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山来的姑娘于小颜

2017-11-02 16:00:12作者:小北洛洛

《大山来的姑娘于小颜》by 小北洛洛

文/小北洛洛

01

再次见到于小颜,是在她的婚礼上,看着台上新郎和新娘幸福的相拥在一起,我很开心但也有一些恍惚,原本我所认识的她不是现在这般开朗自信。

高中时期的于小颜是不起眼的、自卑的、矮小的,我还记得她刚来文科班的时候老师只是随意的介绍下说她叫于小颜,于是便安排她坐在第三排靠窗的位置也就是我后面。

她低着脑袋双手搅在一起显得局促不安,不敢抬头看底下的同学们,只是穿着一身陈旧的衣服裤子,顶着一头枯黄的带着自然卷的长发走下讲台和我擦肩而过,坐在我身后。

此后,她仿佛消失了般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角落里埋头苦学,偶尔有好奇的同学跑过去和她说话,她也只是嗯、啊、没有,感觉像是敷衍但又全然不是。

我坐在她前面时不时的转头看她在干嘛,这时她就会紧张的低头拿着圆珠笔的手指微微挪动着,好似受到惊吓般的小兔子躲在角落里瑟瑟发抖。

我有些好笑的看着她,转身用手敲了敲她的课桌,“于小颜,你很紧张吗?”

于小颜将快埋到桌子下面的脑袋轻轻抬起,睁着双眼看着我,很是无辜的说:“啊?”

我顿感无趣,于是欣欣然的看了她一眼说句:“没事,你继续。”转身再也没有和她说过话。

正当我们都快遗忘了班里还有于小颜这个人的时候,语文老师同时也是我们的班主任在课间大声说:“谁是于小颜?”

同学们都互相看着对方,有茫然的、不解的还有表示从未知晓班里还有这么个人的时候,身旁的小一转头看着我小声说:“我们后面的那位不就是于小颜吗?”

我转头看了看低头不语的她说:“是啊!”

于是小一站起对着全班同学大声说:“老师,坐在我后面的同学就是于小颜。”

于小颜慢慢的抬起头后见同学们都在看她,立马低下脑袋缓缓站起,“老师,我就是于小颜。”

老师说:“不错,不错,你们都要向于小颜学习,这次她的作文可是在全市得了第一名。”

02

同学们纷纷感到惊讶和不置信,没想到一直低着脑袋连说话都不敢大声的于小颜会得第一名,这是于小颜来到学校三个月以来同学们谈论最多的话题,也是于小颜开始改变的开始。

渐渐的同学们纷纷跑到于小颜的身边询问她写作的诀窍,不妨有些八卦的同学好奇的问她为何来了这么久到现在才知道她。

这个问题问的有些尴尬,我狠狠的瞪了一眼八卦的眼镜男同学,拍拍她的肩膀呵呵笑着说:“没事,没事,我们还是继续探讨写作的问题。”

于小颜渐渐和我们熟悉以后,没有再低着脑袋连话都不敢大声说的样子,相反变得有些开朗起来,时不时的还和我们开些玩笑,只不过说话的声音还是有点小。

后来体育课间,我和她坐在草地上抬头看着有些刺眼的阳光时,才得知:“原来之前她是留守儿童父母都在城市打工,好不容易有机会来到大城市读书,她的内心是欣喜的但是又夹杂着对陌生地方的惶恐与不安。”

她说她来学校之前对这里的一切都感到好奇,高楼大厦还有地铁火车,在她那个小山村里只有泥泞的小路还有吃不完的土豆。

可是当她打开课本时,她手足无措起来,她只读过语文数学还有简单的ABCD,从不知还有这些以外的东西,她怕自己会落后怕自己会失去这次得来不易的机会,所以当同学们和她说话时,她是自卑的是不敢交谈的,害怕泄露出那仅有的一点微不足道的东西。

直到她拼命的学习,夜以继日的挑灯夜读,等到她有足够的实力时,她才敢仰起头颅说:“我是农村的孩子,我一点都不比你差。”

我看着身旁躺在草地上周身散发着光芒的于小颜,我说:“你做到了!”

