姑娘,你到底应该嫁个什么样的人?

2017-11-02 17:30:15作者:晴空晓晓

“下班没?我回西安了。刚下车,想吃你家对面的那家煎饼。”

肖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刚刚结束一天的忙碌,准备下班。这个整天跑动跑西的女人,在我眼里一直像个小孩。

赶到煎饼店的时候,她已经点好菜自顾自的来吃了。见到我一笑:“饿了,所以就点了先吃了。你想吃什么再点点吧。”说着把菜单递给我。我无语的拿过菜单,翻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特别想吃的菜。她一把拿过菜单:“点个菜都这么磨叽。服务员,点菜,要个韭菜炒鸡蛋!”

“我不喜欢吃鸡蛋。”我一脸嫌弃的说。

“闭嘴!”

“再要个酸菜炒肉!”

“你看你点的什么菜,什么点菜水平?”

“闭嘴!”

“你妹的,你是来见我的,还是来吃饭的?下次别叫我。”我火冒三丈的吼了句。

“明明是来见你的,没良心的,要不然干嘛大老远跑过来,一下车就奔你这!”

……

这就是我们的日常,见面不互怼几下是绝对不可能的。没办法,可能上辈子是冤家吧。大学的时候,上下铺四年经常互撕,已经成习惯了吧。

饭吃到一半才知道,这家伙果然不是单纯来找我的,是来找我支招的。肖前段时间相亲认识了一个男孩,男孩比较喜欢她,她心里却不知道是什么感觉。家人都挺满意那个男孩,她不知道该怎么办,所以来问问我的意见。

说实话,结婚之前我还是很热心帮朋友分析分析这种问题,出出主意。结婚之后,反倒觉得这些事情最是不能随便言语的。因为结婚,并不是童话故事里王子和公主的幸福结局。而是把你拉进现实,走进实实在在的生活记录片。又或者,更戏剧的变成讽刺小说。

结婚之前,谈恋爱的时候你们的世界里只有:今天吃什么,去哪玩呀,想看什么电影啊……都是些轻松愉悦的事情,当然问题不大啊。结婚后你会发现矛盾重重:过年回谁家,谁做饭,谁洗碗,谁扫地,睡觉前谁关灯,甚至厕所的马桶盖该拉起来还是合上这种芝麻大点的小事,处理不慎也会引发一场争吵。要是有小孩了,更会一团糟。所幸我跟吴先生还算不错,成功走过了那些雷区。

我们这一代人,大多数都是独生子女。那都是在爸妈的宠惯下,食指不沾阳春水的长大的。当爱情,走进生活中的柴米油盐,到底谁该妥协,这是一个世界性难题。因为生活本来就没有谁对谁错,只有谁爱或者谁更爱。往往更爱的那个人会妥协,但是不管是哪一方,妥协久了也会累。那么,我们应该找个什么样的人呢?这是一个值得探讨的话题。

我是最不相信一见钟情的,但当初我们家吴先生偏偏对我就是一见钟情,最后又成功逆袭让我对他日久生情。曾经一度以为吴先生心机颇重,要不然整个追我的节奏怎么拿捏的那么好,既不太近也不太远。后来经过我一番拷问,才发现某人也是小白兔一枚,那就是他最最真实的反应。

既不是那个我讨厌的见一面就熟络的不像话,或者一喜欢就急功近利的拼命死缠烂打的人,又不是那个一拒绝就飞快跑远立马换下家的足球一样的人。就那么成功避过了我最讨厌的种种人,忽然发现原来,他就是那个我要等的人,那个我最最合适的人。性格、习惯、三观,一切都很契合。他懂我的敏感和小脾气,我懂他的迁就和妥协。所以作够了也会适可而止,所以不浪漫的他也会刻意在重要时刻为我制造小浪漫。

真正美好的爱情,不是爱上一个如你一般的人,而是爱上那个最最适合你的人。或许,我是幸运的。但是,你最起码应该问问你自己的内心。你的心会告诉你,他有没有走进去,有没有让你伤心。你是幸福的,抑或是不幸的。其实,拨开欺瞒的表面,你的心才是最真实的,它会告诉你所有的答案!

