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孕后的职场浩劫

2017-11-02 17:45:07作者:徽韵蒹葭

若兮大学毕业后在一个新闻网站做编辑,她负责热点新闻和乡镇发展动态这两个版块,每天早上八点钟上班,上班期间的工作很简单,就是从一些较大的网站上复制今天发生的热点粘贴到他们自己的网站上,这部分工作既简单,又机械,几乎不需要思考,只要会用电脑的人几乎都可以胜任。

另外一部分工作便是从各个乡镇发来的工作动态中筛选一部分错别字不算多,语句还较通顺的简讯稍作修改,放在网站上,这部分工作初中生就可以胜任。

若兮是个热情开朗的女孩,对生活充满了激情。大学读的是师范,可是她对当老师并没有兴趣,毕业季,在大家忙着参加各个省市的教师编制考试时,她在学校的就业信息里寻找的却是编辑或者记者之类的相关招聘信息,做新闻才是她的兴趣所在,她最崇拜的人是柴静,她希望做那样一个有深度、有温情的写新闻的女子。

找工作的过程很辛苦,因为就读的学校不是211,也不是985,就是一所普通的二本院校,而她在校期间一直忙着打工赚学费生活费,还忙着谈恋爱,并没有花太多的精力在所学习的专业课上,因此整个大学期间,她没当过学生干部,没拿过奖学金,长相和身材都没有可圈可点的地方,是那种扎到人堆里就再也认不出来的女孩。

一些优秀的新闻单位对求职者设的门槛都很高,而她用心制作的那些精美的彩色简历通常是石沉大海,是啊,简历制作得再光鲜漂亮,也无法弥补她的普通和平庸。

终于有单位让她去面试了,就是现在工作的单位,她也顺利通过面试,虽然是个很小的新闻网站,但是至少没有背离她的初衷,她摩拳擦掌,准备在自己人生的第一份工作里绽放光彩,想告诉这个世界,若兮一旦努力起来,也不比别人差的。

她以为上班后每天的工作会是背个小包,拿着录音笔到大街小巷去采访那些慈祥的老者、那些纯真的孩童、那些成功的商人、或者那些贫穷的弱势群体,以此阅尽世间百态,然后让他们的故事从自己的笔尖流淌出来,给更多的人带来感动、温暖或者思考。

然而让她没想到的是他们网站需要的新闻只需复制粘贴,无需她去奔波费心。

这样机械的、缺少思考和创造力的的工作她干了两年。毕业后的一年,她和男友结了婚,看着男友在职场上混得的风生水起,她更是对自己的工作失望至极。整天的复制粘贴让她没有丝毫的成就感。

于是,她四处留心这个城市的所有她感兴趣的招聘信息,终于,一个很好的机会来了,本市的一个工资和福利待遇都不错的国企在招聘,而她也符合所有的招聘条件。

虽然若兮应聘的职位只招聘一个人,但是在这样工作机会并不多的小城市里,能在这样的国企工作是很多人的渴望,考试那天,若兮发现跟她一起竞争的人有100多个,这竞争激烈程度真是不亚于考公务员和教师编制呀!

考试结果三天后公布,若兮第一名!

若兮大学以前一直被称为学霸,她是个很聪慧的女孩,只是在整个大学期间她并没有努力,但是不代表她没有能力,的确,正如她自己说的那样,一旦努力起来,她不比别人差!

面试时她同样表现不俗,最终以综合成绩第一名被这家国企录取!

她很快辞掉了网站的工作,新的单位可真气派,工作楼、宿舍楼、食堂排列得错落有致,男同事个个气宇轩昂,女同事优雅时尚,单位里弥漫着一种积极向上的氛围。

若兮心里乐开了花,想着自己的人生将在这里扎根,发芽直至开出惊艳自己的花,便有一股豪情壮志在她体内升腾,她要在这里展示出最精彩的自己!

