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想小弟同学(后排左四)

2017-11-08 21:39:05作者:江西黄小军

《怀想小弟同学(后排左四)》by 江西黄小军

小弟同学姓张,也有大号,由于家中排行最小,所以熟悉的人,都叫他小弟。说来走了有十年了。那天他打电话给我,正是北京奥运的时候,他说他对中国与法国的这场男蓝很期待。可就在这场比赛开打前几个小时,他熬不下去了,走了。

  认识他应该是上个世纪七十年代初。有一天上课,一个看上去很顽皮的小男孩嘿嘿着就坐在我身后了,不高,但敦敦实的。虽然刚来,却并不认生,没几天,身边便有了一群小哥们。此后几年里,他的身边总不乏一些鸡飞狗跳的事。

现在想来,他大概是从省城清理出来的。他的出身成份很不好,爸爸妈妈家都有问题,好象地主之类。妈妈还时常被人监管着劳动,有时还挂着块大牌子,就在我们学校门口的那片菜地里。小弟应该是常看到的,这更让他原本顽劣的性格,更多了份叛逆。

不久后的某天,班上来了个小个子老头,工宣队的队长介绍说,这个学期由这个张老师教我们语文。很快班上就有人起哄,这时我才知道这个张老师就是他的爸爸。他爸爸刚刚结束劳动再教育,一个老学究,工地上扎了两年的钢筋。

这之后他似乎老实了一些,乖了一些,可背地里还照样顽劣。那年代作业不多,下课后四处撒野,而他俨然小伙伴的头,因为他特别仗义,奇奇怪怪的玩法也多,也还讲道理,也敢打架。

但他内心的阴影,他的叛逆,其实一刻也没离去。他是我们班最早偷偷吸烟的男孩。有次我去找他,他一个人蹲在柴棚里,地上一地烟头。他的内心显然并不象看上去的大大咧咧。那时候我们都参加了红卫兵,还有人入了团,可他连申请都没写。很多年以后,他和我谈起过这事,他说主要是怕政审。

但我感觉他爸爸的消极人生观也是给了他负面影响的。他爸爸后来改教我们英语了,课上得并不好,讲话哆哆嗦嗦。他有个女儿,也就是小弟的大姐。当时他的大姐和一个臭老九的知识分子恋爱,或许怕女儿走自已的老路,硬要活生生拆散,结果女儿投河了。

  几年后我们毕业了,有的就业,有的下乡,有的留城待业。他是留城待业的,我也是。正是那段日子,我和他走得特别近。那时他身边多了好多社会上的人。他们在一起,或者捞鱼,或者抓青蛙,或者半夜出去打狗。由于我腿脚不利索,往往是他们出去,我在某一个地方等。

然后我们便找了个郊外,或空荡荡的老仓库之类的地方,买了些酒,老乡的菜地里偷了些菜,便烧好炒好吃了起来。吃到高兴处,听他们说打狗,特别剌激,或者用绳套,或者用一种叫七步倒的药。

每逢周末,或者过节的日子,从前的同学又三三两两聚在一起。这时我们最爱去的地方便是城西不远处的碉堡山。山脚有座红亭,僻静。记得那时我们总在那谈论各色手抄本,比如《恐怖的脚步声》〈一具蓝色尸体〉《少女之心》,下乡的同学则带来一首〈南京知青之歌〉,“啊~南京,我可爱的故乡,啊~南京,何时才能回到你的身旁,你身旁,蓝蓝的天上,白云在飞翔,美丽的扬子江畔,是我可爱的南京古城,我的家乡。”至今想来,只有这个时候,他是放松的,本色的,开心的,他常喝得大醉,还大谈女人。

这个时候他应该是交过一个女人的,这个同学也是我们的同学,两根细长的辫子,长得好看。他甚至还和我们炫耀说他已经把她怎么怎么样了。但两个人终于没成,主要是他妈妈坚决不同意,因为他妈妈从前被监管劳动时,监管她劳动的,就是这位女同学妈妈,心上有道坎,过不去。

