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天 是用来尿床的季节

2017-11-08 16:39:45作者:专三千

《秋天 是用来尿床的季节》by 专三千

文/专三千

我从食堂后面穿过情人坡,来到后山。南方的山头秃得要慢点,虽然草迟早会没,但是我相信情人坡永远会是绿油油的。

我很不喜欢这种铺上草皮长出的草,它们的叶子太细了,穿牛仔裤运动裤都会扎屁股,就算穿了印着赛亚人的内裤还是会被戳穿,针针到肉。

南方的秋天视觉上是很不明显的,会掉叶子的树不多,常绿树占多数。现在都快立冬了,图书馆后边的林子里还冒了一地的花。

秋天已经过了,我却感觉它还没来过。

当我还住在我姨妈家的时候,秋天要比这明显很多。在那个小村子,秋天和热气有关。

一到秋天,早上的气温会骤降,比起夏天一早的闷热,秋天的早晨就像是在寒夜里被冷藏了一晚,再湿漉漉地拎出来。

我以前说过,姨妈是个倔强且蛮横的女人。你们亲妈逼你们穿秋裤,和我姨妈比起来,那简直就是塑料和王者的差距。

姨妈对我的宠爱超过两个表哥,这种宠爱表现在无微不至的全方位控制之下。一早起来,只要感觉天冷,姨妈就会把已经洗好晒过太阳的毛线衫,毛线裤扔在被褥上,自己去厨房烧火捞饭。姨妈给我定的规矩是:“起来看到床上放着什么,就得穿什么。”

于是在一个秋天的早晨我必须穿着姨妈亲手织的,我穿了几年现在已经感觉有些紧绷的毛线套装起床,当然打底的秋衣秋裤也还是要穿在最里面的。

我小时候有很长一段时间不会穿衣服,所以每天早上起床我就要喊人,表哥或者表姐就会到床边。我睡眼惺忪地坐着双手举起来,表哥表姐就会帮我把衣服穿好。

那时候我更喜欢表哥帮我穿衣服,因为男孩子调皮,两个表哥给我穿裤子的时候总是以把裤子提高一点为由,拽着裤腰带把我整个人提起来,蹦蹦跳跳的觉得很好玩。

接下来的早餐,就更具秋天的风味。农村没有现在的这个核桃,那个口服液,小孩最好的补品就是每天早上用一碗捞饭剩下的滚稀饭,敲下一个自家的土鸡蛋,挖一勺猪油搅拌。香喷喷黄澄澄的一碗,放在桌上。

等我穿好衣服去吃的时候,表面已经结了一层薄薄的膜,用勺子戳破,猪油混着蛋香顺着热气就冒出来。姨妈盼着我长身体,都是用一个一半黄色一半白色的瓷制小盆碗装着。我抱着小盆碗坐在厅堂的门槛上,握着勺子挖一勺鸡蛋粥,放在嘴边吹,透过热气看地势低的房子的屋顶,像一只张开翅膀的燕子。

从戳开那一层黄澄澄的粥皮,到用勺子刮干净盆底,姨妈通常会在冒着热气的厨房里喊两遍:“快点儿,拿碗进来洗了,男孩子吃饭要快,男儿嘴大吃四方。”

早上也不一定每天都吃鸡蛋粥,天天吃总会腻,有时就和大家一样吃饭。农村的早餐其实和午饭晚饭并无差别,只不过多了一锅滚烫的稀饭。也是炒一个菜,就一碗饭吃。

如果早上吃的是饭,那我就不再那么老实地坐在门槛上,而是盛一碗饭,中间要用筷子掏个洞,夹几大筷子菜塞进去,再来半块红红的霉豆腐,然后端着这丰盛的一碗就出门了。

一出大厅门,碗中间就开始冒热气,把脸埋进热气里呼啦呼啦扒几口,就跑到邻居家找玩伴。把门口草坪里捡米粒的鸡吓得扇着翅膀直尖叫。

这一跑倒不要紧,从自家到邻居家,再和玩伴逛到别人家,一上午就过去了。等到中午姨妈喊人的声音回荡在整个村子的上空,匆匆忙忙回到家时,已经两手空空,碗扔在谁家都已经忘了。

运气好人家午饭时间送过来了,运气不好,那又是一通半个小时不换气的freestyle。

秋天是不是该冒着热气,我也不确定,但在我的记忆里它就该是的。

除了早晨碗里冒出的热气,秋天应该还有红薯和香芋冒出的热气。秋天红薯和香芋都已经挖回来了,表哥周末不用上课,提个红色塑料袋,装几个,爬到人少的山上挖个坑就开始烤。

我记得烤地瓜除了挖洞和捡柴火还要找一样东西——干牛粪。在地瓜上铺上柴火,柴火上放一块干牛粪,烤出来的地瓜格外的香。

那时候牛粪不难找,农业没有机械化每家都有牛。干牛粪其实一点味道也没有,一个圆饼像一个飞盘,看起来就像一堆干草搅碎了摊成的饼。干牛粪很好烧,燃烧起来没有臭味,反而有一股草香。

现在想来,大概是牛的消化不太好,草纤维消化不了,拉出来等其他东西都晒没了,就变成一个搅碎的草饼了。

我总是负责望风,因为大人是不允许小孩在山上用明火的。那年头对山很看重,砍柴都有限制,对烧山的惩罚更是严苛。每年秋天都流传着周围哪个村的人不小心烧了山被抓去坐牢的故事。有一年隔壁村的老张烧田草,引到山上了,连着烧了三座山,县城的消防车都开来了。