于小颜的嘴角渐渐蔓延起温柔的弧度,她看着湛蓝无云的天空说:“我想去看看我所不知的世界。”

此后总能在老师的嘴里听到于小颜的名字,谈论起她时眼里满是骄傲。

年少时不懂爱,才浪费这许多年

01 洗过的头发还在滴着水,温如谦用毛巾擦了擦湿润的头发后,像往常一样打开了微信。 高中同学群里热火朝天,大家在商量这个周末聚餐的事宜。吴诗雨突然冒出一句,夕颜回来了,我叫上她一起来可以吗? 大家纷纷回应说好呀,只有温如谦一个人望着手机屏幕出了神,对话框里的“期待周末的相见”迟迟没有发送出去。 他一个字一个字的删除掉打好的对话,重新输入一句“她,还好吗?”后点击了发送,想想还是点击了撤回。 ...

更深念外公

外公外婆的家门前是一片竹林,竹林有竹叶飘落,旁边是小溪,小溪有溪水流过,抬头还偶尔有燕子经过。 每次去外公外婆家,总要停在溪水旁洗洗手,然后大叫一声:“外公——外婆——”外公就会从小凳子上,慢慢站起身来,拍拍身上的灰,一步步走出来朝我挥手。 我上了屋前的地坝,穿着灰蓝色外衣和泥灰色棉裤的外公,睁大了眼,双唇极用力的对我扯出笑:“丫头,你来啦~又长高咯~”“是啊,外公,怎么每次来你都是穿着一样...

送你一味药

医者,父母心。 说说近期关于我自己的两个小故事吧。 先从这次住院说起。 上个月,因为一个多年的良性恶疾而去医院做了手术,记得在门诊第一次见到余教授的时候,我瞬间就决定了要把自己交给她,请她来为我主刀。她不到五十岁的样子,短发,偏瘦,脸上洋溢着和善的笑容,很亲切,感觉她更像一位内科医生。交谈中,可以看出她丰富的临床经验和渊博的学识,简单的问诊结束,我就真诚的告诉她,请她来为我做这次手术,当时正...

我和弟弟

上个月,弟弟家的小公主出生了,大家都很高兴,包括我。 小公主降临第三天,我赶去看望,他们已经出院回家了。一进门,没有看到弟弟,他在整理家务,这是他的一贯作风——勤快,务实。 看到他瞬间,我鼻子有些酸酸的,眼前的这个男子,熟悉又陌生,面庞依然熟悉。而生活轨迹,我们之间已经不可避免的越来越陌生了。这个陌生不是悲观的贬义词,而是客观事实。他结婚,组建了自己的小家庭,现在又有了孩子,我心...

二姨,如果过去你命运坎坷,今后愿你幸运常在!

过去的大半个月,我一直处于十分担忧的状态,今天,二姨出院,我那悬在半空的心,终于落了地!摘一束漂亮的芙蓉花,愿我爱的人健康幸福! 大概从我记事开始,二姨就是我脑海里那个最漂亮的女人!小时候,家里人洗脸都是用清水,只有二姨会拿出一个小瓶子,倒出一些白色液体,在掌心揉出好多泡沫来洗脸,当时觉得好奇,怎么二姨洗脸像洗衣服?后来看电视才知道,那是洗面奶!所以,小小的我,很崇拜二姨,觉得她和...

我曾经是个贼

趴桌太久,胳膊酸麻,腿也不听使唤。 我踉跄着走出教室,站在紧挨教室门口的楼梯口,龇着牙,弯腰拍腿,定定神。 走廊前沿,梧桐叶触手可及,枝头挂着毛茸茸的绿色球状果实。 我无暇顾及,飞身下楼,跑过教学楼前高耸入云的大礼堂,穿过宿舍旁的林荫小路,路过带着亭台的月牙湖,向东边的厕所跑去,边跑边揉惺忪睡眼。 巧了,厕所就我一人。 隐约间进来一人,我向里挪挪。 那人擦肩而过。余光告诉我,他紧挨着我停下,...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