赚钱与生活

2017-11-08 19:09:26作者:黑白阿Do

我自认为人生中特别无聊抑郁的一段日子我现在已经走出来了,因为虽然我仍认为生活没有太大意义,但我还是会为了生活而想着去赚钱。

那段日子其实什么也没发生,不是平淡,就只是很平常。每天饿了吃,其实不饿也吃,反正玩手机玩累了,其实也不是玩累了,就是没什么可玩的了,不知道干什么的时候就开始吃。吃完了继续玩手机或上网或追剧,困了就放着歌躺床上,不喜欢太亮就把窗帘拉上,屋里一下子就适合睡觉了,迷迷糊糊闭上眼。醒了再玩会儿手机,然后一会儿看一下时间觉得过得真慢,慢到我已经没什么可玩的了,可是即使没什么可玩的,我还是拿着手机不知道在看些什么,朋友圈刷新了一遍又一遍,微博热搜看了一个又一个,从一个人的朋友圈动态点进她的主页然后看看人家的日子过得是什么,再从微博上一个红人到另一个红人的微博,百无聊赖之后,感叹下人生怎么就差这么多呢。

接着,时间又开始过得挺快的,尤其是晚上,一看才7点,再一看就十二点了。有点困了,躺床上放着歌,心里开始焦虑,焦虑这样醉生梦死可怎么办呀!焦虑马上要交的房租,焦虑看不懂的未来,焦虑这么懒还这么胖可怎么办呀!可焦虑只是焦虑,占据着内心睡不着,反复去摸手机然后一个又一个定时停止播放,最后往往我会告诉自己焦虑没有任何用的啊,总会好起来的,生活本来也没什么意义的啊,又不是能改变世界,即使是能改变世界,改变了又怎样呢?对于宇宙来讲意义太小了,可能在一个我们看不到的地方外星人正看着我们呢,而在整个宇宙中,生命的意义真的太渺小太渺小了,渺小到下一刻世界末日都微不足道。于是我就这样心慌地睡去,然后开始另一个今天。

那段日子真实又虚幻,美好又讨人厌,我的思想是无比自由的,我的身体却锁在那间出租屋里。

一直探究生命的意义真是件钻牛角尖的事,但好在我现在已经不在那个牛角尖里了,这并不是说我已经想通了,只是我把它放在那里不去想了而已,就像我坐在了牛角尖头,不想着钻出去了,只坐在那里看这牛角尖里面的构造,然后思考、观察,歇在那里特别淡然。

如果一个人找到了一件他喜欢且大部分时间都在做这件事情的时候,我觉得他应该会觉得生活很有意义吧,当然我不该随意去揣测我没有接触的世界,更何况即使接触了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感受嘛,但我不想删除了,因为我只是想说说而已,不要和我较真,我很累,不想解释。可你非要咬文嚼字挑我毛病,我又忍不了不来解释,所以这一来二去我自己把自己累的半死。以前看到过一个观点,大意是我问你喜欢做什么?你说你喜欢唱歌、喜欢画画、喜欢学英语......,我再发问你是真的喜欢这些吗?即使得不到好的结果。意思就是很多时候我们喜欢一件事并不是喜欢这件事本身,而是喜欢这件事做好后的结果。换言之,其实大家都喜欢不劳而获(这个只是我自己的看法,你同不同意都无需告诉我,别来和我争论)。我当时无比认同这个观点,我学英语就是享受那种可以用英语自由对话时的感觉,而不是说我喜欢记单词,喜欢天天写天天背。但是现在看来,喜欢结果也没什么不好的嘛,最通俗的例子就是,大家都爱钱,所以努力工作去赚钱,当然也不是爱钱,而是钱买来的东西,换回的生活中的感受吧,不然只给你一堆钱,不能花,你能喜欢吗?

生活中绝大部分人都不喜欢工作,当然也不乏少部分幸运(可能是真的很幸运,也可能是想的很幸运)的人从事着他们喜欢的工作,享受这个过程,当然钱自然是该得的了。所以对于享受过程的人来说虽然喜欢钱,但也喜欢赚钱的过程。不过我想更多的人都是只想有结果就好了。即使很享受这个过程也希望可以不用为钱所困吧。

