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来的女孩——莫离

2017-11-08 16:43:42作者:梦深深处

《偷来的女孩——莫离》by 梦深深处

偷来的女孩

老王说:“你这故事不好,编的一点都没趣儿。”

我急了:“这是真的,我骗你我是小狗!”

“哎哟喂,你蒙谁呢?真的假的我能不清楚,我白多活你20年?”

我由愤怒而变得悲哀起来:“你总不能让我把头调回去再重活一遍。如今我才知道,这人世,过了就是过了,板上钉钉,棺材盖盖上了,这是顶没意思的事儿。”

故事是这样的,不,是真事:

茉莉那年刚七岁,在家门口拿着个五颜六色的纸风车。十月金秋,天黑得早,不到五点天就开始沉下来,晚风吹得风车滴溜溜的转,茉莉高兴的手舞足蹈。然后一只手捂住了她的嘴,她看着风车从她手里被风吹走,飘飘荡荡的落在家门口,院内的光线照在风车上,那么温暖,这是她记忆里故乡最后的印象。

我第一次见她就是这个时候,因为那个捂住他嘴的人是我爸爸。那年我也只比她大两岁,我看见爸爸把她关在院子的破仓库里,她的小脸冻得通红,眼泪鼻涕弄了满脸。这女孩好丑!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我当然知道他是我爸偷来的,但他为什么偷个女孩来我却不得而知。作为一个四十岁还活得一塌糊涂的人,我妈自然离开了他,她走的时候没有带着我,她是追求新生活去,定然不会带着我这样一个旧物。所以留我与爸爸一起过着一塌糊涂的生活。

我去给偷来的女孩送饭,她看着我的目光里充满惊恐,眼里含着滚烫的泪珠,似乎在恳求我,但始终不发一语,我那时也觉得羞愧,低着头不去看她,只说:“你吃。”然后便像被人看见的贼一样落荒而

父亲问我女孩吃了没有,我摇摇头,他就朝我吼:“没吃我让你去干啥的!她不吃,你就给她摁嘴里!”我当然不会真那么做,我回去把饭拿起来给她吃,她倔强的不停摇头,于是我自己就把饭吃了,她惊讶的看着我,我说:“吃完了才能交差,反正我也没吃饱。”

父亲见我拿着空盘子回来,很满意的摸摸我的头:“做得很好,你要和她搞好关系,让她死心塌地呆在这里,留着这丫头我日后有用。”

我再去送饭的时候,女孩竟然大口大口的吃起来,这倒是出乎我意外,吃完后我拿着盘子要走的时候她忽然用手拽住我:“为什么要抓我?”

我又窘迫起来,没想到她会这样问。我本就是个内向的人,在这大山里就零零散散我们几户人家,难见外人。我挣脱她的手说:“不知道,不是我抓的。”

“那人是你爸爸?”

“嗯。”

“你能放我走吗?”

“不行,他会打我的。”

她哀怨的看着我,我转过身像上次一样跑掉了。

过了一个月,我爸让我带她去上学,还给她买了新衣服,我便带她来到山里的小学校。这里不过二十来个人,大家都争着问她是哪里来的,她看了看我说:“我是他妹妹!”大家都望向我,我不知所措的乱抓衣服,她又说:“我只是暂住在这,早晚是要回去的。”

在学校里我才得知她的名字:茉莉。我想这名字好,我喝过茉莉茶,那茶不苦,还带着一丝香甜,那时我也开始和她说话,渐渐地就熟了。

她总说起她的小卧室,挂着满天的星星,她的妈妈临睡前会亲吻她的脸颊。说这些的时候她没有流泪,我才想起这一个月来她从未哭喊过,就是有泪也只含在眼里,我想象我若是她这般的处境,哎,我连想一想都觉得发憷,我第一次敬佩起这个女孩来。

茉莉并不丑,反而有些漂亮,也许只是那晚满脸的泪水模糊了她的脸,在阳光下,她才是本来面目,她本应是属于阳光的女孩。

一年后的一天,茉莉跟我说她要走了,她眼里满是兴奋。我却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漏了气,进了风。她过来在我耳边说了声谢谢,然后说她叫莫离,用笔将她的名字写在我手上,我不知道这两个字是什么意思,觉得没有茉莉好听。到后来长大了,我才知晓这名字的含义,而她却飘荡了半生,一直与这名字背离,真是悲哀的讽刺。

下午的时候莫离便被爸爸逮了回来,他揪着她的头发,再次把她拖进仓库,我看见莫离依然没有哭泣,她向我招了招手:“我又回来了。”我转过身去,眼泪啪嗒啪嗒落了下来。

我爸把皮鞭一下下抽在我身上,我知道他也是这样抽莫离的,他打完后把我也扔进了仓库。我对着莫离笑笑:“现在我们一样了。”

她说:“对不起,挺疼吧。”

我含着泪说:“你不疼吗?”

