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不起,我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2017-11-02 17:15:05作者:青木谷家

“吱呀”一声,宿舍门被人从外面打开了。

W从门外走进来的时候,我向她望了望。没有点头、没有微笑,我撇过了眼睛,继续看着屏幕上的文字冥思苦想。

W走路的声音一般都说都很响,她喜欢穿高跟鞋,踩在地上叮叮当当。尤其她还有一双“木屐”,在安静情况下,整个楼道里都能听见她走路的声音。

“嗯? 我怎么感觉一进门就闻见了一股尸体味啊,你们是不是下午做解剖实验后,有人没有洗白大褂啊!”W用鼻子在各个桌子面前不停的转悠。

W说话声音其实挺大的,但我们都不会刻意说让她说话小点声,很多时候有些善意的提醒并不见得是件好事。但她有一个不太好的习惯:她不喜欢在她自己打电话的时候,有人在旁边大声说话。有时候宿舍里的人回来之后会讲一些各自开心的事情,因为我们医学生平时课程比较多,晚上差不多上完课回来就到十点多了,所以大家一起聊天休息的时间一般就在十点多到十一点之间,要是她打电话的时候吵到她了,她就会特别严肃的和我们说:“这都这么晚了,不要这么吵好不好?女生说话声音本来就尖。”之后,我们大家就会立马都不说话。她就自己在那和电话里的朋友有说有笑,我们几个面面相觑,鸦雀无声。我们不明白,为什么她不选择去外面自己打电话?

她是上个学期才来的我们宿舍,习惯有些不同,摩擦肯定是有的。爆发也许只是迟早的事。

回来之后她就在到处走到各个桌子前面开始嗅。说实话,上了实验课之后不管是谁,身上都会有实验室里的味道,尤其医学里的尸体解剖课,尸体被福尔马林泡那么久,一掀开就呛得直流眼泪。怎么可能会没有味道?

“老X,我闻见了,是你这,你这里的尸体味可大了。”

老X是班里的学霸,人缘很好,但是内心是一个比较敏感内敛的孩子。W一说出这话的时候我就觉得事情不妙。

“啊啊!真的吗?我鼻子不太好使,闻不见。那我马上就去洗了!我随便把这再收拾收拾。”老X做事风风火火,但她真的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单纯可爱的大孩子。

大一的时候我和另外一个室友闹着玩,说话声很大,互怼。老X当时以为我们两个真的吵架了,一直在旁边劝我们不要吵了,到最后都感觉她快要哭了。后来这事还一直被我们拿来嘲笑她。

“W,你再来闻闻我这里还有味道吗?”老X看起来很着急又很抱歉的样子。

那一瞬间,我真的是感觉特别不爽W。

“老X,哪有什么味道啊!我这么灵的鼻子都闻不见,肯定是W在和你开玩笑的。不用当真!”不得不说,我这话说出来的口气极具讽刺意味。

“我没开玩笑,我真的闻见了!”突然W就严肃起来。

宿舍里的气氛一下就有些不对劲,其他舍友也都默不作声。空气里开始弥漫起火花的味道。

我看着W差不多半分钟,说实话我都不知道我当时表情是什么样的,但肯定不是嬉皮笑脸。她只看了我一眼就躲闪开了。我没有再说话,其实也是不愿意宿舍里的人真的因为一些小事而大吵一架。

之后整个宿舍里安静了差不多半小时,直到对面宿舍的朋友过来玩闹,我们的气氛才稍微温和了些。

我们现在宿舍里的人都不是原班人马。大一刚来时的那个宿舍七人也算是心比较齐,一起大吵大闹,晚上睡前一起讲污段子,一起去旅游。有话直说,见面互怼,一致对外。

后来搬到新校区,学校变成六人间,七人被两半分。我现在宿舍的六个人里,我们四个是原来寝室人员,加了两个从影像转到临床的学生。其中一个就是W。还有一个朋友,我们叫她小猪,说话温柔,很快和我们就相处很好了。但是对于W,我们真的不是故意排斥。

“同学们注意,明后两天学校要来检查,大家把各自宿舍的卫生都做好。”

这条消息我们都收到了,但是女生宿舍的东西本来就多,宿舍里的空间肯定也不会多到哪去。大家也没有特别刻意像高中做大扫除那样里外三层都清扫一遍。

所以当我在药理课上接受到舍友L在群里发的消息时,我有点愧疚了。

“刚才辅导员来我们宿舍了,说我们宿舍很乱,说话很严厉,有点挑事的意思。好不爽。”L留在宿舍没有来上课,她早上因为痛经没有出门。

作为宿舍长的我,感觉特别的愧疚,毕竟这件事情我昨晚上也忘记提醒大家了。

“本来就乱,说的是事实嘛!无可厚非,人说的是事实好嘛。”W发出的消息真是迅速猛烈,我把打好的那句“没事,我们下课回去收拾收拾就好了,辛苦老L了。”立马删掉了。私信给了L。

显然,L真的是气炸了。

回来之后的整个气氛都是满满的不爽,宿舍里的人对W说的话真的是很气。

女生总是很小气的。我也不例外,说起了别人的坏话,这算是我第一次这么理直气壮的在背地说坏话,还不脸红的时候。后来,每次想起这件事,总忍不住在心头大骂,自己怎么成了这个样子?

