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最终我还是选择原谅你

2017-11-02 19:45:16作者:耄小毛

《爸,最终我还是选择原谅你》by 耄小毛

又要写爸爸了,提笔前,问自己,为什么总是写爸爸,却从不写妈妈,可能因为我从小到大对妈妈的感情都表现在嘴上,体现在行动上,而对爸爸,却什么都没有表达过,不是我脑子里一片空白,而是思绪万千,无从表达。

  在我小的时候,爸妈的感情特别好,妈妈是标准的全职妈妈,爸爸是顶梁柱,一个人拿工资养着我们一家人,不管在别人眼里还是在我们心里,我们都是无比幸福的一家人。

  后来因为工作的调动,爸爸独身一人去了外地上班,一个月才能回来一次。

才去的前两年,爸爸回家的次数还是挺多的,而且每次回来都给妈妈买了新衣服,给我买了好多好吃的。

  后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爸爸就不怎么回来了,只知道妈妈一打电话就要吵两句。

  有一次快过年了,晚上我们一家人都在看电视,这时爸爸的手机响了,爸扫了一眼就给挂了,起身就去厕所了,这时手机又响了,妈妈就顺手接通了,但是妈妈还没说话,电话那边就传来一个女人的声音,妈妈立马就问找谁,电话那边就断了,女人往往这时最相信第六感了,于是妈妈就气势汹汹地去找爸理论,盘问爸到底是哪个女人大晚上的打电话来,爸自然没睬妈,这时妈妈把这两年压抑的感情都爆发出来了,大吵了起来,吵的特别凶,吓得我把自己都关在房间不敢出去。

  也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的,好像听不到他们吵架了,我也就睡着了。正睡着,妈妈冲进我的房间,我皱着眉,蒙着眼看着披头散发的妈妈:“妈,大半夜的,你干嘛啊?”妈妈把爸爸的手机递给我,说:“你看你爸的手机来了一条短信,看看是不是尾号3499发过来的,这智能手机我还不知道怎么开。”我接过来打开一看,“手机尾号是3499,信息内容是‘睡了没’,妈,你赶紧去睡吧!”我边说着边不耐烦地把手机塞到我妈手里,因为感觉心里还是挺抵触这种偷看别人短信的事,但妈站我床边就是不走,说“你给回一条,问有什么事”“妈,能别乱想那么多吗?大半夜的,你去睡觉行不行!”妈深叹了口气,走出了我的房间。

我真的不愿意相信我的好爸爸竟然在外面有女人了,我真的不愿意相信电视剧里出现的事竟然发生在我们家了,自然我跟爸爸的关系也渐渐微妙起来。

一次回家路上,远远的看到爸爸向我走来,我当时真希望自己是透明的,别让他看见我了,因为实在不想跟他打招呼,我低着头往路的最旁边走了走,但爸还是走近并喊了我,“回去看看你妈,爸走了。”我心里咯噔一下,飞奔回家,果然,家里一片狼藉,听到妈妈在房里哭,我冲进去说,“妈妈,你这是干嘛,天天这么吵,你累不累!”妈妈没有回我,只是停止了哭泣,看着妈妈落寞的背影,抖动着肩膀,我红了眼眶,咬着牙从喉咙底挤出只有自己能听见的声音:“永远不会原谅他!”带上房门,我默默地退了出来,开始收拾残局。

时光悄然地溜走着,我始终带着恨,在平行线上过着没有爸的生活。那时的我只想着早点离开这个没有爸的家。

  后来我的心愿还是达成了,因为我结婚了,跟着我的老公住进了属于我们自己的新房,结婚那天我好开心,因为从来没有如此这样的没有任何心里负担的放松过。

  婚后的日子平淡地过着,一天晚上,老公出差不在家,我一个人吃着零食,看着电视,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我跑去打开门,愣了一下“你怎么喝醉成这样?”看着爸爸醉醺醺的站在门口,我本能地要拉他进来,但爸不进来说:“毛毛,爸来看看你,你现在结婚了,不回家住了,爸回家也看不到你,所以今晚特地来看看你。”我的心猛然一疼,泪水一瞬间落下,看着眼前这个无比憔悴的男人,我的心像刀割了一样疼,扑进爸爸的怀里,大哭了起来。

  忽然回想起听妈妈说过,我结婚后,爸爸坚持要把我的房间保持原样,说哪天我回来了还可以睡。

也许真像别人说的那样,男人到了一定年纪,就会收心。

是的,妈妈早已都原谅你了,我干嘛还不释怀,还不选择原谅。

父女一场,或怨或恨,终究血浓于水,爱深情长!