因为彼此喜欢走进恋爱,再因为彼此适合走进婚姻。姑娘,这才是你应该嫁给的爱情

无戒365挑战营,第二天

一场单程的烟火

文 | 金陵尾巴 (1) 秋琳在这个城市呆得很久了,久到她几乎想马上收拾行李,订一张车票,跳上随便往东南西北哪个方向的火车。 她果然收拾了,从衣橱里把衣服层层叠叠抱出来,扔到床上。拉开顶柜,把鞋子从高处抛下来,“咚咚”地落在地板上。冲进厨房捡起一个塑料袋,转身把化妆台上瓶瓶罐罐扫进袋里。 但做完这些,她就坐下了。 乱七八糟的衣服,东一只西一只的鞋子和满塑料袋的花花绿绿都像是对她嘲讽,它们呆在...

我想看见你像那会子一样,再笑一次

许老师的母亲半躺在床上,脸上皱纹层叠,眼睛张张合合,虚弱得几近灯枯,却露清浅笑容,那笑染着一丝悔疚情意。 母亲气丝游离:“我以为…慢慢地…你会忘记。” 90多岁的高龄老母,迟迟不闭眼,她心里填满了遗憾。 50年前许老师任教于长春小学,那时的他中专毕业,意气风发,决心回到贫苦的家乡任教,虽是破败不堪的学校,却和母亲一样,是生他育他的一方净土。 许老师是全村人眼中的热血青年,也是一位孝顺的儿子。...

2.程同学是被我迷住了吗?

“程尔唯。” 程尔唯站在讲台上,扯动唇角,冷漠而淡然地吐出三个字之后便不再出声,倒不是她真的冷漠,只是大姨妈来的不是时候,现在她只想找个地方趴会儿,再这么站下去,她非要疼的晕过去不可。 因为父母工作变动的原因,程尔唯在如此关键的一年,从江南的一座省会城市转学到了帝都的这所重点高校,要说不习惯,那肯定是有的,但是好在自己前几天来学校逛过,对于自己未来两年生活的地方,程尔唯还是很满意的。 漂亮优...

我是一块小曲奇饼

我是一块小曲奇饼,我生活在一个看上去宽敞明亮的大厨房,这里干净整洁,温暖亮堂。曾经我以为,这是世界上最棒的厨房。 我和我的爸爸妈妈,还有一群小伙伴一起在这里生活,照顾我们的是一位厨师爷爷。他穿着干净的白色衣服,胖胖的肚子,圆圆的脑袋,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很和蔼的样子。厨师爷爷把我们照顾得很好,他总是把我们按照他喜欢的方式排列起来。他一次次地巡视整个厨房,当他看到油盐酱醋、味精、料酒无一不恭恭敬...

H小姐 | 你还是我的宝贝,只是用你不知道的方式

oneH小姐 H小姐和梁知分手一年后,H小姐还是单身。她总是在一个人闲暇时幻想和梁知重逢的桥段,北京说大也不大,也许真的在某个拐角处就会相遇也说不定。 TWO梁知 和H分手一年了,这一年我总是害怕在某个街角和她迎面撞见,我怕我会控制不住自己,给她带来更大的伤害,所以这一年尽量减少上街,减少遇见她的机会。不过我也知道,H根本找不到我,这些也不过是我自己的幻想罢了。 我好想你啊,宝贝! THRE...

慌慌张张,冲冲忙忙

1、 “叮铃铃,叮铃铃。”闹钟响了起来。 我翻过身子来,看了一眼床头的闹铃,才五点多,此时正值十月末的天气,所以天空还没有亮起来。至于闹铃为什么响这么早,这完全是昨天晚上故意调早的效果,我往往会在过早的闹铃响起了之后再将它关掉,然后拿被子往头上一蒙,就可以再眯一会。 现在可不是小的时候了,那个时候自己根本就不用担心自己能睡过头,因为身边总会有一个人比你还着急的人,每当闹铃响了一阵后你还不想起...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