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当时没有站起来,我会鄙视那个唯唯诺诺的自己

2017-11-08 22:10:10作者:欧小黑

文/欧小黑

01

龙的电话打来,光辉的QQ也发过来了。

小黑,国庆在家吗?聚聚。

“在家,聚聚吧,都有谁?”我说。

“还是哥几个,好多人没回来。”

“这次叫上伦哥吧,两年了,我想见见他。”

《如果当时没有站起来,我会鄙视那个唯唯诺诺的自己》by 欧小黑

我想谢谢他,因为没有他,可能现在的我还和之前一样唯唯诺诺。我也想知道,那一年走上讲台发言如此不堪的我,为什么没他还给了我一次机会?我想知道答案。

02

伦哥是我们的高中班主任,对他的印象是特别爱出汗,他上课的时侯总是满头大汗,每次课上半节都要脱掉他的西服外套,兜里永远带着纸巾用来擦汗。而且人比较年轻,偶尔还和我们打篮球,我们都叫他伦哥。

高三报名的时侯家里没人,我带着我5岁的妹妹一起来学校报名。就这样开始了我的理科生活。

那时的我还是一个心智和认知都很局限的少年,每天在自己的世界里嘻嘻哈哈的逗比着。

虽然每日嘻嘻哈哈,但我并不是一个敢于发表自己看法和意见的人,因为害怕意见被人忽略,也怕被人瞧不起。

开学第一天在竞选班干部,我从来没有当过班干部,因为我没有勇气举手自荐。高三了,最后一年了,没有当过班干部也许不算遗憾,但没有战胜自己是会被鄙视的,在内心的复杂交战后,我缓缓的举起了竞选班长的手。

走上讲台讲话,我说话都在结巴,脑子一片空白,都不知道自己怎么下的台,而且自己平时在班里也不是那种努力到发疯,人品好到飞起的那种,相反还是个反例,上课爱嬉笑,下课爱吵闹,学习也是中下游。

这次上台的有三个竞选班长,而我们班只会选两个班长,我觉得自己肯定是会被枪毙的那一个。

但是,我很意外的当选了,很意外的成了第三个班长,意外到我不都敢相信。

我开始认真组织班上的活动,因为不想让同学觉得我这个班长是“多余的”,我开始认真学习,因为班长要起好带头作用;因为不想表现的那么怯懦,我开始上台讲话,从开始的说话打结脑子空白到现在的应对自如;我开始认真对待每一个人,就算不是为了自己,也要对得起班主任对自己的信任。

可让我心灰意冷的是,我的成绩依旧没有起色。

我学不进英语,因为高一基础本来就很差,再加上完全听不懂。我学不进语文,自己不喜欢死记硬背,我没有那种凭感觉就能做语文题的能力。因为语文和英语不好,数学更是没头没脑,逻辑能力不是一点的差。因为主课都沦陷了,剩下理化生我就更没信心了。

本来觉得自己如雨后春笋,马上就要发芽了。没想到一场大雨过后,反倒被泥石流埋得更深了。

我开始烦恼,开始什么都不积极,不是不自信,而是怕伦哥失望。于是将自己深深埋藏,觉得他看不见我应该就不会失望了吧。

03

当时马上就运动会了,这对高三的阴云密布来说是难得一见的风和日丽。我报了个3000米,后来班级人手不够,后来班级运动会报名人手不够,因为经常和伦哥打球,自己运动天赋还是有点的,于是又报了个800和1500。

我觉得反正我的世界之前一片漆黑,现在也是黑的,唯一的光可能就是上台之后,一无是处的我竟被选为班里的第三个班长。虽然我想一直沉底,别让人看见,但我想就这一件事,最有可能做好的一件事,我一定要做好啊,要做好。要对得起他给我的希望。

后来的比赛:

第一天的3000米我拿了三等奖。

第二天忍着腿疼1500米拿了二等奖。

第三天800米因为1500崴了脚没排上名次。

欧小黑
欧小黑  作家 写的是我也是你。微信:liteng33311微信公众号:欧小黑(id:xiaoheilt)转载、约稿请联系微信我已加入“维权骑士”(rightknights.com)的版权保护计划。