回 家

回 家 母亲的身体向来不是很好,常因高血压、脑供血不足而整日头昏眼花、手脚麻木。她又有严重的腰椎病,往往数病并发,严重时全身抽搐、卧床不起,寝食不能。虽常年吃药也未见明显疗效,所以我们一直很担心。算命先生有的说的过不了四十九,有的说她难到六十岁。 我总是没有什么根据地对她说:“你的这些病没有生命危险,坚持用药,不要过重劳作,好好保养就行了;你已经过了恶性疾病的高发期,不用担心;按你的面相活过...

有的朋友,要头也不回地绝交

1, 最近江歌案沸沸扬扬,这是一个被朋友坑去性命的故事。我再一次想到了L,那个绝交的L。 L是我的高中同学,高二从普通班升到我们重点班。她的一句“重点班也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激怒了班上原来一大批“老实验班”同学。很快,L成众矢之的,被孤立,被编排。同桌带头说她坏话,我更同情L了。 又怂又圣母的我,选择了私下默默团结她,很快和L成了朋友。其实这也就是一场瞎胡闹,到了高三再也没有人提。我和L却从...

婆婆的爱,是迟到的母爱

说小南被上帝遗忘了,这话一点也不假。 小南从小就知道自己是领养的。因为她的名字,邻居们不止一次地说,小南,小南,你爸妈没闺女,跑到南方领回你来,所以你叫小南。 每次大家这样说,小南都厌恶极了。 时间久了,所有的人都不避讳。养母很直接地训斥小南,告诉她,当年她的亲生母亲一连生了五个女儿,再不想要女儿了。恰逢小南的养父在南方跑运输,想到自己家里就是俩小伙子,担心老了的时候没有人伺候,就把小南抱回...

玉泉村人口普查那件事儿

一九八九年,全国计划生育政策进行到了火热的阶段,为防止虚报漏报。上级领导不断的派人到广大农村进行人口普查,并登记在名册。 清风镇为了积极的响应国家的政策,也开始分批派遣人员到下面的各个村里去进行人口普查。 玉泉村也不例外。村长郭大山和副村长田光荣,接到消息后,就立刻赶往村口去迎接领导的到来。 这次来玉泉村的两位领导分别是王春喜和牛小兰。 王春喜大约50多岁的模样,穿着黑色的制服,头上戴着一顶...

袁洪二三事

01 5月中旬的时候,袁洪找到部门经理,提出离职。这时候部门里已经很多人早就都知道袁洪有跳槽的打算。在三线城市,几乎没有像样的大企业,大多人还是有这样的想法,国企还是很靠谱的。大家都以为袁洪最近可能就是心里又有波动了,因为从入司他就是个牢骚型员工。 这天竟然是真的要离职了,大家一阵的唏嘘。袁洪个不高,不到170,小眼睛一笑就成了一条缝,偶尔眼光闪烁不知道心里又在琢磨什么事。这不在经理办公室又...

周末,拜访法国女人——奥黛特

跟奥黛特相识很久,像门前的大河那么长,已经有七八年了吧,却从没有去过她家,她也从未邀请过我。 直到那个周末,我因为参加完某个活动,游荡在有银杏树叶洒满地的街道,而正好她家就在附近。 于是,我给奥黛特打电话,告诉她我要去她家坐坐,不知道方不方便。她愉快得答应了。 我辗转了几条深色的街,从矮墙拐弯处找到了她的家。 她正站在门口等我,阳光洒在她的脸和酒窝,富有光泽感的头发被一支簪子挽了起来。 我从...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