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王子的玫瑰

2017-11-02 13:30:05作者:冬令白呀

[1]

谢三在Q上敲我时我正在为生日礼物的事发愁。看他敲过来一个无聊的表情,我忽然想起他的感情史,觉得这厮一定很有经验,于是就拉着他虚心请教送礼的学问。

“哎,你都给你女朋友送过什么东西啊?”

“干嘛?”

“咳咳……这不马上就要到我男朋友生日了吗。”

“噢,你要问哪个?”

“……随便随便!”

没想到这一问又扯到了谢三的那段初恋。

[2]

谢三那段初恋我是知道的,高一的时候,在我差不多刚刚能把每个人跟每个人对上号的时候,他俩的关系就已经匪浅了。第一学期还没结束的时候,他俩就开始出双入对了。当然严格来说这应该不算谢三的初恋,毕竟之前还有一个在一起七八年的青梅竹马。但若真要追究起感情来说,大概这段才能算作初恋吧。

就当时满怀少女粉红梦想的我来说,谢三和他的初恋在我们眼里真的是挺般配的一对。男的高大帅气玩得开,女的开朗爱笑人缘好。偶尔有些小摩擦,女生红着眼眶站在男生面前,男生虎着脸说了她两句之后,两人转眼就和好如初。高二和同学做脑残小测试的时候我还顺带帮他俩测了一下,意料之中的“幸福美满天生一对”。当时我跑去跟谢三邀功的时候,谢三正在被女生拉着说话。听到这个的时候女生甜甜笑开,谢三特别大爷地跟我说,这不是必然的吗,我白了他一眼。

当然,后来他们分手后的某一天我又拿着那个小测试比划了一下,撇,竖,横折钩,横,横,横撇……咦哪里不对?谢三当时恨铁不成钢地跟我说,横撇是两笔!哦两笔……我了然。那就不奇怪了,矫正之后的测试答案是“有缘无分”,跟“天生一对”差了这么多。原来在那个时候,结局就早已注定。

总之当时他俩的恋爱经过在我眼里就是恋爱小说的现实版,在上高三前我由衷地觉得他俩是我见过最般配最幸福最可能会走到最后的一对。所以在踏入高三时,谢三红着眼眶跟我说她和他分手了时,我以为他在送我被甩后的安慰大礼包。

等他跟我前言不搭后语地讲完了分手的前前后后之后,我同情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哎,咱俩这算不算是同病相怜了?”

“……谁要跟你同病相怜!”

不过说真的,因为这场双失恋,我跟谢三的之间的狐朋狗友之情迅速升温为坚不可摧的革命友谊。每次晚自习轮到我上去坐镇值日时,谢三总会不定时地扔些随手扯下来的纸团给我,满是坐标轴电路图方程式的内心里包裹着他对前任忿恨的小火苗。

闲着发呆的时候我会回两句给他,忙着算题时我就瞟一眼然后置之不理。也不知道失了恋的男生是不是体内的雌激素分泌都会变得旺盛,我总觉得不回纸条时他投过来的眼神有几分闺怨的神似。就为这,有好几次跟他传的有些忘乎所以,我还被班主任给抓住训了几顿。事后我抓着他请了一顿饭,这才算完。

那段时间谢三的精神很是有些萎靡,每天早饭晚饭我都得主动带给他逼着他,他才能勉勉强强地咽下去。以至于后来我就在想,是不是谢三高三一年体重不减反增高考状态良好也有我的一份功劳?

那段时间插科打诨得太过开心,每次月考模拟考他成绩跟爬楼梯似的稳步上升,以至于让我以为他真的差不多已经走出阴影奔向新生活了。在我看来,他唯一剩下的阴影,大概就是偶尔还会在我值晚自习时恨恨地跟我吐槽两句他的ex。

我一直以为谢三跟他ex只是又一段美好却又遗憾的故事,可直到有次期中考结束,他状态不佳地拉着我去咖啡店喝茶时我才明白,有些幸福显露出来的不过只是表象罢了。一段感情的结束,从来都不是一时兴起。

[3]

谢三说,她从来没信任过他。他俩互相喜欢还没戳破窗户纸的那段时间里,她就喜欢游走在很多男生之间,开点无伤大雅的玩笑,做点似娇非嗔的神情。若即若离,玩点小暧昧什么的,从来都是她生活的调剂品,她赖以生存的习性。谢三说她初中谈过九段恋爱,这么算下来就算一个月一个的话她还有空窗期。至今我还能忆起他当时讽刺又自嘲的表情。

“可是她跟你在一起了两年,她肯定是真的喜欢你啊。”我忍不住插嘴。

“谁知道呢,也许看我还不错吧,又不吃亏,就再往下发展试试。大概她也没想到一不小心就是两年。”我没接话,回忆中的男人用什么口气都是对的。

谢三很不喜欢她这个习惯,从他们正式在一起的时候他就很严肃地跟她说要她改,她说好。那之后她真的也收敛了很多,每天来往比较频繁的除了谢三基本就是雌性生物。于是他俩就是我所能看到的那副恩恩爱爱的模样。

