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的无常||怀念我的门对门邻居

2017-11-02 20:00:15作者:小雨和小黑少

《今日的无常||怀念我的门对门邻居》by 小雨和小黑少

院子里的蓝天

昨晚归家,见院中路上搭了灵棚,这是成都人丧事的习俗,想来是这院中又有一位老年人去世了。我在脑中飞速地把每日遛小黑会遇到的老人过滤了一遍,未敢继续胡乱猜测,只在心中祈愿逝者安息,生者节哀。

今早起来打开手机,却看到小区的微信群里炸了锅的悼念:5-2-5的男主人,英年早逝,一路走好......

我心里一惊,5-2-5,不就是我家对门吗?男主人不是夏天的时候还笑盈盈地帮我扛了一箱上楼吗?

怎么会是他呢?怎么一点动静没有,人就没了呢?我的心中不由地升起一股悲伤来。

现实社会里邻人之间早已形成熟悉的陌生人的定式,我甚至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是每天上上下下总会遇到,笑着点个头,并不深交。只是到底门对门,再怎么也是有几分的熟悉。

这个脸上总挂着憨笑的男子,搬进这个院子还不到两年,和我一样有着一阳台的绿植和鲜花,我曾盼着他家的蔷薇爬过来开在我的眼前,也因他爱花,对他印象颇好。

我记得房子装修的时候就经常只看见他一个人,忙前忙后地打理一切装修事宜,直到去年春节全家搬了进来,才看见他的妻儿。

看得出他待她的妻子很好,上楼的时候他的妻子总是昂首走在前面,他则一手拎一大堆东西一手牵着小儿子,后面是大儿子䟨着。一家子笑哈哈地进门,不久便有肉香飘了出来,惹得我家小黑好几次偷跑出去,又适逢他家门沒有关死,在他家里人没有发现之前,小黑常成功在他家厨房偷到肉吃。若是被发现了,他也只是善意地把小黑赶出来,并无恼意。

有时候我回来的早,带小黑出门,便见他牵着小儿子下楼往外前,不多时便见他的妻子开车进了院子,原来他是去迎他的妻子回家。他会打开车门拿出车上的大小袋子,一脸笑意地关好车门,目送妻子开车进地下停车场,又牵着儿子在单元门口等妻从停车场上来,一家人便又笑哈哈地上楼了。

夏天的时候,他们一家正在门口,他见我正为快递来的一箱酒发愁,便主动帮我搬上去。他的妻子依然活色生香地走在前面,脸上挂着丈夫助人为乐的小得意。

我常在他们关上门后想起“

对不起,苦短的一生

最后一次见小柯,大概是九年前吧,她穿着一条红裙子,笑着跟我挥手道别……如今,我又遇到她了,她躺在冰冷的骨灰盒里…… 我依稀记得,那是一个深秋的傍晚,她姑父来学校,和班主任说了几句,就把她从学校带走,她低着头仿佛是个做错事的孩子,那时,她十二岁,也还只是个孩子…… 有人说,她辍学了,家里没钱给她上学,他要去打工补贴家用;有人说,小柯的生母来找她了,要带她去省城上学……后来,警察来了,抓走了我们...

爱,随风而逝

“一场风,叶子全落了。”素素感叹道。 “毕竟是晚秋时节。”子期裹了裹风衣。 风把霾吹走了,却是难得的好天气。 两人从护国寺街走出来,站在十字路口等红绿灯,素素扭头看了一眼道旁的梅兰芳故居,有零散的游人进进出出。她和子期准备去什刹海拍些照片,子期平时一心扑在工作上,忙忙碌碌,难得有时间,今天是两个人相恋八周年的纪念日,借着这个理由,素素才把子期央求出来。 素素是自由职业者,经营着一个微信公众号...

写文章别纠结 越纠结越写不出来

很多朋友都会有一个写作感触,发现写的越多越不敢写了,为啥呢? 当我们写一个题材写很久的时候,你会发现有一种厌倦感,发现找不到写的欲望了,就会陷入深深纠结当中。其实这是一种很正常的写作现象,我写历史也是一样,写了几百个历史人物,难免会有厌倦的情绪。 这个时候我们可以换一种写作题材来写,写一些自己不太涉及的领域,比如心情杂文,比如随便写一些小事。 如果实在没得写推荐大家去读一下梁实秋先生的《雅舍...

一个17年毕业生北漂的第一年

01 晚上九点半。 李娟终于走出了公司。随着咔嚓一声大门落锁,李娟忙碌了一天的心也终于能得到片刻的放松。 李娟是17届毕业生,刚刚毕业半年。李娟学的是酒店管理专业,工作却是新媒体运营。她从来都没有想过,有一天会跟文字打交道,她也没有想过会把自己的兴趣变成自己的工作。 李娟虽然是酒店管理的学生,可是她喜欢写作,喜欢看书,喜欢书法。她从初中就开始订阅哲思,意林,这一订就是六年。 别人的高中都是奋...

不合适的人,就分手吧

傍晚,有个姑娘给我留言说:槿乐姐,我给他说分手了,我好想哭。 我是知道这个姑娘的,从今年的九月份开始,这个姑娘就一直把我当成她的心事树洞,转眼十一月了,我听了她许多小故事,有平淡的也有心痛的,我想告诉你们,她真的是一个没有被爱情善待的姑娘。 这里简称姑娘叫小A,小A喜欢的人叫小C。 1 九月份的时候,小A第一次给我留言,文字很短,但字里行间皆是小欢喜。小A说,她喜欢了很久的人同意跟她在一起了...

安和桥北 路往西行

马当大安和两岁,他们的相识还得益于大学的校庆。那一天,是那年夏天温度最高的一天,太阳的光洒在街道上,已经称不上是温暖了,而应是炽热。 马当是大安和两届的同门师哥,这一年安和读大三,而马当在一个沿海的城市读研一。辅导员把他们都聚在一起的时候,安和一下子就看见了人群中个子比较高的马当,穿了一件白T一条运动裤,是安和中意的夏天的穿搭。安和走了过去问马当是在哪里读的研,然后又问:“打算去哪儿读博阿。...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