量血压

2017-11-02 12:05:04作者:幼稚着我的幼稚

《量血压》by 幼稚着我的幼稚

二零一七年十一月二日  星期四  晴

昨晚一夜胡梦颠倒,清晨醒来头还是懵懵的,太阳穴涨涨的感觉。还好今天正好是社区医院测血糖的日子,顺便量一下血压。

不知是现在人的健康意识强了,还是得病的人多了,来测血糖,量血压的人竟然排成了长龙!队伍中有颤颤抖抖的老爷爷,有架着双拐的老奶奶,有硬朗的壮汉,还有漂亮的大姐,甚至还有人坐着轮椅……

尽管人多,但秩序井然。站在队伍里,看看身边的人,我似乎觉得自己还算些许健康。

终于快挨到我了,站在门诊室门口,看见一个比我大不了几岁的女人呲着牙走出来,边走边说:“8.8,我好久都没敢吃过甜东西了!”这时从屋里传出:“张雪艳,13.5!”我心想,哇!这么高。身后那个胖子自言自语:

“还是得去体检,要不快死了都还不知道呢!”

报过姓名年龄,领了棉签,伸出手,一阵钻心的痛,殷红的血从中指溢出,只见那个穿白大褂的用什么从指尖一点,嘴里说到:“下一个”,还没回过神,结果就出来了:“4.9”医生还补充一句说:“正常”。我很庆幸,旁人也用羡慕的眼神看着我。

该到隔壁量血压了,门诊室里两位医生,一男一女,男的大约50岁左右,女的30刚出头的模样,俩人对面而坐,手里各有一个血压计。量血压的人自动排成两行,我看年龄大的可能有经验,就排在这一行了,我前面是一个矮矮胖胖的年轻女人,男医生磨磨唧唧地量了半天,用不相信的眼神盯了那个女人好大一会儿才说:

“你原本就有高血压吧?”

女人果断地回答:“没有!”

男医生又说:“那怎么高压180,低压120!”

女人急了:“不会吧?你的血压计有问题!”

男医生看看血压计,似乎想寻找点儿什么破绽,看了半天还是摇了摇头。不过我还是看见那个血压计的袖套鼓鼓囊囊的。

男医生使劲揉捏着血压计上的袖套,不解地问对面的女医生:“这里面有气体不影响吧?”

女医生说:“王医生,给,用我这个!”她说着把自己面前的血压计递给了男医生,她拿起男医生的那个,轻轻一拧,手一拂,袖套里的气体就跑光了。

哈哈,原来这个大龄的男医生还不如这个瘦小的女医生!我可真是看错了人。正好前面那个人出去接电话,我赶紧在女医生的面前坐下。伸胳膊,呼气,吸气,我还没有调整好情绪,只听女医生说:

“高压160,低压80,有些偏高!”

走出社区医院,心里一直耿耿于怀。是血压计不准确,还是血压又反弹了?莫不是那个女医生心不在焉?

一路想着走到经二路口,刚刚开张的张景中大药房门前也有量血压的,我排队,登记,测量,结果:“高压140,低压90”

还没听那个女白大褂说完,我就匆忙离开,不是不相信她,是不相信我自己。是走错了方向,还是听错了话语?三五分钟的光景啊,说法竟……

尽管肚子已经在唱空城计了,我还是去了我经常看病的诊所,小孙医生正在给病人输液,等他忙完,我才告诉他要量一量血压。他问:

“有什么不适吗?”

“头有些懵。”

“几天了?”

“就昨天”

“降压药按时吃了吗?”