“可是我有一次无意间上她Q时发现了一些东西。”谢三说,她对班里的几个男生都设置了隐身对其可见,可对他设置的却是在线对其隐身。他不知道怎么形容当时的心情,就忽然觉得之前的那些答应那些保证那些甜言蜜语全都是假的。谢三知道自己在这段感情里或许主动了一点,可她这般不待见他却是从未想过。

“……我没找她要过密码,但是看她输过几次,试了一下就试出来了。厉害吧,我也觉得我挺厉害的。”我本想白他一眼,可转过头看到他那副自嘲的样子又生生收了回来。

“那聊天记录呢,你也看啦?”我追问道。

“没,看到那个后我就把她号给下了。聊天记录,不用看都知道是些什么话,看了又有什么意义呢。”说这话时谢三很平静,仿佛那不过是他们的又一次小打小闹罢了。

后来吵没吵架谢三忘了,只是有一次他玩她的手机,随手试了试他和她生日的组合就解锁的时候,他又瞬间原谅了她。他自己都知道很没出息但偏偏就是放不下她,他知道她瞒着他一些事,但看到她跟他笑跟他撒娇跟他哭的时候就又没办法了。

谢三记得还有一次他们吵得很厉害,他气得当场摔门就走。后来他沿着城里最大的湖走了两个小时,走到楼下的时候他看见她坐在他家楼下的花坛边哭。她说谢三走之后她有点害怕,然后立马下楼坐公交过来追他,结果到了之后去敲他家门没人开,就只好在楼下等。谢三一言不发拉着她就上了楼进了门,进了卧室。

我曾甩了富二代,现在我后悔了

01 “我们分手吧”。我犹豫了很久终于狠心向陈枫发送了这五个字。 陈枫,我的男朋友,不对,现在应该称之为前任。 “为什么?是我做错了什么吗?”他迅速地回来消息。 我看了一下时间,是凌晨一点,不由地苦笑了一下。他果然还是不管在任何时候都秒回我的消息。 “你没做错什么,是我的问题,我执意要分,没有为什么。如果你真的爱我,就请放过我吧”。我斟酌了半天,才打下一句话。我并不想伤害他,他真的对我很好,...

我把母亲弄丢了

文/北雁南飞 农村民俗活动多,初一十五,敬神祭祖,时年八节,整年下来有好几个月在过节。 母亲快七十的人了,大半辈子为农村教育忙,退休下来也没闲着。我有心把老人家接到城市里去安顿,多番劝说无果才明白,这一辈子母亲是不会离开这片乡土了。 母亲身体向来虚弱,很瘦,苦日子过了很多。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城市里打拼,父母亲总是叮嘱我在外面不要太省钱,想吃什么就吃,该花的钱要花。 然而,二老自己却极其省吃俭...

风一吹,花就落,转身你就忘了我

纳木错旁,泸沽湖畔,拉市海边,洱海之滨。我在想念谁,你在等着谁。 原来走得越远,思念越深。 “我想去云南了,去疗伤。” 就在看到这条消息的时候,我的脑子里第一时间也蹦出一个声音:你也去云南吧,去看看彩云之南到底有什么魅力让无数人流连忘返。 十分钟内在淘宝旅行上定好了机票,2014年10月14日成了一个期待的日子。对于外出,没有其他期盼,只希望有一个晴天就满足了。 在期待的日子里,每一天都是煎...

我是垂眉摆渡翁,却偏偏独爱侬

文/慕宸海 透过纱窗,明净的天空像一汪澄澈的湖水,一尘不染。趁午后阳光正好,本想出来走走,没想到外面会这样冷。没有一丝风,但寒冷似乎无孔不入,连空气中都弥漫着凄寒的气息。 我正欲往回走,街边的那家商场忽然响起了歌声:“……总有一天总有一年会发现,有人默默的陪在你的身边…… ” 这,不是周杰伦的声音吗?他出新歌了? 我欣喜地掏出手机,却又转瞬间愣在了原地,手冻得连手机都拿不稳了,我慌忙转身,歌...

读有趣的书,见有趣的灵魂

“拿起一本书,五分钟内你如果对它毫无兴趣,你这辈子都不会对这本书感兴趣,人也是一样,初次见面,如果无法对其动心,以后也是不能的,生命有限,我们要懂得辨识有趣,减少无效浪费,提升生命的质量。” —01— 农历11月11日这天,是个好天气,阿沅正式接任紫门第一百八十代招魂师掌门之位。在历任掌门中,阿沅年轻的招人嫉妒。 “这么个黄毛丫头,能担起紫门重任么?”不信任的流言像雪花样在紫门漫天飞舞。 阿...

不管别人说什么,在心中默念······

前段时间追剧《我的前半生》,剧中罗子君拒绝老金后辞去工作,贺涵给她建议“不管别人说什么,在心中默念‘关你屁事’”,忍不住乐了,退回去看了好几遍,不由的想起自己的一件事儿来。 在我小学六年级的时候,织毛衣特别流行。在学校最流行那种用毛线编织出各种花色的头箍,女生们各个大展身手,戴着美美的头箍,无比自豪。 我连忙向婶婶讨来毛线、针和一些简单的织法,着了魔似的织起来。织了拆,拆了织,总织不好自己想...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