后来恢复高考了,他好象也考了,但没考上。考上技工学校了,有一阵子在湖南的株州读书。再后来他便被分到了德兴铜矿工作,这之后他娶妻生子,努力工作,也仍然五湖四海广交朋友,后来居然也混到了一个有签字权的小头头。

  对于我,他好象始终有一种特别的关怀,由于我的腿不好,他总怕我找不到对象,拉郎配似地,硬往我怀里塞过十几个。我结婚的时候,他笑得比谁都开心,好象再也不欠我什么了。我女儿出生的时候,大雪天,他骑着摩拖从铜矿赶到医院。没有说别的,只问我缺什么,然后便又骑着赶回去上班了。

  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只要他站在你的面前,你便会感到温暧的人,就这样说没就没了。据说是那年冬天特别冷,他自已开车到长沙去接儿子回来过年,路上十几个小时堵车,他在车子被冻坏了。回家的时候,脚迈不动楼梯,年后一查,肺癌,已经晚期了。刚到五十,儿子还没成家,没毕业。

和他的最后一面,是在殡仪馆,他的朋友,各个时代的,一拔一拔地。他静静地躺着,没有了顽劣,没有了叛逆,他只是想和大家一起过好日子,而且正在过着好日子,就这么没了。

这座城市风很大 | 夏至未暖,冬至未寒

我躺在床上看着天花板的一处发呆。 那里有一个洞,不漏光但漏雨,不过值得庆幸的是那洞并不大,不管雨下的有多大,只要用洗脸盆接在那里就可以了,而每当窗外的大雨在肆意瓢泼的时候,这间九平米的小屋子便会自动开始属于水滴的歌舞升平。 来烟台已经一个月了,我几乎花光了所有的积蓄才决定出去找工作,却由于带了两只猫且居住在郊区而受种种限制,我在一家东北菜馆遇到了几个老乡通过他们我知道了不远处有一个批发部招装...

我们相爱十年,还是太短

文/临溪为砚 我爱你, 不光因为你的样子,还因为,和你在一起时, 我的样子。我爱你, 不光因为你为我而做的事,还因为, 为了你,我能做成的事。我爱你, 因为你能唤出, 我最真的那部分。 ——题记 1. 临下班前,接到你的电话,你说:“下雨了,等下我来接你”...

虽然婚姻失败,但个人事业成功

今天想写我先生的一个表妹,从她的故事里可以学到一些有用的东西。 表妹是在2011年夏天结婚的,她和她先生是媒人介绍认识的,从介绍认识到结婚,大概只有5个月时间,而且在这段时间里,表妹已经在她未来的婆家住过了2天。在他们正式摆结婚酒的时候,她已经怀孕2个多月了。 后来剖腹产生下了她儿子,当然尽管现在已经是新时代新社会了,但在我们农村,重男轻女现象依然存在,所以她婆家爸妈很高...

半面睥睨半段香

杨夫人总说她很冷,她甚至觉得连阳光都寒心入骨。仿佛能在她脸庞上看到细小的冰晶。 院里的草木长的很旺,特别是栅栏旁的红丝草,用结实的藤牢牢地困住了这个四方的院子。光是看到就觉得很安全。 杨夫人的邻居并不多,那七八个人喜欢聚在一起聊天,偶尔会有她们的子女来这个“牢笼”里看她们,像给宠物注射疫苗一样,打着照顾身体的幌子定期送去些苦涩的保健品。当然他们都对那东西嗤之以鼻。 院里的广播声在每天早晨七点...

兄弟出狱

一: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人生际遇,千差万别。活在社会日新月异的当下,这种感觉尤其强烈。对于张强来说,他

不二家,从此下落不明

玲珑骰子安红豆,入骨相思知不知。这份相思我既盼着你知,又怕你知,那份小心的情绪常无处安放,却又只能妥善珍藏。 -1- 阳光懒洋洋铺散开,苏子躺在草坪上,抬起手感受那暖暖阳光的温度,耳边传来三两小情侣说笑的声音。 苏子眯着眼,冲着傻大的太阳开始做起白日梦。“喜欢一个人到底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呢?”苏子皱着眉头,摸到身旁的英语书,拿起来盖在脸上。 一定是很开心的感觉吧?苏子晃晃脑袋,躲在书后面偷笑。...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