二十来岁的我想的最多的就是赚钱,想了很多办法去赚钱,不过都是头脑一热,见不得成效后便放弃了,又开始想新的道路,结果想是想了很多,一个也没做起来,现在想想,最持久也最靠谱的一个应该就是一遇到事儿,就想着买彩票中个几百万(其实没有几百万,十万也行)我就可以开心的去上班了,当上班不是为了生计,我就可以开始享受这个过程了,因为上班就打发时间图个开心嘛。虽然十万也不多,但我回家种田还是够了。可惜的是我把我中奖后的活法想了一遍又一遍,就连中奖后说什么话做什么事会穿着什么样的衣服开怀笑的样子都想得特别清楚,就差中奖了,可其实我连彩票都没去买。今天下班我准备去买了,如果路上有个彩票店的话,明天我可能就不一样了。想想就很开心,那段无聊又有点抑郁的日子里,我可是连中几十万都开心不起来,觉得没什么意义的人呢(当然如果我真的中了,可能会不一样)。所以我现在想到钱能开心,我已经很开心了。只是开心后又不怎么开心,因为那钱还不是我的,我还是我。

黑白阿Do
黑白阿Do  作家 怂人。理想主义者。

赚钱与生活

老秦灵异系列之眼球

已经是好几个晚上没有睡好了。 半夜,总会有一阵阵细微的沙沙声钻入耳蜗,睡眠本就不深的我,也分不清这是不是梦境里面背景音的一部分。 “今晚要不就弄个清楚明白吧。”我坐在Starbucks呆呆地望着窗外。 沙沙沙沙……,又来了,那声音不比手表的秒针跳动声响多少,我摸索着打开床头灯,戴上眼镜。 吃力地辨了下声源,借着微弱的灯光,我的目光停留在天花板的某个角落,那里位于枕头的左上方,在搬进新家之后没...

那个叫“小邓丽君”的女孩

2017年11月7日 星期二 天气阴 “你问我爱你有多深,我爱你有几分,你去想一想,你去看一看,月亮代表我的心……” 儿时最早听到邓丽君的歌,来自走私的磁带,所谓港台来的“靡靡之音”。适逢改革开放初期,诸如此类严令禁止,坚决反对。 人都有好奇心,越禁锢越向往。后来整个社会慢慢接受,“靡靡之音”飘向阳光、正大光明,一切来得那么自然而然,邓丽君的歌曲一首接着一首风靡大陆,红极一时。 隔壁...

这座城市风很大|父母陪我一起不归家

母亲说,活了大半辈子,没走出过那座小城,老了的时候却要背井离乡。 母亲还说,这里的物价比家里高很多,不知道哪里有菜市场。 不善言辞的父亲开了口,孩子,你慢慢来,爸妈陪你,累了你就说,咱们一起回家。 -1- 今年我大四了,来到这座城市也四年了。正直毕业之际,身边的朋友总会问我今后的打算。其实,我也没想好,没能择一城,也没爱上一个人。 校园秋招正如火如荼地进行着,每天都有很多穿着正装的人,行色匆...

小钰消失之谜

“你可能不相信我看得见未来会发生的片段大概只有五秒左右,而且我看见过很多奇怪的生物试图扭转未来但冥冥中有股力量会干预未来大多不可更改。” 四周墨绿色的植物蠢蠢欲动白色连衣裙女孩抬起头眼中闪过幽光红唇微勾“你知道一句话吗?知道太多活不长久。” “我看见了小钰她已经死了尸体被抛尸荒野不用担心我看不见你的未来,我只想知道是谁杀了她我答应过要保护她的她说她被人惦记上了。” “哦?可是我没有她的记忆她...

长沙!长沙!

1941年10月16日,长沙 飞机在跑道上缓缓停稳。蒋介石整了整披在身上的军大衣,走下舷梯。他对着早在机场等候的薛岳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寒暄两句,二人便一同坐入汽车,开出机场。 一路上,薛岳面色凝重,低着头等着他的指示。他也不开口,只是从车窗向外看去,只见长沙城内张灯结彩,到处贴着“热烈庆祝第二次湘北大捷”的标语口号。当看到“战神薛岳”、“民族英雄”的字样时,脸颊的肌肉不禁抽动了一下。薛岳红着...

我祖父的前半生

转眼间,时间如白驹过隙,祖父已经离开我们三年了,如今还经常想起我与祖父一起的那些日子。 祖父生于1922年腊月十八,卒于2014年九月初八,享年92岁。我7个月的时候,第一次见到祖父,据父亲说,我幼时除了外祖母和母亲谁都不跟,但是看到祖父的第一眼,祖父要抱我我就去了,骨肉至亲果然还是不一样。那年祖父58岁,因病早退回乡,从那天起,我的生活中就有了一个巧手的祖父。幼时我都是祖父陪着在炕上摆积木...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