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沓子冥钱

2017-11-08 17:35:38作者:星光葵花上

《半沓子冥钱》by 星光葵花上

年轻人小扬,到都市打了几天工,返回老家,适家乡清明节,上山扫坟之时候,他来到一家小店,买上一百元一张张红润的冥币,冥纸便宜,进店买上半袋子,家里没这样冥钱,他想购一百元的冥币,扫祖母,爷爷的坟祖,烧给爷爷。

早上,坐上一台返家长途车,他在车内,一袋冥放到座位,一路上望窗户一掠而过的野景,过六,七个钟头,行驶上千里,进入家乡熟悉的视野,在小镇上下车,小镇清冷,他走路,返回很偏远的山村。

小扬走啊,走了一个多钟头,人困马乏,丛山峻岭的四周,小扬进山,踏上一条窄窄小山路,遇上一个本村人,一起回村。

小杨回家,得上痨病的父亲惊愕了,天黑儿子返家,唠嗑问:″小杨回家了!″,一看小扬提上一袋子,父亲一捏手,疏密的纤织袋,露出百元钞币,父亲说:这么多钱。

小扬晚上回到空徒四壁的家,父亲是个病人,穷得要命,别人建房建到马路边,他家仍旧住上简陋的小屋,困原址呢,

小扬收拾一下杂乱的家什,门外走进一人,借黄黄的灯光,一见是做媒的张大爷,大爷一进门问:小扬回来了。大爷颇有名气,给山村的人做了半辈子媒,是远近知名的媒人。

张大爷进门,父亲忙躬身迎让,知道张大爷上门,没别的,给年轻人牵线搭桥。

张大爷画外音:介绍一个对象给小杨,她金童玉女,挺般配。

父亲:行吗?

父亲找自酿的米酒,小扬从里屋窜出来,问好杨大爷,杨大爷:小扬,介绍个对象,十六岁,窈窕身材,瓜子脸,是塘西人。

杨大爷问他:赚很多钱。

小扬摸摸头,回答:行吧。

张大爷开了话闸子,说十六岁靓女的父亲,是个三十几岁的爸爸,现实,说的是钱,年轻爸爸的口头禅:钱是爷,钱就是生活,钱就有老婆,”小杨,帮你上门提亲了。",

小扬:好吧。

这时,父亲找上酒,洒到碗里,杨大爷一饮而尽,临走叮咛:今天晚上去女家,马上去了,

杨大爷离开了,

父亲一望简陋的房,问上儿子:行吗?

小扬:太爷做媒,总不会去回绝,

小扬挂上笑:一步步来啦。

小扬吃过饭后,一天坐车劳顿,到床上一睡,手机响了,接听是杨大爷打来的,杨大爷:小扬,明日女方看家,到镇上买菜,办餐。

小扬应答一声,挂断了电话,小扬床上想,杨大爷怎么这么积极,刚回家来做媒,而且跑到女方家,去女方家打哄了一番,小扬没多少钱,张大爷给介绍女朋友,慢慢应对吧。

一觉睡天亮,听公鸡鸣叫,小扬赶紧起床,父亲生痨病,一切由自已打理,穿衣起床,天没亮,小扔走出宁寂的村子,踏上窄宽的山路,路上早的没一个人。

到了小镇,买肉的,卖鸡,魚的人摆起小摊,小扬买几样菜,赶紧往家返,张大爷怕小扬疏忽,来了电话,问他买上菜吗,催小扬。

小扬到家里,心里以为女家会来很多人,可是来了姑娘,她的父亲,杨大爷坐到桌子上,小杨问好,一见姑娘水灵灵漂亮,十六岁,喝上山泉出落的美人儿,他中意,小杨问好客人,父亲劝瓜子,米酒陪客人,一边聊着。

小扬提上菜,到厨房做饭菜,未来的岳丈,看出端倪,陈旧的屋子,让年轻人做饭,不忍心,三十几岁年轻的丈人,离开桌,进厨房和小扬答话,

“小杨,挣多少钱!”

小杨笑一笑:没多少!

