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一个生命都是折翼的天使

2017-11-02 11:40:08作者:Aboxuan采薇

开篇语

都说生命宝贵,可拥有它的人,从来体会不到生命的价值。就像人们总是追求所谓的幸福,却不明白幸福,其实一直就在自己手里。

《每一个生命都是折翼的天使》by Aboxuan采薇

1

那年,他来到我们教室的时候,他看上去一身邋遢,背着个破烂包,给人第一反应,这就是个古装电视剧里,看见的“小叫花子”。

个头和同龄人比起来,明显是矮了个头,骨瘦如柴用来形容他,一点都不夸张。手里拿着个脏兮兮的破碗,更是证实了,他就是来乞讨的。

“这是在干什么啊!”“怎么来了个要饭的?”“看上去好可怜啊,要不给点钱吧!”讲台下坐着的我们,对上课前到来的这位“不速之客”议论纷纷。

看着小伙,和我们这些在座的初中生,差不多的年纪,有个别孩子,五毛一块的凑了凑,上去放在他那个碗里。男孩子向这些人鞠躬表示感谢。

不一会儿,年级主任从教室门前经过,看到了这一幕,门口站了一会儿,过来把这男孩一把拉走了。碗里刚收的五块钱,掉落在讲台上,小伙儿没有看见。

后来的结局怎么样,我不得而知。只是这样的一幕,出现在校园里,感觉到很震惊。不管这个人是不是伪装的乞讨者,但是上学校向初中生乞讨的行为,真的让人心里五味杂陈。

原来这世上,苦的人是有着各种经历的苦,我们只是被父母保护得很好而已。“尊严”这个玩意,在面临生存问题的时候,有时候真的是一文不值。感谢我的父母,哪怕在我们生活艰难的时候,还给我在学校订了牛奶作课间餐。

2

小时候,我最喜欢跟着奶奶去菜场买菜。有一次回来的路上,远远的看到一个身材肥胖的男孩,很奇怪的在向他身边经过的路人伸手要着什么。

但是前面经过的人,都没有搭理他,都是快速的离开。有一个大约三四十岁年纪的女人,在我们前面走着的时候,停下来看了那个男孩一眼,等他到她身边的时候,把手里刚买的包子给了他。

要到了东西的男孩,继续很兴奋的看着包子,又迅速的把包子扔掉,继续向其他人讨要着什么。奶奶拉着我绕开他走了,我问奶奶为什么,她告诉我那个人应该是个疯子。

那个胖子的年纪估计也就十几岁的样子吧,“疯子”这个词,我真的不明白怎么能和这么小年纪的人联系起来。直到我工作的第一年,在工作中也遇到一个这样的大男孩。

母亲带着儿子经过我们的培训中心,被一个急于拉到访客的大姐带进来。男孩的母亲很淡定的坐下,让儿子也乖乖坐好。可是当时坐在前台的人都看出,这个坐下来还双手不停舞动的孩子,应该是个患儿。

在和校区主管沟通的时候,说到她在家自己教孩子,用手机软件学习英语单词,孩子学得慢,但是在她看来,还是不错的。我们就像闲聊一样,平静的看着对方。

我知道,这位母亲的心,是坚强的。坚强的背后,更多的是无奈。不坦然的接受现实,又能怎么样呢?生活还是要继续的。

3

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世上哪里会有百分百完美的事呢?人也是一样。不过是各有各的苦楚,但是出门还要伪装面具,让人知道自己过得没有很糟糕。

刚毕业那会儿,觉得自己虽然本科毕业,但是和大城市的毕业生比起来,个人能力的差距还是很明显。虽然都是白纸一张,但是社会有社会的生存法则。

衡量个人价值的隐形标尺,一直就真实存在着。任谁都无法回避。哪怕后来,自己坐在招聘的位置,做简历筛选的时候,也会作出和其他企业同样的选择。

个人特质才是最关键的,基本条件作为标尺。受到打击是很正常的,一方面是企业为降低用人成本,作出的必要打压手段;另一方面,也是坐在招聘位置的人,对自己曾经受过的不平等遭遇,一种个人情绪的发泄。

人开始变得成熟的标志,就是学会了压抑自己,学会了闭嘴,学会了自私。现在回头想想过往的经历,也许曾经看到的人和事,现在都能够理解。都是被折断了翅膀的孩子,谁也没必要为难谁。