她刚到单位的第一天,部门经理把她叫到办公室,说,“若兮,我们这个单位有很大的发展空间,而你在笔试和面试中所表现出来的能力我们老总也非常赞赏,只要你肯努力,将来一定会很有前途,你以后就协助你们办公室的冰凌做好单位的工会和杂志编撰工作,冰凌虽然没有你学历高,但是她是从基层一步步努力做到办公室管理工作的,你虽然学历比她高,但是要虚心向她学习,另外很重要的一点是我知道你已经结婚一年多了,也许下一步你准备生孩子,但是我们老总不喜欢新员工刚进单位不久就请产假生孩子,最好两年之内不要想怀孕的事情。”

兴奋地走出办公室,若兮心想,“我才25岁,这两年不生就不生,等两三年后我的根基扎稳了再生也不迟。”

走进自己的办公室,她热情地和办公室的同事打了招呼,都是和她年龄差不多的女孩,很快她也认识了冰凌,那真是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不淡不浓的一字眉,深深的双眼皮下是一双灵动的似乎会说话的眼睛,高挺的鼻梁上透着一股自信,两片薄薄的嘴唇上涂了点草莓色口红便越发显得莹润,把本就白皙的小脸蛋衬托得更加楚楚动人。说话时面带笑容,眼神里不是若兮所渴望看见的纯真,到底是什么,涉世不深的她并未揣测出来,看起来很友好的冰凌却让人觉得有点难以接近。

新单位每天的工作充满了挑战,由于工会工作要接触各色人等,极大地锻炼了她的应变能力,若兮本就聪慧,再加上努力,在工作中便能很快游刃有余,部门经理很看重她。她也觉得自己的人生从此将会走向正轨,一步步的努力,等着她的便是升职、加薪。

可是两个多月后,她却发现自己意外怀孕了,当验孕棒上的两条红杠清晰地出现在若兮面前时,心中像打翻了五味瓶,欣喜,担忧,紧张,犹疑、沮丧、惊讶全都搅合在一起,在她的心底上下翻腾。

要?不要?这两个问题瞬间在她的心里变成了两个打架的小人,用力撕扯着她。

不要吗?这可是她和老公爱情的结晶,想象着那个小生命已经驻扎在她的体内,怎能忍心把他杀死?可是要的话,就会面临着丢工作的风险,这个小城就业机会如此少,以后还怎么能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

纠结了几天,她和老公商量后决定要留下这个孩子,先瞒着同事和上司吧,能从肚子上看出怀孕是几个月之后的事情,这几个月她要努力向大家证明自己的能力,即使几个月之后被经理和老总发现了,也许她的能力已经被大家认可,怀孕的事情或许就能不了了之。

带着这样的想法,她每天拼命地努力着,但是每天又战战兢兢,像偷了东西担心被别人发现一样,又像做了一件亏心事倍感羞愧。

《怀孕后的职场浩劫》by 徽韵蒹葭

有一天,她办公室的同事晓曼突然小声问她:“若兮,你是不是怀孕了?”如果不是在办公室,若兮差点跳起来,她狐疑而慌乱的看着同事,她一直不是一个会撒谎的人,面对晓曼突如其来的问题,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只觉得脸上又红又热......

晓曼毕竟是个职场老手,她大概猜出了若兮的担忧,默不作声地狡黠地指了指若兮的衣服,原来她的防辐射服漏出来的一角,似乎招摇地在告诉全世界,“看啊,若兮怀孕了!”若兮羞愧地笑了笑,然后把漏出来的那一角塞到了衣服里面。

晓曼把若兮拉出办公室,低声告诉她,“你千万不要让老总知道啊,你还在实习期,他会二话不说找各种理由辞退你的,原来有一个已经工作了两年的同事怀孕了,老总非常不高兴,经常给她小鞋穿。我会替你保密的,能瞒多久就瞒多久吧!还有那个冰凌,你也要提防着点啊,她能凭着不高的学历爬到管理位置,不仅仅靠能力就行了,我不便多说,你以后会慢慢知道的。”

