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记得那些人吗

2017-11-08 19:39:43作者:北岛的冬天没有雪

“迎着月色散落的光芒,把古老的歌谣轻轻唱。是什么力量,让我们坚强。”

2017/11/08

Wednesday- sunshine

摆渡:

打开包裹的那一刻,我很开心。

尤利西斯 真是一个顶好听的名字

和尤克里里一样好听。

大概是迄今为止我收到的最喜欢的礼物了。

“海内存知己,

天涯若比邻。”

认识小邢,我很幸运。

by 山石雪

《你还记得那些人吗》by 北岛的冬天没有雪

“你现在有空吗?”手机显示了一条来自小邢的消息。我们已经好久没有好好地聊聊天了,总是断断续续地发着几句话便匆匆结束掉对话。

原来是我的《尤利西斯》到了,小邢送的双十一礼物。去年这个时候,他送了我一本《百年孤独》。我哭笑不得,这是跟我这个单身狗开玩笑呢吧,百年孤独啊...

以至于百年孤独成了我们宿舍经久不衰的一个梗。我做什么,她们都能扯到百年孤独,“你还是看你的百年孤独吧,你需要孤独,哈哈哈”“今天思修课,别忘了带百年孤独哦,静心,哈哈哈”“单身狗,你跟百年孤独真是绝配,哈哈哈”...我每次都会被逗得大笑,她们也跟我一起笑。

前天我还在和他开玩笑,“你这次不会要送我千年孤独吧”,他说“尤利西斯”的时候,我一下子就想到尤克里里,真好听。没想到这么快书就到了,打开又惊喜了一遍,摸着书页的感觉真好,有故事的纸张。

《你还记得那些人吗》by 北岛的冬天没有雪

他最近很忙,忙着做自己喜欢的事情,我也为他感到开心。在我看来,小邢是个集儒雅与英气于一身的人,眉宇间透漏着少年应有的气魄,他是多面的却又有所不变。他爱艺术,喜欢古典的东西,他的心敏感脆弱却又坚硬坚强。

就是因为太了解小邢了,所以我实在不能很笃定地说自己很了解他。

记得有一次,我们像往常一样在探讨着什么,他突然跟我说:“这世界上怎么会有感同身受一词呢。这个词的存在本来就是错误的。”我深表赞同。

是啊,没有亲自走过别人走过的路,没有亲自经历过别人在做的事,又怎么会真的理解呢。转念一想,其实经历同样的事情又能怎样,每个人的思想不同,注定还是永远无法感同身受。这个词真的存在得不合理。或许“存在即合理”本身就是不合理的一种人为定义吧,真正的真理不该有标准。

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希望自己尝遍世间冷暖而赤子之心不变。我们在某些方面相似得可怕。表面上看上去仍然冷静如水内心却常常波涛汹涌,或许是从前过得太平静了,我们心底的某个角落开始越来越张狂。当然,张狂并不是冲动粗暴,它是光亮的出口。

缘分是很奇妙的一种东西,有的人就是注定会成为你生命里的常客,不经意间就变成了你很重要的人。小邢和我一样,第一年高考不理想,我们就这样成为复习班同学。那时候彼此并不熟悉,也算不得很好的朋友,但我无法忽略他的存在。一年四季里除去夏天,他似乎永远穿着那件黑色皮夹克,把背挺得很直。我充满了疑惑,“这个人的背怎么可以这么直。”

在路上偶尔遇见他,我们会相互打招呼,笑一笑,然后离开,是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同学。那个时候,总是有种直觉告诉我,这个男生一定是个有故事的人。我并没有再思索下去。在复习班紧张压抑的氛围中,很快我就把这位同学给忘掉了。

终于等到了排座位,我如愿以偿地和男神做了同桌,每天小心翼翼又开心不已地和男神一起学习。那大概是我在复习班里最美好的时光了。

小邢就坐在男神的另一边,我自然是无法忘记的。某个课间休息,小邢在和后面的女生聊天,我写着作业漫不经心地听着他们的对话,心想:“原来他是这样的无聊和无趣,我真的搞不懂笑点在哪里。”

高考后,我们聊过几次天,忽然发现彼此有这么多共同话题,颇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那以后,我们常常会分享自己的心事和秘密,不知不觉中成了很好很好的朋友。我也才开始理解这个人的世界。

现在,我觉得他是个很有趣的人,因为他总能get到我要表达的意思,对他来说,我也是如此。我们相互理解,谈起话来毫不费力,会因为同样的事情哈哈大笑,即使别人可能并不明白我们在笑些什么。因为懂得所以才有趣。我为自己之前对他错误的定义而感到羞愧,他是一个很有idea的人,很多时候我都不得不佩服他。

