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终究还是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

2017-11-02 16:00:08作者:之其A

《你终究还是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by 之其A

01

“酩酊大醉之后的感觉怎么样?”我左手搭在床位边上,半弯着身子问睡眼惺忪的小叶。

“头疼。但就是觉得痛并快乐着。因为醉了就忘记了不快乐。”小叶揉了揉眼睛,露出一副贼笑。

“出息。起床干活了。”我用力拍了一下小叶揉眼睛的手,嫌弃地转身离开。

小叶是我大学舍友,毕业后跟着我一起离开了大学的城市,怀揣着年轻人无知无畏的抱负和梦想来到了上海,在背井离乡的日子里,我们俩算得上是相依为命了。我还记得大学宿舍第一次卧聊时,小叶说遇到她是我们的福分,因为她本不属于这里,因为她是个学霸,是个优等生,而我们的学校却是个既不是211更不是985的二流本科。我们听着都笑了,都说小叶外表文静娇羞,实际上脸皮如牛皮一般厚。

小叶说自己是个学霸是真的,因为她是我们宿舍唯一一个领到奖学金的人,而且完全不费吹灰之力。教室靠后们的位置几乎成了小叶的专属位置,小叶听课的方式也很固定,基本都是趴着的状态,对于一个每天晚上都要两三点睡觉的人,补眠确实是一件特别重要的事情。

有一次我忍不住问小叶:“你每天那么晚,到底是在做什么见的人的事情?”

她苦笑:“写稿子赚钱啊,不然每个月的生活费怎么办。”

那一刻,我意识到小叶是个有故事的人。而这个故事可能有点悲凉。

宿舍有个超级吃货,每次小叶领奖学金的时候,她都要让小叶请宿舍全员吃饭,按照她的说法,小叶平时都不上课,只靠考前一周突击就能拿到奖学金,平时不上课都是舍友们打饭,所以这个奖学金也有舍友的功劳,理应请客。小叶虽然平时很节俭,但是请吃饭的时候却并不吝啬,我们也都很识相地看着点菜。

何婷婷是宿舍公认的酒鬼,饭前不喝口酒她就吃不下饭。我们一直怀疑她的性别,尤其是大学报到时她留着男士短发,我们差点把她轰出门去。小叶则不同,她是宿舍里唯一一个滴酒不沾的人,她说像她这种学神必定是不食人间烟酒的。说的好像我们都是烟鬼和酒鬼一样。

02

然而,毕业前的那一晚,小叶喝的烂醉。而且我发现,她的酒量不差于宿舍的任何一个人。喝醉的小叶变得滔滔不绝,讲述着一个很长很长的生活故事。

小叶的爸爸是个酒鬼,同时也是个孝子,小叶奶奶在世的时候,她爸爸从来不敢喝醉。直到她奶奶过世的那一天,叶爸像个疯子一样四处砸东西。那个时候的小叶10岁,“从那天开始,我打心里害怕这个男人。”小叶举起酒瓶,猛灌一口,擦了擦嘴巴说道。

小叶打小就是个学神,生长在山沟沟的地方,却依旧能突破重围成为破旧中学里唯一考上县城重点高中的学生。“中考的前一阵子,有些私立的学校去我们学校招我,只要去私立学校,不仅可以免除学费,每年还有奖学金。但是我爸碍于面子,拒绝了,他说一定要去县城最好的高中上学。”小叶露出了不屑的笑容,“结果我考上了最好的高中的重点班,可风光了。”小叶说着挥起了手,我隐约看到她身后有千军万马奔腾而来。

03

高考故事是最让我印象深刻的部分。小叶说着说着就嗷嚎大哭了,像个情绪失控的孩子一般。

小叶经常偏头痛,她总笑称自己忧国忧民,日后必是国家可造之材。“我爸每每喝的烂醉的时候,都觉得他自己是个盖世英雄,我可能遗传了他的优良基因,所以每次他要动手打我妈的时候,我都会像个英雄一样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挡在中间。”小叶一边说着一边举起了酒瓶,“我爸一直以我为傲,他觉得我早晚有一天是要飞黄腾达的,然后给他买各种名贵的好酒。可能是太迫不及待,他等不及我榜上有名,在高考的前两天,就一直自个儿在家里品酒,一人独欢。然后不断地给我打电话,跟我说考不上的,考不上的。”小叶开始哽咽,嘴巴张张合合了几回,却没发出任何音节,我看着冰冷的啤酒瓶被用力地握着,发出咕噜咕噜的响声。

“我妈带着伤来看我的,因为正逢农作季节,她的右脚不小心割伤了。到学校的时候是中午,她手上提着一个保温盒,和一个小麻袋的行李。因为找不到坐的地方,我们娘俩就在路边的石头上坐着,我端着我妈给我炖的猪蹄汤安静地埋头吃着。很好吃,真的,我妈的厨艺很好。”小叶笑了,像是在看着那时候喝汤的自己,“高考前后那几天,我头痛的要命,我妈也紧张的要命。理综考完出来的时候,她哭着问我考的怎么样,说她中午睡觉的时候梦见我在考场里是趴着的。”泪水决堤而出,小叶推开面前的酒瓶,站了起来,“嘿,要不要一起去楼顶。”