“哦,我好久都没吃了,好像从去年冬天开始。”

说话归说话,他量完,平静地说:

“高压140,低压80,稍微有点高,明天早上再来量一量,多量几次看看,真不行还得吃药!血压很重要,高血压会带来许多并发症。”

当我告诉他我今天量了三次都不一样时,他说:

幼稚着我的幼稚
幼稚着我的幼稚  作家 遇上简书,遇见一群牛人,激情重燃。重新拾起笔,写下生活的感悟和点滴,从小白做起,挑战自我,快乐余生。

我的二妗

在国外赚钱,没你想的那么容易

也说赞美是毒药

担心,是我们送给别人最烂的礼物

给天国里的爸爸的一封信

自导自演 《我的从军梦》

导演/编剧/音乐/舞蹈:张煜 武装部长:小伙子 你觉得你用后半辈子做赌注这样值得吗? 我:无论结果如何 我都想去争取一下 武装部长:难道你就没有考虑过你父母吗?(质疑) 我:老鹰把小鹰扔下山崖 老鹰会怎么想 如果小鹰自己告诉老鹰 它会这么做 老鹰又会怎么想? 武装部长:你凭什么觉得部队能接受你? 我:那老鹰又怎么会认为将小鹰扔下山崖它能够飞上蓝天 武装部长:回家等通知吧 镜头回到我为什么要当...

闺蜜是个好东西,希望你也有一个

01 张丛丛,我高中同桌,一个短发、爱傻笑的女孩。七年前,“大刀阔斧”地闯进我的世界,一来,便再也没有离开。 一开始很讨厌她,后来······ 高一的时候,我们是同学,不过我们几乎没有说过话,她给我的第一印象不好,我觉得我们性格不同,价值观不符,所以此生注定也没有什么好交集的。 高二文理分班,我们再次成为了同学,不过,我们还是像往常一样没有交集...... 直到——高二期中测试后的一次调位。...

末班地铁是个变态的集散地

地下铁 文/佑安 2046年X月X日X时X分X秒 “额…”我揉着肿胀的脑袋从昏睡中缓缓苏醒。最先映入眼帘的,是头顶惨淡灰暗的白光,我艰难地扶着椅子坐起来环顾四周。 不大的车厢内,绿色座椅上除我以外空无一人。难不成…是末班车?我努力地拼接着脑海里支离破碎的记忆残片,却始终寻找不到想要的答案。 “你醒了?”一个柔媚的女声从远处传来,她的声音不大,却富有磁性,诡异地在车厢内泛起涟漪般的回响。 我警...

听说,你想当个主编

没有一份工作是轻松的,主编也是。今天是我来到简书的第八个月,当主编的第六个月。 我来给大家讲个故事,关于我与简书的故事。 时至今日,我已经想不起在哪遇到的简书。只能记得在简书发第一篇文章是4月1号。 我一边和朋友们说着愚人节快乐,一边发了前两天刚写的一篇《有梦为马,随处可栖》。 写这篇文章也很意外。那几天,我突然想把闲置很久的公众号打理一下,叫了几个朋友一起玩。 有个朋友很感兴趣,当天便写了...

恨难枕

1、 当我迷迷瞪瞪的睁开眼睛时,被眼前的一切惊呆了。白色的天花板,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还有悬挂在左上方的点滴,一滴一滴,安静而有节奏地滚落。头痛欲裂,缓缓抬起右手准备揉头时却看到床边趴着一个人。 手的动静惊醒了他,他抬起一张颓唐的脸,胡子拉碴,憔悴不堪的看着我,眼睛里忽的绽放出一丝光芒,声音有些嘶哑:“你醒啦?太好了!你感觉怎么样?你已经快昏迷了一个星期了。” 这个男人,就是化成灰我也认识,...

故事烩17 哑巴老娘不见了

01 寒冬腊月的一个晚上,江诚正在加班,突然接到二叔打来的电话,“诚子,你赶快回来一趟,你娘不见了!” “什么?我娘不见了?”江诚不禁失声喊道,大冬天的硬是急出了一身冷汗。 真是晴天霹雳! 江诚的老娘又哑又不识字,眼神又不好,她这一丢可怎么办啊!怎么找得到回家的路啊? 江诚急忙打电话通知媳妇和儿子,买好了票,连夜赶回家。 江诚的老娘是个哑巴,今年六十多岁了,他们常年在外地打工,留老娘孤零零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