控的检查结果验证了他的想法,阳性。他又掏出手机,死死的盯着男朋友的临别赠言,多可笑,...

有一种爱 永恒不变

有一种爱,永恒不变 有双皮鞋,脱色了,还在穿;今天脱胶了,两只鞋都开裂一圈,拿去补,那个女的,深深的看了我一眼,满脸疑惑~大概想说:穿得还不错,怎么会补这鞋啊?!我还是说要补,把它粘好,还可以穿段时间。 于是,我坐下来,脱下,看她补。 闲坐在皮椅上,我陷入了沉思。 应该是八年前的事情了。 那个时候,爸爸得了脑血栓抢救过来后,住在老家。我最喜欢给他买鞋,因为他的脚和我的一样大,我穿着合脚,他穿...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