最幸福的时刻就是两个指头捏起一个软软的红薯,烫得两只手轮番换,轻轻掰开,红薯的想起就灌满了鼻腔,就顾不上烫嘴,低头就啃一口。然后张大嘴呼气,一边用手在嘴边扇。

但是我们要明白,在秋天,热气腾腾的永远不止早餐和烤红薯,还有被窝。

姨妈曾跟我说过,她带我是不怎么费劲的,因为我听话,而且不尿床,半夜不起夜。这让她可以睡个安稳觉,并且省了很多事情。

在我的记忆里我只尿过一次床,仅有的一次。那天晚上姨妈买了米糖回家,白花花的,用铁锤和凿子分成指头大小的糖块。小孩子都好吃甜,吃多了就要喝水。一喝就喝了两大碗,喝完就去睡觉了。

我至今还记得那天早上的情形,那天早上我醒得很早,姨妈都还没去做早饭。当我意识渐渐清醒的时候,我感觉下半身湿漉漉的,我摸了一下屁股底下像被人倒了一杯热水。

专三千
专三千  作家 一个粗糙的人 公众号:专三千奇思妙想主编约稿、转载请私信 微信:zeng6964288我已委托“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为我的文章进行维权行动

真实“吃鸡”行动

滚蛋吧,四六级!

如何对抗死亡?唯有不遗忘。

再见了 我的幼儿园

少年 像土狗般飞驰吧

你是不是暗恋我,怎么老是偷看我的朋友圈

昨天凌晨一点时候,朋友突然私信切小窗口给我。“你是不有病?微信不回我消息,非得在朋友圈聊,这么喜欢偷看我朋友圈,你是不是喜欢我。” 我沉默了一分钟左右,敲敲打打的写了一行字,最后又删的就剩下几个字,“你是个好人,明天聊吧,今天时候不早了,早点睡。” 有句话,其实还是没有告诉他,因为深夜的时候,朋友圈的你比微信说的更真实。 不知道具体是什么时候开始的,朋友、同学之间都习惯了伪装快乐,微信群里聊...

劫后余生(原创小说)

1 这几天,她的心情糟透了。 单位人事变动,把她调到了一个清闲的部门,表面上看人是舒服了不少,但公司是看业绩,拼能力的,事情少自然收入也跟着减少。 更重要的是,离开了核心部门,等于被领导丢到了被遗忘的角落,以后再想升职,就是难上加难。 晚上下班之后,她百无聊赖地翻了翻朋友圈,看到了昔日成绩远不如她的同学在晒自己的研究生毕业照。 她不觉心里一阵酸楚,从前自己的成绩在班里一直数一数二,只是从没想...

22岁的我,依然孑然一人

01 折磨人的期末考试终于结束了。 高中朋友小雅发来毕业钢琴演奏会的邀请函。 时间刚好是考完的第二天,我坐了3个小时的公交车来到小雅的学校。 我从小雅的口中得知燕燕也会来。 燕燕,这个名字既熟悉又陌生。 燕燕是我高一的同班同学。 那时的燕燕有着一双大眼睛,眼睛微凸,看起来有点像鱼眼睛,皮肤有点黝黑。 燕燕个子不高,总是坐第一桌。 燕燕留给我印象最深的除了她的眼睛还有就是她乖顺的性格。 燕燕是...

她的爱,笨拙却温暖

手机来短信了,顺丰快递到了。我有点纳闷,最近也没网购啊。 下班后来菜鸟驿站取快递,哟呵,好大一箱,还是生鲜产品。回家拆开一看,里面有五袋海参,每袋有六只,个头还不小,三寸绰绰有余,另外还有一只大虾和一小包虾皮。 不用想,准是我妈寄的。 随手给她发了一条微信“老妈,海参收到了”。 前一阵子降温,感冒、鼻炎交替发作,和我妈打电话的时候她就记在心上了。 自从她吃过海参之后一个冬天没感冒,她就认准了...

我爱上了那个小姐姐

谁也没有想到,我成了黎楠的男朋友,真是凭空杀出的一匹黑马。 按理来说,像黎楠这样的校花级别的任务,我这样普通的人是没有机会的,可偏偏,自从出了车祸只能以轮椅代步之后,本来光环环绕的她一时间身边冷清了很多。 他是我师姐,我平时都喊她小姐姐,当然是在心里喊的,因为她和我的距离还是比较远的。 一天,在去图书馆的路上,我看到她一直摆弄着她的轮椅,原来是轮椅卡住了,但她一个又弄不来,只能左顾右盼,寻求...

陷入老年痴呆的父亲

和朋友一起吃饭,聊着聊着的时候,她拿出手机,给我们看一个脑出血后有痴呆症状的人,是她以前的老师,男,五十来岁,中风六七年,常年一个人待在家里休养从不出门的状态——子女远在他乡,妻子是事业强人,基本不着家,自己又行动不便,口齿不清,出去也无人交流,何况自从他开始出现痴呆症状,家门一定大锁,防止他自己溜出去。 因为朋友去探望过他几次,所以疯狂地经常发微信给她,希望她能去看望他;发微信到她们同学群...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