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着弟弟上学

2017-11-08 19:39:29作者:玉妮

汉江两岸,崇山峻岭,连绵起伏。从山顶到山脚连着四个队,平缓处,密密麻麻地盖着泥坯房子,青石板盖。冬天取暖,夏天清凉,每家每户按人口分地。善良的乡亲,起早贪黑,在稀薄贫脊的土地里刨食物,添饱肚子外,交公粮,有余粮的,可以卖粮,换取其它的消费。

大人们忙着干农活儿,挖地,锄草,散秧苗,浇水,施肥,忙得不亦乐呼,欢声笑语,打情骂俏。甚至冲着大山,吼几句,以解烦闷。听到的人嘻嘻哈哈,某某又发情了。

自家屋里的姑,跟我们住在同一个院里。姑夫在村上开加工厂,每天忙着跟粮食打交道,远远近近的人,都要把粮食驮到加工厂里,打成面粉,挤成面条。凉晒干后,用废旧报纸包成一把一把装进背篓,背回家。稻谷也得拿去去壳,才能吃。姑夫的生意很忙,从早到晚不停歇,很少在家里。

姑没上过学,颧骨很高,两只眼晴炯炯有神,高鼻梁,小嘴巴,尖尖的下巴。姑对自己的容貌不满意,说这种面相的人,命薄,一辈子劳碌命,享不上福。姑争强好胜,泼辣利害,干活,家务都是一等一的好手。唯一的遗憾,跟姑夫结婚多年,一直未能怀孕。这在农村,是很丢脸的事,不孝有三,无后为大。成了人们茶前饭后的谈姿,姑姑很苦恼,四处求神拜佛,希望奇迹发生。

后来,姑姑领养了一个男孩华,华的父母生了四个男孩,华再一次投胎,成了姑的儿子。姑喜欢得不得了,走到哪里都带着华,眉眼里挤满笑。华是姑的开心果,姑体验到了做母亲的滋味,辛苦,幸福,喜忧参半。

转眼间,华七岁了,到了上学的年龄。姑领着华去报名,才发觉华走路有问题,膝盖无力,走走停停,一直喊累叫疼。走一阵儿,歇一会儿。姑不相信命运,背着华四处求医问药,检查没有毛病,结果不了了之。

每天早上,姑背着华上学,快到学校时,放下华,回家到地里干活。从家到学校,1.5公里,我们跑得飞快,十分钟就到,华一个人走,得一个多小时。姑一边心疼华的腿,不送不行,一边嘀咕庄稼活干不完,劳骚满腹,怨气升天。

看着姑活得那么累,我主动弯下腰,要背华上学。华别别扭扭,像大姑娘一样,害羞不肯爬到我背上。怕啥呀!难道我能吃了你!我把华历害一顿,他乖乖地听话。华瘦小,体弱,背他不感觉有吃力。从此,姑御下的担子,被我扛上。

姑姑很依赖父亲,父亲是姑姑的娘家人。有父亲为姑姑撑腰,掌舵。队上的人没有人敢随便欺负姑姑。父亲看着弱不禁风的姑姑,活成女汗子,敢做敢当,铮铮男儿一般剽悍勇猛,很心疼这个姐姐。远亲不如近邻,何况还是姐弟呢!两家人像真的亲姐弟一般,走得勤,相互帮助,支持,理解,团结,和睦。

早上,姑将华送到我家门口。我背着他上学。走累了,放华下来,走一阵儿,接着背。就这样循环往复着。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两个多月过去了。华的堂姐,也跟我们一块儿上学,从来没有背过华。有一次,看着我背华走一段上坡路,气喘息息,汗水淋淋,对旁边的同学说。我是华的“丫环”,卑贱的“丫环”。说完,嘻嘻哈哈地一阵风跑了。我放下华,让他先走。一个人蹲在地上,眼泪哗哗往下流,心头的悲伤肆意弥漫,我想不明白,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仅仅是想减轻姑姑的负担,仅仅是想让华早点到校,别迟到了。

我九岁,上小学三年级。但我知道“丫环”这个词不好,是低声下气伺候别人的意思。我不能接受这顶“帽子”,不愿背华上学了。在一个孩子的认知里,既然这件事,大家都认为不好,那我就不做了。

回家后,闷闷不乐,心事重重,“丫环”就像一块沉重的石头压在我的心上。奶奶询问我,怎回事?终于忍不住将事情原尾说了出来。奶奶安慰了我一番。起身去姑姑家了。

晚上,姑姑来我家,买了好多我从未吃过的零食。说了一大堆感谢我的话,反而,让我难为情了。不是我不愿意做,而是太在意别人的言论了。姑姑走时说,希望我一如既往地帮她,我默默地点头。奶奶表扬我,坚持做正确的事,力所能及地帮助别人,快乐自己。不知道姑是否去找华的堂姐了,再也没有人为这件事兴风作浪,说东道西了。

坚持了两年,直到我转学离开。华比我晚两届,学习一直处于中等水平。我和华相似之处,我们都是被领养的孩子,内心深处绝望,无助,缺乏安全感。感觉自己被抛弃,无人爱。性格都沉默,内向,不说话,空闲时间,喜欢看书,好象灵魂,只有放进书里,才是安全的。

