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未曾牵过你的手,却感受过你温柔

2017-11-02 20:00:20作者:QueridoTommy

他陪我走到了园区门口,说要买宵夜。

我说,我和你一起去吧,还想再走一下。

他拒绝,算了吧,我一个人去就好了。

我不再多说,点头答应;他转身离开,我回过头,往园区里面走了几步,然后猛地止住了脚步。

我还不想回去。

夜太长,不想睁着眼睛等天亮。

我在园区们口站了足足五分钟,直到确定他不会再出现在我的视线范围内,然后转身离开园区,走到了生活区外围的沥青路。

这曾是我们最喜欢的活动之一——漫步校园。

我们曾在数不清的晚上相约,绕着校园毫无目的地闲逛,聊梦想、聊朋友、聊家人,却始终没有聊到对彼此的心意。

细想上一次认真聊天,已经是三年前了。

第一次远离长大的小镇,独自坐上长达四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来到这个安逸的城市上大学。

一切都是新的,新的环境、新的同学、新的上课方式,我对一切新颖的东西好奇都跃跃欲试。其中包括我从来都不擅长的长跑。当看到重马开放报名的时候,我果断地交了报名费,想要去做一些不一样的事情。

和他就是在去重庆的火车上认识的。

同行的小伙伴都是校友,基本上男女各半。其中有两个认识的女生想坐一起,就商量着换座位。于是,他就理所当然地坐到了我的对面。

初次见面,他有点腼腆,本着不想冷场和让对方尴尬的原则,我主动打开了话题。简单的寒暄过后,我渐渐发现我们之间竟然有那么多的共同点,对动物的喜爱、对户外运动的热爱、对美剧的狂热……两人一拍即合,五个多小时的行程,我们从开始聊到了结束,他主动要了我的联系方式,我们成为了好友。

我们一起骑行走过了成都的大街小巷,参加了各种各样的活动和游戏,在深夜的大排档喝酒撸串,在共同的好友面前狂损对方,在对方需要的时候默默守候。

他从不需要我开口,每次骑车,都主动骑在马路外侧;外出时无论天气如何都会带上一把伞,我笑他一个大老爷们儿还这么讲究,他总是挤兑我,阴天防雨,晴天防晒,你一个女孩子怎么就过得这么糙汉呢?只要我一喊饿,他就会吐槽,这么能吃,你以后肯定找不到男朋友,然后像哆啦A梦一样变出各种零食。

我们都没有说,以一种微妙的默契维持着这种友谊,我们有聊不完的天、说不完的话,可是就好像有一种莫名的力量支配着我们,话题从没有走进恋爱的禁区。

我享受着这种没有负担的友情,直到有一天大白跟我说,涛哥恋爱了。

我不信,怎么可能?

她翻出了他前几天更新的空间,最新一条动态是他和一个女生的合照,他圈出了那个女生,写道,遇上你是我最大的幸运,评论里都是吐槽他虐狗的段子。

我有点懵,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他怎么就恋爱了呢?

我接着往前翻,看到了那个女生和他之间的互动。自从他们认识之后,那个女生几乎会在他所有的动态下评论,而我的评论基本上停留在我们刚开始认识的几个月。

那个女生笑起来很阳光,也热爱骑行,这就是他们认识的原因。

我摇摇头,跟大白说,涛哥现在也算是名草有主了,我也得加油啦。

还是同样的默契,我们渐渐地从彼此的世界中消失了,只有偶尔遇到的时候打个招呼。我慢慢地淡忘了曾经有过的悸动,但心中时不时会觉得空落落的。但人是一种很神奇的动物,再强烈的兴奋也会归于平淡,再剧烈的寂寞也会走向平静。

