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谢你。赠予的空喜欢。

2017-11-02 20:00:17作者:YoGi_Chueng

《谢谢你。赠予的空喜欢。》by YoGi_Chueng

“做一个沉重的梦,会有减肥效果。”

  ——前言

时隔一个多月。

昨晚做了一个梦,冗长得像一个世纪。

我梦见了小央,那个我曾喜欢的女孩。

初次遇见小央是在一次音乐会上。

当时我像旁观者一般,冷眼地坐着欣赏台上表演。

恰巧,她就在我旁边。

演唱开始,她雀跃如同飞出笼子的小鸟。我也以为她只是刚开始兴奋而已,可十来首过后,她依然像只小精灵一般,随着全场歌迷一起打call,乐此不疲。

我开始注意起了这个女孩,心理好奇,这瘦薄的身子里边究竟藏有多少肾上腺才能让她一直兴奋到现在啊……

会过半场,全场高潮。

她旋转着右手,欢呼着。而我竟也被不知不觉影响了,肢体僵硬地跟着她一起扭动了起来,渐渐放开,直至会场结束。

期间我们简单交谈了几句,并相互加了微信。

接下来的日子,我与小央保持了联系。

我们从摄影聊到了文学,从美食聊到了健身,从相对论聊到了宇宙大爆炸。好像有种酒逢知己千杯少之感。

小央说,她想养着巴哥,名字要叫巴扎黑。

小央说,她喜欢吃甜,讨厌吃醋。

……

而她所说的这一切,我记在了心里。

像我这种记人名都记不住的,竟然能记住了这么多,我也佩服起了自己。

于是,就这样,我们了解彼此,熟络了起来。

海洋重新升起

-1- 有一次和老妈通电话,说着说着,老妈话锋一转,问我:“你还记得和一起玩大的海阳吗?” 我心里很疑惑,怎么突然说起来他了呢,就问:“记得啊,怎么了?” 我妈很不平静的说:“死了,前天走的!” 诧异的我不敢相信,他才比我大一岁,不是还在上大学吗,就问我妈:“怎么了,他不是正上大学的吗?” “是啊,就回家下地干了点活,回家躺着就没气了?你刘叔和刘婶都哭的不行了!”我妈语气里也满是不舍! “真...

这座城市风很大 | 为梦想努力,我们终会御风翱翔

开车路过城中村,如同以往的杂乱,小商小贩的推车横七竖八的停靠在路边,沿街的叫卖声此起彼浮,三四层楼的自建房电线如蜘蛛网一般盘织交错。 我对开车的先生说:“这么多年,这里还是一点都没改变啊。” “是啊,我们住在这里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他顿了一下,说道:“现在想起住在这里的情景,仿佛已经过去一个世纪了。” 其实,不过是六年前罢了。 六年前,怀抱着对新生活的向往和对这座城市的喜爱,我和先生双双来...

一直惦记着你,我的外公

一我打一生下来就跟着外公外婆生活了,那时候由于父母在外打工带着我也不方便。那时候也没有奶粉喝所以我是喝着米汤长大的孩子!现在看到我,大家都说我很瘦,我想说其实是营养不良,需要增肥一点哈! 我现在呢,想要说说我的外公!外公年轻的时候是磨铁的,所以细小的颗粒和粉尘进入了外公的肺里,就这样日积月累的,导致了我外公经常呼吸困难!上趟街买个酒中途都要休息三次! 我的外公有个外号叫大炮,我问过我外婆为什...

恋爱的颜色,非黑即白,还有灰色幽默

一个人在天台,天下起鹅毛小雪,戴上毛线织的白帽子,脚穿雪地靴来回折荡,单曲循环放着那首《因为单身的缘故》,提溜几罐青岛纯生,微微醉,大放厥词,凭空向天长吼,反复念着一首诗: 瘦杨被风吹,停了又动 从何方来的风?经过这里 烟草被点燃,吞了又吐 我于母亲的子宫生,应在何方竖起墓碑 还未见过高山,海洋,和真爱 泪水就已归还泪水 还未熬过一个四季 就迫不及踩上飘往别处的风筝 这首诗不长,经常想起了开...

袁洪二三事

01 5月中旬的时候,袁洪找到部门经理,提出离职。这时候部门里已经很多人早就都知道袁洪有跳槽的打算。在三线城市,几乎没有像样的大企业,大多人还是有这样的想法,国企还是很靠谱的。大家都以为袁洪最近可能就是心里又有波动了,因为从入司他就是个牢骚型员工。 这天竟然是真的要离职了,大家一阵的唏嘘。袁洪个不高,不到170,小眼睛一笑就成了一条缝,偶尔眼光闪烁不知道心里又在琢磨什么事。这不在经理办公室又...

关于“二胎”的胡思乱想

01 几年前的一个晚上,我们在超市看到一个亲戚挺着个大肚子,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真的是你?快生了吧?” 当时的我真的非常震惊:印象中,他们的孩子已经很大了,而且还是个男孩,按照国家的有关政策,他们是不允许生第二胎的。 而如今,她居然可以“肆无忌惮”地挺着大肚子在超市里采购,这不得不让我惊讶。 回家后上网,和我二姐说起这件事,我二姐也告诉我一件事:还记得阿棉吗?她也生了一个儿子,已经4...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