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个生动的店

2017-11-02 20:00:23作者:杜筠若

《开个生动的店》by 杜筠若

前几日一个旧同事告诉我她离开了这个行业,并在老家筹备民宿。我夸她为梦想而战,真好。昨日和朋友聊天,谈到如果离开这个行业,我们应该做点啥。她说她可以去卖臭豆腐和麻辣烫。

哈。我真的希望开一家麻辣烫店。

但我最初的创业梦不是开店。大概刚毕业那会吧,工作忙碌,但是收入总是不得如意,加上有迷茫与无奈。加之住在城中村,每日走在熙熙攘攘的各种地摊上,我就也特别希望去摆个地摊。也许是从未经历过,那时候我觉得摆地摊自由,有奔头;努力看得见回报;当然也有各种媒体新闻市场会有摆地摊的收入报道,就更是觉得,一份付出一份收获,至多和城管多些周旋。我和妹妹还真的研究过销售什么产品,货源,哪个点合适。当然这些最终都没有得以实现,但是我现在每次经过天桥或者曾经我们相中的位置,我就会想起,那段很有憧憬的时光。真是又愿意付出,又舍得去遐想的年龄。

至于后来为什么没有实现,大概是实在是忙吧。我现在都想不清楚那时候怎么会那么忙,以至于我常常觉得那是段浪费掉了的时间。不然有段摆地摊的经验估计也是很好的。

再后来不知道怎么了,我又想开个麻辣烫店。大概是因为住的楼下之前有一家好吃的麻辣烫店。虽开在僻巷,但是生意居然还不错。我仔细观察过老板的日常作息表,待到相熟后也会聊一些成本,利润的话题。我猜估计是那时候她描述的成本和利润空间让我心动。这个想法很多身边的朋友都知道,以至于他们后来我一谈开玩笑,他们就笑我又是麻辣烫吗。然后大家哈哈哈的一阵嬉闹。我猜,大家都在某一刻都会沉溺在对过去自己的不成熟想法的痴笑中,我就经常这样。

同样,这也是一个想法,没有实际在操作。我现在想来,应该是我那时候还极度不自信,不觉得一旦放弃工作来创业,自己能否胜任。这么想来,如此风险评估的我好像也是对的。要不是朋友提起,我都不会记起自己曾经如此热烈的盼望开一个店。

这几年,摆地摊和麻辣烫店很显然没有过去的盛景了。就我自己,都很少吃麻辣烫了。

这几年,我都几乎就没在想过开店这个事了。甚至有猎头找我,我都笑说我已经没有创业的激情了。这几年,对职场,工作,人事有了更深的认知和了解。倒不是真的没有创业激情,而是更想将手头的事情做好。过去的所有想法,无非是因为工作和生活无法平衡,而这情况已在努力下逐渐呈现彼此共进:认真工作,好好生活。

但从不代表就忘记了最初的出发在哪里。

努力考个证,无非是希望自己在过去读书时没有好好巩固好的系统学习,再去梳理;

学个技术,想象着自己也是有技傍身的得意;

大概大家都想不到吧。所有人都以为,我最想开的店是书店,花店,咖啡店。可是我却告诉你们,我想开麻辣烫店。

人们经常会认为对爱好的经营可以直接转化为谋生的渠道的,殊不知,有时候爱好的经营仅仅可能是为了养心。我无法想象我的生活中如果没有书店花店,世界会枯燥成什么样。但是我更无法想象,如果我的生活变成书店花店来谋生,我会不会产生深深的自我怀疑和安全感体系的倾斜。

尤其是你可能是爱好,而不是专长。

所以啊,为什么工作?维持一切现状,方能有所突破,披荆斩棘,过上你希望的有秩序的,规律的,与工作平衡的生活。

昨日遇见的负能量实在太多。我深呼吸后发觉自己也没太当一回事。还有朋友笑我,你这样不悲不喜和抑郁症挺像的。我斜他一眼说:你看哪个抑郁症的人不是有专长的人。我这种只想开麻辣店的人,不会得抑郁症的。