丈人见问不出什么,说上他口头禅:这个世上,钱是爷,钱是妻子,钱是生活,没钱走吧老婆。

未来的丈人露骨,掉进钱窟窿,是个金钱的论导者。

丈人:走了,不吃饭了,信小杨不缺钱,没什么可看小杨的家庭了,小惠嫁下来,希望小杨好生待她。

红豆相思是勿忘

多年后蓝玥想到沈池,第一印象还是红豆,那是沈池给蓝玥做的第一样东西,冰糖红豆汤,那时沈池二十出头,他说“玥玥,红豆又名相思豆,吃了你就可以一直想着我了。” 那时的蓝玥还是个满满小女生情怀的人,对这套受用极了,沈池一口一口喂她吃着。 沈池在女生当中颇受欢迎,他是个阳光自信的大男孩,软软的碎发干净利落,待人接物也尤为温和,没有多少孩子气,很成熟,很稳重。 他对所有人都很温和,可他所有的柔情温暖都...

这条朋友圈没人点赞,我删了

上周我跟一个漂亮女孩见面谈事情,顺便吃饭。 吃完饭后,逛了一会儿街,我花样换姿势给她拍了无数张照片,险些闪了腰,逛完街后我们去酒吧坐着,前半个小时,她专心致志 P 图。 她突然问我:简浅,现在几点了。 我一看表,说:快十点了。 她说:很好!热门时间! 她选了 9 张照片,写下一段看起来很厉害但什么都没说的话,点击,发送。 我默默点赞。 喝完酒后,她叹了句:只有三个人点赞,没意思,这条朋友圈我...

凌晨四点

他陷入了焦虑中。他总觉得自己有很多事没做,于是开始熬夜,彻夜彻夜不睡觉。但他却也不是用这些时间来做事,他只是百无聊赖刷着网页,或者打开游戏,等一点点时间流逝,等到自己困得近乎忍受不了,再上床睡觉。 日复一日,他的焦虑越来越严重,恶性循环。但他控制不住自己。 3D的游戏让他感到眩晕,恶心,想吐。他关掉游戏,忍着头晕,突然心里生出一股无名火,他一怒之下删掉了所有的游戏。反正它们从来没让他分泌过多...

职场中的“低薪大坑”,为何总是你在填?

文|赵晓璃 写在前面的话: 不知不觉,又进入了11月份,很多对工作现状不满的职场人都会在此刻选择离职,希望能在年底找一份不错的工作。 但事实果真能如你我所愿吗? 我们在找工作或换工作的时候,都会怀着无限美好的憧憬,希望通过跳槽改善目前微薄的薪水,但通常情况是,薪水并没有因为你的跳槽而得到显著改善。 与此同时你还会发现,即便一份工资再低的工作,也依然会有很多人趋之若鹜。 我把这一现象,称为“低...

在北京,满地都是碎掉的希望文章

在北京,我有一顿操蛋的故事和香醇的酒 文/邢二狗 2012年7月1日,我从北京西站下车,排20分钟队买到了一张地铁卡,坐地铁7号线,倒5号线,再倒亦庄线,人挤人,人贴人,2小时候后到达北京的郊区。7月北京,桑拿天,滚滚热浪,拖着大行李一步步走,终于来到了提前租好的8平米的小房子里。放下行李,铺床,报平安。 下楼吃面,18块一碗,真他妈难吃,肉还少。 回到住处,发现停电了,跑到物业那边催问了好...

每一个孩子都有他的特别

你要相信,每一个孩子都有他的特别之处,所以,你别急。 这句话是大巴上坐我旁边的章阿姨告诉我的。 一路三个小时,她和我说了很多故事,教了我一些妈妈和老师不会对我说的道理。 01 我特别喜欢靠窗坐,如果车上人不多的话,我一般都是一个人坐。 我想我会一直记得这一幕,我把书包抱在胸前,刚拿出手机。章阿姨走上车看了我一眼,问我可不可以坐我旁边。那一刻我突然想起了我妈妈,我点点头,那天的车上人很少,后面...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