若兮一面感激晓曼的提醒,一面在心里骂着老总,一面又对关于冰凌的事情半信半疑。

徽韵蒹葭
徽韵蒹葭  作家 觅得一方心灵净土写作,安放不安的灵魂,慰藉流逝的岁月。

怀孕后的职场浩劫

人生伊始的这一份深爱

学生,你的镇定来自哪里

到二班上课,真让我有些头疼,不管我使用什么方法,总是抓不住班级同学的脉搏,半个学期过去了,我依然拿这些学生没辙。 这不,刚从办公室走出来,就听到了他们班级同学的声音,不是背书声,而是忽高忽低杂乱无章的说话声。 他们总是学不会在课前复习,我布置的课堂检测,他们一点都不在乎,看来不给他们点厉害瞧瞧,还真不知道马王爷是三只眼了。 进了教室,我严肃地看着大家,“上节课复习的《孟子两章》,没背过课文的...

[微说]有你的牵挂,才能飞得更高

文|百里圆 2017年11月5日 星期日 晴 风筝之所以能飞得更高,不止是因为有风的存在,更要有线的牵挂。 [壹] 蒋睿七岁的时候,爸爸就去东北打工了,大概一年在家陪伴他的时间也就三个月就是冬天临近过年这段时间。蒋睿从小就非常的懂事,不哭不闹,但是内心是非常羡慕其他小朋友的。羡慕他们有爸爸的陪伴。 由于缺少爸爸的陪伴,蒋睿从小有些内向。对他来说,最期望的季节就是冬天,因为下雪以后,爸爸就会回...

谁稀罕当贤妻,无法和解的婆媳关系就让它破碎吧

昨晚一个妈妈群里又因为婆媳关系炸开锅,这就是女孩和妇女最大的区别,女孩看见婆媳大战就绕道,而妇女只要一谈起婆婆,怨气几乎都要按捺不住的。 当然不排除有媳妇强势过婆婆的,不过那也得去婆婆堆里才能听见,媳妇扎堆的地方,都是婆婆刁蛮的比较多。 婆媳成为天敌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婆婆过分干涉小夫妻的生活,喜欢倚老卖老把自己当女主人,说一不二,当家作主,因此导致的夫妻吵架,离婚,可以说是屡见不鲜的。 婆婆们...

呵呵,原来是骗子!

(一) 中午时分,在朋友的小店闲坐,正喝着茶聊着天,从门口进来了一位中年男子。 只见他径直走进店内,朋友以为他是来购物的顾客,站走身来,礼貌的朝他笑了笑,招呼他随意看看。 中年男子却好像没有要购物的意思,他快速地从右肩的帆布包里掏出两颗糖果,朝着我们咧嘴笑道:“老婆刚生了对双胞胎,喜事,请你们吃喜糖!” 我疑惑的望了望中年男子,瞧了瞧他手中那两颗大红色包装的糖果,颜色倒是够鲜艳,够喜庆。 那...

火,火,火|小托夫

一、 罗母生坐在那儿,坐在火边;他说他哪也不想去,只想坐在那儿,坐在火边。算起来,他在那儿坐了有四个钟头了。夜露把他浑身弄得很湿,这种湿气在夜里是看不着的,但能触摸到,也能闻到,那种味道就像带腥气的水草一样好闻。我拉开帐篷的拉链,伸出脑袋,我冲他喊叫:“罗母生,罗母生,去睡觉吧。这里晚上这么冷,去睡觉吧。别冻着了。”他充耳不闻,依然坐在那儿——岿然不动,像一尊黑黢黢的雕像。 我裹着衣服走出来...

大二那年,我留给父亲十万高利贷

爸,我真没借。 那是诈骗电话,你不用管,不要信。 哎呀,我说了我没借就是没借,你咋这么啰嗦,都说了是诈骗电话,明天给我打两千块钱,学校要收费。 学校让交的,你别管了,别忘了啊,我挂了。 挂掉父亲的电话后,我坐在床边,点燃一根烟,拨通了胖子的电话。 喂,胖子,这段时间忙啥呢?是这么个事,能借我一千块钱吗?急用,下月我爸给我生活费了就还你。 好吧,那就算了。 我打了十几通的电话,没有一个人愿意借...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