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世界便安然无恙

2017-11-02 16:45:09作者:惜迟

(一)

遇见你之前,我对生命的理解便是得过且过,多活一天便是上天在严惩我,大概前世做尽伤天害理之事,这一世才不能一切顺遂。然而,上天又给我一颗糖,告诉我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不要放弃。这颗糖,一尝便是瘾,戒不了,甚至让我有了想活更久的念头。

我叫苏茗,今年二十,父母健在,家中有一幼弟,名唤苏络,港小五年级的小少先队员,每天放学回家,扯着红领巾对我吵吵,姐姐姐,我今早在校门口逮着隔壁林叔家的小侄子啦!他没带红领巾,被他们班主任罚站了一堂课!……他说起话来会带上手势,我不止一次建议老爸老妈让他以后做相声演员,但结果不甚理想。

你是苏络口中的林叔,你的小侄子也是个和苏络一样的调皮捣蛋鬼。我第一次和你说话,是在苏络和你家小侄子打架没打赢而又拉着我去报仇的时候。我记得当时,我一副“哪个熊孩子敢欺负我家苏络看我不打死你”的脸,苏络因为有我在身边胆子也大了许多,一脚踹开你家微开的木门,一股热风从我背后席卷而来,迎面是你正半脱衣服的姿势,头发湿漉漉地,我下意识地两手遮住眼睛,黑暗中想找寻适合的角度去躲藏。我不知道你有没有看我,只是当时你的声音让我红了整张脸庞,你说:“小姑娘在去老师办公室的时候一定没喊过报告吧!”

纵然我才15岁,你的句中讽意也是听的出来的。我毫无羞耻地无视了这句话,当然,也无视了你。我作出自认为凶狠恶毒的态度对着你身后漫不经心写作业的小侄子说,“你再敢欺负我家苏络,我就拿刀每天来割一块你的肉!”他拿着笔的手一抖一抖,畏惧的眼神看着我的时候有些闪躲,嗯,很好。我满意地牵着苏络的手准备走出大门。快要到门口的时候,你突然截住我,唇角肆意的笑让我有了一种你是不是早上没吃药的错觉。等了半响,事实上,我也不清楚那时候为什么要等那么几秒钟,你开口:“小姑娘,以后常来玩。还有啊,女孩子不要那么凶,以后嫁不出去的。”

当时的年纪,只要一有人提到嫁不嫁的问题,女孩子都该是羞涩地捂着脸,不像我,那么大胆开放地回了你一句:“嫁不出去就娶你好了呗!”

这回,轮到你噎到说不出话来。

很早听父亲母亲说到隔壁要搬来一家高知识份子,在这种穷地方生活一定会引来众人的惊羡。你来到这里的那天,我在房间折纸飞机。我未曾对任何人说过,我偷偷地喜欢一个人喜欢了很久。

(二)

两年之前,我是寄养在姨妈家里的。父母带着弟弟在另外一个地方生活。寄人篱下,除了生活中的不便还有心理上的落差。姨妈是当地小学的语文老师,姨夫是教务处主任。他们没有孩子,也自然地把我当成他们自己的孩子。

是从十岁生日过后的第一个夏天,对于姨夫的认识有了新的改变。在姨妈去外地开会的时候,他频繁地带着陌生女人回家。过夜也是经常有的事。电视剧里,这样的行为也时不时出现过,我只知道,姨夫不好。

对他的讨厌由浅至深,到最后的厌恶已经溢于言表,姨妈开始找我交流。她甚至觉得,我已经进入叛逆期。我有好几次想要告诉她真相,但在我想要开口时,姨夫总会适时出现,以无声的眼神阻止我。甚至,在姨妈不在的时候他以乱说话就不让我和父母联系的理由威胁我。当时,父母每周一次的电话就像一颗糖一样,舍不得挂掉,担心着下周会不会再打来,期待下一周的电话铃声。

我开始对他们躲避。周末尽可能待在培训班里。一回家便独自闷在房间,他们都很满意我的状态,一个是满意对学习的上进,一个是满意不乱说话。

时间快进到七年级的秋天,对于父母的冷淡,对于同学异样的眼光,对于成绩的止步不前……我开始在身上制造出一道道伤痕,深浅不一,无人发觉。

第一个发现的人居然是刚来培训班不久的你。我十分诧异,也尤其感激那天我的课本不合时宜地在你面前滑落,你是在哪一秒开始注意到我躲在长袖里的疤痕?绅士如你,当然会给我把所有的课本拾起来给我,温和如你,修长干净的手指抚过我乱糟糟的头发,明明你也不像个大人,却要学着大人的样子安慰一个素昧平生的小孩。

我低头看了看你的工作牌,林青时。雨轻风色暴,梅子青时节。

你从未知道,这个小孩从见到你开始,对未来有了期许,未见你之前,生命是在每分每秒中腐朽。

(三)

我猜,你应该不记得我了。你连我姓什么名什么都不知道。隔壁的邻居,大概是你向别人这么介绍我的。

母亲说起你,话语中满满的赞赏,父亲谈起你,总是称你“大丈夫如是也”……

你有一个不算漂亮却知书达理的太太,人们常常看到你们出双入对,也在心里怀疑,这样的女人是不是配得上你?

