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起,管它征文还是对文

2017-11-08 19:40:00作者:见伊

文/见伊

《走起,管它征文还是对文》by 见伊

图片来自花瓣网

在简书,跟着一群人来疯的兄弟姐妹们,我不知不觉从夏天走到了冬天,当然还会走向春天。

2017年11月8日  星期三  小雨转多云

算算时间,我来简书一年多了,虽然毫无成绩,可是乐在其中。

我个人主页说明“理科出身,醉心文字”,根本是往自己脸上贴金。自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后,除了单位要求的报告公文,QQ空间里偶尔的日常记录,我几乎已荒废文字。

去年,机缘巧合来到简书,单打独斗,好几个月才更新一篇文章,我也不知道自己可以坚持多久。

正儿八经写文是今年六月的事,在这个月,我一不小心加入了一个小众的群(如果群主愿意出钱,我会在此处植入广告,嘿嘿)。这个群高手如云,有斩获多个征文赛一等奖的,有中文系科班出身的,有经常在纸媒发表作品的。但,这些都不是最重点。

重点是群风太好,随便一个话题都能聊几百条,一言不合就唰唰发红包,动不动就把群主斗得招架不住。写不出文章时,跑到群里撒泼、疯聊,我们美其名曰“头脑风暴”,灵感可能就来了。

因为个人工作原因,我一度退群。回来呢,是性格相投的陌上红裙姐姐的费力劝说成果,也是群里有一班引为知己的兄弟姐妹们。

身兼作者与读者,为写出一篇文章挥汗成雨,为读到一篇好文抚掌大乐,都是我们。“一个人走得快,一群人走得远”,互相打气,互相挑刺,都在促进每个人不同程度的成长。

简书像个大舞台,人来人往,五花八门的活动层出不穷,像一帖帖强心剂,给时有怠倦的我们注入源源不断的活力。

第一次参加征文,看到别人的文章被加入精选,以为要自荐的,我还巴巴地简信主编,结果发现自以为是了。如今想起来,不免觉得好笑。

“美文·美食·美好的你”征文,我一个厨房小白,对美食没有研究,原本不打算写的。在上个征文优秀作品群里,被谈写作主编驿路奇奇一吆喝,被米喜、晴天一怂恿,我和芳菲晚、陌上红裙,在征文截止前最后几个小时赶出来,意料中的没得奖,也是服了各自的热情与速度。

征文活动中,我跟芳菲晚姐姐尤其喜欢赶末班车。最乌龙的一次,得知人家居然已在截止日期前评选完毕,我们连陪跑的资格都没有,说不郁闷也是假的。

当然,如果要了解一个人,甚至能够互为知己,我想莫过于写对文。

第一次写对文是与米喜。米喜写了一个少年相互喜欢,最终没有在一起的故事。我刚好有类似的构思,干脆对了她这个故事的男生版,揣摩男主的性格、行为,把错过又怀念的心情表达得淋漓尽致,几乎把自己给写哭。结果呢,大家说这个男主心思太细腻。

最走心的对文是与晴天。与晴天组成世间事专题的星探CP,本着晴天在群里的过度活跃,我原打算写一篇嘻哈风完事。约定互访后,我突然认真了,抛出一个又一个问题,直接把采访引向拷问内心。到最后,太了解一个人,反而不知如何下笔。毋庸置疑,这是我写得很用心的一篇。厚脸皮地说,“最美的文笔”比一等奖更让我得瑟。

最火爆的对文也是与晴天。我再次客串男生,写出了入简书以来的唯一爆文。当然,这个爆是相对我自己而言的,于大神没有任何参考意义。写完不过瘾,又把芳菲姐姐拉进来写了另一视角的。竟然引来陌生的朋友写了一篇,这是我们根本没想到的。

后来,日记专题组织不同视角的对文活动,我们笑闹着说,咦,这个灵感不是来自于我们吗?之后,我、晴天、芳菲晚和月儿上山了加编外虬田,以最快的速度组队,以最快的速度完成。在四个人的感情纠葛里,在一次又一次的交流、碰撞中,我们加深了对人物的理解,也增进了彼此的友谊。