“疼,但我不能认命,我怕一哭出来我就再也回不去了,所以我不能哭。”

“你怎么被他抓住的。”

“我顺着山道走啊走,遇到岔路我就选一条,没想到山路那么长,那么远,我走了一上午也看不见出口,以为是出口了,只是从一座山到了另一座山,就像迷宫似的。我走累了,歇一歇,脚都磨破了,还是要继续走,然后我看见一些人在那里打牌,其中一个就是你爸爸。”

梦深深处
梦深深处  作家 敢在时间里自焚,必在永恒里结晶!

爱情患者

衰人记

偷来的女孩——莫离

那些穷苦的日子

文|浅笑姑娘 偶然间,看到一篇文章,写的大约是关于贫穷对于人的心理的影响,作者写的很好,把那种贫穷生活写的历历在目,很多东西完全就是自己经历的,所以,想写一点关于自己的一些贫穷生活经历。 1 我家住在大巴山脚下,山高水长,那里的人都穷,那里的生活几乎可以自给自足。 吃的是我们自己种的,喝的是山里的山泉,玩的是地上捡起来的石头或者山上砍下的树枝,烧的也是山上捡回来的树枝。我们穿的衣服是那种牛仔...

跨过山和海,你等的人自会来寻

阮清和林洋分手的那天什么也没说,她没有吵闹着分手的缘由,也没有挽留什么。一个男人爱上了另外的一个女人,即便是她想要挽留,那种新鲜感没有了,在一起也不过是强求。 而阮清,恰好不愿强求。 分手前晚订了《小时代》的电影票,林洋走了,便没人陪着自己看了。 阮清把其中的一张留给了自己,另外一张扔在了路边,要是有哪个和她一样失恋的人捡到了,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至少在阮清眼里,算是积德。 电影是午夜场,阮...

嗨,男人婆,你现在好吗

你说:你就把我当成男人婆,玩得好的都这样叫我。话才完,一阵哈哈哈的笑声随之而来,爽朗朗的。 这倒没假,我第一次在病房见到你,真把你当成男人了。 你正从门外走进来,汗衫,大短裤,运动鞋。一头短发,四分之三是白发(后来你告诉我是遗传,少白头)。高高的个子,壮实的身板,走路四平八稳,有腔有调,标标准准一个彪形大汉,要不是灰色T桖衫前裹着两团跳跃的肉肉提醒了我(不许打人)。 你的妈妈一个月前查出胃癌...

原创故事|奇遇冰美人

在寒冷的的北极,有一位沉睡了很久的冰美人,被厚厚的冰层覆盖着她的身体,不能呼吸,也无法醒来。 忽然有一天,海面上驶过来一搜大船,有人乘着机器出发去了海底。 船长叫龙科,一位英俊潇洒的少年,拥有聪明的头脑,开发出探险船,一心想要看到北极冰川下面的景色,研究海洋生物。船队人员很简单,一只狗熊和一个机器人。 “队长,我们是不是该吃饭了,我好饿啊!” “据统计,狗熊前半小时才刚刚...

洪州墓园奇案

1、 洪州历史悠久,据说老城区的格局在唐朝的时候就成型了,当时最出名的风水大师袁天罡曾经参与过老洪州城的选址规划,你还别说,这袁天罡真的是有神通,选了一个风水宝地,前面是一条洪江,背靠郁郁葱葱的洪山,,这洪州城一千多年下来,还真就风调雨顺。老百姓就有了:“生在洪江边、住在洪州城,葬在洪山下”,说的是这个洪州真的是人杰地灵,人们愿意生于斯,长于斯,死于斯。 只不过这些年城市发展的很快,虽然老城...

所遇非良人呐

感恩节前一天晚上,叔叔到家一点。 我们吵架到三点。 早上六点,他摁掉了一个最近每天早上必来的视频邀请,我们接着吵。 七点钟,他跟我说,滚。 好,我滚。 (一) 2017年,第37次吵架,因为同样的原因。意味着我又要收拾书本衣物,带着我的乌龟,回到我的小房子里,间歇性失落地过几天安生日子。很奇怪,吵架,回家,和好,固定的模式一年重复了36次,我还是没有习惯,没有长进。悲伤的感觉铺天卷地地袭来的...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