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中的女儿,隔着两百米

2017-11-08 19:40:05作者:枫蕊

《画中的女儿,隔着两百米》by 枫蕊

01

大新家父母生她们姐妹四个,按农村习俗,大新留在了家里。

留在家里的女儿生娃一般都是提心吊胆,生一个女儿后会把希望寄托在下一次,可她一次又一次后,还是生了个女儿,家人的失望之情溢于言表,她也整日长吁短叹,在心里使劲地问,生个儿子咋就那么难呢。

年迈的父母也是夜不能寐,思忖着如何是好。她每生一次父母的心就往下跌一次,三次了,不能再跌了。母亲老是想起四婶嘲笑的画面,骂的那些难听的话语依旧回荡在耳边。她恨呀,自己的肚子不争气,女儿又不争气,什么时候家里生个带把的,也好扬眉吐气一番。生活往往事与愿违,像在与谁较劲似的。

02

几日里,一家人都很沉默,彼此心照不宣,大新母亲在好朋友刘婶关切的问询下,竟然扑漱漱地流下了眼泪。正在一筹莫展时,刘婶试探性的问道:“要不要把这个小的送人,再生一个?”大新母亲听后先是愕然,接着连忙用手抹掉泪,充满疑惑的看着她说:“行吗?”刘婶肯定地点点头说:“行,就看你们舍不舍得,我心里有户好人家,保证不会亏待她。”

刘婶是个热情爽快之人,一生喜欢做媒,张家长李家短的她都了然于心,大新一家的事情更是伸手能摸到骨头。

大新母亲小心翼翼地把这个想法说给了大新听,大新看着襁褓里熟睡的女儿,顿时眼泪像断线的珠子争先恐后的跑出来,心里的压抑堆积得太厚,干脆失声痛哭起来。

晚上吃饭时,一家人把这个事提上了议程,没有人反对,也没有人不反对,算是默认了 。大新的心自那刻起,心就在吊着疼,儿是娘的心头肉啊,送走她自己的心就不完整了,但为了能有个男丁,也只得委屈她了。

03

那是个冬日凌晨五点的早上,天刚蒙蒙亮,有点雾,路两旁的树威严耸立,仿若站岗的士兵,让抱着小孩的刘婶有点战战競競,腿有点打磕。

她径直抱到离大新家两百米的地方,我们邻村一家没生养的中年夫妇门前,把孩子放下了,然后躲在一边静观其变。虽说只隔两百米,但属两个村,也不大识得。

约摸半个时辰,孩子开始哭了,可能是知道自己离开了母亲的怀抱,也可能是饿了,越哭越欢,哭醒了屋里正在酣睡的养父母,他们急忙开门把她抱起,夫妻见着这可爱的孩子,喜极而泣,不停地用脸摩婆她的小脸,拉她的小手,怜爱有加。刘婶看到这一幕也就放心的走了。

04

孩子送走后,大新心里空落落的,整日茶饭不思,以泪洗面。母亲竭力劝慰她,说人家那家怎么怎么好,比在自家强多了,况且家里还是巴望她生个男孩的,听这一席话,大新一脸茫然。三次了,希望落空的感觉,如坠冰窖。怀孕的辛苦,内心巨大的压力,父母期冀的眼神,他人嘲笑的目光,总在重叠,总在放大,压得她喘不过气来。

时间是一剂良药,大新内心的伤口在慢慢愈合,孩子偶尔偷偷的能远远看见,过得不错,她也就开始了下一个旅程——继续生子。

05

半年过后,大新的腹部又一次隆起。一家人盯着大新的肚子,卯足了劲,随着那肚子的增大,心也提到了嗓子眼,那“哇”地一声啼哭,瘪了大新的肚子,也抽空了他们体内鼓足的劲,她生的又是个女孩。