有段时间,我甚至觉得如果自己再不看书,可能就无法与他交流了,我感到一种紧迫感,他说的一些东西我居然开始不那么明白了。为了配得上做他的朋友,我在一个暑假里看掉了五本书,在刚刚开学的第一个月看掉了6本书。其实我特别想好好的谢谢小邢,很多时候正是由于他对书的热爱和执著,我才不至于彻底从书里退场,反倒越来越爱看各种各样的书、接触不同的故事。我的思想也在整个阅书旅程中愈发成熟。

《你还记得那些人吗》by 北岛的冬天没有雪

北岛的冬天没有雪
北岛的冬天没有雪  作家 乘着风,满世界嘻嘻哈哈的乱逛 (∗ᵒ̶̶̷̀ω˂̶́∗)੭₎₎̊₊

你还记得那些人吗

没有那么多的来日方长

父亲: 您好吗? 夜里被一阵“噼里啪啦”的鞭炮声惊醒,摸索,着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是凌晨3点多。我明白这阵鞭炮声的意义,是有人离开了这个世界。 睡意已无的我,因为这阵鞭炮声我又想起了十一年前您去世时的情景。 那是十一年前七月的午后,记得那天天气很闷热。正准备午睡的我,接到了亲戚打来的电话。他在电话里难过地告诉我,您出了车祸,已经送到了医院救治,具体情况还不是很了解。 在当时,我们谁都没有想到...

有一个文科男友是一场怎样的体验?

01 在这个IT男,工程师,程序员横行的时代,文科男似乎成了无用武之地,那一篇篇歌颂“有一个程序员男友是一场怎样的体验”的文章,却鲜有写文科男友的文章。我一个本着找一个工科男当男友的心,最后却不小心找了一个文科男友,其实一开始时我是拒绝的,毕竟工科男才是我的菜。每回舍友问我,最后怎么找了一个文科男,我只能无奈地说,当时脑子进水误找的文科男。 我是一个文科女,经常爱看点书,我和李智初次相遇就是...

给天国里的爸爸的一封信

亲爱的爸爸: 您好!整整十五年没有见您了,你在天国还好吗?不知道你是胖了还是瘦了?您的糖尿病好了吗? 爸,十五年了!我想您啦,真的真的想您啦。不知道您还记不记得我的模样,但我要告诉您的是当年那个常常在您面前哭鼻子的我,现在已经当奶奶了,也就是说,您已经是太姥爷啦。爸,听到这儿,您高兴了吗? 往事不堪回首,每每想起,总有悔恨在心头。 爸,当年您病重住院,接到我哥打来电话的时候,学校正在进行期末...

属于一位老人的一场大雨和30年的浑浊的梦

我爷爷说,85年那年秋天,我寻思天马上就要冷了,就多砍了点儿柴火,完了刚下山走到四道街那块,那会那块有个庙,走到那就下大雨了,哗哗的,跟用脸盆泼一样啊,浇的我眼睛都睁不开,我背着柴火站都站不住,完了我寻思这回肯定得死这儿了,这会儿我就看那庙上有个脸盆大的大火球,金色的,从天上往下掉,从庙顶上穿进去了。。。 (我当时想可能是球形闪电) 我爷爷已经老到没有能力说谎了。他说的所有故事只能是机械的叙...

偶尔我也会想起你

文/阿阿静123 前天刷朋友圈时候,看见以前对接的项目的策划发了一张立冬的微信单P。首先不得不感慨画面真心好看。 时常不经意间,关注下以前的项目。这种潜意识有时候自己也未尝发觉。 虽然,我换了城市,也换了工作。但是,对于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有种说不出来的情怀。可能是第一份工作,可能付出了太多时间、精力,以及那种不求回报的加班。 此刻我能体会我妈的心情了,带项目就像是自己的小孩,付出了时间、精力...

初中毕业七年了,谁还没有点过去

初中毕业七年了,以调侃的方式纪念那时候的我们。七年了,我们都没有像老师说的那样,考上高中就幸福一辈子了,反而更操蛋。 我叫王辉,是一个插班生。当我进班的时候他们已经开学一个月了。第一次进班他们像看外星人一样盯着我,我好怕怕。我没有做自我介绍,因为那都是没有必要的,能记住我的都记住了,不能记住的说了也记不住。时间很快,距离第一次进班已经七年了,回头想一想我还是很感谢我插的这个班——砖桥中学初三...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