树嫄与绳

2017-11-08 17:09:44作者:哇奥哇奥

“别走”!一个接近于丧失了理智的声音从中南的口中席卷而来。中南一把抓住了树嫄。可怜的树嫄就要走到了门口,脱离魔鬼的摧残。

但她还是被中南拉向了魔窟。“我爱你!树嫄!”“别离开我!”“永远留在我身边。”中南近似疯狂地嘲笑着,一声比一声更具穿透力。

咆哮声在阴暗的房子里来回碰撞。

“你不记得了吗?每次的节日你都会为我发来祝福!”

“你不记得了吗?每次我受人嘲弄,只有你!只有你!会为我挺身而出!”

“我愿意为你付出一切!”中南的眼睛像要从框里跳到树嫄的身上。

“你,你是爱我的对吧,你倒是说话啊!”中南的声音颤抖而癫狂。

“说!说!你是爱我的!”

树嫄的左手紧紧的被中南拉着,也许是她背对着中南的缘故,始终没有能看到刚刚那副扭曲的面容。没几个女孩能忍受中南畸形的面容,哪怕只有3秒。

树嫄是个勇敢的女孩。不仅回过头直视中南那丑陋的面孔并且严词表示这是不会发生的。

她怒斥道“我就是这样的人!我可以对谁都好!同样也可以对谁都坏!”

“现在!放开你的手,你在也不可能得到我的好!”

她试图甩开那牢牢的肉钳。然而娇弱的细臂有怎能挣脱疯子的魔掌。这次后她再也接没有机会走近大门,回到外面的世界。

树嫄再一次被拉回房间内。房里四周糊满黑色的劣质颜料。除了一盏悬挂在天花板上的昏黄灯泡以及水从弯曲的水管里滴落滴答声,整个房间一片死寂。

中南似乎被树嫄一反常态的表现所震住,两人停在小灯泡所射出的黄色灯光里相视而望。

不过一会,中南就从停滞中反应过来。他使劲地扯着树嫄外套上帽子,死命地抓着她的手拽向屋内。

树嫄尽管把整个身体压到了地上,不断地去掰开中南的手,胡乱的抓,胡乱的踹。中南的手的力量是一点也没有减少。

“你想干什么!”“放手!”

可怜的树嫄此刻就像一只笼里的麻雀任人摆弄。树嫄一把被中南给提了起来,像玩具似的扔进他的“游戏室”里。

“放我出去!”“你这混蛋!”“开门!”树嫄被重重地甩在地后立即爬起来拍着门,叫喊着。

但她拍的已经不是木制的或者铁制的房门。树嫄忘却了恐惧,哈这嘴巴,目光从眼前的这面镜门跳向另一面镜子,又从另一面镜子移向下一面镜子。

六面玻璃镜子围成了一间圆柱状的“游戏室”。镜子里不仅印出来树嫄吃惊的神情,同样也把一棵巍峨的银光大树囊括在了镜画里。这颗银光大树发出耀眼的光芒,迫使树嫄不得已要用手遮着眼睛,从手指的缝隙中窥看光芒里的东西。

走近银树才得以看清树的原貌。整棵树,它的树干连同树枝,甚至是树的叶子都是由钢铁制成。树嫄看着印在树上自己模糊的身影,挑动坚硬无比的树叶,下巴又重新落到脖子的位置,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

一根不足1米长的麻绳从“游戏室”天窗的外头扔了进来,随即天窗再次被关了起来。

“你这个疯子!你到底想要干什么!”树嫄冲着天窗叫了两声,没有一丝作用,周围静得像要发生什么。

“游戏室”里的六面铁镜把房子包的非常的严实。先前进来的门,因为房子的内壁全是一样的镜子,早就不知道去了哪里。何况找到又有什么用呢?

树嫄放弃了无谓地叫喊,捡起扔在地上的绳子盘着腿坐在地上思索着。那疯子丢了条绳子下来,要做什么?他把我带进这变态的房子里,一条绳子,呵,他希望玩什么游戏?

