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座城市风很大|那年 初到苏州城

2017-11-08 16:39:41作者:燕尾蝶_

《这座城市风很大|那年 初到苏州城》by 燕尾蝶_

1

刚来苏州那一年是二零零三年。那一年,非典肆虐。

我们几十个同学被装在一辆大巴车里,戴着厚厚的对自己生命防护的口罩,浩浩荡荡的来到这座城市。

那时候入职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军训。六月份,天已经很热,可是每个人都得戴着帽子和口罩,每天上下班都要测量体温。也许当时年纪小,那时候没有任何对生命被威胁的恐惧,就是觉得呼吸好不自由啊。

入职的第三天,我们队伍里就有一个女孩开始有发热的症状。于是,我们那一队被安排隔离十五天。每个人发了一支温度计,每个宿舍配了一个组长,每天早晚准时向公司汇报被隔离人员的体温状况。

那时候刚刚走出校园,上班对我们来说是一件很特别很有仪式感的事情。热情才刚刚开始点燃,一下子又被现实浇灭。人生地不熟,哪儿都不能去,我们同学之间就成了互相依附的浮萍。所以那时候同学之间关系特别亲近。

2

至今记得当时宿舍大院里烧火卖水的伯伯。那时候一壶水一毛钱,大一点的水壶装满则需要两毛钱。每天要喝水洗头洗澡,所以每天要好几次去烧水伯伯那里。所以没几天便熟识了。

烧水伯伯是个慈祥的老人,慈眉善目,而且总是乐呵呵的。几天之后,我再去打水的时候,伯伯便坚持不再收钱了。他说你们这群娃娃也不容易,刚刚离开父母,手里也没钱,我家孩子也不比你们大多少,就当伯伯给自家孩子添一壶热水了。

命运是如此厚待于我。刚刚走入社会,便遇见这么善良的老人。感恩。

3

因为住宿环境太过于混乱,里里外外都是被学校直接安排过来的来自四面八方的人儿。当时又谣传说什么房东有黑暗势力,所以这里才房租又高环境又差,还听说如果能早走就早走,不然以后想走都走不了。

人心惶惶。终于,男生同学开始出去找房子。没两天,便觅得佳处。距我们当时宿舍的一公里之外,一座精致的私人院落,刚好有两大间空的房间要出租。

月黑风高的夜晚,夜里十二点,别人都入睡了。我们一群人悄悄的,没有告诉任何人,荒一般离了原来的宿舍,夹带一群人的行李,像极了无家可归的流浪小孩,紧张又觉得刺激。

新房东是地地道道的本地人,一对中年夫妻,还有一个正上高中的儿子。房东住在楼上,出租给我们的是楼下的两个大间。五个男生,六个女生,再加一堆的行李,房东有点被惊到了,说怎么这么多人。

我们上班的第二个月开始,女房东便闹着要涨房租,理由是我们人太多了,必须得涨,而且水电费也得涨。大概她是一个女人的缘故,又矮又瘦,不强壮也不吓人,我们也不怕她,就跟她理论起来。吵闹声自然惊到了这家的男主人,男主人倒是一脸和气,说你犯得着吗,跟一群孩子置什么气,你差那几块钱吗?女主人自然是一脸的受伤害。

所以那一次开始,男主人就成了我们心目当中的英雄和保护神。

有时候女房东会因为一毛钱两毛钱的水电费零头跟我们相持不下,不是我们不给她,有时候真是没有那个小小的硬币在手,不得已才会少她那一毛钱。可是女房东不依不饶。我们只好跑到小店去换。如果刚好被男主人遇到,肯定又被轻轻松松的给免去了。

大概是性格至此吧,有一次我们去小店打开水。女房东刚好有事走不开便要求我们帮她带一壶。我们都是大大咧咧的孩子,顺路而已。不成想她回来非要把一毛钱的开水钱给我们。我们说阿姨别给了,我们顺路带一下应该的。本是想告诉她我们不在乎那几毛钱,本是想让她明白除钱之外人还有感情在的。可是她很固执的坚持一定要还给我们。

以后的好几年里,苏城房东阿姨这种斤斤计较没有人情味的小市民形象根深蒂固的置入在我内心里,以至于包括后来苏州的男孩子追求我我就吓的连连摆手赶紧撇清关系。

我一直固执的以为,我们农村来的孩子虽然穷,但是坦率大方,真诚厚道,就像田里的泥土一样,虽然朴实,但是与大自然亲密无间。那种时时提防和计较的日子,我们农村的孩子一定是过不来也弄不懂的。

那一年小华找到了新的工作,搬离了我们原来的住处。几天后她提了一大袋从街上买的热乎乎的饼去看我们,却被女房东拒之门外。理由就是她已经不在这儿住了,房租已经不交了,为什么还要过来这儿呢?

也就是那一次,我们几个一向迁就她脾气的女孩子第一次和她大声的理论起来。我们很大声的问她:我们在您这儿这么久了,您眼里除了钱难道一点点感情都没有吗?您不觉得今天你的做法很过分吗?别说她已经在您这儿住了这么久了,就算是没在这儿住过,进门看看我们不少您什么东西吧!