他们终于知道这不是争气的事,也开始了认命,那些所有的担忧,嘲弄,通通放下,也就这样了。

《画中的女儿,隔着两百米》by 枫蕊

06

时光如白驹过隙,转眼那个被送人的女孩(叫她小娇吧)十几岁了,渐渐地她从别人嘴里知道了自己的身世,她一下子从公主跌到弃儿,变得无所适从,整日郁郁寡欢。她恨他们对她的抛弃,尤其知道他们又生了一个女儿时,脸上有一种难以捉摸、诡异的表情,还掠过一丝苍凉的笑容。她在心里暗暗发誓,此生绝不与他们相认,她要惩罚他们。

大新的几个孩子都大了,听说还有个姐姐或妹妹,都想认那个两百米外的亲人,每次上街路过都会有意无意朝她家瞄,找邻居打听她。这对小娇一家造成了困扰,她决定见她们一面。

07

那是个秋后的黄昏,天空变得灰暗,树在摇它的叶子,草在结它的种子,稻子在田里招摇它醉人的黄,门前的河里污浊不堪,小娇的心情褶皱着,晚风拂来,略带寒意。小娇在努力酝酿情绪,怎样一句话能将她们击退万里。

远处,款款走来三个妙龄女子,陌生却有几分熟悉,稚嫩的脸上写满与她相认的渴望,有她答应相见的惊喜,也有不能揣度她心思的迷茫。

碰到一起后,小娇冷了冷脸正色道:“以后别再打扰我的生活,我们的关系在十几年前早已割断,我永远也不会认你们的。”说完一头扎进了屋里。

愣在门口的她们看到她的决绝,只得黯然转身,边走边回味她的一字一句,铿锵有力,如钉子敲进了心里,相认皆大欢喜,转身各自天涯,她们成了最亲的陌生人

回家的路只有两百米,她们似乎挪不动腿,犹如灌了铅的沉重,心里五味杂陈,都闷不做声。

得到消息,可以想见大新当时的心情,最痛的人是她,最不被原谅的也是她。生她不经她的允许无话可说,生了不养还把她送人是罪不可赦。多少有点宽慰的是,还能见着,女儿仿佛成了她眼里的一幅画,虽在眼前,却没有温度,心上的悔如结满了痂的牛痘。也许,对她最好的补偿就是尊重她的选择,看她幸福就好。

08

前两年大新大女儿结婚也被留在了家里,不久就传来怀孕的消息,一家人的期望更深,伸长脖子苦苦地熬。大新跟着敬菩萨的大婶们到处烧香拜佛,钱花得不少,腿快跑断,依然乐此不疲,她坚信诚心的力量,就像坚信菩萨一定会保佑他们一样。

十月怀胎,一朝分娩,满怀期待的他们,又被命运捉弄了一番,生了一个女孩。当时大新像泄了气的皮球,浑身瘫软,瞬间不再相信菩萨,任谁邀她也不去了。大新她妈当时就哭了,邻居劝她说还有机会,现在允许生二胎。她长叹了口气说,当初讲好的头一个孩子随妈妈姓,第二个随爸爸姓,即使再生个男孩,也不随他们家的姓了。

小娇次年结婚,很快生了一个男孩,一家人欢天喜地,放的鞭炮声震耳欲聋,别人会说什么也就不言而喻了。大新常常会懊悔,多年前的夜晚她是送走了孩子,却背负了太多的责难,还有无数个睡不着觉的夜晚。那个月黑风高的夜里,幸福早已乘风追去。

09

任何一个新生命的到来,都应被接纳兼疼爱,于几亿分之一的机会里朝你走来,几多荣幸,生命无价啊!

我曾经目睹了几次孩子被送的事,有屋后一家排行老二的女孩,穿了一身新爸爸买的一套蓝色的衣裳,穿过几天后父母改变主意;有女儿的幼儿园老师说自己又黑又瘦又丑,被父亲送走,母亲偷着接回家;有本房的幺姨生过后立即送人,第二天去找再也不见踪影;有姐夫的兄弟把带了八个月的孩子狠心送给他人。我忽然觉得自己太幸运又太幸福,太多的宠爱沐浴过我傲娇的心灵,何其珍贵。

