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那“不着调”的妈呀

2017-11-08 21:09:44作者:廖小小小赛

《我那“不着调”的妈呀》by 廖小小小赛

我妈今年五十了,还是那么不着调。

炒菜忘记放盐,开餐前才发现电饭煲忘按“煮饭”键,冰箱里收藏一周前的剩菜,需要打电话时到处找手机……

这不,她刚又告诉我:“刘奶奶送给你的那只公鸡不见了!大概从菜园子里飞走了!”

我在电话这边耸耸肩,少吃一顿鸡而已,没事儿。

我的淡定来源于我妈数十年如一日“不靠谱”的磨练,如果哪天她正常起来,那才让人害怕呢。

01

我妈年轻时就不着调。

爸爸是木匠,常年在外做工,农忙时才回家。他的收入再加我妈种田种地,基本够一家人开支。

但有一天,我妈跟着年轻时髦的小姑去了一趟市里,回来便说她要做生意。

“一颗白菜,种上几个月,只能卖几毛钱。一斤海带,从市里到乡镇,转手就能赚一块。我得去做生意。”我妈抱着朴素的经济价值观,开始计划她的创业之路。

但做生意需要成本,而且风险很大,我奶奶和我爸都坚决反对。

奶奶责骂我妈胡闹,不在家好好带孩子,学人做什么生意?有成本吗?亏得起吗?

我爸也觉得这事超乎想象,做什么生意?又不是养不起你们!人一走,家里的田地怎么办?在外抛头露面,不嫌丢人?

我妈的理想撞上了坚实的硬墙。

她默默地低头种地,但心中的念头如菜地里野蛮生长的杂草,总也锄不净。

她悄悄找外公外婆大姨小姑借了千来块,来到镇上租了店面。打听好门路之后,便跟着司机去进货了。两天后,正逢赶集,我妈的杂货店开张了。

她把运来的货物,摆在门口的木板上,逢人便招呼。只要有的赚,低价也卖。第一天,上门的生意还真不少。

待散墟后,我妈一屁股坐在板凳上,一手钳住腰包,一手搜罗出一张张零票儿,整理好之后,往食指吐一口唾沫,乐呵呵地数起钱来。

那时我和弟弟还在上小学,爸爸也在镇上做工,一家人挤在堆满货物的单间里,三四十平米容纳了四口人的吃穿住。厨房在旁边一个简陋搭建的半露天杂房里,每逢下雨天,菜锅里便飘进细条的雨丝。

我爸晚上回来,抿一口酒,不苟言笑。他知道木已成舟,给我妈做了几条高凳、几块大木板,还给我们姐弟做了一个高低床。

平日里为了进货,我妈凌晨四点多起床赶车。回来卸货时,有重物搬不动,便叫我爸帮忙。我爸扛货,一路骂骂咧咧。后来她常常一个人扛着上百斤的货物,在黑夜里独自穿行回家。

我妈的小店,自开张以来,生意一直不错。她嗓门大,脑筋活,算起账来又快又准。她愿意让利,且绝不缺斤短两,不久便培养了许多忠实客户。镇上的商家,见我妈来势汹汹,抢走了他们的生意,便生出许多言语。

我妈年轻时,受我外公外婆影响,吃素。他们便叫我妈“斋婆”,意思是“吃素的坏女人”。我不喜欢这个称呼,也不喜欢镇上的人。我想回老家,像以往一样满山野撒欢。可如今,我变成了外来的孩子,每天只能陪妈妈守着她的小店。

她总是有忙不完的事情,剥蒜子,抖海带,称胡椒,为了增加货物的卖相和卖货的速度而时时鸣起冲锋枪。我便是她圈禁的“童工”,自此失去了自由。

那年冬天,似乎格外冷。年底赶完最后一次集,除夕白天,一家人才背上年货,踏上回家的路。一路上,家家户户传出震天的鞭炮响和炖肉的香气。爸爸挑着担子走在前面,一言不发。我习惯了父亲的凝重,安静地走在母亲身旁。

冷风扑面,把我和弟弟的小脸冻得通红。爸爸的担子,忽然间绳索断了。他气急败坏地把箩筐一摔,生气地跺脚,踩踏散落一地的年货。

我妈冲上去,一边拉他,一边喊:“大过年的,发什么疯?”