我曾对你一见钟情,现在我想说再见

你无情说要走,我含泪没回头

如果当时没有站起来,我会鄙视那个唯唯诺诺的自己

余生无法指教,但请你一定要过的比我好

如果被爱的时候懂得珍惜一点,人生会不会是另外的样子? S很八卦的追问我,追你的男孩儿中你觉得哪件事儿最浪漫? 最浪漫啊? 我第一次思考这件事情,心脏狠狠地揪痛了一下,我很尴尬的回他,不算浪漫吧,但的确有件事情一直让我耿耿于怀。 耿耿于怀的不是最后我和他没有缘分走到一起,而是那再没有机会说出口的“对不起”与“祝福你”。 这是一封已经无法发送的邮件,写给与我耿耿于怀这么多年的那个他。 前些天整理...

婚姻。

他大他六岁。两人相亲认识,以父母之命进行婚嫁,完成婚姻之事。 他跟她,都是没有妈妈只有爸爸的缺爱的家庭。两个人原本也没有什么感情,走到一起是所谓门当户对。 一开始,他就不喜欢她。结婚是他爸爸一手催促强势生成。 小时候爸爸不在家,只有他跟姐姐。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点了蚊香,结果半夜不小心燃到了蚊帐,他的脸被烧伤大半,即使手术之后依然有疤痕,很长一段时间都是明显的。 从此,本来寡言少语的他更不爱说...

龙王庙的居士

沿村东头的石子路走二三里就是林场,林场没多少房屋,只有一间护林人的瓦房和一座距今约二百年的龙王庙。寺庙不大,属于徽派典型的砖瓦房,单门头,石灰墙。进门即为大殿,大殿上方端坐着一座金身龙王像,龙头官袍,手持圭皋,庄严而神秘。龙王两侧分站两个夜叉,持钢叉,袒上身,怒目獠牙,甚是吓人。神像前摆放了一张直条供桌,刷了旧红漆,古朴而厚重。供桌下面摆了几个草铺团,不远处放就了一个松木打就的功德箱,上书着...

网恋三十三天

我喜欢你的颜值却要求你喜欢我的言值,是我太过幼稚。我打转的泪水和深藏的伤痕全都是拜自己所恩赐。 五十天前,我在书友群里请书友们给我推荐十月书单。有几个书友零零落落的给我发了几个书籍的名字。其中有一个昵称叫“尚不如相识”的书友给我推荐了几本书籍,下面还特别细心的打上了荐书理由。 这几本书籍里有我看过其中两本,《解忧杂货店》《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看书单我原以为她是个小姐姐。我点开了了他的...

一场身价亿万的情感骗局

小金是个积极阳光,爱笑的女孩子,胖胖的,但很可爱,和别的女孩不一样,小金是个虔诚的基督徒,这让朋友云云非常意外,因为小金说,小时候,她可调皮了,爸妈也拿她没办法。 小金家里人信基督教,后来又遇到很好的姐姐,一直很关心她,那个姐姐也是基督徒,她深受影响,也学习了圣经的故事,找到内心的信仰,并且乐于和朋友分享,大家都很喜欢她。 小金在事业上特别努力,人也很聪明,作为一个家庭教师,学生们都很喜欢她...

有你在,所以我可以放心的倒下

今天陪朋友来医院做一个常规检查,预约、取号、候诊,一切都按照正常流程在走还挺顺利的,除了有点困! 坐在候诊室的座椅上,艰难地撑着眼皮,意识都有些模糊了。突然一声干嚎吓的我浑身一激灵,真不知道发生了啥事。按理说乳腺科不至于发生什么生死离别的事情,所以我也没有特别上心就是远远的观望了一下。 原来是大女儿在做手术,母亲和小女儿、儿子、女婿、老公一起陪在外面等着。母亲由于本身贫血,这会儿精神过度紧张...

手机故事网_每天读点故事在线阅读©2018