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开花的种子

2017-11-08 16:40:05作者:嘟嘴的小黄鸭

《不开花的种子》by 嘟嘴的小黄鸭

(一)

天又开始飘雪了,这个冬天特别的冷。

已经中午十二点了,我戴上帽子、手套全副武装地准备去食堂吃饭。

走到门口被一个人撞了个正着,真是个冒失鬼!

正想数落他几句,却见他满脸通红,喘着粗气,手中的花束也被撞得七零八落,散了一地。

握花的手也是通红通红的,不忍再说什么,倒是他看着我的眼神有些发呆,呆了那么几秒种,匆忙说了声:对不起!便飞也似地向楼上跑去。

同事小毛说:如是,你知道吗?他可是天下第一号痴情种子,女朋友植物人,躺了十年,他就默默地守了十年了,我揶揄道:真是天下第一号呆子!心中却生出一种敬佩。

(二)

林如是,从明天起,你就到康复科去报到!主任说道。我心中一阵喜悦,终于结束了实习,真正成为一名白衣天使了。天蓝蓝的,云白白的像棉花糖,心里甜滋滋的。

再次见到了那个“冒失鬼”,他正在为床上那个女子擦脸,女子白晰,双颊绯红,头发整齐,像是睡着了一样,他动作轻柔,仿佛怕扰了女子的美梦。

他抬起头说:是你呀!

你也在这里呀!话不经大脑飞了出去,我心中一阵懊悔。

他笑了,一闪而过的笑,像是抽动了一下,许是很久没笑了吧!那样的不自然。

(三)

我每天都能见到他,他依然俊朗,花瓶里的花也总是鲜艳美丽的。

他总是很轻柔地给女子擦脸,有时还会握着女子的手,轻声细语地说话,脸上满是柔情。

这时候他是快乐的,脸上洋溢着灿烂的笑容,有时候他会静静地望着窗外,一望就是半天,目光那样深远,不知道他在想什么,背影那样孤单,多想给他一个拥抱!

我负责这个病房,渐渐地与他熟络起来。

我知道了他的名字,李阳,木子李,阳光的阳,他自我介绍道。

多好的名字!充满了阳光,可是在他的心里可有阳光的温暖。

还知道了他和她的故事,她叫雪儿,和他青梅竹马,说好了要携手共度一生,可是那场车祸彻底地打碎了他们的梦。

那一刹那,她不顾一切,挡在他的身前,司机位的他只是受了轻伤,可旁边的她却满身伤痕,血染红了他所有的记忆。

经过抢救,她没死,成了植物人,以另一种姿态活在这个世界上。再也看不到她的笑容,听不到她的声音,但是她还有呼吸。

他的心碎了,但他却庆幸她还活着,能和他呼吸着一样的空气,感受一样的芬芳。是的,她还活着,她只是睡着了,总有一天会醒来的。

他总是这样一遍遍地在心里安慰着自己。他说:她是一个好女人!我心说:你也是一个好男人!你用最美好的时光守候她,她真幸福!

总会陪他站在窗边,看蓝蓝的天,看白白的云,看小鸟在天空自由地飞翔,说着各自的故事。

我说,到了夏天,后院的向日葵开的满满的,很漂亮!

他说,雪儿,也喜欢向日葵!

好书推荐:你不知道自己想做什么工作?那你应该读读这个人的小说

择业,真的是人生中最难的几个问题之一。 有很多人一辈子也没弄清楚自己到底想干什么,在一份自己不喜欢的工作中消磨了几十年的时光,最后变得空虚又不快乐。 这其中很大的一个原因,就是世界上的行业真的太多、太深,而每个年轻人的人生阅历和眼界都极其有限,根本没办法做出明智的选择,只能基本以碰运气的方式去找工作。 如果能有一个轻松又有趣的方法去了解一个个的行业,那该多好啊。 其实,真的有。 英大今天要推...

你过得这么好,怎么哭了

文/临溪为砚 大学毕业后,每年都要和舍友聚一次,这是大学四年来约定俗成的习惯。 每次聚会,我们几个人都会约在大学时,常去的一家酒楼。在一个“友情岁月”的包间里,天南地北的侃一番。就像今天这样,点一桌不算丰盛的菜,配上一壶茶,一壶酒。 不知道刚才的话题聊到了哪儿,老杨忽然端着酒杯伤感起来“你们说黄歇这小子,后来去了哪儿?”此话一出,大家立刻陷入了沉默。 我们四个人的聚餐,从大三开始就少了一个人...

《这座城市风很大 | 北京,十点半的地铁》

“你为什么要来北京,为什么要活的这么辛苦,去我家的小城市一起好好过日子不好吗?” 3年前的夜晚,和EX经历了整晚的争吵,结束了5年的感情。吵得原因很简单,北京的生活太苦了,想稳定下来,结婚生子。吵了一晚上我没有妥协。她问的理由,我也没有说出来。要说实话那个时候我真的找不到一个很好的理由既说服她也说服自己。最后她走了,留下了我自己独自面对北京这座冰冷的城市。 史各庄的一锅炖排骨,是来北京吃的最...

别拿我的善良当面包

作为一个女孩子,我被父母保护的很好。可今天是我第一次被骗,也许你们觉得这只是一件小事,没损失太多金钱,也没把自己搭进去。可当我被骗了之后我却觉得心疼又委屈。 我是一个女大学生,也许是别人眼里好骗的一种人。什么校园贷、电信诈骗,统统可以找上门。 下面讲讲我的被骗经历:今天上午我一个人出校门去买水果,因为校内的水果摊子被学校取缔了,所以我们比较喜欢去旁边学校的水果店买水果。当我走到半路的时候一个...

这座城市风很大 | 我来北京打工两个月,露宿街头

冬日的夜晚,冷风阵阵,月光撒在身上无半点暖意。 2017年11月12日 星期日 晴 昨天是双十一,全民都在剁手。一片盛世狂欢的景象,用脑袋都能想到。每年这时候我必然狠狠出刀,拿着父母给的零花钱,在某猫的购物场血拼。今年,这狂欢时刻我完全无感。 夜幕降临,处处灯火辉煌,北京人的夜生活刚刚开始。我缩在天桥下,捡来的被子已看不清原始面目,灰黄相间像抽象的油画。我顾不得被子上发霉而散发出的怪味...

那个唤我“丫头”的“老大”

四十好几的人了,还会有人唤我“丫头”,每当听到被人唤做“丫头”时,那种小女人的感觉瞬间爆棚,舒适惬意又有些自豪。 唤我“丫头”的人,我称他“老大”。 “老大”不是痞子,老大是狱警,是有能力、有魄力、有魅力的狱警。 “老大”是怎么来的,最初是我最无聊的时候从摇一摇中摇来的,后来因为他总是爱说教,比我当老师的还厉害,于是被我戏谑地称为“老大”,他竟然坦然又欣然地接受,然后还我一个“丫头”的昵称。...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