我逐渐习惯了没有他的生活,也不再关注他的动向。因为我知道,越关注就会投入得越多,而属于我的时代已经过去,我再也无法成为他心口的朱砂痣、窗前的明月光。

再后来,大四他签了海外的工作,女朋友选择了考研。和朋友们聚会的时候又聊到了他,大白说,涛哥好像和他女朋友分手了。我没回应,但沉寂已久的心却起了波澜。

圣诞节前一个月,我把涛哥约了出来。他在图书馆自习,起初拒绝,在我再三的坚持下他勉强答应了。

心里打定了主意,成败在此一举。

但我却表现得不像是我了,从他答应见我起,我就完全地凌乱了,心跳过速、血压狂飙、手心出汗、嗓音发抖。

2017,我们一起 | 和文字地久天长下去

图文|白梨安 哪有什么技巧与捷径啊。凭借着的,也不过是一腔热血,一直写、持续写罢了。 -1- 前些日子,我曾和一位简友说:“明天我写篇在简书如何赚稿费的文章”。 谁知,明天遥遥无期,一拖竟拖到了两个礼拜以后的今天。 我是在7月19日来到简书,第一篇文章《离开城市的喧嚣以后,我在北方村庄寻找到诗意与宁静》一投稿,便被首页收录。 一个好的开始,必会有个好的续接。 当天下午,我因随先生出门赶庙会,...

我在北京流浪,却回不了家乡

我来北京已经三年了,终于现在在一份工作上稳定下来了。这边有我以前的一个好哥们,他比我早来两年。我当初刚来的时候,就是他帮我找的房子。那房子很小很破,但对于我们这些人来说,有个地方可以住就很好了,还挑剔些什么呢? 北京城很大,比我家乡的那个小县城要富庶繁华得多。但我其实是一个恋家的人。而且父亲有心脏病,母亲身体也不太好,二老在家没个人照料也挺难为的。我今年二十六,婚姻的事情却根...

你愿意让我做你孩子的爸爸吗?

1. 一个月前,田东的女朋友苏妍接到老家邻居打来的电话,说苏妍的妈妈买菜的时候在菜市场门口晕倒了,已经送到了医院抢救,医生说是突发性脑溢血,让苏妍赶紧回家。苏妍当时吓的手机都抖掉在了地上,回过神,立马上网买回家的票。近两天的飞机票火车票都没了,苏妍买了张高铁站票,连夜赶回了家。 2. 三周前,苏妍给田东打来电话说,她妈妈没抢救过来,去世了。田东听着苏妍沙哑虚弱的 嗓音,很是心疼,安慰着苏妍。...

不爱做家务的小豆豆

小豆豆今年七岁了,上小学一年级。她是个爱笑又有礼貌的小姑娘,小朋友们都喜欢和她一起玩。这个呀,你们都已经知道啦! 豆豆特别爱学习,语文课、数学课、英语课、美术课、音乐课、科学课……她每个都喜欢。她喜欢上学,喜欢看书,喜欢上兴趣班。 不过呀,有一件事情她特别特别的不喜欢,就是做家务。在家里,妈妈总喜欢要求豆豆做家务说:""豆豆,去把阳台上的花浇一下吧!" "豆豆,帮妈妈收拾一下餐桌吧!" "豆...

“快高考了,你还是别害他” ​​​​

文 | 林栀蓝 01. 江林绾初次见到沈之涯时,他似乎也正发着烧。 那年江林绾读高二,上学期的期末考,英语和语文皆是年级第一,而数学却是倒数第一。她还记得那天数学老师的脸黑得吓人,老师走到她面前,咬牙切齿地问:“江林绾,你是不是对我有意见?” 她悄悄把手里的言情杂志塞进抽屉里,装傻:“老师您想多了。” 数学老师却已经转身走了出去。 只是当天下午放学,数学老师突然又进了教室,笑眯眯地将一个男孩...

男子酒吧哭成狗,只因一瓶酒

傍晚一间有些破落的酒吧,里面人很少,吧台上更是只有一个男人一杯又一杯的喝着酒,只是手里紧紧握着一个酒瓶。 “我曾经以为自己是一个坚强的男人。”酒吧桌台上有些醉意的失意男子喃喃着。 这个男人是我的客户,我是一名调酒师,每天都会遇到一些失意的、得意的、买醉的客户,有一些喝醉了之后会大吵会大闹,这个时候便由保安出面就行了。而有的比较安静一些的就闷头喝酒,当然还有一些像张毅,对了这是他口中说出的名字...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