“你还知道今天过年,我们这过的叫什么年?家里冷锅冷灶的,像过年吗?我叫你不要做生意,把日子都过浑了!”

我和弟弟吓得呆在一旁,妈妈捡起地上的东西,重新给绳子打上结。待她拾好货物,爸已经甩袖而去。妈整理了两个货担,一个人把东西挑回了家。寒风太凄厉,把她的眼睛都吹红了。

那一年春节,我和弟弟穿上了新衣,餐桌上摆满丰盛的饭菜。我们无忧无虑地在冬天的田埂上追赶,天真的我们并不知道,以后家里再也没有太平日子。

廖小小小赛
廖小小小赛  作家 脚步所抵,心之所及。

我那“不着调”的妈呀

喜欢一个人,该是什么样子的

深夜,我坐在电脑前,码着答应十二点前要交给编辑的文稿。 虽然早已过了十二点,答应编辑的文稿也没办法按时上交,但心怀愧疚的我还是决定要码完在睡觉。 “滴滴”QQ的提示音突然响了两声。 不用看也知道,是大猫发消息过来了。再一看时间,已是凌晨2点36分。 大猫是我的一个异性朋友,因其长相跟我养的宠物猫咪有点相似,故我送他一个“爱称”:大猫。在我的印象里,大猫的作息一向很规律,他没有熬夜的习惯。这个...

被包养那几年

我怕早晨太阳照进房间的那一瞬间,我怕夜晚月亮浮在柳梢头的那一刹那。

兄弟出狱

一: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人生际遇,千差万别。活在社会日新月异的当下,这种感觉尤其强烈。对于张强来说,他

这个世界,总有人偷偷爱着你

999感冒灵推出的感恩节短片反转5个故事,揭开了生活的冷漠无情,串联反转故事,温暖人心。 每个人都自顾不暇,没有人会在意你的感受;每个人都小心翼翼地活着,没有人在乎你的境遇。 行色匆匆的人群里,你并不特别也不会有优待。你的苦楚,不过是别人眼里的笑话。人心冷漠的世界里,每个人都无处可逃。 小蕊收拾好了行李,看了一眼待过三年的一室一厅一厨一卫,冷笑着,头也不回的走了。 小蕊来到上海的时候十九岁,...

上海租房遇到的房东和邻居

沪漂五年,说说我在上海遇到的房东和邻居们。 2012年,大四下学期开始到上海实习,那时和现在的老公住在一套合租房里。房子四个卧室一个客厅一个厨房一个卫生间。分别住了我和老公;老公同事家一家三口;一个超市领班一家四口;一对工厂打工夫妻。 这套房子由老公同事肖姐领头租的,所以房租水电费由她算好我们交给她。我们住的是主卧,所以房租是四家里最贵的,800元,水电大家均摊。 当时我和老公上班很远,每天...

一个住塑料棚的女人

01 那天我一个人闲来无事,跟我妈招呼了声,便跑去爬山,那座山就在我们家附近,不远,几站公交就到。 先是一条宽阔的大马路蜿蜒着盘山而上,路两旁种满了法国梧桐,因是秋冬交接,满树的叶子大多染黄,将掉不掉的样子,树干下端都刷着大约一米左右的石灰,石灰上方的躯干颜色并不均匀,斑驳凌乱。 我一路顺着马路往上,开头还有人烟,偶尔一两个小卖部,卖点零食饮料和小孩子爱玩的小玩具。后来越往上走,房子都没有一...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