你不是爱解释的那种人,亦不是整天荒废于儿女长情,你只是随着时光,在众人眼里,在天地之间,待她如宝。

我是住在你隔壁的小姑娘,你不必知道我姓名。

你在的世界,温暖如你。

无戒365天挑战营  第一天

陌上花开,缓缓归。可我回来了,你却早已忘了我

五代十国,钱镠的王妃回娘家久久未归,钱镠按捺不住相思之情去信: 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穿越历史,我们可以感受到王妃踩着花丛归来的喜悦 这是寒冬,没有落英缤纷的鲜花,可我还是要回去。 离开你这么多年了,我一直像一只无足鸟,在尘世中无助地飞翔。我飞过很多地方,无比艰辛,累了,也只是在风中小憩。 我飞过冰天雪地的北国,那里的世界很明亮,可是也很冷。在那个北方城市的上空,常常都见不到一颗星 漆黑的...

我的青春,确实被狗吃了

文/凉亦歌 我终于敢大大方方地去承认“青春确实被狗吃了”这回事儿,真的没有那么遗憾的。因为不动声色的长大,胜过一切鲜衣怒马。 1. 鲜衣怒马少年时,且歌且笑且从容。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的时候,我还戴着厚重的黑框眼镜埋头做物理题,手边放着一杯食堂打来的原味豆浆,几近冰凉。 “嘿!”成旭捏着一块橡皮随手丢过来,一道完美的彩虹弧线,不偏不倚刚好砸在我的脑门上。 “你干嘛?神经病啊!”我被砸痛了,怒目...

文字的力量/灵魂的救赎

没有在深夜痛哭过,不足以谈人生。 没有直面过死亡,不足以谈勇敢。 【1】 我,曾经与死亡擦肩而过。 五年前,我顺风顺水的人生,戛然而止。 我生病了,一场差点要命的重病。人生按下了暂停键,生活轨迹从此发生了变化。工作停下了,孩子,顾不上了。人生最主要的事情就是,与病魔作斗争。 我要做的事,就是活下去。 我不敢相信,死亡竟然离我这么近。告别了亲友,吻别了孩子。我走向未知的明天。 手术,治疗,恢复...

她的爱,笨拙却温暖

手机来短信了,顺丰快递到了。我有点纳闷,最近也没网购啊。 下班后来菜鸟驿站取快递,哟呵,好大一箱,还是生鲜产品。回家拆开一看,里面有五袋海参,每袋有六只,个头还不小,三寸绰绰有余,另外还有一只大虾和一小包虾皮。 不用想,准是我妈寄的。 随手给她发了一条微信“老妈,海参收到了”。 前一阵子降温,感冒、鼻炎交替发作,和我妈打电话的时候她就记在心上了。 自从她吃过海参之后一个冬天没感冒,她就认准了...

你们的爱,只能让我逃离

初夏时分,在这逼仄的火车车厢里,空气中夹杂着脚臭味与汗臭味,这种混合后的味道随着呼噜声与嗑瓜子的声音,一波一波地冲击着鸣凤的鼻孔,尽管她不喜欢这车厢里的味道,但相对于“家”,她还是更愿意去忍受这个味道,因为这个味道只是使她鼻孔压抑,而“家”却让她身心都感到窒息。 凌晨两点十分,随着车厢乘务员“啤酒饮料矿泉水,花生瓜子方便面”这样的吆喝声远去,鸣凤终于到达了星城的火车站,这是她第一次坐火车,第...

如果是你,有钱没钱都愿意嫁

文|刘小刘 01. 周扬喜欢林筱,喜欢了整整一年。 从林筱开始在他的咖啡店固定喝下午茶的那个时候开始,他就无可救药地喜欢上了她。可周扬一直很有自知之明,从来没奢望过,林筱会嫁给他。 所以,当他单纯地开了句玩笑,问林筱愿不愿意嫁她,而林筱毫不犹豫地点了头的那个瞬间,近乎一米九的壮汉周扬,彻底惊呆,生平第一次掉了眼泪。 周扬是个很温和的男人,温和到没有脾气,不会发火,也没有更多的情绪。他随遇而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