09

“我一生渴望被人收藏好,妥善安放,细心保存。免我惊,免我苦,免我四下流离,免我无枝可依。”但凡被送走的孩子,大都是这样的吧。

希望有那么一天,小娇会从母亲的画里走出来,投入母亲张开的怀抱。其实,从自家的显得多余到养父母家的视若珍宝,又何尝不是幸福呢。

365天极限挑战日更营写作训练第13天

“曾经以为,爱情是会死人的”

文/若初 ❤ “年轻的时候,你决定把生命献给爱情,后来你没死,年轻替你抵了命。” 看到这句话的时候,我突然想起了橘子。 身边的女孩子都打扮得花枝招展地开始谈恋爱的时候,她整天素面朝天,也不和男生有过多交集。前几天自己去北京看了一场演唱会,回来以后我知道了她新换的手机桌面上的人是谁的时候,我当时就怒得差点摔手机。 因为当时是橘子一个人从长春到北京,我就问她有没有小伙伴,她说“有”,说是和同学一...

在大庭广众下生孩子的小堂妹

小琴是老公的远房堂妹,第一次见到她,是在半年前她带着两岁多的孩子回娘家时。她个子不高,皮肤比较暗,但她那双黝黑而明亮的眼睛,告诉我她年纪不大。 在简单的交流中,得知她已经生了三个孩子了。让我惊讶的是她现在带的是她的第二个孩子,家里还有一个六个月大的孩子。而昨天,婆婆说她又生了,我们作为她的娘家要去为孩子庆生。我惊讶的说不出话来,但思绪却回到了第一次见面时,她腹部凸起,而那时我以为那只是生完孩...

轮回五百年

轮回五百年 序: 凡天界众神,须五百年下凡间轮回一次…… (一) “感觉自己压在五行山下还是昨天的事情,这一转眼就是近千年过去了。”孙悟空座在天籁咖啡厅里一边喝着咖啡,一边对自己对面的九天玄女说:“再过一百多年,又轮到我下凡了,不知道这次会让我体验什么生活?”九天玄女似乎对于下凡这件事并没有太多的体验,毕竟这位天仙MM还没真正下到过凡间去,于是好奇的问:“孙大哥,凡间好玩吗?是不是这次你还是...

再穷不卖看家狗,再富不休结发妻

​1 柴鹏结婚的当天,被奶奶叫到房子里叮嘱了一句话:再穷不卖看家狗,再富不休结发妻。 “奶奶,这都是新社会了,哪儿还有这种说法?再说,我和小静是自由恋爱,爱都爱不过来,怎么会休了她?” 柴鹏不以为然的回道,心里暗暗嘲笑奶奶嘴上的“老黄历”。 “什么时候啊,这也是真理。没钱时她陪你共苦,有钱了抛弃结发妻子,这可是要遭雷劈的。” 奶奶用手点着他的额头再次强调。 2 即使奶奶说的再认真,在柴鹏眼里...

冬天的阳光,让人心生犹怜

每个早晨,我都被柔和又温暖的阳光而泛起念想,念那些美好的陈旧的俗气的… 每早第一件事,我和小室友带狗狗下去,阳光洒落在它的身上,它奔跑,它撒泼,它狂野,它心无烦恼,在光下,它是那么的快乐,无垠! 01 我和小室友感叹到,这多美的光,惹的人想念一切美好的事,想拥抱,想牵手,想感受一切的律动! 小室友说:这是个适合谈恋爱的光! 是,也或许不是! 只是那光,照耀的人忘却了糟粕,只留下静谧的美好! ...

少年时,我曾爱过一个女孩

阳光从落地窗绕过来,被风吹淡了颜色的窗帘在阳光下轻轻翻飞,仍留存阳光温热的被子如梦一般向着记忆的深处延伸下去。频率始终相同的钟摆,落下眼帘好似睡去,岁月弯成了弓,在六十与六十之间渐行渐远。 青杨心意疏懒,将瘦弱的后背挺直紧紧贴合着沙发,手中的笔在白纸上,移动,铺开了记忆,却什么都没有留下。电视机里持续的嘈杂的声音,晃动不停的节目。刚洗的头发贴在墙壁上,拖沓着水的印记,有着艺术品的完整。灯下翻...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