华初中毕业,没有继续读书。回家务农,华干不了重活。跟姑之间的磨擦越来越多。姑性子急,脾气火爆,遇事说事,竹筒倒豆腐一般倾斜而出,不管华脆弱的心理能否承受。华极度消沉,自卑,为自己公主身,奴仆命。活干不了,双腿有病,心有余而力不足,唉声叹气,愁眉苦脸。

姑四处求人,给华说媳妇。姑家经济条件好,五间新盖的瓦房,姑夫能挣钱,姑将家里料理得干净,整洁,大方。一家人与人为善,邻里和睦。没费力,说成了。华十九岁结的婚,华的妻子三年内生了一儿一女。

华的哥哥在西安,混得好,把华接了过去。华从头学起,学会计,做帐,帮哥哥管理公司。华与亲生父母一直往来,几个哥哥都特别疼他,毕竟,血浓于水,一母同胞,患难见真情。华的妻子也去西安,将俩孩子留给姑带。一家人都忙着,做好各自的事。

去年,姑夫检查出咽喉癌,在医院做手术,前前后后花了十几万。姑姑照顾姑夫,形影不离,细致入微。华和妻子奋力挣钱,借钱给姑夫,让姑夫只管住院,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姑夫心宽体胖,凡事想得开,不钻牛角尖,挺过来了。现在身体各项指标恢复正常,只是声带被切除了,说话没有声音,全靠姑姑翻译。耳儒目染,姑夫的一言一行,姑姑了如指掌。

姑夫很欣慰,只有生病了,才看清人情冷暖,偿尽悲欢离合。养育之恩大于生育之恩,华是孝子,倾其所有,竭尽全力帮姑夫跨越生死线。

好好地活着,为了所爱的亲人,姑夫说,他赚了,活着的每一天,都是赚回来的!

华说,姑夫活着,他的心里才得以安生,灵魂有归处。父母是世界上最爱自己的人,父母在,家就在,做心中有爱,目中有光的人。平平淡淡,柴米油盐,一曰三餐,一家人在一起,就是最美的幸福。

《背着弟弟上学》by 玉妮

玉妮
玉妮  作家 欢迎大家光临,指导,因喜欢文字,喜欢码字这份乐趣,纯净而美好!

背着弟弟上学

叔叔掐死俩侄子

离开之前叫醒我!

一碗小炖肉 ❤ “столы и стулья ( 桌子和椅子)、Хорошо (很好)、八国联军侵略中国,英国占领旅顺和大连,法国占领了威海卫,德国占领了山东半岛……”。快听啊,姥姥又开始唠叨了。姥姥出生在中俄建交时期,所以会说几句俄语。年轻的时候又是一位语文教师,所以对历史和文学也略懂一二。不知道这些顺口溜姥姥这辈子念叨了多少遍了,我都能倒背如流了。 骨质增生的她膝盖...

叶羽的一天

叶羽越来越忙了。 早晨五六点,不用闹钟,潜意识就会叫醒身困体乏的她。也想赖床的,但是不起床就头疼,颈椎不好,躺久了就不舒服。 于是起床,抓紧时间进行20分钟的练笔,昨天自由写作群的作业需要完成。 说起这个写作群,叶羽真心感到高兴!感谢互联网时代,让她接触到这个美好的圈子,这里有许多志同道合的朋友,这里是让梦想插上翅膀的地方。 简单洗漱之后,叶羽出门上班。在公交车上的20分钟里,她打开手机,在...

小气的人

香总是往脸上搽,谁往屁股沟上抹。农村人说话就这么直接,不中听却好懂,叫做话糙理不糙。 太阳早落山了,天却久久不暗下去,几个老人坐在南北通透的巷口,一边摇着蒲扇一边有一句没一句地聊。地上全铺了水泥,火辣辣的太阳往这儿倾注了一天的热量,此际,那些热量正顽强地从缝隙中钻出,扯成一缕缕看不见的丝,逐渐形成一浪一浪的风,从人们的腿脚间溜走。 长脚蚊子嗅到了人气,老远地跑来凑热闹。它们的到来,改变了蒲扇...

嘘!天亮了!

一个夏天的傍晚,我和一个初次见面的老头,被群众扭送到派出所。老头显然受惊了,在派出所门口,他一边挣扎一边大声辩解:“警察同志,我跟她什么都没做!我不认识她!我不认识她!抓我干什么?抓她!抓她啊!” 我一声不吭地跟随着警察,走进了讯问室。惨白的房间空空荡荡,两个警察和四面白墙都以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眼神注视着我,传递着蔑视。 我低头打量着自己,我赤着脚,吊袜带松了,一只丝袜松垂到脚踝,手腕红肿...

愿你一生幸福:不死的爸爸

1 任何事情忘记它的时候,都会留下一条浅浅的轮廓,那轮廓辨不明、记不清,却如同溪水一样在你心里静静流淌,听到潺潺水声,便会身躯躁动着试图去寻找那小溪的源头…… 莫寒还记得在她七八岁的时候,爸妈离婚了,那一天她哭得很厉害,泪水簌簌而下,像是在试探身体里眼泪的储备。妈妈走了,从那之后再也没回来过,应该是在很远的地方找到了另外的幸福而且还生了孩子而完全忘记了还有个心心念念想她的女儿。时间久了,思念...

雨季后的雨

千万别被开除,牙牙给自己鼓劲。这份中山的工,是表姐托了关系才找到的,否则谁会用她这种零经验菜鸟。压力再大,得挺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