麻辣烫店虽下里巴人,可是接地气,充满烟火气啊。天下事,没有谁不会被生动的烟火气感动到,激励到的。如果有,那就算还不够生动。这么想来,开个火锅店也可以啊,不远处有花店和书店就是完美。

【无戒365挑战营第九天】

杜筠若
杜筠若  作家 爱读书,喜文字 公众号:看风吹过蔷薇

开个生动的店

我要“妹妹”

前几天和姐姐闲聊,说到在弟弟孩子满月宴上,遇到的一个小男孩时,我和姐姐便大笑不已,直叹那孩子有趣、可爱。 那天,弟弟家里非常热闹,上上下下透着一股喜庆劲,都在为二宝的到来感到由衷的高兴。 那天, 弟弟一家子自然是不得闲,孩子便由我抱着照看。我坐在弟弟门前的一颗大树下,天气比较暖和,我一边抱着孩子晒太阳,一边斜眼看着门前菜地里玩耍的孩子,菜地被孩子们早已挖的高低不平,面目全非,看来都不用再翻田...

不管你在哪里,请记得疼爱自己

我很喜欢一句话,你的孤独,虽败犹荣。 我并没有读过这本书,但是在看到书名的第一眼,眼泪就流下来了。 几年前,我也还是个强说着忧愁的少女。在灯红酒绿的世界里,故作深沉。 那时候的我,还会因为一本言情小说猝不及防的哭上一场。还会因为糟心的事情在日记本上密密麻麻写上一通。 偶尔喝上一口酒,明明浓度很低,却还是觉得喉头一辣。 在那时,我知道,有人疼我,家人,朋友。我的生活一天一天,放荡不羁。 到如今...

痛了,不痛了?我们长大了!

怎么样,才算长大? 今年有很多美好的安排,有些去做了,有些计划了,有些延迟了,但总的来说起码有好事发生。 但是一些悲伤的事情也在发生,而且总是在我们觉得一切都开始好起来的时候,会出现疼痛。 今年真的是能感觉到越来越能体谅为人、为父母的难处。一下子长大了…… 阿雪坐在窗边,望向南国不会枯黄的秋叶,开始了思考,人一生有何意义,不明所以的降临,普普通通的活着,或艰难、或困苦,然后在悲悲戚戚中离去,...

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值多少钱?

北京房价那么高,我难道不如一个卫生间? 01. 大红住我家楼下,孩子在我学校,因为有时交流孩子情况,我们渐渐熟悉。她先生姓宋,某局办公室主任,科级干部。 大红嗓门大、脾气爆,也不爱打扮,四十出头的她看起来比同龄人老很多。但是,她是个能干勤快、热心善良的女人。我忙的时候,她经常帮我买菜;我要是出差,她还会喊孩子去她家吃饭。 对自家的先生和儿子更不用说,吃穿照顾得妥妥贴贴。 公婆和他们住一起,一...

【小芒果食札】油炸鱼元,我是标准起草人,我有话说

油炸鱼元 文/芒果君爷爷 制作/芒果君奶奶 鱼圆,在荆州亦作鱼元。 诸君千万不要以为用此“元”代替彼“圆”是用错了字。元,圆通用由来已久,若存疑,翻一翻钱夹里的钞票和镍币,不就昭然若揭了吗? 鱼元,鱼糕这对孪生姐妹菜,在小城被认为是百肴之首。鱼圆谓元子,鱼糕叫头子,俚名虽然俗气,但人们依然视其为小城筳宴之珍馐。大凡酒宴,鱼圆鱼糕总是率先登场接受食客口舌品评的。近年来,鱼糕获得地理标志产品称号...

我用了21年,终于活成没心没肺的少年

我用了21年,终于活成没心没肺的少年 |刘斯郎 01. 有时候想想自己这些年,有点瘆得慌。左右周思也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没心没肺的人。没心没肺地不思念父母和亲人,没心没肺地想不起家在哪,心头像是总没什么事能牵挂的,连在街头目睹生命的陨落也显得无波无澜。 有时候我在想,该不会是我童年的阴影没有消去所致的吧?但我又想不起来我的童年有什么值得挂记的阴影。脑海中只有故乡小村的妇人怼嘴破骂的情境,...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