所以,我们经常吼叫,没什么好写的时候,就活动走起,管它征文还是对文。你看,这会儿,我们还自发组织了“一起写征文的日子”。

写文章的人内心都住着一个孩子,所以人来疯亦是褒义词。在简书,跟着一群人来疯的兄弟姐妹们,我不知不觉从夏天走到了冬天,当然还会走向春天。

只想说,遇见真是美好。

米喜  一起写征文的日子

晴天的天  一起参加征文的日子

你给我的爱,我一直都记得

初中二年级的时候,我就喜欢一个女孩了。当然那个时候我还不知道什么是爱,我就觉得这个女孩子好可爱。 当时我在班上成绩还不错,尤其是数学,所以我当了数学课代表,负责收数学作业。有一次还有几分钟就要上课了,我收作业收到她那的时候,她还在急急忙忙的写作业。眼看来不及了,她急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我立马抽出我的本子递给她,她愣了一下,马上明白了我的意思,翻开我的本子快速的抄起来。我收完后面同学的作业后回...

我原来是如此害怕你会离开我

“你果然还是不爱我,任语,我们分手吧!”林言说完就不回头地离开了餐厅。任语摸向背后的包,掌心不断被包里传出的温度暖着,心却如这寒冬一样冰冷。任语看向林言离开的方向,无奈一笑。 等到包不再传来温暖,任语背着包,一个人离开餐厅,回到她和林言一起在校外租的小房子。 把东西安置好,任语开始写日记。 今天,我又惹林言生气了,这是他第一次对我说分手,我很怕,我很怕他会离开我。今天是他的生日,也是我们成为...

千万财富的堂叔,如今却颠沛流离

林四爷是我一个堂叔,不过林四爷是他最为风光时的称号,现如今没人再这么叫他了,他真实的姓名叫林豪杰。 如今,他居住的地方不足10平米,是一间被荒弃多年的地下室,知道这地方的人没有几个。 初冬里的一个午后,阳光漫不经心地打在碎石路面,落叶零碎地铺在无人打扫的乡间小道,一切的一切,都与我想象中有着天壤之別,拐过几条深深的巷道,终于到了堂叔住的地儿。 我推开门,便闻见一股陈腐的霉味。堂叔正裹着衣服躺...

浅谈图书策划过程中的取舍问题

不同人的来操作同样一个选题,出版作品后的形态肯定千差万别,个中缘由主要是每个编辑在策划出版过程中的取舍观不同。 图书策划过程中的取舍标准,很难说对错,主要是合适原则。有些取舍也遵循一定的规矩和章法,下边我就《蒋介石后传:蒋介石26年台湾政治地理》一书的策划过程,谈下我个人的看法: 颜色的选择: 一本好书的诞生,一定经历了众多的纠结。古语说,有舍有得,对于一本书来说,最开始面临的选择,往往是最...

你们瞎折腾啥

本文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很多年前,我住在筒子楼里,院里有两派阵营。 以赵大爷为首的小团体,每天下棋遛鸟,最常挂在嘴边的就是“你们瞎折腾啥?” 还有以刘大妈为首的小团体,她们每天管完东家管西家,赵大爷说她们总想把事情弄大。 小朋友们都不喜欢刘大妈。 因为她总是给父母们告状:赵小宝又跟同学打架啦,钱小欠儿又去掏鸟窝啦,孙小美跟个男同学一起回来的,李小丫怎么跟个男孩子似的去爬墙? 于是孩子...

从前,有个老和尚

“从前有座山,山上有个庙,庙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对小和尚说,从前有座山,山里有个老和尚,老和尚对小和尚说---------”。讲到此,我们已经笑得不成样子。 “我也会讲” “我也要讲”------五六岁的黑娃举起高高的手,脸红彤彤的,要求讲故事。每一个人乐不此彼,每个人都兴高采烈。 从前的我们,快乐的像首歌,不同的音符组合,唱着单调却充满无数乐趣的曲调。村庄是我们的,我们在村庄中如鱼得...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