终于答应让进来。可是十分钟之后,她准时的出现在我们门口。交叉着胳膊,小小的斜盯着我们的眼睛。那一刻,真正能体会到什么叫做无语,也真正能体会到什么是无情。

不是说所有的苏城女主人都这样。男主人不是特别好嘛。还有初来时相识的烧水伯伯,都很好。可是同一空间下目睹她为人处世的那一年,真的给我很大的心里阴影,面积大到让我对那一个年龄段的阿姨都觉得恐惧。

4

我们一群人,一直在一起,一块上班一块下班,日子大多是开心的。

上班时,只要闲着有一点空,便跑到另外一个人的部门去瞅瞅,瞅一眼,心里就觉得踏实。

下班时乘厂车,位置一直是不够用的,总有一小部分人是站着的。然后下班出来早一点点的同学便飞奔过去抢座位,而通常抢座位的那个人,是从来不坐的,座位都是留给后到的同学的。

燕尾蝶_
燕尾蝶_  作家 喜欢阅读,信仰文字。不喜随波逐流,只愿我手写我心。一直写,一直写,一直写下去。很多年以后,你看,这是我的徽章。

这座城市风很大|那年 初到苏州城

一场车祸 几多人心

若我生为男子,必许你红妆十里

亲爱的某人: 遇到你之前,我庆幸自己是个女孩,遇到你以后,我希望自己是个男孩。 想给你写一封情书,想了很久,却不知如何下笔,后来,选了四个题目给你看,问你喜欢哪一个。 你说你喜欢最后一个,还开玩笑地说:“是不是写情诗,一看就是写情诗的题目。” 我拼命抑制住内心想告诉你的狂热冲动,缓缓打出了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话题,扯到天边去了。 当然,我用的还是你选的题目,你一定想不到,我写的不是情诗,是情书...

故事烩15 | 当幸福走了样儿

在我没结婚之前,每当听到别人提起一家三口,在我的脑海中总会浮现出一个美丽的画面: 三个人手拉着手,海风吹拂着母亲的长发,白色的长裙随风有律动地摇摆,像在跳舞; 父亲伟岸挺拔的身躯矗立在身旁,就像一座灯塔,照亮着一家人前进的方向; 孩子一会看看母亲,一会又看看旁边的父亲,开心地笑着; 三个人的笑声此起彼伏,与海浪拍打礁石的声音混响在一起,一家人在沙滩上尽情地奔跑、追逐、嬉戏,阳光给每个人的身上...

蔡 福 顺 王阳明龙场悟道的传说

关于龙场悟道,有这样一个有趣的传闻,说王阳明在被发配到贵州龙场时期,曾经梦到孟子向他讲述良知的真意,他根据孟子讲述的理论,创造了心学。后来人们以讹传讹,居然传说成了王阳明听到了上天的声音;还有的说当天夜晚满天红光,一团火红的火团落到王阳明居住的房间。 其实,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 明朝正德元年(1506年),王阳明因为上书皇上,得罪宦官刘瑾,遭受酷刑,身陷囹圄,出狱后又被发配到贵州龙场。正德三...

“我们是什么?” “一夜情”

程锦,于情于理,我都欠你一个结局。 这是萧妍视死如归的爱情,背包的远方,是遇见程锦的北方。 他曾说:第一次对你动心,在北方。 那时候萧妍是自由摄影师,总是一辆吉普上路,拍可可西里的藏羚羊,看着它们从恐惧到友好。 “别让它觉得人类都很善良。”这是程锦对萧妍说的第一句话。 程锦说的没错,作为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的护卫队队长,他清楚盗猎者的手段,他们残忍,凶狠,成堆的羊皮、鹿皮,是他们来到可可西里的...

叶羽的一天

叶羽越来越忙了。 早晨五六点,不用闹钟,潜意识就会叫醒身困体乏的她。也想赖床的,但是不起床就头疼,颈椎不好,躺久了就不舒服。 于是起床,抓紧时间进行20分钟的练笔,昨天自由写作群的作业需要完成。 说起这个写作群,叶羽真心感到高兴!感谢互联网时代,让她接触到这个美好的圈子,这里有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这里是让梦想插上翅膀的地方。 简单洗漱之后,叶羽出门上班。在公交车上的20分钟里,她打开手机,在...

夜深人静,失散的爱人如今在谁床上

我写了一年故事。 黯然神伤的,欢欣鼓舞的,孑孓独行的,匪夷所思的。 我听了很多故事。 狗血的,矫情的,卑微的,释然的。 这些故事作为一个个需要超度的亡魂,在我的笔下变成岁月喑哑鸣唱的篇章。那些心情在岁月中已经难辨真假,讲故事的人也远去在人海茫茫。 我想,他们大概已经原谅了过去吧,就算不能原谅还可以遗忘。世间大多成长,不过前人栽树,后人乘凉。 蔷薇旅人,昨夜星辰。 -1- 小天很胖,小彤很瘦。...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