那天晚上,谁都不知道我们在楼顶待到了几点。不过我还记得那晚的月亮很圆,也很亮。

04

小叶不喜欢打扮自己,即便整天过着糙汉般的生活,依然掩盖不住她本身的丽质。当然,跟她住在一起的我就很苦逼了,因为她除了上班,就是写稿子,完全不打理家务活。她说这世上只有两样东西可以填补精神空白,一是文字,二是酒。

“你还记得你当年滴酒不沾吗?”小叶最近喝醉的频率越来越高,我开始忍不住了,冷冷地质问她。

“年轻无知嘛。滴酒不沾又不能改变什么。难道你不觉得酒是好东西吗?”小叶露出惯用的贼笑表情,“晚上我们俩去喝一场啊?”

深夜的街道冷而静谧。

飘散的,踩碎的,都是梦。

之其A
之其A  作家 爱自由的90后阿姨。

你终究还是变成了自己讨厌的模样

俺叫猪八戒

俺叫猪八戒。 说出来这句话之后,俺有点别扭,因为这句话俺平时是不会说的,俺一般和别人介绍自己的时候都这么说。 我曾经是天蓬元帅。 曾经两个字要说的轻一点,但也不能太轻。太轻别人听不到,那就等于俺没说,俺没说那就是撒谎,人家回头把俺老猪告到天庭神仙管理委员会那里,俺老猪不要面子啊。 这就要考验你的能力了,你说的稍微比别的字轻一点,别人就知道,哦,你不太想让别人问你:现在呢?现在在哪里高就?要知...

这座城市风很大 | 我即将离开奋斗十年的城市

文|孤独的行者 深秋的夜晚,我独自站在阳台窗户边,慢慢的点着一根烟,漫不经心的 看着苏城的美景:静谧的夜晚如此迷人,如此让人窒息,突然之间,感觉都市的霓虹都不再闪烁,天边有颗模糊的星光偷偷探出了头 1、 我刚毕业那年,全国发生了几件惊天动地的大事, 先是发生了 罕见的5.12汶川大地震,给国家和人民造成了极大的伤害; 紧接着北京举办了体育盛宴 奥运会,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了极大的自信和自豪感; ...

我家和仙不解之缘

有些人有些事亲眼所见的未必是真实的,你从未看见的事,未必没有真的发生过,就像我们今天到了某个陌生的地放是否有过似曾来过的感觉,发生某件事情,是否感觉曾经类似发生过一样,某个一个梦境总是反反复复的重复的做着同样的梦,总能梦见小时候家里的老房子,小学校等等,有些事情冥冥中早已注定,逃不掉躲不了,有两个字叫做命定! 小时侯总感觉我们家和别人家是不同的,家里的氛围总是很压抑,神神秘秘的!我的母亲从我...

她嫁给了生活

坐在沙发上,靠在老公的怀里,所有的不容易,都被老公结实的肩膀撑在了外面—— 那年,老霞高中毕业,没考上大学,回家务农,其实,凭她家的经济条件,她能读完高中,已经很奢侈了。穷了一辈子的父母不忍心让这唯一的女儿一脚就踏进“穷窝!” 陈宏是家中的老二,老大气管炎,三十大多,还打着光棍,老三先陈宏一步,结了婚。一寡妇妈,领着这两个光棍儿子过着简单的生活。 烈日炎炎,汗道在陈宏的脸上流出几道沟,本就稀...

你会不会忽然的出现 在街角的兰州拉面

“你身上有一股,海的味道。”这让我想起波力海苔的广告。 “宝格丽AQVA。”她扑哧一笑,小小的身躯钻了过来。 居然选择了一款男士香水,还没来得及发问,清爽的柠檬水夹杂着湿湿的海水味涌了过来。 长长的头发如同曼妙缠绕的水藻,有一种细滑酥麻的触感。 我如同亚细亚的孤儿,被海洋包围了。 此刻只希望来个丈母娘和女朋友,趁着我还没窒息,随便派谁下水,我觉得我还可以抢救一下。 四周的风声渐远,敞亮的大屏...

你我都是幸福的模样

2017年11月9日 星期四 晴到多云 父母生了我们兄弟俩,俗话说双胞胎还不一样,哥与我脾气迥异:哥忠厚老实,我冥顽不化,从小不是闯祸就打架。 譬如到了夏天,东家的黄瓜西家的西红柿成了我的猎物,为此哥替我不知受了多少委屈。一旦被主人发现,哥总是替我背锅,说我还小,多担待。好说话的还行,碰上认死理的就会较真到底。 于是到我父母那告状,哥总是把一切责任担下来,不是说没带好我这个弟弟,就是...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