抬起头看了看刚才扔进绳子的天窗,离铁树的最顶端还有很长一段距离。绳子是用不上了。爬树上天窗的想法立即在树嫄的脑子里给否决了。

树嫄环顾了四周,除了一棵闪闪发光的铁树、一根绳子。什么都没有。

突然她快走地站起来,跑向铁树的较低的一根枝叶旁,用手使劲的想要掰断铁枝。她用尽全部手力去折、扭,甚至用脚不停地踹,但树枝依然完好无损。掉下来些极小的碎片,一根铅笔长度的铁枝都变成了奢望。

树嫄把一件外套重重地砸向地面,先前的一番徒劳把树嫄的衬衫浸湿,一滴一滴的汗水顺着她的发梢滴落在地面上。树嫄的疲态印在了几面镜面上。整个房间好像都在享受着她的挣扎。

孤独是座岛,而我是只鸟。

有人说,孤独是座岛,而我在寻找,在寻找这座名为孤独的岛。 。。。 我是一只鸟,喝过五湖水,踏过四海浪,在地上停留过,在云间穿梭过,却也只是一只普通的鸟,而要说我与我的那些同类有什么不同,大概就是我总是独自的飞,因为我听见有人说-“孤独是座岛”,自那天起我就离开了鸟群,想要找到这么一座岛。 我顺着湖水的溪流来到了大海,看到了很多的岛,但是他们并不孤独,他们有鱼儿陪着,与浪花嬉戏,喜欢看着天空发...

我隔着岁月,只想得到你。

01 “我求求你,你不要留在这,和我去同一个城市,好吗?我真的不想异地,求求你......”她伏在他的胸膛,颤抖着哭泣。 这个场景已经在她的梦里出现很多次了,每次醒来都是满面泪痕,可是她摸摸脖子上的挂坠,又只能轻轻的摇头,躺在床上呆呆的。 是的,他们最终还是异地了。因为他的高考失利,父母的阻挠,他留在了省内,而她去了离他六百多公里的地方,一个人。 报道那天,她拖着重重的行李箱,去了车站,熙熙...

我还爱你,但我们不会在一起

于念,你问我还爱不爱你,怎么回答你呢?我还记得你每年农历十月二十二的生日,记得你每个月五号的例假,知道你例假只要逢上阴雨天就会腰痛腹痛,知道你一坐公车就喜欢睡觉,靠在车座上又会颈椎难受,知道你不吃葱蒜却又爱着洋葱香菜,知道……是的,我还知道你很多很多的事情,可你问我,我究竟还爱不爱你? (1) 2015年的十二月,我一个人偷偷的买了票,去了她的城市,在她的校园里逛了很久。我在她看过书的图书馆...

我的小姑娘 谢谢你等了我十二年

最深的爱,被时光打造成精心的模样,经得起等待。 我是北烈阳,我曾是一名国防军人,今天我要讲的,是我和我的小姑娘的故事。 * 婉婷是我的高中同桌,我喜欢她喜欢得莫名其妙。就是一蠢姑娘上自习课,在我旁边抽抽搭搭,我被吵醒了,语气不善地问她想干嘛,而她捂着脸不让我看,反而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就把她的手打下来,看到了被抠烂的痘痘,立马笑得不行。而她又羞又气,金豆子成了串的掉,老师刚好进教室,我就被叫出...

男人最真实的一面。

1 二十四岁那年,我毅然决然的离开家乡,孤身一人奔向千里之外。日子过的清汤寡水。 我妈总问我:“用不用给你打点钱,别饿着自己。” 直到给我问的不耐烦,便应付几句赶紧挂断电话。然后回到自己租的破出租屋,端起热水壶,泡上一桶三块五的泡面。吃的大汗淋漓才发现,原来空调坏了。 正直盛夏,没有空调没有风扇的日子是没法入睡的,一翻身才发现褥子上早就被汗水浸透了。无奈之中只好打开窗子,顶着成群蚊子的疯狂攻...

当有一天你所有努力都被狗吃了

——当有一天你所有努力都被狗吃了,你是否还能对狗说:“你吃饱了吗?我还有一份。” 索暮,一个曾经怀揣梦想、充满干劲的小白领,刚刚换了份工作,一切从头开始。 三十岁的年纪,一间20平米的出租屋,一张需要每月还贷款的信用卡是她的所有。每月1000元的房租,家人还问她是不是租贵了,买尬德,真是比《欢乐颂》里的樊大姐还惨。 过去三十年的光阴里,她从来都是努力的代名词,是同学眼中的卡耐基,是朋友眼中也...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