这件事情就好像一根稻草,很多小事也都是一根根稻草,直到最后一根的出现,总会压垮骆驼,宿舍里正式宣战。

之前我从来都觉得这样的宿舍关系不会出现在我的身边。从小到大,我身边的朋友都是和我关系很不错,我也从来没有如此和一个人说话拐弯抹角,互相攻击。这件事情的处理就是我的失败。

青木谷家
青木谷家  作家 野生素描派、Adobe技术协会、自学经济的医学狗。万事开头难,中间难,最后结尾难。如果不努力,你都不会发现生活有多绝望。我说我喜欢你,第一遍是骗你的,第二遍还是。其实关注我的人好少的,这句真没骗你。最后请相信你会家财万贯的,我也会牛逼哄哄的。公众号:青木谷家。致力于知识分享。深度思考,刻意练习。

对不起,我成了自己曾经最讨厌的那种人。

怎么活才能不出错

1. 今天是周有昌的儿子结婚的日子,周有昌假装听不见人们的窃窃私语,轻车熟路的指挥着,应付这种场面,他很有经验。毕竟这已经是他儿子周成第五次结婚了。 送走了宾客,收拾了桌椅,天已经近黄昏了,周有昌丢下一句:“不用给我留饭啦!”就出门了。 周有昌翻过了一座山,又走了一段,在另一座山前停了下来,他转身瞅了瞅周围——只有一轮烧红了脸的落日。火红的太阳正在用最后的余光喷射着热情。 周有昌走到山脚,在...

《猎场》:看你的状态,就知道是不是个自律的人

文/陵子 (1) 最近听朋友口中说的都是《猎场》,晚上听完课后,打开了电视。 世心集团的萨总,请郑秋冬给员工演讲,郑秋冬说得振奋人心,激情澎湃的,让萨总也为郑秋冬拍案叫好,所以事后便加了一倍的筹劳给郑秋冬。 郑秋冬的师兄白力勤和罗伊人在网上看着郑秋冬的演讲直播,一边看一边评伦着郑秋冬的演讲,白力勤虽然对郑秋冬的演讲嗤之以鼻,但还是欣赏他在现场的感召力。 演讲结束之后,萨总在给钱的时候,质问郑...

十年相思泪落痕

文 || 冉依雪2017年11月19日 星期日 阴有小雨无戒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 第20天 总是习惯在黑夜中悄悄把你想起,让月亮寄托我的思念,让清风带去我的祝福,让我孤独的相思化成你黑夜的陪伴。 ————题记 夜,总是那么的安静,明月高高的悬挂在空中,秋风拂过耳畔,送来丝丝寒意。而我却总是习惯在这种黑夜中悄悄把你想起,让月亮寄托我的思念,让清风带去我的祝福,让我孤独的相思化成你黑夜的陪...

这个城市风好大,我有一件皮大衣……

话说十七年前,一个好玩的男人,找了个好玩的女人,生了个好玩的宝贝,于是这世上有了一个好玩的家。 01.臭味相投我们仨 星期天,爷俩各出门玩去了,我一个人在家。说好晚上吃饺子,看看时间还早,我做了个海藻泥面膜,黑着脸开始忙活。 六点半,有脚步声吃力地上楼,然后响起敲门声。 “谁呀?”我问。 “隔壁老王啊!”是老徐。 “你又出什么鬼,让隔壁听到多不好。”我边说边开门。 他踉跄着进来,放下一块圆滑...

我逆反了,是想引起你们的关注

大侄子又挨打了,这是被他爸爸打的第三次了,俗话说:事不过三,这事引起了她妈妈的高度重视。 到底是什么原因,一个原本听话懂事、知道学习并且成绩优异的孩子,竟然因为不做作业被他爸爸打了三次? 说起这事,那得追溯到八年级的开学初。 今年九月,大侄子上了初三。上初三后,他一改以往的优良作风,周末做作业,大侄子总是每一科都做,每一科都留一点不做,每个周一,老师就通知家长。刚开始,弟妹就苦口婆心地教育他...

我那位洋子,得意洋洋

01 数月未见洋子,那日恰好在她的住处附近闲逛,顺便办事儿,我便把她约了出来,见面时已是正午时分。她穿着一件焦糖色大衣,裹着黑色围巾,潇洒地走到我面前。我不由自主吐出两个字:漂亮! 洋子人长得大气,最鲜明的特点是有一双灵动有神的大眼睛,自带双眼皮功效。我对她的第一印象是上大学的头天晚上的第一次见面。那时她穿一件军绿色小外套,里面搭一件短小的黑色打底衫,栗色长发齐刘海,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