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北没有冬

2017-11-08 21:39:40作者:归止的谷奶小岛

蔓蔓说。

人这辈子,最怕的就是把某首歌听懂了。

《台北没有冬》by 归止的谷奶小岛

2013年,豆瓣乐评小组里炒的最火的那位歌手,还不是今天演唱会座无虚席的陈奕迅,也不是唱片连续几年销量第一的周杰伦,而是那位穿花里胡哨的衬衣,戴着方框眼镜,背一把木吉他,整天嘻嘻哈哈的李宗盛。

我们都在等着有一天能去听老李头的演唱会。

听他在台上调侃,原来这些年支持我的就是你们这些人啊。

然后我们能拉着身边的人说,看啊,就是这个老头,把人生唱透唱烂了,还无关紧要。

但似乎从未有人得偿所愿。

《台北没有冬》by 归止的谷奶小岛

蔓蔓是我们中唯一去听过现场的人,而且是在台北,老李头的家乡。

作为李宗盛的死忠粉,她的忠让我五体投地。

每一句歌词背后都有她为老李杜撰的创作源泉。

每一个乐评背后都有被她解释的隐喻。

如今四年过去,乐评小组仍旧在,但我们当中很多人,早已不再听李宗盛的歌。

如果不是这次上海的简单生活音乐节,那些彻夜长谈聊歌词的日子大概不会再被人想起。

收到蔓蔓发来的音乐节视频的时候,我正守着电脑屏幕静候老李头的压轴演唱。

她说,总觉得,你应该还在听老李的歌。

我把音乐节的直播截图发给她。

诺,五块钱买的会员,正看着直播呢。

手机屏幕里传出欢呼声,我俩相视一笑。

现场听众的欢呼已经证明了一切,我们爱的那个老李头,他才不是一个容易过气的摇滚乐手,他仍旧是那个才情满满的李宗盛。

《台北没有冬》by 归止的谷奶小岛

十八岁那一年我独自住在重庆郊区一栋公租房。

屋子极其简陋,一张床,几本书,三五盆栽。

整个楼道都是腐烂的食物和廉价香水的味道

夜里要忍受隔壁邻居的低音炮以及楼上夫妻无厘头的吵闹。

蔓蔓在去川西旅行前来重庆与我同住。

她问我,会这样活多久。

一个人,几盆枯死的鲜花绿植,极少的物件,活的像个随时会离开的人。

我皱眉,你呢,这样四海为家的日子,多久是个头?

她戏谑似地敲了敲我的脑袋,无法作答。

归止的谷奶小岛
归止的谷奶小岛  作家 如今车马和邮票都不似从前慢,但在这匆匆善变的世间,我想陪你看一看如诗岁月。这里是归止的谷奶小岛,Nice meeting you!微信公众号:归止(zhuqingsha912)今日头条/百度百家/一点资讯/企鹅媒体平台/QQ公众号/等全媒体平台账号:归止

跨过山和海,你等的人自会来寻

台北没有冬

收到情书后,我被骂了

文|南有南风 -1- 你被骂了。刚下课的我打开手机,这样一行字映入我的眼帘,差点亮瞎我的眼。 我,被骂了?我背起书包撩下句,怎么可能。我妈生我养我都没骂我,谁会骂我。再者说,我不偷不抢,骂我干嘛。第三,我一天真无邪单纯可爱善良体贴又温柔的姑娘,怎么就被骂了。 走出教室时,我又把这四个字多看了几遍。还翻了自己的朋友圈,确定自己最近没发什么不正当的东西。接着把手机揣进兜里,迎着和煦的风,左手抓抓...

你那么努力考大学,难道就是为了混日子?

文/追风筝的哈桑 “你那么努力上大学,难道就是为了混日子?” 第一次听到这句话时,我正在打游戏。 当时自己的反应简直酷毙了。 “你算哪根葱?凭什么管我?” 当时我就怒怼回去,弄得他一脸窘迫,转身离开。 他是我曾经的室友,有一个很文艺的名字:刘悦然。 “你!……靠……” 他平时就不太爱说话,脸憋的通红,简直就是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模样。 后来,毕业的时候,我俩喝的烂醉。 两个大老爷们哭的稀里哗啦,...

【灵异鬼故事】河里伸出一只鬼手紧紧抓住我

罗月摇情/文 在一个酷热的日子里,阿莲准备回一趟娘家,娘家人来电话说母亲病倒了,阿莲虽然已经出嫁了,但还是一个比较孝顺的女人,那天,她干完家里的活儿,简单的收拾好行装就出发了。 阿莲的娘家比较远,翻山越岭要走好几个时辰,那时候公路可没有现在这么方便,即使有路的地方也没啥车,载客的就更没有了。 回娘家要经过一处河流路段,还得淌水过河,这个季节有时候雨水很多,要是下午了,河流就涨水了,那时候过河...

两年,如果我放弃你了,请原谅

我们在一起,将近两年了。 这两年,我们有过很多快乐的时光,你一向都很宠着我,包容着我的小脾气。我也很谢谢你陪我走过了这两年,四季轮回,春夏秋冬。 我们打破了毕业就分手的魔咒,而且,更让人咋舌的是我们是在毕业前的两个月时确定了恋爱关系的。 开始我们也都是将就吧,我刚分手几个月,很怕回去找前男友,所以你就变成了“替补”。而你呢?你好像总觉得自己以后找不到老婆,所以有个女朋友就心满意足了,重点是对...

我们都是彼此人生的配角

文/雨觞 遇见一个人,低到尘埃里 又在尘埃里,开满了花 多年后,茹倩在看到这句话的时候,眼睛里面闪过一丝泪光。 在别人问她的时候,她说:今天的风沙真的好大。 -1- 茹倩第一次见到罗烨的时候是她大学刚入学的时候,彼时的她拎着一个巨大的皮箱,现在火车站门口四目远眺,放眼望去:“XX大学欢迎你!”的牌子映入眼帘。 走近以后,看到牌子下面坐着一个穿着白色衬衫的男生,抬头看了茹倩...

做的都不是自己喜欢的事,怎么会快乐呢?

其实每天都是新的一天,每一天都跟过去的一天不一样••••••from一凡有话说《 做的都不是自己喜欢做的事,怎么会快乐呢?》 01 在杨德昌导演的电影《一一》中,洋洋在车里对爸爸简南俊讲过这样一段话: “你看到的我看不到,我看到的你也看不到。我怎么知道你在看什么呢?我们是不是只能知道一半的事情呢?我只能看到前面,不能看到后面,这样,不是就有一半的事情看不到了吗?” 也许,在一个刚上小学的孩子...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