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愣娃

2017-11-02 16:15:07作者:夜话秦腔

大,匆忙写信,想是端枪久了,拿笔不稳,字都有些歪了。家中安好?我娘咳嗽好些了吧。弃笔从戎一年有余,时常梦见二老,思念双亲,但念严父临行告诫:愿收烈士遗骸,不认贪生逆子。儿时刻铭感五内,不敢畏死偷生。记得刚参军,我陕西愣娃几千人,如今已不足一千了。

上个月我们调防陌南镇,去家更远矣。一个月来,每日与敌交火。十九日晨,日寇突发猛攻,那是儿从未见过的惨状,数十门山炮一起开火,炮弹穿过夜空在我们的阵地上炸开了花,许多人来不及跑进防御工事就被炸死了。我们连长就是那次战役死了的,我们找了很久也没发现连长炸飞的另一条腿,只能草草掩埋。这次战斗,我们运气不好,丢了云盖寺,跑到镇外工事,工事也被敌人坦克摧毁了。我们躲进镇子里与敌人周旋,没等到援兵,镇子也失守了。

大,二虎死了,我没能找到他尸首,你看情况跟二虎大说一声,在家乡给他立个衣冠冢吧,他是英雄。敌人紧追不舍,我们且打且退。二虎和四十来个兄弟扛着机关枪转身扑进敌群,他们没一个活着的。敌人乱了阵脚,我们就各自突围了,好多人都趁机出了包围圈,我没能出去。

大,信污了。不想二老担心,原想重写,不过怕是来不及了。跟我一样,没跑出去的还有八百多人,白天拼杀的时候死了不少,我的左胳膊就是白天被砍掉的,放心吧,现在不疼了。敌人越聚越多,他们像豺狼一样守着我们。他们想让我们投降,做梦去吧,但是,我们也不出去了。

大,你一定想不到,我又看见黄河了。黄河水是从家乡流过来的吧。它见到了你们二老,我又看到了它。黄河要是能倒流就好了。大,有些日子没好好吃顿饭了,好像娘做的油泼面。

兄弟们让我唱两句秦腔提提神,想来想去,想起你经常唱的“两狼山战胡儿天摇地动,好男儿为国家何惧死生……”

大,儿决意殉国了。

别家以来,毙敌六十四人,断一臂,值矣!唯念受之父母,心中有愧,想二老必体情,宽宥孩儿。儿今一死,上不愧天,下不愧土,然未尽孝道,但求今生捐躯报国,来生结草再报养育深恩。儿此时心静清明,有三愿,一愿二老身体安康,享百年高寿,儿死安心矣;二愿敌寇早绝,寰宇肃清,复我汉唐盛世中华;三乃私心,愿后人知我陕西八百愣娃之事,儿不求青史留名,只为诫告后人,勿忘国耻,奋发图强。

大,不知你能不能收到这封信。再见了,大,再见了,娘。

1939年6月,中条山之战,八百陕西愣娃,身陷绝境,誓死不降。在被日寇层层包围下,突然,一名断臂士兵双膝着地,朝陕西方向连叩三个头,高唱秦腔,转身跳进波涛汹涌的黄河。一时间,八百秦川子弟纷纷效仿,他们用死,捍卫了中华儿女的尊严。

6月11日,李兴中,陈硕儒亲率主力,杀回陌南镇,击溃日军。

6月12日,38军、96军会师,对日寇发起全面反击,中条山保卫战取得最终胜利。

至此之后,日寇再未曾越过黄河进入西北,我两万中华好男儿长埋中条山下,黄河岸边,用自己的身躯和忠魂铸就了一堵不可逾越的长城,保卫着他们身后的父母亲人,故土家国。

后来,她喜欢上了逗自己笑的人

文/凌笑 01.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在情感方面,许多人都可以用一句歌词来概括。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都有持无恐。 人呀,仿佛有种怪毛病。对于那些想要却未得到的东西,总会执着,跃跃欲试要得到。喜欢就去争取,这没什么错,可是争取须有度。 怎么说呢?当你不断去争取自己想要的东西时,可曾想过,你的初心是什么?不都是为了让自己更开心吗?不都是觉得自己拥有了这个会开心吗? 如果,当你付出行动到一定...

水滴筹事件

昨天晚上看到小学同学在朋友圈中转发的水滴筹链接,说是她侄子的筹款,我就点进去看了看,原来是我家后边的大营(小名,营字可能有误),也就是刘克军。我们是本家,按辈分排,他得管我叫老姑奶奶。好几年前听我爸妈说他得了尿毒症,当时很震惊,他还那么年轻,怎么得了这个病?大学这几年一直在外,听到他的事也就少了。没想到在朋友圈里又看到了他的消息。这些年他一直透析,血管已经无法支撑,需要换肾。这可不是...

逗比先生和呆萌小姐

文|杨小汪 虽然我们是异地恋,但我从来不担心你会离开。 2017年11月13日 星期二 晴 (一) 双十一前两天,方旭还在为工作的事情忙得焦头烂额。因为工作任务有些繁重,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完成,方旭只好提前跟他的女朋友黄岚说自己不能陪她过双十一了。 其实,方旭已经连续加班半个月了,只是最近这两天比以往更忙,老板还算懂得体恤员工,答应方旭只要他完成手头的工作就给他放三天假。 当时方旭的心里只...

葫芦僧又判葫芦案

且说贾雨村判了冯渊案,就写书一封,寄给了贾府贾政还有王家王子腾。书信刚寄出,又有一个案子。 贾雨村坐在凳子上,惊堂木一拍:"是何人告何状?" 跪在下面的马袍瑟瑟发抖,用袖子擦了下脸,双手供道:"小人马袍,状告煌泉学院虐待小人的儿子马离。有伤疤为证。"马袍抱来身边的七八岁男孩,把袖子一掀,只见伤痕累累,整个胳膊竟无一片好的肌肤。 贾雨存看到马离的伤痕后颇为同情,正要发签去煌泉学院捉拿肇事者,门...

围城十年,我已精疲力竭

2017年11月4日 星期六 天气阴 十多年前,我走出自己的穷乡僻壤,来到江南水乡讨生活做。凭着自己的聪明能干、乖巧懂事,很快在这个家族企业里得心应手。老板儿子林从天而降,面对他家里的重重阻挠,他不顾一切地爱上了我这个打工妹。 真爱无敌,林与我喜结良缘。公婆也渐渐接纳了我这个外来媳。第一个女儿出生,林对我疼爱有加,我沉浸在甜蜜里,幸福无比。 林是世代单传的独子,所以家里比较重男轻女,...

那个娶了保姆的男人后来怎样了

在一家只生一个孩子的年代,刘建国老婆生了二胎。二胎是女孩,叫妞妞。刘建国两口子是正式职工,没有被双开,也没有被降级工资,这实在是有点匪夷所思。刘建国是单位经理,毫发无损,依然稳稳的坐在经理位置上。 刘建国老婆不爱干家务,不爱带孩子,刘建国就请了保姆。 秋苗是在妞妞四岁时来到刘建国家当保姆的。农村一般说虚岁,十六岁的秋苗,被介绍人说成了十八岁。 秋苗刚来的时候,黑瘦,矮小,穿着花布衫,扎着羊角...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