也许身边有单亲家庭的孩子,也有失独的父母,还有有残疾的兄弟姐妹等等等。当你成年后,走向社会的工作岗位,你的家庭情况如何,不代表你会如何。怎么面对生活中,现实存在的遭遇,是我们可以选择面对的。

没有人能够代替我们的角色,更没有哪个生命没有意义。有时候,只是因为特殊情况不发生在自己身上,旁人才觉得诧异,觉得难以理解甚至开始歧视。有谁会一帆风顺的过完一辈子呢?都是折翼的天使,在生命的旅途中慢慢的挣扎罢了。

Aboxuan采薇
Aboxuan采薇  作家 有点慢热,既理性又感性,喜欢阅读写作的小女子

每一个生命都是折翼的天使

我、还想再看您一眼

我叫卫筱,大四,22岁。我还有个姐姐,叫卫柔,25岁。筱,有小竹子的意思,寓意正直,高洁。我妈妈给我起的名字,希望我就像竹子一样,高雅,纯洁。 妈妈,是一个很温柔,脾气特别好的人。我爸,老实,善良但没心没肺,不懂得疼人。所以,我从小就希望长大后要让妈妈过得幸福快乐。可能老一辈儿人的感情我不太懂,所以不予多加评论。 我有个舅舅,是名教师。对妈妈还不错,但我觉得并没有太亲切。可能就是嫁出去的妹妹...

安息吧,父亲

一 今天是农历十月初一,俗称“寒衣节”。豫西一带风俗,家家户户都要为已故的亲人送寒衣(烧纸)。趁着周末放假,我从渑池回老家看望母亲。傍晚时分,陪大姐一起为爷爷奶奶和哥哥送寒衣。 返回时从父亲坟前路过。父亲没过三年,还不能“送寒衣”。我和姐姐又在路上商议父亲的三年该如何准备。 秋去冬来,父亲离开我们也将近三年了。三年来,“父亲”一直萦绕在我们心头。我几次提笔想写一写父亲,每次都被眼中打转的泪水...

今天风好大,把我心上人都刮跑了

我在准备今晚故事的时候,本想写关于长辈的爱情,不过一位粉丝加上了我,说想要和我聊聊了有关她的故事。 她告述我今天她分手了,想和我讲一个故事,问我是否愿意听她的故事。我本就是一个以捡故事的人自居,也就理所当然的答应了。 女主的名字叫娅楠,挺好的一个名字,不过却遇见了一个不好的人。 她告述我故事主题是:今天风好大,把我心上人都刮跑了 今天风好大,把我心上人都刮跑了Interview |娅楠 其实...

谁的青梅丢了竹马

文|岁小添 林朝乃何许人也? 苏小暖之青梅竹马也。 -1- “苏小暖,我喜欢你!” “我知道。” “那你要不要跟我在一起?” 小暖近乎恳求的望了望不远处的林朝,一 脸的无动于衷。 “对不起。”苏小暖硬了心。 “为什么不跟我试一试就拒绝?”叶铭问。 “喏,那边是我喜欢的男孩子。”苏小暖认 真的答到。 这是苏小暖人生中第四朵桃花,皆以我喜 欢林朝为借口不疾而终。 林朝扶稳了自行车,朝这...

人和人的差距,到底是怎么拉开的

文/韩大爷的杂货铺 1. 昨天看到一则案例,说某企业HR在面试应聘者时,常会问这样一个问题:你每天下班后的3小时,都拿来做什么? 我没有怀疑这条信息的真实性,因为这样的状况自己就亲身经历过。 毕业时,应聘某个心仪单位,面试官的问题就跟这个差不多:可不可以单拿出来你在大学的某个普通的一天,跟我们聊聊你是怎么过的?最好挑有代表性的一天。 可能有人觉得:这未免太简单了,挑好的说呗,一通胡编就蒙过去...

夺命的一台缝纫机

76年的春节,一个在公社农机站的拖拉机手,讲了一个令人惋惜而凄凉的故事: 我和徒弟小明,参加了支援灾区秋耕的工作,带去一台履带式东方红拖拉机,在当地政府的领导下,投入了连明彻夜的工作。 一天晚上,在岗东村西,一块五百亩的田地上,只有一台拖拉机在轰鸣,橘黄色的光团,随着机车游动,冷风吹着土地上的干草,枯萎的稻苗瑟瑟发抖,漆黑的夜幕的象个怪物,吞噬着大地的一切。 我和徒弟小明,都在驾驶楼里。我边...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